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師尊

正文 第23章 心理陰影

    畫皮妖的行動速度很快。

    約摸三刻鐘後,熊貓科技的大門處便出現了一個穿著白裙子的長發美人,容貌清純甜美,氣質脫俗,笑容里帶著點羞澀,就像每個男人在學校里偷偷暗戀過的那個女孩。

    龍敬天被迷得神魂顛倒,差點就想去勾搭了,走了兩步,濃濃的危險感襲來,屁股有點痛,腦子忽然清醒了,意識到這就是那只該死的畫皮妖!

    太會騙男人了!

    他現在對美女都有心理障礙了……

    龍敬天狠狠瞪這個罪魁禍首。

    金玉奴連都不看他就走過去了,直接進了機房,然後看著地上慘兮兮的趙安翔,發出了驚呼聲︰“你們太粗暴了,怎麼……把這位公子弄成這樣?”

    聲音又甜又軟,叫得男人心都酥了。

    趙安翔抬頭看了眼,色授魂與,只覺得看見了夢中女神,腦子當場就少了一半,磕磕絆絆地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金玉奴看著他,仿佛看到什麼有趣的東西,笑了起來。

    趙安翔有點不高興,問︰“你,你,你在笑什麼?”

    金玉奴斂了笑意,彎下腰,隨手替他整理好被打亂的衣服和頭發,端莊道︰“奴在笑公子……害羞的樣子好可愛。”

    趙安翔得到意想不到的答案,感覺白皙漂亮的指尖正不經意地滑過他的臉頰,心里的煙花瞬間炸開了,剩下的一半腦子也不見了。

    金玉奴“貼心”地問︰“公子受委屈了?”

    趙安翔迅速端正儀態︰“沒,沒有。”

    金玉奴戳了戳他的胸膛,用開玩笑的口吻問︰“若是奴讓你受委屈,怕不怕?”

    “不怕,”趙安翔整個魂都快飄了,“你給我再多委屈,我都受得了。”

    金玉奴笑得前仰後合︰“公子說話好有趣。”

    ……

    前後不到兩分鐘,怨魂就忽悠成了傻子。

    龍敬天偷偷摸摸地在門縫偷看,越看越氣,最後氣得受不了,恨恨地離開了大門,和大家抱怨︰“這家伙當年泡我也是這個套路!故意在我旁邊笑,笑得我好奇,問他在笑什麼,他就往死里夸,夸我帥,夸我有趣,夸我聰明,夸得我找不著北,最後落入魔爪……”

    何萌萌好奇︰“他對你做什麼了?”

    龍敬天有苦說不出。

    他這種想潛規則妖魔,反被妖魔潛……也算罕見案例,而且在床上的表現沒法拿出來說……金玉奴太懂男人的身體了,他被伺候得有點……吵起來可能會輸……

    這事不能再提了!

    他是心胸寬廣的好男人,看在畫皮妖身世可憐的份上,原諒那兩次壞事,但絕不能再有第三次!

    龍敬天氣呼呼地繼續趴門縫看金玉奴騙人,想搞清楚這不要臉的套路,免得再次上當受騙!

    金玉奴用了十分鐘,便把趙安翔哄得服服帖帖,滿腦子都是每天下班回來,美人在床上等他,有時候打扮成兔女郎,有時候變成魔法少女,有時候是美艷小野貓……

    幸好怨魂沒有鼻血,否則機房血流成河了。

    他啥怨恨都沒了,渾身都冒著幸福的粉紅色泡泡。

    金玉奴笑著說︰“奴希望對象是在地府里有穩定工作的好男人……”

    趙安翔拖著悟明大師,哭著鬧著要超度,動作要快,啥貢品念經做法都省了,直接把輪回路打開就可以了。

    悟明大師從未見過這樣積極配合,跪求超度的怨魂,在“快點快點”“別磨蹭”的催促聲中,差點把地藏經念成快板書……

    金玉奴羞澀道︰“奴最喜歡認真工作,努力加班的好男人。”

    趙安翔向王老四拍胸脯︰“我最喜歡加班了!請讓我努力工作,成為地府的優秀員工!”

    王老四笑得見牙不見眼,魂魄在鬼差面前是不能撒謊的,地府也沒有勞動保護法,他會好好照顧這“積極”的家伙,每周工作七天,每天工作十二個時辰就好了。

    佛門超度比直接勾魂好。

    地藏往生經念了幾遍,虛空中出現引渡魂魄的黃泉路,王老四提著鎖鏈,恭恭敬敬地告別陸雲真,帶著趙安翔上了路。

    趙安翔走了兩步,發現金玉奴還站在原地,催促︰“你怎麼還不走?”

    “不急,這身打扮不合適,”金玉奴笑得越發迷人,聲音越發甜美,勾得人心里癢癢的,“公子想看奴換裝嗎?”

    “想,”趙安翔說完發現事情有點不對,他疑惑問,“在這里?”

    愛情片換頻道了……

    金玉奴將手伸向頸後,拉著皮膚,輕輕地扯下了美人皮,露出了恐怖的骷髏和血淋淋的眼楮,朝他笑了笑。

    趙安翔驚恐道︰“你?你?”

    金玉奴把皮膚一點點往下脫,露出了男子的喉結和平坦的胸部。

    趙安翔整個魂都僵住了,過了好一會才回過神來,想沖回去找金玉奴拼命︰“你是男人?!”

