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師尊

正文 第26章 影帝胡綏

    莫長空偷偷地轉過身看了眼, 發現師尊已經靠著自己睡著了。

    師尊的臉很紅,睫毛長長的,特別好看。

    今天太累了吧?

    莫長空緩緩側過身, 小心地把師尊慢慢放在自己腿上, 想讓他睡得舒服些。

    師尊的身體在發燙, 讓他懷念起當年兩人一起去炎境摘鳳凰花的事情, 到處都是滾燙的熔漿, 他素來不怕高溫, 故意跑去玩熔漿, 師尊怕他掉進去沉底沒法撈,硬是抓過來,牽了一路, 那時候……師尊的手也很燙……

    莫長空偷偷牽起師尊的手,玩著手指, 幸福地回憶了好一會,忽然意識到, 師尊現在是凡人之軀,這里也不是炎境, 身體為什麼會發燙?

    這事有問題!

    他努力想了好一會,終于想起二師弟賀錦年剛到無劍峰的時候, 也曾發過高熱。師尊說是生病了, 仙界的藥物太猛烈, 凡人不能直接服用, 讓他去山下請大夫。

    妖魔不會生病, 修士也不會生病。

    他從未見過師尊虛弱的模樣, 也從未真正意識到師尊已不再是強大的劍仙, 要經歷人間生老病死……

    莫長空有些手足無措, 他擅長所有戰斗的方式,卻不懂醫藥,也不會照顧病人。賀錦年生病的時候,他在和師尊慪氣,請完大夫就跑了,根本沒注意師尊是怎麼照顧病人的。

    師尊好像說過什麼來著?

    “凡人發熱,危及生命,會死的。”

    莫長空想起這句話,徹底慌了,他見雨停了,用自己的外套把師尊裹嚴實,抱起來就往外跑……

    師尊說過,這個時代的醫館是畫著紅色十字標志的建築群。

    他記得離這里不遠就有一個!

    莫長空風風火火地找到了醫院,毫不猶豫地沖了進去。

    醫院里挺多人,掛號處的護士是個戴眼鏡的小姑娘,她見莫長空焦急的樣子,擔心出事,趕緊幫他掛急診號。

    護士問︰“你家愛人在我們醫院建了檔案卡嗎?”

    莫長空搖搖頭︰“不,不是愛人……”

    護士打斷道︰“帶身份證了嗎?”

    莫長空想了想︰“火災,燒了……”

    護士低著頭,又問了他一大堆東西,什麼見紅,什麼胎心,什麼幾個月,他一句都听不懂,反反復復道︰“救救他,救救我師尊……”

    終于,護士感覺不對勁了,她伸出頭,推了推眼鏡,仔細看向莫長空懷里穿得嚴嚴實實的人,發現對方珍而重之抱著的是個皮膚挺白,干淨秀氣的少年?

    此時,莫長空總算從焦慮中清醒過來,他慎重道︰“我師尊沒有流血,沒有見紅,他就是發熱了。”

    “當然沒有見紅,”護士知道不能給患者家屬的心情雪上加霜,她強忍著笑意,忍得肚子都痛了,艱難道,“先生,我們這里是婦產科醫院,急診不收男人……”

    護士嘰嘰喳喳地說了許多。

    莫長空茫然地听著,他不知道為何現在的醫院劃分出那麼多不同的種類?為何不能救男人?

    護士見他傻乎乎的,怕耽擱病情,解釋了許久,又把附近的幾所綜合醫院的地址都告訴了他,本來還想詳細告訴他怎麼走,但急診科有產婦出現了問題,醫生發出指令,要求所有值班護士幫忙,把產婦送進手術室,她趕緊跑了……

    “臍帶脫垂,讓開!讓開!別擋路!”

    “大夫,救救我老婆孩子!”

    “快點,緊急剖腹手術!”

    莫長空看著大家忙碌,總算明白了自己鬧了大笑話——這是生孩子的地方。他怕師尊醒來發現丟臉,趕緊走出了大門,去找新醫院。

    以前,他能輕易在原始森林里找到野獸的足跡。

    如今,他卻看不懂鋼筋森林里的地址……

    每個建築,每條路看起來都差不多,護士和他說的醫院看病流程,全是陌生的詞語,他听不懂……

    莫長空無助地站在街頭,緊緊抱著高熱昏睡的師尊,越來越害怕……他終于知道,原來這世上有用力量解決不了的問題……

    他遲疑地找出師尊的手機,用指紋解開鎖,打開了聊天軟件,一個個翻看電話號碼。

    這些都是凡人。

    他曾經最憎厭的凡人,弱小得不放在眼里,用一根手指就能碾死的凡人……

    最後,他拋棄了所有的驕傲,拋棄了大妖的尊嚴,在電話號碼里,找出一個相對熟悉的名字,艱難地低下頭,磕磕絆絆地求助︰

    “你,你……可,可以幫幫我嗎?”

