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師尊

正文 第24章 水中月亮

    無劍峰成立後,創造出完美業績!

    陸門主都快美得找不著北了,上次卡里有那麼多錢的時候,是爺爺的用命換回來的撫恤金和獎金,他不喜歡這樣的意外之財,都捐出去了。

    這次的錢是憑本事賺到的,可以花!

    陸雲真覺得自己能靠玄學發財,大部分功勞都是莫長空的,應該按勞分配,莫長空拿六成,他和金玉奴各拿兩成。

    然而,金玉奴說畫皮妖沒有用錢的地方,婉拒了門主的好意,莫長空也說他的所有一切都是師尊的,堅決不肯收錢。

    他們也沒有開銀行卡的身份證。

    陸雲真見大家都信任自己,決定把錢都放入公用賬戶,做無劍峰的日常開銷費用,再給每個人的手機錢包里轉一筆零花錢。

    莫長空喜歡手機,最喜歡拍照功能和游戲功能,然而他的手機太舊,有很多問題,用起來不太方便。

    陸雲真回家路上,看到有家還沒打烊的商場,立刻帶著莫長空沖進去了,奢侈地給他挑了部和金玉奴同款的手機,沖好電話費,然後想起他的衣服太少,需要秋冬裝,又跑進了以前從不敢進的連鎖服飾店。

    這家店的衣服可貴了,T恤都要一百多!

    陸雲真豪氣沖天地給他挑了一大堆格子襯衫、長短袖T恤、牛仔褲、馬甲和厚外套!讓他去更衣室一件件試。

    莫長空任憑師尊折騰,一聲不吭,他對服裝沒要求,隨便穿什麼都可以,只要師尊喜歡便好……

    服裝店其實快打烊了。

    售貨員小姐姐看他們長得帥,買得多,便把結算推遲了。然而看著陸雲真挑的衣服……她撓心撓肺,實在忍不住了。

    清清秀秀的小帥哥,怎麼會有那麼宅男的審美?!藍格子紅格子綠格子襯衫,翻領T恤,老頭馬甲,寬松針織花外套?!

    男人換衣服比較隨意。

    她不小心看到了莫長空比模特還好的身材和腹肌,內心就像踩了土撥鼠窩,想瘋狂尖叫,不要仗著顏值為所欲為!這是暴殄天物,是謀殺犯罪啊!

    售貨員姐姐忍無可忍,她找陸雲真套近乎,自告奮勇,幫忙搭配服裝,把老土的衣服都換成了素色或簡約的風格。

    小姐姐做了多年服裝,眼光非常好。

    莫長空穿著簡單的修身長袖T恤的和休閑褲走出來的時候,所有人都盯著他轉不開眼珠,陸雲真驚呆了,腦海里全是嫉妒,還有點小委屈……

    他也想要這樣的身材。

    陸雲真徹底拜服在售貨員姐姐的品味下,請她幫忙挑了五六套秋冬的各種衣服,又給家里的金玉奴挑了兩套中性風的,最後想起自己沒有,也買了兩套。

    售貨員姐姐可厲害了,穿上她推薦的衣服立刻帥了好幾分,他照鏡子,滿意極了,旁邊有打工的女孩子在竊竊私語,還對他笑,笑得他都飄飄然了。

    他有那麼帥嗎?

    陸雲真謝過售貨員姐姐,提著大堆衣服,跑去結賬。

    收銀的女孩丟下聊天的同伴,跑了過來,真心實意地夸︰“哥哥,你的男朋友好帥啊。”

    陸雲真懵逼︰“啥?”

    女孩羨慕︰“你們倆感情真好,那麼晚還一起來買衣服,你男朋友看起來酷酷的,但是很愛你,穿什麼都听你的。我想讓男友陪我穿情侶T恤,他居然嫌上面的卡通太幼稚……”

    陸雲真茫然片刻,然後順著收銀女孩的思路想了想,發現……這買衣服的畫面確實有些不對勁……

    兩個年輕男人跑進商場,一個挑衣服給另一個試,挑的人興高采烈,試的人百依百順……感覺女朋友給男朋友挑衣服都是這套路?

    這誤會太尷尬了!

    陸雲真拼命思考怎麼解釋……

    “不要亂說話,”莫長空听到這段對話,立刻走過來,嚴肅道,“我不會對男人有那種骯髒的想法,更不會對師尊做忤逆的事情。”

    他克制得很好了,不會再讓師尊因他的齷齪心思被世人嘲笑,傷害。若是有人察覺出苗頭,他……絕不承認,要狠狠鎮壓下去,不能露出破綻!

    “骯髒”這個詞帶著嫌棄的色彩,用得很重。莫長空說這句話的時候,眼神很恐怖,氣勢逼人,把收銀的女孩嚇壞了。

    女孩紅著眼眶,拼命道歉︰“對不起。”

    “怎麼了?”售貨員姐姐察覺不對,也過來解釋,“這女孩是新入職的員工,經驗不足,有些東西處理得不好,請原諒她。”

    “沒事沒事,不是她的錯,只是小誤會,”陸雲真趕緊把莫長空推去後面,賠禮道歉,解釋道,“我們是親戚,關系比較好,他長得有點凶,不太擅長說話,其實人很好的……”

    售貨員姐姐頓悟︰“你們是兄弟?”

