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師尊

正文 第21章 可憐同行

    陸雲真第一次用劍,卻覺得很順手,仿佛揮舞過千百次,刻入身體本能,哪怕沒有招式,也把怨魂逼得縮回了服務器。

    何萌萌驚慌問︰“斷網有用嗎?”

    “試試。”陸雲真跑過去,直接把網線拔了,然後打開機房的電腦,看了一眼,屏幕里各種代碼數據在瘋狂滾動,他搖搖頭,“網絡無法切斷,它在操控服務器,用怨氣做了新的鏈接,魂體在外面留了備份。”

    悟明大師修行幾十年,驅魔除祟無數,第一次發現自己有听不懂的玄學……

    莫長空也搞不懂師尊在說什麼,但是不妨礙他的贊美︰“師尊說得對。”

    服務器是他以前沒見過的精密法器,能制作出有趣的游戲,應該很珍貴,他有點不太敢出手,怕弄壞。

    陸雲真看了一會代碼,發現不是亂敲的,這只怨魂就是死去的程序員,做了一個木馬病毒,很有邏輯地用編程控制服務器和自己的行動。

    他想了想……從背包里拿出個小U盤,插進電腦接口,里面是海平大學計算機系的教授開發的最新版服務器殺毒軟件,拿了國際大獎,專利也申請好了,還沒上市。教授很喜歡陸雲真的計算機天賦,私下教導,讓他參與和學習了部分編程工作,所以手上有成品。

    這是為了修服務器帶來的……

    陸雲真打開殺毒軟件,十指如飛,一頓操作,迅速抓住了里面肆虐的怨魂病毒,發現無法徹底殺死,便不停壓縮他的活動範圍,將其驅逐固定在限定區域。

    怨魂感覺程序員的尊嚴被挑釁,陷入暴怒,開始編程對抗……

    電腦里各種代碼跑得飛起。

    弘智小沙彌愣愣地在旁邊看了許久程序員對戰,忽然對師父說做人要戒嗔的教誨,有了更深的領悟——那怨魂已經氣得忘了自己是只怨魂,啥妖邪手段都沒使,陪玄門大師硬剛代碼去了。

    機房很安靜,只剩下鍵盤敲擊聲。

    熊貓科技的程序員去世前拿四十萬年薪,技術厲害,經驗豐富,然而陸雲真腦子靈活,基本功扎實,還有牛逼教授的軟件光環加成。

    兩人在計算機領域交鋒了十幾分鐘,陸雲真佔了上風,利用代碼不斷壓縮怨魂的活動範圍,將其鎖定在一台服務器里,然後趁對方專心致志破解殺毒軟件,沒察覺身形暴露時,朝莫長空招招手︰“抓住他!”

    莫長空早就盯著這怨魂的動態了,確定服務器里的所有怨氣集中起來後,伸出手,直接抓住黑霧的尾巴,硬生生把怨魂從服務器里扯了出來,纏上鎖妖鏈,按在地上一頓痛打。

    他的身體是至邪武器,揍個剛成型的小邪祟,拳頭就夠用了……

    怨魂被打得嗷嗷狂叫,現出身形,是個身材瘦弱,外貌平凡,頭發有點少的男人,他沖著陸雲真咆哮︰“你耍賴!不要臉!”

    莫長空聞言大怒,直接把他撕成數塊。

    怨魂沒有實體,撕碎後還能重組,但是魂魄會受創,傷害極大。他嚇呆了,再也不敢罵人了。

    “你在說什麼?這又不是編程比賽,”陸雲真被罵得莫名其妙,他指了指自己的唐裝和桃木劍,解釋道,“我是來驅邪的。”

    怨魂又茫然又委屈︰“這驅邪手法和我在電影里見過的不一樣……”

    “對,”弘智小沙彌小聲附和,“哪有你這樣的玄門修士……”

    陸雲真听見,也感覺自己丟了玄門的臉,有點不好意思,回頭解釋︰“我是兼職的。”

    弘智小沙彌扯了扯嘴角︰“你主業呢?”

