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師尊

正文 第28章 追星黑粉

    追星是件挺難的事情, 追胡綏這種級別的大明星更是難上加難。

    陸雲真用手機查了半天信息,搞不懂粉圈的規則,好不容易混進個剛成立的粉絲群, 自稱是胡綏的新粉絲。

    群主熱烈歡迎後, 提問︰“胡綏的興趣愛好是什麼?喜歡的食物是什麼?喜歡的人是什麼類型?”

    這是每個粉絲的基礎功課。

    陸雲真沒有前世的記憶, 讓莫長空回答。

    莫長空想了想︰“阿綏喜歡偷懶、撒嬌和睡覺, 最愛吃雞骨頭,青丘狐生性風流,多情又無情,他什麼類型都喜歡。”

    陸雲真照著把答案改了改, 發了過去。

    群主勃然大怒︰“胡說八道!你這偽粉!黑子!污蔑我們老公, 他喜歡的明明是閱讀和書畫, 最愛吃番茄沙拉!而且潔身自好, 出道多年從沒緋聞!”

    全群粉絲都怒了。

    群主是個殺伐果斷的好女孩, 誓死維護自家哥哥的清譽。

    她迅速把陸雲真踢出群了,還很生氣地把這個名叫“雲深不知處”的男人掛到鐵桿群和微博超話狠狠嘲諷了一頓,說現在的黑粉質量太差了, 進群都不做功課!

    陸雲真看呆滯了……

    “師尊, 我沒弄錯, ”莫長空也很茫然, 他雖然看兩個師弟不順眼, 但打打鬧鬧相處了那麼多年, 不至于會弄錯這點小事,“阿綏討厭看書, 字稍微多點就想睡覺……他因為偷懶不學習, 被師尊教育了很多次, 還挨過錦年的戒尺。而且……狐狸怎可能吃素?”

    他堅持這家伙是小師弟, 想抓回來。

    陸雲真只好繼續想辦法,他把朋友圈翻了個底朝天,忽然想起何萌萌好像是胡影帝的粉絲?

    兩人剛認識的時候,她夸過很多次,說陸雲真的眼楮像她男神?她還去參加過胡綏的電影發布會和宣傳活動什麼的,曬過簽名照?

    何萌萌這種白富美粉絲,有渠道能砸錢,追起星來,消息和資源都比普通粉絲靈通,說不定有胡綏最近的行程。

    陸雲真試探著給何萌萌發了信息。

    何萌萌剛解決了服務器問題,游戲測試終于上了正軌。她開完幾個工作會議,懟完看不起女人的老狐狸,罵完不負責任的新人,憋著一肚子火,打開電腦屏保,舔一口自家男神的神顏,緩緩氣。

    胡綏可真帥啊,360度無死角的帥……

    每天舔一舔,保持好心情。

    她舔完顏,打開鐵桿後援會的群,想和姐妹們一起吹男神的彩虹屁,忽然看到有人發了張截圖,嘲笑沙雕黑子。

    跳跳糖︰“我們老公那麼愛干淨有格調的人,怎麼可能愛吃雞骨頭?!”

    緋紅布偶貓︰“老公最喜歡看的書是《麋鹿荒野的摩卡咖啡》,超級文藝,超級浪漫!我放床頭看了半年!”

    何萌萌跟著大家罵︰“這黑粉簡直離譜!玷污男神!”

    她看了眼截圖,感覺這個“雲深不知處”的家伙名字和頭像都好眼熟,似乎在哪里見過,她冥思苦想了好一會,忽然發現靜音的手機里有兩條新信息。

    雲深不知處︰“學姐,在嗎?”

    雲深不知處︰“學姐,你知道胡綏的行程嗎?”

    藍藍的天空,畫著笑容的白雲。

    這頭像似乎和黑子一模一樣?

    何萌萌︰“???”

    她顫抖地解鎖手機,確認“雲深不知處”就是認識的陸學弟,驚恐萬分……

    陸學弟的命是有玄學的!粉過的女明星都會退圈,現在他有變彎的跡象,男明星怕是也逃不掉!

    何萌萌想到這里,幾乎跪求︰“學弟,你放過我家胡綏吧!你可以去粉廖影帝,他長得帥,演技好!完美男神!!”

    廖影帝最近爆出黑料,老婆懷孕期間出軌,名聲臭不可聞……

    陸雲真懵逼︰“學姐,你在說什麼?”

    何萌萌試圖以情動人︰“胡綏身體虛弱,經常發燒感冒受傷住院,這兩年拍戲和活動都很少,他真的經不起學弟的厚愛……”

    陸雲真總算搞明白學姐在誤會什麼了,趕緊解釋,他怕莫長空認錯人,不敢說胡綏是自己前世徒弟,便改了說辭︰“胡綏可能是我的親人,我想去看看他。”

    何萌萌愣住了。

    胡綏曾經在采訪中說過,自己小時候和家人失散了,很想念他們。陸學弟則是被收養的孤兒,找不到親人,兩人的容貌頗為相似,尤其是那雙桃花眼的形狀,幾乎一模一樣……

    陸雲真保證︰“我就遠遠看一眼。”

    何萌萌想起小學弟失去親人,孤零零的生活,有點心疼。她想了想,決定相信陸雲真的說辭,咬咬牙,拿出內幕消息︰“胡綏在海平市有活動,他住在麗晶酒店,你可以去試試蹲守他。”

    陸雲真喜出望外,連聲感謝。

    何萌萌叮囑︰“千萬別粉他,如果男神退圈……我就是後援會的千古罪人了!”

