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師尊

正文 第22章 女鬼相親

    一回生,二回熟。

    陸雲真知道怎麼給地府寫信了,他從背包里拿出黃紙,想學影視劇里的專業手法,卻發現沒買毛筆朱砂……

    算了,毛筆用不慣,圓珠筆也挺好的。

    陸雲真對王老四的服務態度很滿意,這次也決定找這名鬼差,他在黃紙里端端正正地按標準的書信格式寫上︰

    海平市長樂區富強街道王老四︰

    您好,多日未見,地府天氣可好?身體安康否?我今日又有一煩心事,望鬼差幫忙,不知地府里是否有單身女鬼想找對象………

    ……

    弘智小沙彌抱著學習的態度,跑過去看了眼,再次懷疑自己十幾年玄學和佛法都白學了,他在心里念了好幾遍清心咒,控制住震驚的情緒,謹記師父教導的佛門儀態,寶相莊嚴地站在旁邊,觀摩陸大師請鬼差。

    陸雲真修修改改,把信寫完了。

    機房禁火,無法燒信。

    陸雲真是程序員,嚴格遵守規章制度。他和莫長空商量了一下,覺得趙安翔雖是怨魂,但捆著相親也不太好看,便解開鎖妖鏈,在機房里畫了個困妖陣,讓他在里面等待。

    悟明大師看莫長空凌空布陣,揮灑自如,比普法寺的菩提祖師更勝一籌,心里欽佩不已,自願留下看守。

    陸雲真謝過大師,跟隨何萌萌走出機房,進入隔壁辦公室,拿出一次性打火機,準備找個花盆燒黃紙。

    辦公室干淨整潔,沒有花盆,也沒有適合燒紙的器皿……

    龍敬天機靈地發現地上的垃圾桶,倒干淨里面的東西︰“陸大師,你看這個鐵皮的可以嗎?”

    陸雲真不確定︰“應該可以吧?”

    莫長空肯定︰“燒不壞就行。”

    弘智小沙彌剛想開口,听見兩人對話,立刻把反對意見憋了回去,繼續莊嚴。

    陸雲真熟門熟路地把黃紙放垃圾桶里燒了,沒過多久,他收到了王老四的回音。

    垃圾桶的灰燼里蹦出一個白色的小紙人,帶著鬼差帽,發出王老四的粗獷聲音,恭恭敬敬地說︰“問仙君安,俺正在閻羅殿述職,趕過來需要點時間,特派符人傳訊。地府有不少單身女鬼願意尋夫婿,不知仙君這邊要求如何?”

    陸雲真大喜,他跑去問趙安翔喜歡的女孩子性格類型。

    趙安翔害羞地說︰“我沒談過戀愛,要求不高,性格好,相貌不丑就可以了。”

    陸雲真深表認可,像他們這種倒霉的單身狗能找到對象就不錯了,哪能亂提什麼條件?

    他本著負責任的態度,讓何萌萌去公司檔案里找來了趙安翔生前的照片和個人簡歷的復印件,用黃紙寫了詳細的自我介紹,還在趙安翔的強烈要求下,加上了工資單。

    他把材料全部都燒給了王老四,特意注明︰相親要以自願為原則,千萬不能虛假宣傳,忽悠了女孩子。

    王老四的符人回音︰“仙君放心。”

    何萌萌見鬼差走了,發出感嘆︰“地府鬼差的服務態度真好啊,比我們公司的客服還強,五星級的吧?”

    龍敬天贊同︰“廉潔清正,必須好評。”

    “鬼差都很隨和,”陸雲真也跟著夸,“一請就來,半點架子都沒有,還不要報酬,可好心了!”

    大家在瘋狂夸地府公務員。

    弘智小沙彌听得恍恍惚惚,懷疑自己以前見過的那些鼻孔朝天,愛理不理的鬼差都是幻覺,難道是他們運氣不好,沒遇到好說話的?下次……讓師叔請鬼差的時候試試富強街道這位?

