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師尊

正文 第27章 震撼場景

    莫長空看著電視, 陷入深深的回憶……兩個師弟都是王八蛋,他稍微看阿綏更順眼點。

    兩人同是妖魔,狐族也有很多惡習, 喜歡搗蛋闖禍, 比較有共鳴。賀錦年卻是凡人, 循規蹈矩, 八歲活出了八十歲老古董的風範, 走到哪里都被夸品格端方, 對比慘烈……

    阿綏進門的時候, 他已經適應了照顧(欺負)教育(狠揍)師弟的生活,接受起來也相對容易些。

    上古時期,青丘狐族容貌美麗, 得天地厚愛,修得妖身, 但骨子里依舊留有部分獸性,他們會遵循叢林法則, 無情地拋棄有先天殘疾的幼崽。

    阿綏是只白狐,他出生的時候, 四肢缺少部分經脈,無法修煉, 也無法行走, 慘遭族群拋棄。

    師尊不忍心, 把他撿了回來。

    那時候的阿綏眼楮都沒睜開, 叫起來聲音比奶貓還弱, 奶都不會喝, 麻煩得要命。

    師尊說狐妖和狐狸看著差不多, 狐狸和狗看著差不多, 讓莫長空去抓了幾條有奶的大黃狗,好吃好喝養著做乳娘。

    可是,阿綏這只混蛋狐狸,嘴刁任性,不肯直接在乳娘身上喝奶,非要師尊擠出來,親手喂!一天喝八頓!喝完還要抱著哄,不哄就嗷嗷哭!

    無劍峰所有人都被分配了育兒任務。

    師尊負責喂奶哄睡,賀錦年洗尿濕的床褥,他要……到處抓狗和擠奶………

    青丘狐的成長期很漫長,需要好幾百年。

    這件丟人現眼的事情,足足持續了五年,該死的笨狐狸才肯斷奶,然後憑借毛茸茸的外表,博得了師尊的青睞,每天梳毛擼毛,還費盡苦心替他找修補經脈的方法。

    師尊去了很多危險的地方,找了許多治療用的天材地寶,什麼纏絲皮、幻琉璃、仙靈蛛卵……最後屠了魔龍,抽出龍筋,重金請仙界第一醫仙出手,重塑經脈。

    醫仙說,龍筋不能取代天生的經脈,康復過程需要吃苦忍痛,而且無法煉體,無法成為劍修。

    阿綏站起來的過程比普通人難百倍千倍,每走一步都帶著鑽心的痛,他嬌氣任性,不知好歹,經常賴在地上不肯走。

    師尊想盡辦法哄,哄半天才走上幾步。

    莫長空看不下去,窮凶極惡地把他拖出去,用棍子揍得滿地爬,花了好幾年功夫,總算讓他可以走路了,就是有點瘸……

    青丘狐族大部分都是體修,輔修幻術。妖族素來弱肉強食,阿綏這種廢物狐狸根本沒辦法生存下去。

    師尊抱著阿綏,試探著問︰“我們辛辛苦苦養了那麼久,把他放回森林,轉頭被別的妖魔吃了,會不會有點虧?”

    莫長空想了想,感覺虧大了!

    師尊說了一大堆好話,什麼有毛茸茸可以擼,什麼有師弟做跟班,什麼大哥走出去有排面……

    他就糊里糊涂地同意了三師弟進門。

    事後想想,非常後悔……

    青丘狐族是專出禍水的!家里多了個麻煩鬼,每天甩著蓬松的大尾巴,撒嬌賣萌爭寵搶吃,就連賀錦年都看不慣他的狐狸習性,兩個師兄輪流教訓,一個負責打,一個負責念,才讓他學會守規矩,不敢太過分……

    ……

    陸雲真听他嫌棄了半天小師弟,感覺是個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夠的傻子……和廣告里那個俊美帥氣,溫潤如玉的男神,完全不一樣……

    胡綏是個爭議很大的影帝,出道以來就是萬人迷,演了不少偶像劇,演技敷衍……基本就是靠臉撐著。後來,他出演了一部文藝電影,善良的鄉村老師帶著殘疾的少年,去城里治病,他們遇到了很多壞人和好人,遇到了很多感人的事情。

    電影的結局是個悲劇。

    少年的殘疾治好了,出院後得知老師死去了,他在墳前沉默地站了許久,然後跪下,表情不像人類,像只受傷的小獸,他輕輕地靠在墓碑上,眼里沒有眼淚,只有依戀和懵懂。他一遍又一遍地唱著走調的搖籃曲,就像老師只是睡著了……

    所有觀眾都是哭著走出電影院的。

    胡綏靠這部電影封神,幾乎把所有的電影大獎都拿了,然後他就不怎麼拍戲了,近幾年更是低調,偶爾參加點綜藝,拍拍廣告,行程保密,不知道在忙什麼。

    他的粉絲數量很多,大部分都是顏粉,也有不少黑粉說他是最水的影帝,不會唱不會跳,演技尷尬,獲獎作品是瞎貓踫到死耗子,全靠導演牛逼。

    不管怎麼說,這樣的大明星怎麼可能是狐狸精?還是他前世的徒弟?亂踫瓷會被粉絲打死的!

