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師尊

正文 第30章 國民爸爸

    陸雲真萎靡不振地癱軟在沙發上。

    兩位愛徒一左一右給他鼓勁。

    莫長空安慰︰“師尊放心, 我會一直陪著你的,區區幾百輩子,轉眼就過了, 總有到頭的時候。”

    胡綏安慰︰“師尊放心, 我也會幫忙的, 而且你可以靠玄學救人掙錢, 把生活費外的錢都捐出去,救命加捐款,攢雙倍功德,遇到土豪咱們就要個天價, 說不定能節約幾十輩子。”

    陸雲真听著很有道理, 國內平均工資還沒破萬, 他物質欲望沒那麼強, 七苦八難只是沒盼頭, 還是能過上普通人的生活,頂多就是單身過日子,不連累別人了……

    他有徒弟!

    陸雲真重新振作起來, 繼續吃全家桶, 他吃了一半, 感覺有點撐, 抬頭看去, 發現桌上一片狼藉, 空盒子疊成了小山。

    莫長空放開胃口,一口氣吃了二十個全家桶, 碎渣都倒進了嘴里, 似乎沒飽, 還在盒子里翻找有沒有漏掉的雞塊。

    陸雲真趕緊把剩下的全家桶都遞給莫長空︰“我飽了, 你吃吧……”

    莫長空謝過師尊,十秒就吃完了。

    陸雲真愣了許久,發現自己算錯了,月薪一萬是喂不飽徒弟的,他過不了普通人的生活,只能過窮苦人的生活……

    胡綏一邊吃一邊嘲笑大師兄︰“他以前就是飯桶,每次都吃最多!師尊說養徒弟可不容易了!”

    陸雲真看看他面前堆著的十八個連雞骨頭都沒有的空桶,猜出了前世的伙食費和做飯的工作量,有窒息的感覺。

    師尊太不容易了……

    莫長空不擅長吵架斗嘴,他瞥了那只蹦的狐狸一眼,沒說話。

    “我會掙錢,可以給你買肉吃,”胡綏好不容易尋回師尊,興奮過頭,竟忘了被毒打的教訓,繼續撒嬌賣乖,“師尊,你今晚別走了,讓大師兄睡沙發,湊合一晚,我現在尾巴有九條了,抱起來手感很好。”

    阿綏是條九尾白狐啊……

    陸雲真有點饞,他可喜歡毛茸茸了,經常擼流浪的貓貓狗狗舍不得走。想必九條尾巴的狐狸擼起來手感更好吧?

    莫長空重重地放下全家桶,冷道︰“阿綏,你現在不瘸了?”

    “嗯,”胡綏微微愣了愣,然後歡快道,“金靈娘娘雖然是師尊的好友,多有照顧,但是金靈宮的妖修弟子有好幾千,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笑話我走路難看,欺負我是瘸子,我只好拼命練。師尊,你看,我現在走得可好了……”

    莫長空打斷︰“你得了機緣?”

    先天經脈缺失,修煉的門檻極高,過程比鯉魚跳龍門更難,如今胡綏已把魔龍經脈盡數煉化,操控自如,代表他已成功跨過了門檻,踏上仙途。

    這不是光靠努力可以做到的事情,也不太符合胡綏懶懶散散,笨拙呆蠢的性格,只能是得了大機緣,助他躍過龍門。

    胡綏愣了片刻,笑著承認︰“對。”

    修士不能探听對方的機緣內容,莫長空看他身上的靈氣雖然充沛,但沒什麼邪氣,也沒有惡念,料想修煉走的是正途,便不再追問此事。

    陸雲真羨慕︰“真好啊……”

    他別說機緣了,抽獎永遠是謝謝惠顧,彩票只要經過他的手,五塊錢都中不到,游戲里非酋標準有多高,他就能拿多高……

    胡綏笑道︰“托師尊的福,我現在過得很好……對了,民間傳說摸摸九尾狐,會發財噢。”

    陸雲真大喜,摩拳擦掌地表示,他能把狐狸的九條尾巴擼禿!

    胡綏眯了眯眼,很愜意。

    “阿綏已經是九尾狐了,實力大有長進了吧?”莫長空知道再不動手,這死狐狸就要翻天了,他笑了笑,露出陰森森的牙,“溫和”地問,“我忽然想起了曾經殺過的那只九尾妖狐,雖然品行低劣,但實力頗為不錯,打起來暢快淋灕……阿綏,你現在有了他的幾層功力?”

    胡綏呆滯了。

    小時候他趁師尊不在家,溜出無劍峰玩,被叛出青丘的九尾妖狐抓了,要把他和童男童女一起丟爐子里煉丹……幸好大師兄發現蹤跡,把九尾殺了,救了他出來。

    那場戰斗打得很慘烈,大師兄受了傷,徹底發狂了,忘了他的存在,把那只妖狐活活打死,扯斷尾巴,場面又血腥又恐怖。

    他吐得天昏地暗,做了好久的噩夢……

    ……

    胡綏堅強道︰“師兄,我已經是大狐狸了,不怕你了。”

    莫長空滿意︰“好久沒練手了。”

    胡綏色厲內荏︰“打就打!”

    陸雲真覺得師兄弟切磋練武是好事,他不想阻止,往沙發後靠了靠,忽然摸到了一大團毛茸茸的東西。

    他低頭看去,發現胡綏背後出現了九條炸成巨大毛球的白色尾巴,狐狸耳朵也露了出來,飛機低垂,平得都快貼後腦勺了……

    胡影帝果然是狐狸精啊。

    陸雲真忍不住擼了把尾巴,手感巨好。

    “師尊,我們吃飽了,去活動一下。”莫長空迅速站起身來,趁著胡綏還有點猶豫,沒來得及開口向師尊求救,一把揪著他,直接拖出陽台,然後從二十四層高樓一躍而下。

    陸雲真嚇了一跳,追出去看了眼,樓下車水馬龍,兩人已消失在夜色中。

    師兄弟打打鬧鬧,感情挺好的!