    約摸過了大半柱香的時間。

    垃圾桶里的灰燼再次燃燒起來,王老四殷勤地趕了過來,身後還跟著三位女鬼,說是怕仙君等的著急,直接去奈何橋和司情宮發了招親公告。

    這名叫趙安翔的怨魂沒犯什麼大罪,而且修出了特殊的神通,擅長編程,是地府的稀缺人才。領導已經發了話,讓他戴罪立功,以後調去幽都,繼續干程序員,給地府做網站維護。

    奈何橋和司情宮的女鬼們看了資料,覺得他長得不怎麼樣,但看著挺老實,還是讀書人,又是仙君做媒,也許會有前途。于是,幾位大膽的決定過來看看情況。

    “她們都和那怨魂一樣,犯了點小過錯,如今在地府做基層工作,積攢功德,等待投胎,”王老四保證道,“我都確認過,門當戶對,特別合適。”

    陸雲真看了眼三位女鬼姐姐,感覺和趙安翔年紀差不多,相貌卻好看多了。一位圓圓臉蛋,和藹可親,一位身材瘦削,書卷氣質,還有一位體態豐潤,爽朗大方。

    他都有點羨慕趙安翔了,死後還能遇到那麼高水準的相親對象……不知道自己死後有沒有那麼好的運氣。

    男人盯著女孩子看是不禮貌的。

    陸雲真收回視線,客客氣氣地向女鬼姐姐介紹了情況,然後在姐姐們的要求下,請悟明大師從機房出來,留下空間給雙方單獨見面和聊天。

    女鬼姐姐們不好意思地互相推讓了番,圓臉的女鬼先進去,過了不多久,她便出來了,笑著對陸雲真說︰“我和趙先生似乎不太投緣。”

    陸雲真表示理解,送給她一份小禮物,謝謝遠道而來的辛苦。

    禮物是顆光澤圓潤的紫色果實,莫長空從芥子空間里拿出來的,說是什麼九幽果,適合魂修,聊表心意。

    女鬼接了禮物,大喜,千恩萬謝。

    王老四看到九幽果,嫉妒得眼都紅了,這玩意在地府已經很罕見了,大部分在閻羅殿的仙草園里,魂魄吞了能漲幾十年修為,鬼差立功才能被賞一顆。

    陸雲真看見他好像很喜歡的樣子,便隨手送給他四五顆,反正莫長空給了一大把,說空間里有滿滿兩大箱,是以前忘了丟的垃圾,不好吃,也不值錢,挺漂亮,可以送人玩。

    王老四樂得見牙不見眼,感覺跟著雲真仙君太有前途了,不但有寶貝,還被上司狠狠夸了,晚點要升職。

    他的態度更殷勤了。

    書卷氣的女鬼也進了機房,過了一會,也出來了,行了一禮,輕聲細語道︰“妾身蒲柳之姿,配不上趙公子的高才。”

    地府有各個年代的魂魄,女鬼們風格各異,說話談吐皆不同。王老四介紹過,這位女鬼姐姐是司情宮里做文書的,很有才學。

    “太謙虛了,”陸雲真趕緊遞上禮物,解釋道,“程序員哪算什麼高才?你若投胎,起碼重點大學研究生起步。”

    女鬼含笑道︰“謝仙君貴言。”

    陸雲真送走這位氣質超好的姐姐,替趙安翔惋惜,單身狗不能想太美,生前沒女孩子喜歡,死後也不會有女孩子喜歡的……他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最後一位女鬼身上,這位女鬼姐姐年紀略大,說想找個老實人過日子,也許會降低要求,看上那可憐的程序員。

    女鬼也特別爽快,大大方方地進去了。

    這次聊的時間比較久……

    陸雲真很期待,在門外走來走去地等。

    忽然,機房里傳來重物砸牆的聲音和耳光聲。

    陸雲真嚇了一跳,趕緊沖了進去,發現那女鬼狂化了,滿屋子的黑發蔓延,眼楮紅得滴血,正抓著趙安翔瘋狂抽耳光,口里罵道︰“給臉不要臉的小兔崽子!竟敢看不起女人?!姑奶奶帶兵剿匪的時候,你爺爺都沒出生!”