    陸雲真更不好意思了︰“程序員。”

    弘智小沙彌三觀都碎了。

    “萬法歸一,行慈悲,斬罪孽,何須拘泥形式?”悟明大師摸了摸愛徒的光頭,安慰道,“你回去幫為師買個智能手機,研究一下網絡科技,免得落伍于時代。”

    弘智小沙彌趕緊應下,他覺得自己該听師父和師叔們的話,好好讀書,去佛學院進修一下佛法了。

    怨魂瞧瞧滿屋子的修士,再看看莫長空的拳頭,意識到情況不妙,決定毀了留在機房里的身體,斷尾求生,他是程序員化成的冤魂,神通也和計算機相關,通過編程拷貝,在外頭給魂魄留了好幾個備份……縱使被重創,只要備份還在,假以時日,便能慢慢修補回來。

    他悄悄地運行起服務器里的自毀程序。

    陸雲真發現,急道︰“他想逃。”

    他早就發現對方有備份,但網絡世界廣闊無邊,不知對方藏在哪里,或許是台電腦,或許是部手機,無從查找。

    “師尊莫急,分′身術而已,很多邪祟都會的鬼魅伎倆,算不了什麼,”莫長空一把提起冤魂,直接撕了片黑霧,放進嘴里吞了,然後露出猙獰微笑,“我記住你的味道了,天涯海角,別想逃脫。”

    怨魂在魂魄碎片被吞的瞬間,感受到極致的恐懼,就好像被掌控在手心里的老鼠,無處藏身,無處可逃。所有的備份位置都暴露了,只要花點時間,便能一個個揪出來,全部灰飛煙滅。

    他瑟瑟發抖地道歉︰“對不起,我錯了。”

    莫長空命令︰“停止自毀,把備份收回來。”

    怨魂不敢反抗,乖乖照辦,還順手把服務器程序修好,試圖立功贖罪。

    莫長空吞魂魄的速度極快,手法隱蔽,但還是被陸雲真發現了,他看見師尊糾結的表情,終于想起答應過不要亂吃髒東西,趕緊保證回去會好好刷幾次牙。

    陸雲真發現他吃這些對身體無害有益,放棄了教育,決定去超市給他買幾瓶漱口水……

    兩人坐在電腦前,等怨魂收備份,順便和諧地討論了一下漱口水的口味。何萌萌大著膽子插了一句嘴,說男人用果香味的漱口水,接吻會比較舒服,陸學弟好像喜歡吃桃子。莫長空頓悟,表示師尊送他很多東西,他也要掙錢買桃子給師尊吃……

    陸雲真听完很感動,有徒如此,師復何求?

    怨魂收回備份,見屋子里氣氛不錯,試圖求饒︰“大師,你也是程序員,放我一馬吧。”

    “你別慌,”陸雲真想起無劍峰的規矩,沒害人的邪祟都要給生機,而且他有些同情這位猝死在工作崗位上的同行前輩,安慰道,“我旁邊這位是雁來寺的高僧,法力高強,擅長超度,待會送你去地府投胎,好好贖罪,二十年後又是個好程序員了。”

    悟明大師趕緊念了聲佛︰“當不起,當不起……”

    他已經確定這兩位自稱無劍峰的玄門修士都是不世出的高手,只是不知為何潛入紅塵,故意藏拙,行善積德。他是出家之人,從不過問別人俗事,真也罷,假也罷,都是虛空,只要跟著高人的吩咐做事便可。

    悟明大師命弘智幫忙,重新布置引渡法陣。

    怨魂又哭又鬧︰“不,我不要投胎,我恨,我不甘心!”

    悟明大師嘆息勸道︰“消除怨恨,了卻因果,放下執念,方得正果。”

    怨魂還想殊死抵抗,渾身黑氣再次蔓延。他堅決不肯被度化,不肯听佛法,讓悟明大師很無奈,說是要帶回雁來寺慢慢念經超度,磨到怨氣消散,才能超度,像這種性格頑固的魂魄,怕是需要花很多年時間教誨。

    雁來寺最高紀錄是有個魂魄听了三百年經文,才肯去投胎……

    陸雲真感覺太慘了,他試圖挽救同行,問︰“你到底在恨什麼?”

