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師尊

正文 第35章 種族天性

    陸雲真見他如此客氣, 便模仿禮節,亂七八糟地回了個禮,自我介紹︰“我是無劍峰門主, 陸雲真。”

    “什麼?”仇尊瞬間睜大了眼, 失聲道, “你就是無劍峰門主?”

    陸雲真疑惑︰“你認識我嗎?”

    仇尊想拔劍砍死這個把他拉黑, 還用外掛發小廣告的垃圾騙子!

    陸雲真發現對方怒目而視……

    他被看得莫名其妙,但兩人素不相識,不可能結怨,他想了很久都找不到理由……懷疑仇尊天生長著凶巴巴的臉, 看誰都像在瞪人。

    眾人也感覺氛圍不對, 疑惑地看向他們。

    仇尊拼命按捺住想找陸雲真算賬的心情……他是一劍門的弟子, 玄學界的未來, 不能那麼不知輕重, 正事還沒辦完就辦私怨,當著普通人的面打架,丟師門的臉!

    他決定先保持禮貌, 等陸雲真出糗, 然後雲淡風輕地揭穿騙子的真面目, 狠狠打臉, 比較有逼格。

    陸雲真再次問︰“我們見過嗎?”

    “沒有, ”仇尊皮笑肉不笑, 試探問,“無劍峰這名字有些熟, 你該不是在哪本網絡小說里找的吧?”

    如果只是無意撞了名字, 只要對方願意道歉, 他也願意講道理, 教訓一頓,改名了事。

    陸雲真笑道︰“無劍峰歷史悠久,傳承很多年了。”

    仇尊笑得虎牙都露出來了,冷森森道︰“原來你知道,那就好……”

    哪怕是一劍門的師長親至,這件事情都沒有轉圜余地了。

    陸雲真輕輕地嘆了口氣,覺得這小帥哥沒救了,表情那麼恐怖,沒看見旁邊護士姐姐都嚇得悄悄退開了嗎?不用問都是單身狗,和他是一國的!

    同病相憐,惺惺相惜……

    他體諒地不再討論這個問題,直接抓重點,和仇尊交換雙方受害者的情報和線索。

    安和的情況也差不多,車禍後就出現行為怪異,似乎遭遇邪祟的控制,昏迷時間早兩天。

    安母拿出了一些照片,是安和在老家的山里拍的,其中有座布滿碎石和青苔的破舊石洞,里面有座粗糙的石像。

    石像沒有藝術價值,大概就是塊有點像人的石頭,涂著紅色的朱砂,細節都被時間腐蝕了,有些看不清的圖案,搞不清是什麼東西。

    仇尊“謙虛”地問︰“陸大師,你怎麼看?”

    陸雲真愣了愣,回答︰“是神像吧?”

    仇尊繼續提問︰“它有什麼意義呢?”

    陸雲真被問得茫然︰“拜祭的?害人的?都破成這樣了……你知道這是什麼神靈嗎?”

    “會害人的,都是偽神,”仇尊微笑道,“前陣子修路,炸山時發現這個石窟,里面的東西跑出來了。”

    “當然出來了,”陸雲真看他高深莫測的樣子,還以為有什麼不得了的見解,听完有些小失望,解釋道,“她現在在橘子TV搞直播呢,小蜜蜂娘娘直播間,晚上十點開始。”

    安母連聲道︰“對對,安和前陣子天天看直播,還打賞!我以為他看游戲直播,沒管,後來發現是女主播,感覺怪怪的,仇大師說這事不重要,我就沒多說……”

    “啥?”仇尊的表情垮了。

    他追查這事不到兩小時,辛辛苦苦翻了上千張照片才找到偽神像,上網查資料,鎖定目標,自以為很有收獲。

    按照常規,偽神像的身份不是驅邪的重點嗎?為何這邪祟會如此奇葩?光明正大地跑出來做什麼女主播?

    莫長空開口道︰“不是偽神。”

    仇尊心情不好,直接懟︰“你知道是什麼?”

    莫長空搖搖頭︰“忘了。”

    仇尊鄙視︰“半吊子。”

    這頭邪祟行事奇葩,不走尋常路,才讓他們得了便宜,搶先尋得線索,算不上什麼本事。

    入夜,仇尊指揮行動,打開筆記本電腦,下載橘子TV,注冊新賬號,往里面充了些錢,打算等小蜜蜂娘娘開播後,偽裝成粉絲打賞,看看情況。

    小蜜蜂娘娘很不敬業,號稱十點開播,拖拖拉拉搞到快十一點才開始,粉絲陸續進來,稀稀拉拉大約三四十個。

    鏡頭里出現的並不是什麼妖冶或邪惡的美女,而是個……身材嬌小,相貌可愛的小女孩?看起來十五六歲,素面朝天,穿著鵝黃色的連衣裙,腦袋上有兩根細長的小觸角,晃啊晃的。

    屋子里滿滿當當都是各種零食、漫畫、小說還有手辦,包包,還有各種奇怪的保健品、磁性枕、養生床什麼的……

    她在直播間里一邊吃零食,一邊看購物直播。

    購物頻道里,中年帥大叔在聲嘶力竭地喊著︰“八箭八心大鑽石,送給你的最愛!只要九九九!買不了吃虧!買不了上當!數量有限,錯過就沒了!”