    陸雲真焦急叫道︰“機房不能打架!”

    王老四拋出勾魂鎖,抓住發狂的女鬼,莫長空出手,按住了趙安翔,把兩只惡鬼分開。所幸女鬼還有點理智,出手時有收斂,沒有踫觸重要物品。

    陸雲真驚魂未定,他把服務器檢查了一番,確認沒出事,終于松了口氣,反省自己太大意了。他嚴肅地詢問兩個罪魁禍首,趙安翔在困妖陣里,壓根兒不是百年女鬼的對手,被打成了鵪鶉,瑟瑟發抖。

    “我本以為讀書人有素質,沒想到是只癩□□!”女鬼氣勢洶洶地找陸雲真告狀,“姑奶奶沒嫌他禿頂,他竟敢胡說八道,嫌姑奶奶年紀大,胖,沒男人要?!呸!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模樣!”

    她開了頭,另外兩個女鬼也忍不住告狀了。

    圓臉女鬼說,她被嫌棄眼楮小,不漂亮,而且生前有過男朋友。

    書卷氣的女鬼說,她被嫌棄太瘦,身材不好,太難看,而且懂太多,說話不給男人面子。

    王老四有點尷尬︰“我看這幾位姑娘都挺端正的啊,他到底要什麼樣的天仙才算不丑,還有這前男友,才華……”

    陸雲真氣得臉都黑了。

    他送上禮物,向女鬼們道歉,愧疚地請她們先離開,然後回頭去找趙安翔,冷著臉問︰“你的不丑到底是什麼標準?還有什麼附加條件?”

    “標準不高,”趙安翔立刻說了一串名字,不是娛樂圈的宅男女神就是熱門網紅,他委屈道,“這些不是很普通的鄰家女孩嗎?也不算特別好看吧?對了,我還喜歡素顏,會做家務,不亂花錢,懂事點的……”

    陸雲真深呼吸一口氣。

    心里的鏡子碎了,雖然都是單身狗程序員,他和這不要臉的絕對不一樣,有自知之明,從來不想吃天鵝肉!

    他找對象標準才兩個!

    何學姐還讓他去掉一個!

    這像話嗎?

    王老四也不樂意了,他拿出勾魂鎖︰“算了,這種不知好歹的家伙,直接鎖回地府做苦力吧。”

    趙安翔撒潑︰“你們答應過給我找對象,消除怨恨的,不能說話不算話!”

    莫長空想把這垃圾再揍一頓。

    “對,說話要算話,”陸雲真輕輕按住了莫長空的拳頭,眼楮笑得彎彎的,口氣越發溫柔起來,和藹可親道,“找對象是人生大事,每個人的標準都不一樣,相親看不對眼也是常有的,不能強求。”

    莫長空知道師尊有些生氣了。

    陸雲真微笑︰“放心吧,我明白你喜歡的類型了,你的要求並不算高,不過是清純、漂亮、可愛、甜美、溫柔、懂事、身材好而已,我會找個百分百符合你心意的對象來,絕對滿意。”

    趙安翔開心極了,千恩萬謝。

    眾人見陸雲真打包票,都有些茫然。

    龍敬天好奇︰“哪個美女看得上這樣的憨貨?瞎子嗎?”

    “你認識的,”陸雲真朝他笑了笑,走出機房,掏出手機,撥打家里的電話,低聲問,“玉奴,有空嗎?有件事想拜托你……嗯嗯,不用潛規則,就是好好教育,讓他明白錯誤就可以了……”

    龍敬天目瞪口呆,想給怨魂點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