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師尊

正文 第20章 機房怨魂

    機房里,冷風陣陣,刺骨寒涼。

    “我先說明一下,機房需要恆溫21度,這里安置了精密空調,所以冷……”何萌萌揉了揉著胳膊上被凍出的雞皮疙瘩,看了眼溫度計,不高興地提高了聲音,“誰值班的?怎麼又調成18度了?”

    她想去把溫度調回來。

    “別過去,空調設置沒問題,”陸雲真一把將她攔在身後,凝重道,“學姐,這里真的有邪祟。”

    他走進機房就發現不對了,所有服務器上都籠罩著淡淡的邪氣,在不斷閃爍的紅色信號燈里翻滾蔓延著,透著些許腐朽的臭味。

    何萌萌嚇得臉色發白了︰“真有啊?”

    “雁來寺不是騙子,施主寄來的照片有問題,我師父才肯出山的,”弘智小沙彌用術法打開陰陽眼,跟著師父把服務器檢查了一番,確定問題。他走過來,懷疑陸雲真在裝模作樣,笑著問,“陸道友,你知道是什麼邪祟嗎?”

    陸雲真來前是認真補過課的,他跟莫長空學了兩個簡單的小術法,還把有可能出現的邪祟類型和特征都列了出來,記在本子上,默背下來。

    臨時抱佛腳,有些東西記得不太熟……

    他原本想裝高人,記不清的地方就靠莫長空作弊糊弄,如今遇到知根知底的學姐,不怕被揭穿專業水平,閉卷考試就變成了開卷考試。

    陸雲真想加強自己的驅邪業務,他示意莫長空不要搶答,然後拿出筆記本,一項項對比眼前邪氣的特征︰暗灰色、絮狀質地,藤蔓形態、纏繞在物件上,具有活著的特征,能在周圍自由移動。

    他確認︰“是怨魂。”

    弘智小沙彌見他判斷準確,沒有誤認為是怨氣或者地縛靈,確實是天生陰陽眼,頗為羨慕,本想夸贊幾句資質好,勸他回到玄門正途來,結果不小心看了眼筆記本內容,愣了愣,不敢置信地又看了眼……

    修行之人,視力都很好。

    這筆記里居然寫著電影《抓鬼道長》《開心小鬼遇大鬼》《搞笑回魂夜》里的驅邪流程,還有抓鬼咒語和丟黃符的姿勢?!

    呵,騙子都比他專業!

    弘智小沙彌氣呼呼地走了。

    悟明大師沒留意徒弟的小情緒,他確認附在服務器上的怨魂比往常遇到的更弱小些,沒有血孽,心里松了口氣,道了聲“善哉”。

    怨魂是人類的魂魄,意外死亡,死時留有對人間的強烈怨恨,附身在物體上,幸運地躲開了地府的勾魂,然後向憎恨的東西復仇。

    佛門對待怨魂以超度為主。

    悟明大師帶著弘智,在服務器上貼滿引渡經文,擺出香案,供上各色貢品,手持法器念珠,輕輕用蓮花錘敲了敲寶磬,寶相莊嚴,端坐蒲團,念起地藏往生經文。

    磬聲悠悠,佛語聲聲,引魂度厄……

    ……

    陸雲真也知道自己的玄學水平有限,是半吊子,莫長空則是簡單粗暴,他根本不在意邪祟的分類和處理方式,所有東西都是打一頓解決。

    悟明大師就不一樣了,得道高僧,佛性禪心,說話做事都特別專業,特別有安全感。

    他負責驅邪,大家都很放心。

    陸雲真經歷過好幾次邪祟事件,已經不太害怕這些了。他想起何學姐給的豐厚報酬,覺得劃水也要好好劃兩下,不能收了錢什麼事都不干。

    服務器上的怨魂之氣在屋子里緩緩蔓延。

    他四周看了一圈,帶著何萌萌和龍敬天找了個怨氣還沒夠著的角落,讓莫長空搬來幾把椅子,請金主爸爸們坐下。

    然後,他拿出桃木劍,回憶新學的法術,凌空畫了幾下……莫長空只記得動作和使用方法,卻忘了原理,說了半天都不清楚,好像是用來隱蔽氣息,防止邪祟發現的陣法。

    陣法的設置很簡單,空中畫幾個神文符號就可以了。

    陸雲真也不知道自己畫得對不對,反正練習的時候,莫長空說沒問題,他就很有信心地嘗試了。

    神咒結成,周圍陰氣退去。

    何萌萌忽然發現不冷了,心里恐怖的感覺也消散了許多,她緩緩松開抱著胳膊的手,看見龍敬天這憨貨把桌子也拖過來了。

    大家一起排排坐,听悟明大師念經,感受佛法精深,等待邪祟被驅除的好消息。

    經文听不懂,有點無聊……

    陸雲真把注意力集中在悟明大師身上,學習真正玄門大師的言行舉止,還有貼經文和念經的神態和姿勢,務求下次驅邪,能把氣勢弄得更好一點。

    他學習得很認真,還做了驅邪筆記,不知不覺,嘴里被莫長空塞了塊削好的隻果,回過頭才發現大家都吃起來了。

    這是何萌萌的習慣,她有點低血糖,每次緊張就得吃點什麼零食,否則會頭暈,她像往常那樣,偷偷放了塊水果糖在嘴里含著。

    龍敬天看到了,他自詡是跟陸大師見過大世面,還和畫皮妖睡過覺的男人,根本不怕這種看不見的小邪祟,當場就讓何萌萌別吃獨食,把糖拿出來,分給大家吃。

    何萌萌只好從包里拿出了糖果、餅干、巧克力……

    事情就一發不可收拾了……

    佛壇貢品挑剩的水果也被拿了過來,莫長空冷著臉,隨手在芥子空間里翻出把造型詭異的骨刀,給師尊削隻果,刀法極快,隻果皮又薄又細,連綿不斷……然後快速幾刀,切成幾塊,嘗了嘗,確定很甜,最後喂到師尊嘴里。

    陸雲真︰“好吃,謝謝……”

    龍敬天︰“莫大師,你刀法那麼好,會切兔子嗎?”

