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師尊

正文 第29章 百億功德

    陸雲真被前台姐姐請去專屬電梯, 直接到了頂層,發現胡綏早早就穿戴整齊,守在電梯門口等著。

    他有點緊張, 想打招呼。

    “師尊!”胡綏已沖了上來, 反反復復地檢查了三次, 確認沒有被控制的痕跡, 然後焦急地問,“大師兄有沒有對你做什麼壞事?”

    莫長空跟著出了電梯,冷冷問︰“我會做什麼壞事?”

    胡綏迅速把陸雲真攔到身後,齜牙咧嘴道︰“你心知肚明!”

    莫長空沉默片刻, 回答︰“我已改過。”

    “信你才有鬼!小時候用烤魚干把我騙到樹林里揍的混蛋!”胡綏迅速翻舊賬, “你還趁我不會說話的時候, 把砸壞師尊的靈華草的責任推給我, 還有……”

    莫長空打斷︰“誰讓你爬師尊的床?”

    胡綏大怒︰“我才八歲!”

    他自幼被拋棄, 睜開眼看到的第一個人就是師尊,溫柔又細心,治好了他的殘疾, 教會了本領, 師尊在他心里就是父親!是爸爸!

    毛茸茸, 可愛又可憐的小狐狸, 想和爸爸睡覺不是天經地義, 理所當然的嗎?大師兄那麼大的男人, 憑什麼跟小孩搶?!

    他以為自己在和大師兄搶和師尊睡覺的資格,用盡了撒嬌賣萌的手段, 屢屢得逞, 殊不知師兄理解的睡覺和他的睡覺之間有天差地別的含義!被揍得莫名其妙!

    事後想想, 大師兄當時已對師尊萌生惡念了, 只是羽翼未成,無法得手,所以才看他和二師兄不順眼,變著花樣收拾!

    他們被收拾得怕了,不敢違背大師兄的淫威,讓練劍就練劍,讓閉關就閉關,沒注意大師兄是什麼時候對師尊下的手,也不知道這事持續了多久。

    師尊又是個死要面子的人,受了這樣難以啟齒的委屈,根本無法聲張。如今,他發現師尊身上還有大師兄的妖魔烙印!

    胡綏氣得伸爪子,想撓死這混蛋!

    莫長空見他出言不遜,沒大沒小,捏了捏拳頭,準備重新教育。

    陸雲真看看左邊的莫長空,眼神冰冷,看看右邊的胡綏,氣勢凶狠,仿佛下一秒就要兄弟鬩牆,直接掐起來。

    他感覺自己作為師尊,得做點什麼。

    “好了,我們不是來翻舊賬的吧?”陸雲真听了半天都是些雞皮蒜毛的事,莫長空和小孩子搶床挺丟人的,但事情都過去那麼多年了,大家也該成熟了,他試圖緩解氣氛,“胡……阿綏,也許以前有些不愉快的過節,但我不記得前塵往事了,長空也改過自新了……”

    胡綏嗤道︰“他會改?”

    “會!”陸雲真快樂地說,“長空可好了,他救了我的命,還幫了我很多忙。他就是太老實了,總想守舊禮,尊師重道什麼的,弄得我很不好意思。”

    “老實?”胡綏听得目瞪口呆,回頭猛看,感覺是二師兄披了大師兄的皮。

    莫長空被看得不自在,微微側過視線。

    陸雲真努力挽救感情︰“你們師兄弟挺好的吧?長空在電視上看到,便來找你了。”

    莫長空忍無可忍︰“師尊,我沒有!”

    師尊這話可尷尬了,損害大師兄威嚴。

    陸雲真有點遲疑,他並不覺得莫長空會特意去找自己毫不在意的人,如果真不重視胡綏,何必在意對方腿腳是否還瘸著?何必想辦法來尋人?

    莫長空怒道︰“我是看這小子不爭氣,堂堂大妖跑去做戲子,丟人現眼,想來教訓他!”

    阿綏是他看著長大的,就算再窩囊,也是無劍峰的弟子。妖魔世界以強為尊,他惡行累累,犯了天條,遭到的也是畏懼和厭惡,並不丟臉,但胡綏這只萬年狐妖,不去禍亂君主就算了,給人類賣笑唱戲,還騙一大堆小姑娘叫老公,這像話嗎?!

    莫長空冷著臉問︰“錦年呢?怎麼不管你?”

    “他飛升了,沒空管我,”胡綏確認大師兄還沒做什麼無恥行徑,師尊暫時沒有變師娘的危險,終于冷靜下來了,辯駁道,“我做明星有什麼不行?你還以為是當年嗎?”

    莫長空繼續追問︰“你有潛規則或被人潛規則嗎?”

    金玉奴的事件讓他對娛樂圈印象很不好,到處都是潛規則,青丘狐族在感情方面沒有節操,風流得很,胡綏的任性僅次于他,沒人管教,很可能亂來。

    胡綏莫名其妙︰“誰潛得了我?我潛別人干什麼?等等,大師兄你為什麼懂潛規則?!”

    陸雲真听到那聲“大師兄”,心就定了,這兩人吵吵鬧鬧,還是認可彼此的。

    胡綏叫完“師兄”後,發現吵架落了下風,有點泄氣了,他把兩人都領進了套房,然後打電話給經紀人訂了炸雞外賣,再細細地追問兩人的事情。

    莫長空說話言簡意賅。

    陸雲真便自告奮勇地說起他和莫長空相遇的事情,從渡月橋上的初遇,莫長空追到他家的生活趣事,再到解決畫皮妖,給服務器驅邪,還有火災,中間一波三折,特別有意思。

    “等等,”胡綏打斷,“大師兄和師尊睡在一個房間?”