    陸雲真保證︰“遵命,絕對不粉!”

    ……

    護士送來了出院證明。

    陸雲真查看賬單,發現私立醫院的vip服務果然是天文數字,而且不能報銷,龍敬天已全部預付繳清了。

    他的錢大部分都賠償給秦姨了,火災損失鑒定還沒結束,其他幾家鄰居也有輕微損失,剩下幾萬塊還要租房子,買家具……

    陸雲真給龍敬天發消息。

    龍敬天表示收到的茶葉非常好,他爹很喜歡,而且托陸大師的福,他爹要給他買蘭博基尼了,所以這點小錢不用放在心上,能和大師做朋友就好。

    陸雲真承諾,以後請他吃飯。

    龍敬天猶豫許久,問︰“陸大師是遇到火災了吧?那個……混蛋呢?”

    陸雲真想了會,才明白他是問金玉奴︰“他受了些傷,正在靜養,過幾個月就沒事了。”

    龍敬天果斷︰“哈哈哈,活該!報應!”

    陸雲真不是很懂憨貨的思維……

    他听說明星工作都很忙,怕胡綏離開海平市,出了醫院就直接叫了個車,直奔麗晶酒店。

    麗晶酒店是海平市最豪華的五星級酒店,里面的裝修風格金碧輝煌,閃閃發亮,而且有很多古董展品,到處都散發著金錢的氣息。

    陸雲真第一次來這種地方,他左看看右看看,覺得很新奇。然後讓莫長空坐在休息區的沙發上,自己跑去前台,笑著詢問︰“姐姐,大明星胡綏是住這里嗎?”

    前台美女露出職業的微笑︰“抱歉,胡先生不住這里。”

    明星下榻都是保密的。

    “嗯,我知道他不在,”陸雲真很擅長和工作人員打交道,明白對方的心思,他把自己的手機號碼遞給前台,乖巧道,“姐姐,如果胡綏入住你們酒店,你就告訴他一聲,有叫陸雲真的人找他,可以嗎?”

    前台接過紙條,狐疑地看了他兩眼。

    “我是他老家的親戚,找他有點事,”陸雲真主動從背包里拿出了學生證,遞給前台,證明道,“姐姐,我是海平大學的學生,不是壞人,你看看我們的照片,是不是很像?”

    少年的容貌討喜,說話誠懇,所求之事很簡單,並沒有咄咄逼人,幾聲“姐姐”叫得又甜又乖。

    前台被他逗樂了,收下紙條道︰“如果胡先生入住我們酒店,我就替你問問吧。”

    陸雲真歡快道︰“謝謝姐姐。”

    他跑回去找莫長空,叮囑︰“我們在這里等一會兒,如果沒消息,就去找個便宜賓館落腳……”

    “別急,”莫長空冷笑,“我聞到他的狐狸味了,此處宮殿看著還不錯,讓他把房間讓給師尊住。”

    陸雲真焦慮︰“長空!”

    莫長空收斂︰“我會懂禮貌的……”

    ……

    前台姑娘給頂層套房的客服管家打了個電話,讓他拿著紙條去問問胡綏認不認識這兩個人。

    套房的桌子上放著大盤用幻術偽裝成番茄沙拉的烤雞。

    胡綏在噩夢中醒來,正披著浴袍,抖著毛茸茸的尾巴,心煩意燥地給經紀人打電話︰“找到人了嗎?他們火災後,有入住酒店的記錄嗎?盯緊點,快點!找到後告訴我地址……再問問是雙床房還是大床房,這事很重要,我擔心……”

    房間門被敲響。

    胡綏獨處的時候喜歡露出原型,不喜歡身邊有凡人,他早就把生活助理趕了回去,如今收起狐狸尾巴和耳朵,不耐煩道︰“我沒叫客房服務。”

    客房管家恭敬道︰“胡先生,你認識叫陸雲真的親戚嗎?”

    房門瞬間打開了。

    他看見從來在人前打扮得整整齊齊,疏離高冷的胡影帝,隨便披著白色浴袍出現在面前,頭發凌亂,那雙迷死人的桃花眼里全是焦急︰“人呢?”

    真人比電視里還好看。

    客房管家忍不住咽了下口水,暈乎乎道︰“在大堂。”

    胡綏謹慎地問︰“他狀態如何?有沒有失魂落魄,或者恍恍惚惚?”

    客房管家茫然︰“我不知道。”

    胡綏立刻往電梯沖,沖了幾步,他意識到這幅模樣見師尊失了禮數,會招惹麻煩,趕緊回去更衣,讓管家把人請上來。

    他焦慮極了。

    大師兄執念深重,性格糟糕,惡行累累,他害怕師尊已經慘遭毒手。大師兄做那些事超狠的,發起瘋來更狠,他見過師尊被救出來的慘狀……

    玄門秘術里有各種控制凡人心靈的法子。

    大師兄想做什麼壞事,師尊根本逃不掉,天曉得現在是不是把該做的事都做完了,師尊說不定都變師娘了。

    他剛剛夢到大師兄強迫師尊去民政局領證,然後舉行婚禮,拿著棍子,逼他改口叫爸爸……

    太可怕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