    陸雲真狂點頭︰“對,鋼鐵直男!”

    他總算明白為什麼莫長空平時很避諱身體踫觸,也很不喜歡男人裸睡了。這家伙是比他還直的直男,而且來自古代,思想保守,更加忌諱這些事,他以後要注意點,不能開這方面的玩笑。

    陸雲真怕收銀女孩被領導訓斥,說了不少好話,成功讓她破涕為笑,忘了剛剛嚇人的場景。女孩性格很活潑,她用食指往嘴巴上拉了一下“拉鏈”,表示絕對不會亂說話了。

    衣服裝了幾大袋子。

    莫長空早就看師尊和女孩子說話不耐煩了,他走過來,全部提起,然後催著陸雲真回家。陸雲真覺得全部東西給別人提,不好,想搶回兩個袋子︰

    “給我。”

    “不給。”

    “給我。”

    “絕對不給。”

    “……”

    服裝店的店員們看著他們打鬧的背影,听著他們的對話,都很糾結,那高大男人看誰都是冰冷的,唯有看著身邊少年,眼里才會流露出不一樣的溫柔。

    顧客就是上帝!顧客說的話都是對的!

    不能亂想,電視劇里都說了,這就是男人的兄弟情!深厚,純潔,和諧,絕對沒有半點雜質在里面!

    想歪的都不是正經人!

    ……

    他們是商場最後一批客人。

    陸雲真看看身邊給女朋友提東西獻殷勤的男士們……心里可糾結了,但莫長空對所有能孝敬師尊的事都非常執著,怎麼都搶不過來。

    這徒弟真是太老實了……

    陸雲真早就相信兩人的師徒關系了,他感慨道︰“過去的我,怎麼會收到你那麼好的徒弟呢?我感覺我們師徒的關系很好。”

    莫長空的眼神游離了一下︰“對。”

    “可惜,我不記得過去的事情了,”陸雲真有點惋惜,有點好奇,“我們做過什麼好玩的事嗎?”

    好玩的事?

    莫長空腦子里立刻出現了瘋狂的畫面,黑暗,靜謐,他肆無忌憚地放縱著,粗暴瘋狂,掠奪一切。師尊終于忍不住,發出了低吟聲,不停地請求︰

    “長空,輕點……”

    “長空,我們不能繼續了。”

    “長空,這是背德的錯誤……”

    明明師尊在羞愧,在顫抖,在哀求,他卻感到快樂極了,變本加厲,想听到更多的聲音,想讓師尊陪自己沉淪進地獄,想用最強硬的手段得到想要的答案。

    ……

    今夜的月亮很美,高高掛在空中,像美味的糕點,看著就很好吃。

    他小時候,曾向師尊鬧著要吃月亮,師尊煩惱了很久,最後在他的院子里挖了個池塘,灌入泉水,想把天上的月亮引下來……

    師尊騙人,水里的月亮不能吃。

    他郁悶了很久。

    如今他終于明白了,月亮是顆巨大的衛星,離地球有四十多萬公里,他的力量再強,也得不到。

    鏡花水月,痴心妄想……

    莫長空苦笑道︰“沒有什麼好玩的事。”

    陸雲真驚愕︰“無劍峰有那麼枯燥嗎?”

    莫長空輕輕地答︰“嗯。”

    “沒事,時代不同了,”陸雲真伸出手,想拍拍他的肩膀,想起他討厭踫觸,趕緊在空中收回來,撓了撓自己的頭發,笑嘻嘻道,“這世上有很多好玩的事情,我帶你去玩,不會無聊的!”

    莫長空痴痴地看著他嘴角的梨渦,意識到不妥,強行扭開了視線。他不能踫觸,不能靠太近,怕不小心弄碎了心里封印的冰層,讓里面灼熱的熔岩再次噴涌而出,毀滅明月。

    他回答︰“好。”

    “長空,謝謝你,”陸雲真轉過身,樂呵呵地邊走邊說,“我好高興能遇到你,每天都很快樂,大概運氣轉好了吧……”

    他討厭寂寞,討厭孤獨。

    可是,命格太差,他害怕會連累別人,所以拒絕了很多好意,選擇獨自生活。

    每天回家,打開燈,對著空無一人的房子說︰“我回來了。”

    廚房做一人份的飯菜,自己夸自己做得好吃,然後去洗一個人的衣服,一個人學習,一個人工作,一個人上床睡覺,然後對玩偶小熊道一聲“晚安”。

    現在不一樣了……

    他想快點回家,回到那個破舊卻溫暖的小窩里,他要叫外賣!叫很多很多烤羊肉和啤酒,大家好好慶祝!

    陸雲真奢侈地坐了出租車。

    他剛下車,就看到灰頭土臉的金玉奴披著件長長的大衣,焦急地站在路口,四處張望,似乎皮膚受了傷,魂魄都弱了許多,勉勉強強維持著妖形不散。

    “門主,主人,你們去哪里了?怎麼現在才回來?”金玉奴看到他們,哭了出來,“玉奴無能,看家不利,家里出事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