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師尊

正文 第33章 同性情侶

    短短的信息, 十四個字,沒有感情的描述,透著一個父親的茫然和無助。

    陸雲真看了一遍又一遍。

    “師尊, ”莫長空開口道, “你想去就去吧。”

    陸雲真抬頭看了他一眼, 小心地問︰“劉大根是沒有錢的窮人, 這筆生意沒有什麼收入,你……會介意嗎?”

    他玄學水平還不行,很多東西依賴莫長空,兩人是合伙關系, 掙錢就算了, 虧錢的事得尊重對方的意願……而且, 他感覺莫長空不喜歡人類, 也不喜歡麻煩……

    莫長空看著他, 沉默了許久。

    陸雲真被看得心亂,試圖解釋︰“我們可以先做點免費的單子,攢人氣, 做宣傳……這樣以後的客戶就會越來越多了。”

    莫長空回過神, 發現師尊誤會了, 笑道︰“我看你這個樣子, 忍不住想起了過去的事情……無劍峰周圍的村民遇到邪祟, 都會上門來求你, 路上遇到害人的妖魔,也會幫忙除掉。有錢的贈你財帛珠玉, 沒錢的送你幾個雞蛋, 你說心意都是一樣的。”

    陸雲真的眼楮亮晶晶︰“那時……我們開心嗎?”

    莫長空肯定道︰“嗯, 開心。”

    最開始, 他總是打架,逃跑,惹是生非,把師尊被折騰得灰頭土臉。後來,兩人關系變好了,一起上山下海,一起抓妖驅邪,一起秘境冒險,一起喝酒烤肉,一起玩耍,一起惡作劇……

    錢財從不重要。

    他們每天都在笑,每天都開心。

    萬年牢獄里,莫長空發現自己回憶得最多的是那些快樂的時光,越是懷念,他就越是痛恨,痛恨自己心里變質的感情,痛恨自己無法控制的欲望和貪婪……

    他恨這世上有愛情,讓人面目可憎。

    他嫉妒錦城,君子端方,純孝至善,能守天地法則,不亂踏半步;他討厭阿綏,思無邪,行無羈,可盡情地喜歡師尊,把他襯托得丑陋不堪。

    人類的世界里,男人是不該喜歡男人的。

    事情暴露後,大家都說他惡心,天性不好,是壞種,嘲笑師尊養了頭白眼狼,不懂禮義廉恥……

    千夫所指,萬人唾罵。

    他無恥,他不配……

    他曾以為自己不在乎,可是,他錯了。

    原來,天生壞種也會難過。

    ……

    “長空。”

    莫長空听見熟悉的呼喚聲,回過神來,發現師尊的手在腦袋上肆虐,揉亂了他的頭發,他就彎下腰,低了低頭,讓師尊揉得更順手些。

    陸雲真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麼蠢事,他看見莫長空又露出了難過的表情,下意識就伸出了手,想摸摸對方的頭,安慰幾句,結果有些尷尬。

    他不矮,是莫長空太高了……

    陸雲真訕笑著縮回手,輕輕咳了一聲,正色道︰“過去的不愉快就放下吧,以後也會開心的。”

    莫長空輕聲道︰“嗯。”

    他不肯說自己的心結,陸雲真也不喜歡追問別人的隱私,雖然有些擔心,只能留待以後慢慢解決。

    現在,劉明頡的事情比較嚴重。

    陸雲真向劉大根發了消息,再次確認受害者是海平大學的學弟,表示前去看看情況,問明白地址,向老師請了假,就出發了。

    路上,他還給胡綏打了個電話,讓他別退圈。胡綏胡攪蠻纏,仗著師尊好脾氣,想討價還價,然後莫長空直接拿過手機,對他說了句︰“我打斷你的狐狸腿。”