    “救,救救我師尊……”

    “他快死了……”

    ……

    陸雲真做了一個長長的夢。

    夢里他穿著破舊的衣服,站在農家小院里,手里按著一個渾身髒兮兮的孩子,長得有些像莫長空,凶悍得像只野獸,連踢帶打,不斷咆哮︰

    “我討厭凡人!”

    “混蛋!放開我!”

    “我不要回無劍峰!”

    院子里的地上丟著十幾只被扭斷脖子,咬了幾口的死雞,村民站在旁邊,七嘴八舌地告狀︰

    “仙長,就是他,就是這個家伙!”

    “他把全村的雞都弄死了!”

    “他偷吃了大牛家的臘肉!”

    “他打了我孩子!還把人推進泥溝里!”

    “對不起,對不起,”陸雲真低頭道歉,“我會賠償大家的損失……”

    “不賠!他們活該!大爺不過吃了兩只雞,他們竟用石頭丟我,還放狗咬我!”孩子的眼楮血紅,張牙舞爪地掙扎,惡狠狠地打斷道,“弱小的垃圾,我不但要殺光你們的雞,還要殺光你們的狗!”

    邪劍的力量再次覺醒,他的掌心伸出了劍刃,帶著鋒利的殺意,向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村民嚇壞了,紛紛後退︰“這家伙是妖魔!殺了他!”

    “螻蟻也敢指指點點,還想對本大爺不敬?”孩子笑得越發猙獰,“你們是不想活了吧?!”

    “閉嘴!”陸雲真一巴掌把他的劍刃和妖氣都抽了回去,訓斥道,“長空!你做錯了事,要懂禮貌!不可以這樣無禮!”

    莫長空被打懵了,老實了。

    村民早已魂飛魄散,好幾個膽小的甚至癱軟在地。

    陸雲真繼續低頭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是我管教不嚴,讓這孩子偷跑出來,嚇到你們了。”

    他掏出靈石,分發給村民壓驚。

    靈石是比金銀更昂貴的東西。

    “仙長太客氣了。”村民發了橫財,大喜過望,他們忘了恐慌,放棄了追究,歡天喜地就像過節一樣。

    雞都被妖魔咬死了,晦氣,不能吃了。

    村民把這些死雞都送給了好心的仙長。

    陸雲真謝過大家,一手提著雞,一手拎著還在反抗的莫長空,準備御劍回無劍峰。

    他抱怨︰“跑了幾天,又弄髒了,回去得好好洗干淨。”

    “滾!”莫長空憤怒,“放開我!我不要洗澡!”

    村民們抬起頭,好奇問︰“仙長,你抓這壞種回去干什麼啊?!”

    “不,他不是壞種,只是混沌初生,不懂善惡,需要教導,”陸雲真低頭笑道,“放心,我是他師尊,一定會教好他的。”

    “啊?”村民們驚訝極了。

    他們還想追問,長劍已乘風而去,風中仍留下孩子連串的叫罵聲,魔音灌耳,久久不散,他們面面相窺,不可置信︰

    “這玩意是仙長的徒弟?”

    “仙人收徒不挑品行的嗎?”

    “被騙了吧?”

    ……

    無劍峰,重巒疊翠,雲端環繞。

    “長空,別亂動,”陸雲真在溪邊把孩子放下,拿出手帕,替他把臉擦干淨,耐心問,“這是你第五次逃跑了吧?為什麼又偷別人的雞吃?為師不是說過不可以嗎?”

    “不要!”莫長空狠狠打開了手帕,罵罵咧咧道,“我才不要什麼狗屁師尊!你是個混蛋!每天逼我洗澡!逼我讀書!逼我練劍!逼我學規矩!”

    “好好好,是為師教得太急了,教得不好,”陸雲真被罵也不惱,哄道,“讀書太難了,劍術太難了,我們長空雖然是劍靈,還是學不會。”

    “呸!”莫長空怒道,“那些簡單的東西,誰學不會了?”

    陸雲真笑著看他。

    莫長空感覺中了圈套,氣得不想說話了。

    陸雲真替他擦干淨臉,再次問︰“你為什麼偷雞?”