    他見時間也挺晚了,也不知道兩人什麼時候回來,既然胡綏邀請他住下,便不客氣地跑去浴室洗了個澡,五星級酒店太厲害了,沐浴露都是名牌,香噴噴的,按摩浴缸又大又舒服!而且鏡子還能變成電視看!

    陸雲真在浴缸里看了很久電視,听見外面傳來了聲音,他趕緊找了件干淨的浴袍穿上,出去看看情況。

    胡綏的外表看著沒啥事,地上掉了不少白色的毛,他奄奄地趴在沙發上,傷心地討價還價︰“師尊睡房間,我和你睡沙發,這是底線……”

    他快被打哭了,大師兄戰意被激起,比以前還強,下手沒有輕重,像個瘋子。他嚇得毛都炸了,腦海里想起萬年前,跟著眾人沖去救援,看到師尊被鎖在鎖鏈上,渾身傷痕的樣子……那時候大師兄已被制服,他還在笑,一遍又一遍地想去吻師尊的唇,沒心沒肺,完全感覺不到自己在做什麼可怕的事情。

    這段回憶在噩夢里出現過很多次。

    胡綏重新看見大師兄發狂的眼神,害怕極了……

    他本著是師尊“最疼愛”的小徒弟,頑強地堅持了會,滑跪求饒,在大師兄恢復正常後,再努力爭取權益。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若是豬小弟早上起來,看到大哥和爸爸在一個被窩里……那就是慘絕人寰了!

    他寧願被打死也不願意看到這一幕!

    莫長空想了想,答應了。

    陸雲真鳩佔鵲巢,挺不好意思的,但兩個徒弟太孝順了,逼著他去臥室休息。

    他打開手機,還想繼續找房子。

    莫長空說︰“師尊不用找了,阿綏有不少房子,拿一套住就是了。”

    “嗯,我早就給師尊準備了房子,”胡綏心疼地抱著大尾巴,整理弄亂的毛,若不是他剛剛機靈地想起這件事,求饒成功,尾巴毛就全揪沒了,他勸師尊,“你好好休息,明天我讓經紀人把租房合同送過來。”

    莫長空皺眉︰“租?”

    胡綏再次炸毛︰“我倒是想送,可是師尊那破命格,能送嗎?”

    哪有師尊佔徒弟便宜的道理?

    陸雲真下意識想推辭。

    “師尊放心,我也沒辦法給你住什麼高樓別墅,”胡綏知道他性格,笑嘻嘻道,“是很老的舊房子,就和你以前住的差不多,位置稍微偏一點,但交通方便,我收你每個月五百塊的租金。”

    陸雲真听完,感動極了,他以前的舊房子租金大概八百左右……但是這樣的房子特別搶手,特別難找。差不多的房子在郊區會便宜點,打個友情折扣,算起來也差不多這價錢。

    他能負擔得起這個房租。

    胡綏把師尊推進臥室,再叫了一堆炸雞和啤酒……冒著生命危險,努力勸大師兄,想開點,好好過日子,師尊很可憐了,又是個直男,不要再睡他了。

    莫長空全部都應下了。

    胡綏知道師兄的性格傲氣,說出口的事就不會輕易反悔,可心里還是有隱隱不安,忍不住又多喝了幾瓶啤酒。

    大師兄睡著了。

    他無聊地趴在地毯上一邊刷微博一邊玩尾巴,忽然看到自家粉絲超話里有個帖子,里面那個“雲深不知處”的頭像好熟悉,而且興趣愛好都對上了。

    胡綏打開聊天軟件看了眼,確認這個被嘲笑的人就是他師尊,他怒了……

    經紀人說明星要打造人設,哄著他做了個高冷男神形象,後來出名了,想改也改不了,只能靠幻術硬撐著。

    現在師尊找到了,他還做個屁的明星?可以退圈了!

    于是,胡綏果斷轉發了那個帖子,回道︰“休得胡言,此人是我的長輩。”

    胡影帝的粉絲有好幾千萬,路人緣也很好,網絡瞬間爆炸了,眾人紛紛排隊留言,詢問此人是誰?

    胡綏隨便挑了個回復︰“和父親差不多。”

    網絡再次炸鍋,熱搜出現了好幾條。

    #胡影帝失散多年的父親#

    #雲深不知處是誰#

    #國民爸爸在哪里#

    陸雲真的頭像上那朵帶笑的雲,是自己畫的。于是,神通廣大的網友扒出了他的微博……

    陸雲真很少發微博,里面就幾條信息,都是他種的花花草草,挺有老干部風的。

    眾網友瘋狂給他留言︰

    “爸爸!看看你兒媳婦!”

    “爹!我會上廳堂下廚房,貌美如花能掙錢,還會打流氓!”

    “爸爸,是在這里拿選妃號碼牌嗎?”

    “爸!我來孝順您老人家了!”

    “……”

    何萌萌夜半被閨蜜的電話驚醒,看到了爆炸新聞,揉了揉眼楮,感覺自己做夢沒醒。

    年方二十的小學弟,怎麼就成了男神的爹?

    她愣愣地坐在床頭,想了很久,瘋狂給陸雲真發短信︰

    “陸學弟,你對我家男神干什麼了?”

    “胡影帝不會退圈吧?”

    “學弟,你選兒媳婦有標準嗎?”

    “爸!你看看我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