    大師兄心情不太好,低沉的殺氣都快順著5G網絡飄過來了……

    胡綏嗅到猛獸的氣息,求生欲爆表,委委屈屈地答應了,刪了得意忘形的想退圈微博,重新按經紀人要求,拍了幾張疲憊的照片,發了個想休息陣子的信息,把事情圓過去。

    陸雲真確認不會被何學姐追殺,放心了。

    兩人坐了大半個小時的公交車,來到海平市第三人民醫院,再次聯系劉大根,買了兜隻果,直奔監護病房。

    劉大根的相貌比實際年齡蒼老得多,頭發花白,眼里全是血絲和淚水。他並沒有想過陸雲真會搭理他,只是心里悲痛,無處抒發,想試試說上一句。

    沒想到,大師來了……

    他看見陸雲真如此年輕,愣了愣,又看到跟在身邊的莫長空氣勢逼人,像個混黑,道的老大……他摸了摸錢包里僅剩的三百塊錢,有點慫,擔心自己是不是找到假大師,惹了不該惹的壞人。

    劉明頡還在做檢查。

    陸雲真把探病的隻果遞給劉大根,自我介紹︰“我也是海平大學的學生,雖然不同系,也是劉明頡的學長,想來看看他。”

    名牌大學的孩子,肯定是好孩子!

    劉大根的思想比較淳樸,他推辭再三,擦擦手,小心地接過隻果,縱使陸雲真不是什麼有本事的大師,他也感激對方來看望的同學情誼。

    陸雲真看見劉大根身上沾染著學校里看見的邪祟氣息,確認問題落在劉明頡身上,心里定了。

    他把學校里調查的東西簡單說了說,總結︰“明頡學弟性情大變,舉止不合常理,我懷疑有古怪。”

    劉大根听得老淚縱橫︰“我就說明頡不會做那些事,不會被壞女人迷得團團轉,沒人信,沒人信……”

    大家都說兒子在大城市里學壞了。

    陸雲真是第一個願意相信他的人。

    劉大根不在乎對方能不能幫上忙,沖著這份信任,一口氣把事情說了出來……

    大約是兩個多月前,劉明頡去了他朋友的老家玩,說是那里有座大山,沒有開發,風景很好,兩人滿山亂跑,攝影采風。

    “他朋友挺有錢的,喜歡玩照相機,叫什麼什麼萊卡?老貴了,拍的照片好像還拿過獎,”劉大根對這些燒錢玩意不太懂,只是兒子經常說,勉強記住了些,“山里回來的路上,他們出了場車禍,大巴翻車,挺嚴重的,可是老天庇佑,所有人都沒受傷……過了幾天,明頡就有些怪怪的了,經常偷偷看直播,還打賞,平時很節儉的人,積蓄都丟進去了,甚至還挪用了家里的錢。”

    這事和網上新聞里那些坑爹的傻子差不多。

    劉大根卻糾結極了︰“他就算變蠢了要打賞主播,怎麼會給美女主播打賞呢?這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陸雲真不是很懂他的疑惑點︰“少年知色而慕少艾,喜歡美女,哪里不對嗎?”

    劉大根欲言欲止,跳開了這個話題,繼續道︰“有一次,我半夜起來,听見他在哭,對著窗戶自言自語,說真的沒有錢了,犯的錯也沒法改,求對方寬恕,要殺就殺他什麼的。”