    “救救我,”怨魂就像撈到了救命稻草,“你也是程序員,定會懂我的痛苦!”

    陸雲真更好奇了,讓他把怨恨說來听听。

    龍敬天也跑了過來,死皮賴臉,纏著讓悟明大師給他開了陰陽眼,跟著看熱鬧。何萌萌想了半天,覺得是自家員工的事,萬一涉及職場霸凌什麼的,放著不管不太好,她狠狠心,也開陰陽眼,跟著听了起來。

    ……

    怨魂叫趙安翔,家境貧寒,努力讀書,畢業後在熊貓科技做了八年程序員,兢兢業業,每天加班,終于升成了年薪四十萬的小主管,最後在游戲上線前猝死了。

    眾人都看向讓員工加班的領導。

    “他是自願的,”何萌萌急道,“公司有完善的升職和獎勵制度,工資優厚,福利好,絕對沒有虧待任何一個員工!”

    趙安翔點點頭︰“對,何總人很好,加班工資很高,我是自願的……”

    陸雲真听得眼饞,有點想問何學姐還招不招員工,但為了面子,他死死忍住了。

    “我從小家里窮,努力讀書,辛苦奮斗,就是想在大城市買房子,然後娶媳婦,”趙安翔訴說往事,痛苦的怨氣在機房到處飄溢,“我天天加班,好不容易出人頭地,成了大家羨慕的高薪階層,結果……還沒交到女朋友就死了!我不甘心!不甘心!”

    “就這點小事?”何萌萌听了半天也沒听到勁爆的東西,郁悶,“你交不到女朋友,關游戲服務器什麼事?!”

    “怎麼沒關系?”趙安翔怒道,“我辛辛苦苦寫代碼,這輩子連女孩子的手都沒踫過,每天的生活里只有加班,泡面!憑什麼那些狗男女在我做的游戲里勾勾搭搭?!連小學生都在秀恩愛?!”

    所以,他每天在游戲里晃蕩,看到那些亂七八糟搞網戀的家伙就斷線!不好好玩游戲,好好打團推塔,談個屁的戀愛?!

    好恨,好恨啊……

    陸雲真听完趙安翔的悲慘命運,心口有點痛,他好像看到了一面鏡子,鏡子里是他的未來,每天努力加班寫代碼,外賣泡面火腿腸,到死都是條單身狗……

    太慘了,太慘了……

    他想幫幫這位可憐的同行。

    “我要女朋友,”趙安翔嚎啕大哭,“我的心願很渺小,只要能脫單,就沒有怨恨了。”

    悟明大師試圖勸︰“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趙安翔怒懟︰“和尚懂什麼?!男人就要色!”

    “你都死了,去哪里找對象?”何萌萌也勸,“要不我給你做法事,多燒點紙錢,再評個優秀員工?”

    趙安翔哭更慘了。

    龍敬天腦洞大︰“我們給他介紹個女朋友?”

    弘智小沙彌問︰“去哪里找?”

    龍敬天問︰“雁來寺有認識的女人嗎?”

    弘智小沙彌差點拿木魚打死他。

    “地府應該有女鬼吧?”陸雲真倒是有了新思路,“怨魂配女鬼,不是挺好的嗎?咱們問問有沒有女鬼願意和他相親吧?”

    趙安翔不哭了,滿眼期待。

    莫長空給出肯定答復︰“師尊願意做媒,是難得的好事,地府應該有很多女鬼願意的,你可以寫信去問問。”

    “相,相親?”弘智小沙彌呆滯地听著兩人對話,不懂這算什麼操作?他下意識想反駁,可是剛剛被打過的臉還痛著,怕更痛……

    他回頭看悟明大師,想從師父的臉上找到答案,卻看見師父已進入四大皆空,渾然忘我的境界,把所有的事情都看成自然。

    師父的佛心已小成了。

    他還差太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