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師尊

正文 第32章 杠精來了

    陸雲真是理科生, 第一次寫廣告,講究真實數據,不懂胡編亂造的吹噓, 所以他在帖子里明確列出了無劍峰的服務項目︰抓妖、捉鬼、驅邪、手機換屏、修電腦。

    胡綏想用微博轉一波, 給師尊的廣告做宣傳, 還打算用他的簽名照做驅邪贈品。

    陸雲真想起他昨天轉發後的盛況, 心有余悸,怕粉絲紛紛找上門,胡編亂造家里有邪祟……拒絕了這番好意。

    胡綏只能作罷,他和經紀人說了一聲, 讓對方留意圈內有沒有需要抓妖的人, 有就幫忙推薦一波。經紀人是只黃鼠狼妖, 對這個要求特別無語, 但是不敢惹腦子有坑的萬年青丘狐, 只能隨口應下……

    世上邪祟挺少的,陸雲真兢兢業業地發了幾天帖子,只收到了兩個手機換屏的咨詢, 而且還討價還價嫌貴, 最後跑了。

    他不氣餒, 每天課間休息的時候, 都會偷偷去網站看看帖子, 順便自己回帖頂兩下, 期望能招攬到顧客。

    顧客沒有來,杠精來了。

    廣告帖里出現了一個叫“劍為尊”的腦殘, 上躥下跳, 回了無數個貼, 說什麼無劍峰是他家的, 要求陸雲真刪帖道歉,還發了無數私信,措辭嚴厲,痛罵他是騙子,要約出來干架。

    這家伙有病吧?

    陸雲真果斷把腦殘拉黑了。

    ……

    網線那頭,仇尊的臉也黑了。

    他出生便有陰陽眼,靈氣充沛,能通鬼神,哪怕在天才眾多的一劍門里面,也是佼佼者,備受師長器重。

    三歲學劍,五歲煉符,八歲驅邪,十六歲便打死了在村里興風作浪的蛇妖……

    仇尊少年成名,躊躇滿志,想在玄門做出一番成就,就像祖師爺那樣,劍斬邪龍,符封惡鬼,受萬民景仰,羽化登仙。

    祖師爺是他的偶像!

    無劍峰是上古仙山,早已失落在歷史的長河里,它是祖師爺的師門,也是全天下劍修向往的殿堂。

    祖師爺尊師重道,品行高潔,最恨不守規矩的人。他自認無法替無劍峰收徒,又不忍凡人受苦,所以創建了一劍門,要求門人循規蹈矩,恪守本心,匡扶正義。

    上行下效……

    一劍門的劍修都嫉惡如仇,眼里容不得沙子,尤其是仇尊這些小弟子,年輕氣盛,他們視門派為驕傲,不容許任何人羞辱。

    前些日子,他在玄門內部論壇灌水時,有個叫“糊涂小和尚”的家伙發帖,說有人冒充無劍峰的名號,招搖撞騙,然而那貼開完就沒後續了!

    仇尊在電腦前守了一晚上,沒等到那不負責任的和尚,問出騙子信息,差點誤了第二天的早課。

    師兄笑話他,說是被耍了。

    仇尊想想也是,那和尚如此糊涂,可能听錯了名字,或者搞錯了事情……他還有很多驅邪捉妖的工作,不能耽擱。

    他忙忙碌碌了幾天……

    忽然,神算門的小師妹發來消息,給了個交易平台的網址,讓他去看看。

    仇尊打開網址,看了一眼,發現那該死的騙子又出現了,不但用無劍峰的名頭打詐騙廣告,還大言不慚地給自己起名叫“無劍峰門主”!

    是可忍孰不可忍!

    仇尊只恨自己文化課學得不好,罵人罵不精彩!更恨網絡交流如同天壑,玄學沒辦法抓人,他恨恨地要求對方刪帖道歉!否則他會打破這騙子的狗頭!

    師長總是教育年輕人,脾氣要平和點,收斂點,不能恃才傲物,隨便欺負普通人,能和平解決的事不要輕易動武。

    仇尊自認已經很忍耐克制了……

    結果,“無劍峰門主”把他拉黑了?!

    仇尊徹底炸了,他決定先用投訴刪除掉騙人的廣告,再去找擅長電腦的同行,看看能不能找出這該死混蛋的位置!