    小蜜蜂娘娘立刻跳起來,打開購物鏈接,直接下單一百八十七個,嘴里還嘀咕著︰“雨露均沾,不能偏心……”

    她瘋狂購物,好像沒錢了,突然站起身,靠近屏幕,在攝像頭前,睜大眼楮,認真地數起了直播間里的人數︰

    “一個、兩個、三個、四個、五個……”

    她的表情很嚴肅,仿佛能看清屏幕後每個人的模樣,動作和神態都不像人類,透著絲絲詭異,數著數著,忽然頓了一下,疑惑道︰

    “咦,有新來的客人?”

    陸雲真頓覺毛骨悚然,他迅速環顧四周,卻什麼都沒有看見。莫長空朝他點點頭,低聲道︰“放心,她沒看到我們,多半是以為誤闖的人類。”

    “算了,新來的觀眾,你們好,本直播間沒有才藝,愛看看,不看滾,”小蜜蜂娘娘果然沒有追查,她糊弄地打了個招呼,退回座位,然後打了個響指,朝觀眾命令道,“交錢吧。”

    直播間的粉絲們開始瘋狂地給她砸錢打賞,火箭飛機一架架飛過。

    陸雲真松了口氣,感嘆︰“真的是妖魔。”

    “你沒見過妖魔嗎?”仇尊覺得這家伙懂點玄學,但小家子氣,上不得台面,教育道,“這是只蜜蜂,呵……蟲族的妖物,腦子都不太好,但是難纏,以前我抓過只蜘蛛妖,打了三天三夜。”

    陸雲真想了想,贊同︰“對,我也見過妖魔,是挺麻煩的。”

    忘了家里有只萬年九尾狐,慣會撒嬌,他擼毛擼得停不下來,學習都耽誤了……身邊的長空,也屬于妖魔類型,可乖了。

    這樣想想,妖怪好像也不可怕?

    莫長空再次開口︰“師尊,她是蜜蜂妖,但身份不是妖魔。”

    眾人听得莫名其妙。

    仇尊忍不住再懟︰“蜜蜂妖不是妖魔,還能是什麼?蜜蜂神嗎?”

    “也不是真正的神靈,”莫長空看見師尊也滿臉疑惑,抱著雙臂,努力思考,“我再想想這東西的名字,應該能想起的……”

    仇尊懷疑這是個傻子。

    陸雲真讓他慢慢想,別著急,然後給小蜜蜂娘娘撒了一堆花,又砸了幾架飛機隱藏身份,然後做代碼,嘗試黑進網站,尋找IP地址。

    這個平台不正規,服務器架設在國外,提現非常簡單。

    小蜜蜂娘娘收到錢,繼續快樂購物,並大發慈悲地教育她的粉絲們︰“男人的智商不高,容易沖動,天生就適合做奴隸,你們應該奉養母親,听妻子的話,認真工作,努力掙錢,把所有的錢都交出來,若敢違抗,我定不輕饒。”

    粉絲們就像一具具傀儡,不停撒花,贊同,鼓掌,給直播間增加人氣。

    仇尊氣得差點掀桌︰“狗屁!誰沖動了?!”

    他要砍死這胡說八道的腦殘邪祟!

    陸雲真遲疑片刻,提醒︰“你不是說她是蜜蜂妖嗎……”

    仇尊黑著臉,打斷道︰“蜜蜂又怎樣?蜜蜂就能看不起男人,把男人當奴隸了嗎?”

    “這是她的種族特性,”陸雲真再次提醒,“高中生物課里有的……”

    仇尊大怒,打斷道︰“讀過高中了不起嗎?!”