    莫長空悶聲道︰“我餓……”

    “生肉不好吃,為師給你做烤雞,還可以做烤羊,烤魚,”陸雲真揉了揉他亂糟糟的頭發,安慰道,“以後長空肚子餓了,想吃什麼,為師都給你做,喂得飽飽的……所以,你不要偷東西吃了,好不好?”

    莫長空盯著他嘴角好看的梨渦。

    過了很久……

    那只手依舊在腦袋上揉來揉去。

    陸雲真夸︰“乖孩子,咱們去洗澡吧。”

    莫長空的嘴角露出一個陰森森的微笑,然後張開口,用尖銳的牙齒狠狠咬在這混蛋的胳膊上,越咬越用力。

    陸雲真猝不及防,慘叫起來︰

    “痛痛痛!”

    “皮破了,出血了!”

    “你餓了嗎?這些雞都給你吃!”

    “好徒弟,快松口啊!”

    “為師不好吃!”

    “……”

    陸雲真在病床上猛然驚醒,看見床邊坐著的莫長空,愣了愣,下意識地問︰“你餓了嗎,要吃什麼?”

    莫長空遲疑道︰“師尊,我不餓。”

    陸雲真語重心長︰“餓了要說。”

    這家伙咬人太凶,太疼了,感覺要把師尊吞肚子里去,痛得他都要心理陰影了。

    莫長空不明就里︰“好。”

    陸雲真終于回過神來,看著老實乖巧的莫長空,覺得自己可能做噩夢了。

    他不好意思地坐起身,發現自己在一間豪華的單人病房里,真皮沙發,大理石茶幾,華麗地毯,水晶吊燈,還有超大的電視……若不是多功能病床和身上的病號服,就像五星級酒店。

    這是窮人住得起的VIP病房嗎?!

    他是怎麼混進來的?!

    陸雲真有點慌,拉著莫長空問情況。

    “師尊昨天體力嚴重透支,受了驚嚇,又淋了雨,所以發高燒了,”莫長空見他醒來,終于放下心,他拿起餐刀,一邊削隻果兔子,一邊交代,“我找了龍敬天幫忙,把你送醫院來了……他說是什麼私立醫院,和他家有點關系,不要錢,讓師尊放心住。”

    昨天晚上,他太緊張,說不明白情況,龍敬天以為出大事了,直接問清地址,找了救護車拉去醫院,還把主任醫師什麼都從被窩里拖出來,通通請去會診。

    雞飛狗跳,一番折騰下來……

    醫生說只是單純的感冒發燒,昏迷是累得睡著了,用點退燒藥就好了。

    護士來查房,看見他就偷笑。

    陸雲真被笑得臉都紅了,他身體很好,幾乎不生病,沒想到病來如山倒,一下子搞那麼嚴重,把大家嚇到了。

    雖然龍敬天說不要錢,可是佔便宜不太好……

    陸雲真有點犯愁。

    “他早上來看望過師尊,我見他喜歡我的龍骨匕首,便送了給他,這刀不是凡物,可以闢邪,”莫長空安慰道,“我還整理了芥子空間,找到些靈茶,龍敬天說他爸爸愛喝茶,我給了他兩斤,他很開心的樣子。”

    陸雲真听完,稍稍安心。

    他爬起身,去找護士辦理出院手續,發現已經是下午四點了,來不及找房子了,只能先找個賓館湊合。

    護士正在忙,請他耐心等待。

    陸雲真抓緊時間,打開手機看房子,海平市是度假旅游城市,房子都好貴……交通稍微好點的,隨隨便便都要兩三千,押金也需要一大筆錢。他好不容易找出幾個稍微便宜點的郊區房子,打電話過去,不是已經租掉了,就是價格騙局。

    莫長空不懂這些,以前家里的電視又小又破,經常出問題,如今他對高清的大電視很好奇,讓師尊找出遙控器,隨便打開一個台,認真看廣告……

    忽然,他指著汽車廣告里的男主角,驚訝地問︰“師尊,這不是阿綏嗎?”

    “你也關注娛樂圈?”陸雲真抬頭看了一眼,忍不住笑了,介紹道,“對,這帥哥是胡綏,很有名的影帝,經常有人說他長得和我有點像。”

    “當然像,”莫長空仔細看了看,贊同道,“這小混蛋……當年照著師尊化的形,被我狠狠揍了一頓,才沒敢化得一模一樣。”

    陸雲真懵逼︰“啥?”

    莫長空︰“師尊,他是小師弟。”

    “等等,”陸雲真指著電視里的影帝,不敢置信,“你說……小師弟是只狐狸?那,那這個人……”

    莫長空肯定︰“對,他就是狐狸精!”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