    莫長空︰“不會。”

    陸雲真覺得吃隻果不能忘了金主爸爸,吩咐︰“長空,你給大家都削點吧。”

    莫長空︰“好。”

    龍敬天找了水果切花視頻給他看。

    莫長空切了滿桌子的隻果兔子,玫瑰和蝴蝶,換著花樣喂給師尊吃,差點把師尊撐死……

    何萌萌一會看看悟明大師驅邪,想著服務器啥時候好?一會看著莫長空喂狗糧,思考陸學弟啥時候彎?

    她太忙了。

    ……

    弘智小沙彌跟著師父念了半晌經文,感覺邪祟的力量在漸漸消散,他得意地回過頭,想看看騙子大師在干什麼,這一看,差點氣厥過去。

    這群家伙是來野餐的嗎?

    他要犯嗔戒了!

    悟明大師也注意到那邊的情景,頗為無奈,然而他也發現陸雲真身邊形成了結界,怨魂似乎無法察覺他們的存在,邪氣直接繞了過去。

    這是什麼陣法?

    悟明大師腦海里浮現了好幾個玄門常用的防御陣法,卻怎麼也對應不上,而且……陣法是需要在周圍布置法器,或用朱砂畫陣的,陸雲真身邊什麼都沒有,頗奇怪……

    他也注意到莫長空手里的骨刀,暗暗心驚,那把刀里隱隱含著的凶獸氣息,有點像玄月門的鎮派之寶……龍骨劍。

    那是用上古魔龍遺骸做的武器,鋒利無比,能斬開所有污穢,平時都供在祠堂,從不隨意請出。

    他大概弄錯了吧,魔龍骨做的武器,每把都是玄門重寶,不可能流落到普通人手里,更不可能拿來切水果,大概是……意外得到的蛇骨或者鯨骨之類的法器。

    蛇骨法器也是貴重的東西……

    煮鶴焚琴,暴殄天物。

    悟明大師修行多年,無嗔無痴,不動喜怒,涵養極好,可看見這兩人的無知行徑,也有點心塞。

    他搖搖頭,繼續念經,驅邪除祟。

    服務器里的怨魂漸漸匯聚在引渡經文里,經文里的字符亮起淡淡的光輝,然後漸漸消散。

    悟明大師又念了兩遍經,確認服務器里沒有怨魂殘留,命弘智小沙彌收起經文,準備帶回雁來寺,供奉佛前,待消除怨恨,送靈魂去投胎。

    何萌萌走出法陣,朝大師千恩萬謝。

    陸雲真遲疑問︰“這就好了?”

    弘智趁師父看不到,朝這沒見識的騙子翻了個白眼。

    悟明大師雙手合十,耐心解釋︰“怨魂只能附在特定的物體上行動,現在服務器已經沒有邪氣了,便代表怨魂消失了。”

    陸雲真看了看周圍,感覺不對勁,他再問︰“那,怨魂的活動範圍有多大?”

    “貧僧見過最大的怨魂是附在一艘鐵甲船上的,那次雁來寺所有僧人都去了,超度了七天七夜,”悟明大師笑道,“機房里只有幾台服務器,範圍不大,它跑不了的。”

    陸雲真總算想明白心里隱隱不對勁的地方在哪里了,他小心翼翼地問︰“悟明大師,你平時上網嗎?打游戲嗎?”

    悟明大師笑道︰“貧僧自幼出家,一心只參佛法,甚少接觸這些年輕人的東西,不太專長……”

    “陸大師,我師父是修佛的人,德高望重,從來不踫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弘智壓抑怒火,語氣重了許多,“他的手機都是老人機,你到底想問什麼?”

    陸雲真臉色變了。

    他不懂玄學,悟明大師不懂服務器,有些東西忽略了……

    如果怨魂的活動範圍是在服務器里,那就不局限在這幾台機器里了,游戲服務器是全世界聯網的!怨魂順著網絡,哪里都能去!

    他在網線里看到了隱隱黑霧,漸漸重新匯聚,回到服務器,然後大規模增幅,邪氣凝聚成數條章魚般的黑色觸手,猝不及防地向眾人襲了過來。

    弘智小沙彌離服務器最近,被陰影纏住雙腳,拉倒在地,手中經文打開,鎮壓在里面的邪氣重新涌出。

    何萌萌嚇得尖叫起來。

    陸雲真來不及思考,他沖上前,一把推開何萌萌,一把拔出背後的桃木劍,狠狠斬向弘智腳上的邪祟之氣。

    黑色的霧氣被斬斷了。

    邪祟發出淒厲的叫聲,迅速縮回服務器。

    弘智小沙彌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楮,他在陸雲真身後,看見了桃木劍柄上寫著的“泰安影視城道具”字樣?!

    這玩意也能斬邪?!

    他要去訂購一百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