    “相貌肯定沒錯,名字也對得上,我覺得就是阿綏,”莫長空在手機里找出胡綏主演的電視劇看了會,有些遲疑,“他怎麼不瘸了?”

    手機電視相隔千里,僅僅靠眼楮,他感受不到對方的氣息,無法準確判斷。

    “退一萬步來說,就算是又怎麼樣?”陸雲真沒什麼自信,“前世的事情都過去那麼多年了,誰願意給自己找座山放頭上?人家也許不想認我們。”

    莫長空暴怒︰“他敢?!”

    他平生唯一一次帶娃,抓了那麼多條狗,打了那麼多次架,幾乎耗盡了所有的耐心。若是阿綏不認師尊,不敬兄長,就打斷他的狐狸腿!

    陸雲真無奈︰“時代不同了,不要強求。”

    “我覺得阿綏不是這種人,他很黏師尊,”莫長空冷靜下來,“我想去看看他,搞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陸雲真見他堅持,在網上查了查信息,發現胡綏在海平市好像有宣傳活動,拍板決定︰“我們去追個星吧!”

    胡綏這個級別的明星行蹤都是保密的,活動門票都被黃牛炒出天價,很難混進去。而且,青丘狐擅長隱藏自己的氣息,不讓其他修士或妖魔發現。

    陸雲真想找朋友幫忙,可是他這方面的名聲不太好,所有追星的朋友都跪求他別粉自家姐姐(哥哥),但凡露出追星苗頭,都會被大家死諫。

    這事挺不容易……

    陸雲真陷入深深的煩惱。

    ……

    甜棗巷子,燒焦的廢墟前,停了一輛黑色的房車。

    房車里走下一位高挑的男人,他穿著連帽運動服,帶著墨鏡和口罩,拉高領口,把容貌遮得嚴嚴實實,然後緩緩走進廢墟,似乎在尋找什麼。

    “綏哥,你來這里做什麼?”他的身後跟著個生活小助理,緊張地四處打量,催促道,“別被人發現了,否則走不脫,明天還有通告……”

    “呵,通告?這些都不重要了,全部推掉,我已經找到重要的人了,”胡綏毫不在意,他彎下腰,從廢墟里撿起一顆燒焦的青色小石頭,聞了聞上面沾染的氣息,情緒復雜道,“而且……大師兄也出獄了啊,又要挨打了……”

    生活助理是姓李,剛畢業不久的大學生,斯斯文文的男孩子,特別听話,他聞言大驚︰“綏哥,你有親戚坐牢?”

    “嗯,這段時間我都要留在海平市,讓人安排一下,你也放個假,別管我,在家處理郵件就行,”胡綏笑了笑,丟了燒焦的靈石,戀戀不舍地看了眼廢墟,回到房車上,吩咐助理,“對了,再讓經紀人幫我查查住在這里的人去哪里了?有消息立刻回復。”

    李助理高高興興地給經紀人打電話。

    經紀人是妖族,不敢違背他的意思,替他重新安排行程,把所有能解除的通告都解除了,剩下的往後推。

    李助理安排好各項事情,打開筆記本電腦,熟練地給各個雜志寫采訪稿,回答胡綏的愛好興趣,人生經歷,喜歡的女孩類型……

    胡綏干娛樂圈是為了曝光,方便找人,他靠臉吃飯,工作從不敬業,人設基本靠瞎編,露餡了就催眠,總能混過去的。

    “綏哥,”李助理忽然發現一條以前沒見過的問題,敲鍵盤有些遲疑,“這里有媒體問,你人生中最嚴重的打擊是什麼?要回答嗎?”

    他也有一點點好奇……

    胡綏躺在後座上,閉目養神,過了許久,他緩緩地反問︰“小李,你看過《豬爸爸和三只小豬》這部動畫片嗎?”

    這是一部溫馨向的動畫片,每集五分鐘,在幼兒園小朋友里面人氣很高。講述獨自撫養孩子的豬爸爸,帶著三個豬孩子的各種搞笑故事。

    豬爸爸的脾氣非常好,豬大哥性格暴躁,豬二哥脾氣古板,豬小弟天真浪漫……他們住在森林小木屋里,每天都很幸福。

    胡綏很喜歡這部動畫片,好幾百集,一集不落,反反復復看了很多次,邊看邊笑。這件事是公司的秘密,沒人敢提,怕傳出去男神形象會崩。

    李助理不明白他為什麼會提這事,老實回答︰“看過一點點。”

    “我這輩子受過的最嚴重打擊?”胡綏再次想起了很多年前的事情,他摘下墨鏡,露出那雙和陸雲真極相似的桃花眼,長長地嘆了口氣,溫柔笑道,“大概是豬小弟在躲貓貓的時候,看見大哥強按著爸爸在牆上親吧?你說……世上還有比這更震撼的場景嗎?”

    李助理听懵了︰“啥?”

    胡綏感嘆︰“一萬年都忘不了啊。”

    李助理遲疑問︰“綏哥,你在開玩笑嗎?”

    胡綏重新戴回墨鏡,低聲道︰“嗯。”

    他也希望這是個玩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