    他租的房子在五樓,窗外什麼都沒有。

    所以,劉大根以為孩子夢魘了。

    他發現積蓄被打賞給女主播後,也曾暴怒,狠狠打了孩子,劉明頡卻整個人恍恍惚惚的,不知道痛,他只說了句,這錢是給娘娘上供的。

    劉大根查了一下,那個女主播叫小蜜蜂娘娘……表演很垃圾,人氣不怎麼高,態度傲慢,對觀眾愛理不理,但是有幾個像他兒子一樣的傻子瘋狂打賞。

    這事太蹊蹺。

    妻子進了醫院,他到處打電話,找親戚借錢,村里的黃神婆知道這事,說明頡可能中邪了……但是神婆八十多歲了,身體不好,早就不做這行當了。

    劉大根就像盲頭蒼蠅一樣到處找大師,他又給不起錢,騙子問清楚情況,都懶得騙他,還讓他送兒子去戒網癮。

    最後,他在交易網站上看到陸雲真的帖子,不管是真是假,都當救命稻草,試探著問了起來……

    陸雲真拒絕了他。

    今晨,他發現兒子沒起床,去房間里叫人,結果發現兒子怎麼也叫不醒,就像植物人似的。

    劉大根慌了,直接把兒子背到了醫院,醫生護士把人拖去做了系列檢查,身體卻找沒有任何問題,只好送進重癥病房,專家會診,繼續找昏迷的原因。

    重癥病房一天好幾千。

    貧困的家庭雪上加霜。

    劉大根佝僂著腰,想掏出根煙,卻發現紙煙盒早已空了,他聞了聞煙盒里的味道,麻木地說︰“明頡就好像睡著了一樣,他會醒來嗎?”

    重癥病房不能進去。

    陸雲真也不能喊著說有邪祟,把還在治療中的患者給拖出來。

    劉大根說他已經沒有錢交治療費了,孩子暫時沒有危險,不需要維持生命的儀器,可以請求醫生轉到普通病房。

    醫生也同情這位父親,答應做完檢查便轉病房,先看看情況再說,還向上級申請,減免了部分檢查和治療的費用。

    劉大根帶陸雲真去妻子住院的病房等待。

    那是間四人病房。

    他的妻子叫宋珍珠,高血壓送進來的,現在已經好多了,正坐在病床上,看著兒子的照片出神。

    劉大根介紹了情況。

    陸雲真打了招呼,取過照片看了眼。

    照片里,劉明頡穿著運動外套,坐在金黃色的銀杏樹林里,懷里抱著只橘貓,帥氣極了,臉上的笑容充滿陽光,神態很放松,處處都洋溢著幸福。

    “真好看,”陸雲真忍不住夸,“專業攝影師拍的嗎?學弟做過模特嗎?”

    普通人拍照很難那麼自然。

    宋珍珠笑道︰“不是,是他對象拍的。”

    陸雲真驚訝︰“劉學弟有女朋友?”

    這事在學校沒听過。

    “這位是明頡的學長,你說話注意點,”劉大根推了推妻子,抱怨道,“咱們不是說好,他讀書的時候不說這事嗎?萬一影響不好……”

    陸雲真滿臉迷惘。

    “孩子都成這樣了,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宋珍珠看不上丈夫瞻前顧後的樣子,爽快道,“這事一開始就有問題,我家明頡不喜歡女孩,他喜歡男人,怎可能打賞女主播?”

    陸雲真懵了。

    “你別誤會,不是亂七八糟那種,”劉大根趕緊給兒子解釋,“他和男朋友是認真的,談了五年,我們都同意了,畢業後就結婚。”

    現代社會,這種事挺常見的,但畢竟是小眾,求學階段有些顧忌,兩人都不想張揚。

    陸雲真表示理解,不會在學校亂說。

    莫長空卻震驚得不能自已,他有點懷疑耳朵听錯了︰“結婚?男人和男人?”

    匪夷所思,聞所未聞!

    他最瘋狂的時候也沒敢想過這種好事!

    陸雲真看見莫長空的眉頭緊鎖,又驚又怒的樣子,感覺不對勁……他忽然想起對方來自古老的神話時代,性格保守,曾明確表示厭惡這方面的事情。

    莫長空沒見過同性情侶吧?

    “你別慌,要理解,”陸雲真清了清嗓子,仔細講解,“時代不一樣了,愛情不分性別,同性情侶很常見,很多國家都允許合法婚姻,我有認識的學姐和女朋友結婚了,她在朋友圈發了兩個人穿婚紗的婚禮照,很幸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