    交易網站要求他提供被騙的交易記錄……

    陸雲真的廣告貼根本沒生意。

    仇尊投訴詐騙失敗了,投訴虛假宣傳失敗了,投訴侵犯名譽也失敗了……自己的號卻被系統判定回帖里有人身攻擊,封號48小時。

    最後,他搞清楚投訴規則,重新開了個號,忍辱負重地投訴這個廣告帖子里宣傳封建迷信,妖魔鬼怪……

    這個投訴通過了。

    陸雲真的廣告被刪除了。

    仇尊長長地松了口氣,他手上有個玄學協會推薦來的案子,說是有富商的兒子行為異常,然後陷入奇怪的昏迷,醫學無解,懷疑是邪祟。

    案子催了好幾次。

    師門也很重視。

    仇尊不敢耽擱,繼續去忙碌了。

    ……

    陸雲真放學回家,發現自己的帖子被杠精投訴刪了。

    呵,腦殘……

    這點小事在程序員眼里不算事。

    他直接做了個自動發帖和頂貼的小程序,設定好內容,丟在交易論壇里,每兩小時把帖子重新頂上來,若是帖子消失,就自動重發,省了刷論壇的時間。

    讓杠精慢慢投訴吧。

    陸雲真搞完程序,回頭繼續打掃衛生去了。

    新家的院子很大,莫長空討厭外人,胡綏喜歡變回原型撒歡,金玉奴的人皮畫有些恐怖……不合適請清潔團隊上門,大家民主商討後,決定分配家務,一起動手大掃除。

    莫長空負責掃院子和買菜。

    胡綏負責洗碗和收拾廚房。

    陸雲真做飯、洗衣和打掃房間,事情做到大半夜才搞完,累得夠嗆。莫長空決定,等金玉奴醒來,把大部分工作丟給他,反正那家伙喜歡做家務,做得又快又好……

    折騰完後,已是半夜一點。

    陸雲真打開電腦看看論壇,驚喜地發現私信里出現了一條詢問驅邪的信息,態度急切,還附帶了聯系方式。

    托小徒弟的福,“雲深不知處”的賬號紅遍網絡,不能用了。

    陸雲真重新注冊了生意用的通訊賬號,改名“無劍峰門主”,加了顧客,詢問情況。

    顧客名叫劉大根,是個老實巴交的建築工人,家境貧寒,但兒子劉明頡卻很爭氣,成績優秀,考上了名牌大學的建築系。

    前些日子,兒子忽然像變了個人般,鬼迷心竅,神神叨叨,還把家里的存款都拿去打賞網絡主播。

    劉大根發現這事,幾乎氣暈了。

    妻子身體不好,直接進了醫院,醫藥費都是向好心工友借的。

    劉大根想把錢要回來,可是劉明頡就像中了邪般,拒絕透露主播的名字,平台也以消費者是成年人為由拒絕了退款。

    這事鬧了出去,大家都說是劉大根在無理取鬧,不好好教育孩子,養出不孝子,鬧出這種事,怪不得別人。

    “我兒子真的不是這種人,”劉大根無助地一遍又一遍,像車 轆般地重復道,“他特別懂事,學習用功,體諒父母,從來不會亂花錢,他放假還去打工,說要帶我們去京城玩,他怎麼會做這種事?定是中了邪……”

    這種事太多了……

    很多父母都不相信自家孩子學壞。

    陸雲真同情這位可憐的父親,但這事和他的業務沒關系,他建議劉大根去找律師或者找媒體,看看能不能挽回一點損失。

    劉大根明白了他的婉拒,每條信息里都透著絕望︰

    “我找過了,沒有用,他們都說是明頡的錯……”

    “明頡真的是好孩子,他是中了邪……”

    “我想他變回原來的樣子。”

    “沒有人信我。”

    “不會有人信我……”

    “……”

    陸雲真感覺他是病急亂投醫找到了自己,想死馬當活馬醫……可是,敗家子打賞網絡主播,這事實在無能為力……

    他直接關了電腦,上床睡覺。

    不知為什麼,他翻來覆去,有點睡不著,總覺得劉明頡這個名字挺眼熟,似乎在哪里見過,折騰了好久才迷迷糊糊睡著。

    次日清晨,他終于想起了這個名字……學校曾經有人送過拾金不昧的錦旗,說是學生撿到了裝有三十萬現金的公文包,交給了警察,做好事不留名。

    這事有點轟動,校園網討論過一陣子,最後學校找出了那個學生,進行了表彰。

    那個學生好像是建築系的,叫劉明頡?

    陸雲真感覺此事有點不對,他回學校後,直接去了建築系,想找劉明頡看看情況,然而劉明頡請假沒有來學校,他找同班同學打听,越打听就覺得疑點多。

    劉明頡是比他低一屆的學弟,高高大大,小平頭,陽光帥氣,籃球隊主將,頗受同學歡迎。學習成績也很好,年年拿獎學金,生活節儉,並不像那種大手大腳,不把父母放在心上的人。

    同學都說他這段時間怪怪的,性情大變,眼楮里都是血絲,走路飄飄忽忽,似乎沒休息好,念念叨叨說認識了個女神,欠了債,需要很多錢。

    大家都懷疑他被騙了,挺擔心……

    陸雲真看了看周圍,確定這事有問題了,建築系的教室,劉明頡的座位,甚至是班上的好友和同學……都或多或少地沾染了淡淡的灰色邪氣。

    他翻看玄學筆記,找不出答案,問了問莫長空。

    莫長空肯定道︰“這些是經常踫觸邪祟產生的東西,影響不大,頂多倒點小霉,過陣子就消失了。”

    “啊啊啊——”

    話音剛落,教室里的女孩子們發出了淒厲的慘叫聲,此起彼伏,把陸雲真嚇了一跳,以為邪祟出大問題了,趕緊去問原因。

    “學長,我怎麼那麼倒霉啊?”女孩子眼淚都快出來了,她可憐兮兮地遞上手機,“胡影帝發微博,說想退圈了,我好喜歡他的……”

    陸雲真有些慌,感覺口袋里的手機在響,八成是何學姐要找他算賬,他斬釘截鐵對小學妹說︰“放心,胡綏絕對退不了圈!”

    他回家就把那狐狸拖回圈里去!

    好好營業,珍愛粉絲,不準給無劍峰抹黑!更不準給師尊的黑歷史添磚加瓦!

    他安撫完小學妹,拿起手機要安撫學姐,忽然發現自己的聊天軟件切換成新號,忘了換回去,所以發消息的人並不是何學姐,而是劉大根。

    信息只有一句話︰

    “明頡昏迷了,醫生說他醒不過來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