    半個身子踏上黃泉路的魂魄還想回來?地府哪有這種好事?王老四的勾魂鎖飛出,直接把趙安翔纏住。

    “滾!”金玉奴狠狠一腳,把他整個都踢了進去,然後用白骨比了個中指,發出了低沉的男人咆哮聲,“累死爺了!”

    這是戲劇里的老生嗓子。

    特別粗獷,特別渾厚,特別爺們。

    美人轉瞬成枯骨,嬌滴滴的媳婦變成了大老爺們,視覺效果堪稱一絕,聲音穿透力十足,這幕恐怖的折子戲,直接刻入趙安翔的魂魄里,讓他在地府加班百年,投胎轉世都忘不了,大徹大悟,直接遁入空門,此乃後話。

    ……

    總之,服務器正常了。

    金玉奴重新穿好人皮,恢復了嬌滴滴的美人模樣和清亮好听的嗓子,笑著向眾人解釋︰“別誤會,奴能模擬各種唱腔,各種聲音。”

    龍敬天被嚇到了,偷偷抱怨︰“大騙子!”

    金玉奴還記得他請玄門殺自己的仇,若不是運氣好,遇到善良仁慈的陸大師,早就魂飛魄散了。

    狗男人,負心漢!

    金玉奴連看都懶得看他一眼,直接跑去陸雲真處獻殷勤︰“門主,奴幸不辱命。”

    陸雲真送給他一把九幽果。

    “這點小事,怎當得起門主厚賞?”金玉奴開心得想轉圈,忽然想起家里的事情,笑道,“奴的衣服還沒洗完,浴室也沒打掃完,先回去干活了。”

    他轉身和大家告別,略過龍敬天,飛入空中,消失不見。

    龍敬天更氣了,這臭不要臉的居然不理他!

    何萌萌早就被學弟叮囑在外面等待,看不到畫皮妖恐怖的脫皮畫面,心里不慌。今夜驅邪一波三折,沒有危險,熱熱鬧鬧,還附帶狗血八卦,她吃瓜吃得比看綜藝節目還快樂,大感過癮,確認服務器沒有問題後,向陸雲真要了銀行卡號,直接手機轉賬一百萬。

    陸雲真看見數額,驚呆了︰“學姐,你打錯了吧?”

    超度是悟明大師做的,女鬼是鬼差找的,怨魂是金玉奴騙的,他除了請鬼差外,沒干什麼正經事,還因為沒有經驗,被怨魂同行糊弄,濫用同情心,把事情搞復雜了。

    他剛剛有反省了……

    以後會跟莫長空好好補習玄門知識,下次再做兼職時,要像個真正的玄門修士,不能再犯低級錯誤。

    “拿著!”何萌萌拿出了領導的氣勢,強行制止了他的推讓,“以後學姐遇到這些事情,還找你!”

    悟明大師極力勸道︰“陸大師收下吧,否則貧僧也不敢收這香火錢了。”

    雁來寺修佛心,重功德,香火錢都用來修繕廟宇,修路建橋,救濟貧苦,樂善好施,日子過得很清貧。

    他在陸雲真面前自慚形穢,本不該再拿這些香火錢,奈何遇到個重病的孩子,結了因果,想把這筆錢匿名捐給他做手術費,所以不能不拿。

    陸雲真听了半天,總算明白玄門驅邪是非常賺錢的事情,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他感覺被餡餅砸到腦袋上,整個人都暈乎乎了。

    最後,他在大家的力勸下,不好意思地把錢收了,並承諾︰“學姐,我給你質保,以後服務器有問題,你還可以找我,免費修。”

    何萌萌笑著應下了。

    悟明大師和陸雲真交換了手機號碼,說有問題可以請教,然後行了個禮,帶著失魂落魄,懷疑人生的弘智小沙彌走了。

    路上,他摸摸弘智的腦袋,長長地嘆了口氣,吩咐道︰“你雖有悟性,但佛心還差太遠,自視甚高,驕躁易怒,不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回雁來寺後,把手機和電腦都交給戒律堂的師叔,去靜室閉關,好好修煉半年。”

    弘智小沙彌羞愧應下。

    今夜的事情光怪陸離,陸大師驅邪的不拘一格,莫大師揍怨魂的強橫力量,塞滿了整個腦子,他總覺得自己好像忘記了什麼事情……

    想不起的事,大概是不重要的小事吧?

    弘智小沙彌放棄思考,沉浸在師父的佛法教誨中,深刻懺悔,決定好好修煉,不玩手機了。

    ……

    玄門內部的灌水論壇,《誰知道無劍峰是什麼門派?我是不是遇到騙子了?!》的帖子還在首頁高亮飄著。

    論壇為了平等交流,采取匿名形式,沒有任何的玄學術法能追蹤出網絡ID背後的人是誰。

    一劍門的年輕弟子坐在電腦前,焦急地等待著名叫“糊涂小和尚”的樓主回來,他發了起碼幾十個回帖,幾十條私信,想搞清楚自稱無劍峰的騙子是誰。

    帖子里很熱鬧,有拜大佬的,有猜測的,還有灌水和賣東西的,大家都很好奇,想知道這件事的後續是什麼?

    然而,那和尚好像死了一樣,再也沒有上過線……

    太可恨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