    “對,我家就一個臥室,”陸雲真繼續,“你听我說,那個龍敬天在網上發了熊貓照片……”

    “等等,”胡綏繼續打斷,“師尊睡覺穿的是什麼衣服?該不會裸睡吧?”

    陸雲真︰“對,男人都這樣。你听我說,那畫皮妖……”

    “再等等,”胡綏滿臉糾結,“你,你就讓大師兄睡在你旁邊?你還敢裸睡?”

    “對,我們再來說那個畫皮妖……”

    “等等!”

    ……

    陸雲真被打斷了無數次,糾結極了。他感覺莫長空說得沒錯,阿綏看著是不太聰明的樣子,反反復復地糾結他屋子只有一個臥室,睡覺姿勢不雅,浴室門壞了關不緊,大師兄晚上站在他床邊發呆這些小事干什麼?

    他艱難地說完全部事情,口干舌燥。

    莫長空遞了個杯子︰“師尊,喝茶。”

    “謝謝。”陸雲真感動地接過水溫正好的靈茶,味道極好,越發覺得還是大徒弟做事穩重,不由夸道,“你真好。”

    胡綏看看兩人互動,痛心疾首道︰“師尊,你知道嗎?在這個時代,男孩子也要好好保護自己。”

    陸雲真笑道︰“放心,長空有保護我。”

    莫長空︰“嗯。”

    胡綏無語凝噎。

    師尊忘了痛苦的往事,恢復了快樂的笑容,也恢復了對大師兄的信任,他不知該怎麼說那些破事……就算師尊知道真相,想要逃離,大師兄發起狂來,他也打不過……

    胡綏心情復雜極了。

    莫長空看了他一眼,低聲道︰“我若還有那些心思,早就下手了,何必來尋你?”

    胡綏想了想,感覺挺有道理,他再次小聲確認︰“你真反省了?”

    莫長空︰“嗯。”

    胡綏強迫自己松了口氣,畢竟天要下雨……也是沒辦法的事,只能暫時相信他了。

    此時,陽台傳來了敲窗聲,是胡綏的經紀人派鳥妖送來了幾十個全家桶,叮囑他吃干淨點,別留痕跡。

    “大家多吃點。”胡綏招呼了一聲,帶頭狼吞虎咽起來,速度極快,一口一個雞翅膀,全部嚼碎,連骨頭都不吐。

    陸雲真看呆了,他感覺娛樂圈的影帝形象全是造謠,胡綏除了這張漂亮的臉,哪里和高冷優雅扯得上關系?

    莫長空迅速加入搶吃行列,毫不客氣地提要求︰“你在人類社會過了那麼多年,把師尊的房子解決一下。”

    胡綏停下搶吃,眼神晦暗復雜。

    陸雲真臉紅了︰“不用,我們會租房子的,而且……我發現玄學挺掙錢的,也許很快就能發財重建房子了。”

    “師尊,你在紅塵有劫數,是不能享福,也不能有財運的,”胡綏恨恨地再次瞪了眼莫長空這個罪魁禍首,郁悶道,“你屋子失火前,便是發了筆橫財吧?轉眼間,錢財便沒有了吧?”

    陸雲真愣住了。

    他有點不明白,遭遇火災和發財有什麼關系?

    “大師兄被囚禁多年,不了解這些事,”胡綏艱難道,“師尊離開時,將我托付給金靈娘娘,將二師兄托付給無淵仙尊……金靈娘娘告訴我,師尊是七難八苦的命格,注定陋室破屋,兩袖空空,你若得了財,必會遭橫禍……”

    陸雲真听得兩眼發黑,他的高薪碼農之夢破滅了,他回憶人生,感覺不對,急忙道︰“等等,我獎學金什麼拿過不少,沒出大事。”

    “沒關系,”胡綏安慰道,“我那麼多年也沒白活,研究過師尊的命格,只要保持月入一萬以內,存款不超過五萬,別踫橫財,就不會出嚴重事故。”

    陸雲真松了口氣,這個收入能湊合,房子他有地皮,每次存一點點錢,便重新建一點點,慢慢總會弄好的。

    他想了想,找出漏洞︰“我把錢給莫長空保管可以嗎?”

    ‘“不行,大師兄是罪人,命運和你相連,”胡綏嚴肅地提出早就準備好的建議,“放在我這里倒是可以,但是錢財沒有命運重要……玄學之道容易積攢功德,我建議師尊繼續為凡人驅邪捉妖,所得留下些許生活費,其余全部捐給慈善機構。”

    莫長空急問︰“我們需要捐多少功德?才能擺脫這個命運?”

    胡綏道︰“我算過,折合成錢的話,大約一百億,必須師尊親手掙,別人送給你的不算……”

    陸雲真一口可樂噴了出來。

    這目標可太大了!

    兩人沉默地看著他,表情皆是贊同,氣氛極其安靜。

    陸雲真被他們看得很慌,望師成龍也不能望成世界首富吧?

    莫長空提示︰“師尊,你並非只有今生。”

    “愚公移山,精衛填海,”陸雲真終于懂了,他悲痛道,“我這輩子攢不到,還有下輩子,一輩子一輩子攢下去,總有攢夠一百億的時候……”

    假如每個月賺一萬塊,每年十二萬,十年一百二十萬,一百年一千兩百萬……賺夠一百億,大概要一萬年?

    華夏男性平均壽命七十四歲,大概要一百三十五輩子才能還清……不對,還要扣掉兒童期和老年期,大概兩百輩子……

    這是什麼人間疾苦?!

    莫長空欣慰︰“有盼頭了。”

    陸雲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