    陸雲真被懟得莫名其妙,但他好脾氣,繼續解釋道︰“妖族都有天性,變成人也改不了,你可以上網查查蜜蜂……”

    這是胡綏吃雞骨頭的時候教的,妖族都這樣,就像他變成人類那麼多年,也改不了青丘狐的風流本性,喜歡玩弄感情,沒辦法專一,被錦年師兄狠狠教訓了好多次,最後折中處理,不談戀愛了。

    大師兄是劍靈,冷血殘忍,沒有同理心,不懂憐憫,就連萌噠噠的小狐狸也欺負得下手。

    陸雲真當時听了很久,總算明白了小徒弟的意思,抓出重點,幫他做了一堆炸雞骨架,讓他別說大師兄壞話。

    如今,小蜜蜂娘娘是蜜蜂妖族。

    蜜蜂是母系社會,每個蜂巢里只有一個蜂後,配備幾百只雄蜂和幾萬只工蜂。小蜜蜂娘娘既然是蜂後……把雄性當奴隸,歧視男人,都是刻在骨子里的習性。

    不管是逼蜜蜂尊重人權,搞男女平等,還是逼綽號平頭哥的蜜獾學會好脾氣,不要懟天懟地懟空氣,都是很難的……

    他現在感覺仇尊就像個平頭哥似的,動不動就黑臉,看啥都想懟一發,還不听人說話。

    莫長空也不懂生物學,但他听話,用手機查了資料,抬頭看見仇尊還在擺臉色,對師尊不敬,心里不快,慍怒問︰“你不讀書嗎?”

    這話仇尊沒法接……

    玄門重修行,哪有空像普通學生那樣每天刷題做作業?用師兄的話來說,你是想抓妖的時候用一套五年高考三年模擬的試卷砸死它嗎?!

    所以,他們這行學歷都很低。

    仇尊讀完九年義務教育就沒讀了,但是他讀了很多玄門的書籍,還學了很多劍法……這些不好細說,反正他初中學歷,沒讀過高中生物課……

    他漲紅著臉道︰“我是劍修。”

    莫長空更加歧視︰“劍修就可以文盲了嗎?”

    無劍峰是天下第一的劍修門派,他們都有跟著師尊好好讀書,哪怕是時代變了,他也在看課本,努力學習簡體字,不給師門丟人。

    劉大根忍不住夸︰“陸大師和明頡一樣,都是重點大學的高才生。”

    陸雲真謙虛︰“沒什麼。”

    劉大根問︰“大師高考多少分?”

    陸雲真不好意思地笑道︰“698分。”

    “哎呦,比我兒子還高,怎麼沒去京城的大學呢?”劉大根平生最佩服學霸,他把陸雲真把死里夸,幾乎要夸到天上去,帶動著安父安母也崇拜不已,覺得學習好的大師更聰明,更靠譜,求他趕緊救兒子。

    陸雲真謙虛地表示會盡力。

    仇•平頭哥•尊發現這場架吵不贏,肚子都快氣炸了,他打定主意待會拿出看家本領,好好亮一手,讓這群無知的家伙睜大狗眼,搞清楚玄學之道,奧妙無窮,和考試成績一點關系都沒有!

    陸雲真繼續研究小蜜蜂娘娘的直播間,國外代理的服務器比較麻煩,為了避免國家追查,繞了好多個圈,他黑了半天,發現有好幾個疑似的地址,不太確定是哪個。

    小蜜蜂娘娘一邊教育粉絲,一邊繼續網購,網購完了又打開電視劇,找出個甜寵題材的偶像劇,哈哈哈地看了起來。

    “這男主角好帥啊,”她一邊看一邊夸,“很適合做我的第一百八十八房老公,不知道要多少彩禮才可以娶回來?”

    她打開筆記本,小聲嘀咕︰“看看誰欠我債……再找幾個奴隸吧。”

    陸雲真皺眉︰“債?”

    這個詞用得有些奇怪,莫長空曾經和他說過,過去的妖魔有時會和人類做交易,收取各種代價做報酬。

    金錢、壽命、靈魂……

    他猶豫地看了看莫長空。

    莫長空愉快道︰“她會遵循古老的規則……起碼幾千年,是大家伙。”

    這種妖魔,內丹才好吃。

    ……

    “不慌,先確定位置。”陸雲真手里有好幾個地址,天南海北,雖然莫長空會神行,可以一個個位置過去找,但是城市太大了,交通復雜,他又嚴重缺乏現代知識,獨自跑那麼遠,有可能會迷路,或者犯法進局子……

    他思考了很久。

    仇尊看見他煩惱的樣子,心情略微好轉,嘲諷道︰“怎麼,陸大師要用紫薇斗數?還是扶乩問卦?或者是鴻坤秘法?沒關系,讓我來吧,雖然一劍門不太擅長術法,但我有八卦法器,算一下妖魔的大概方位還是可以的。”

    他拿出八卦,開始布陣掐算。

    陸雲真打開視頻網站,找到小蜜蜂娘娘看的偶像劇,看了起來,然後他感覺這男主角可眼熟了︰“這是胡綏吧?”

    胡影帝無人不知,大家紛紛稱是。

    “救人如救火,”陸雲真看著直播視頻里,小蜜蜂娘娘對偶像劇男主角快樂舔顏的樣子,思考片刻,提議,“我們讓胡綏去直播間里,開個互動,把她的位置騙出來吧。”

    眾人面面相覷,不是很明白陸大師的意思。

    仇尊忍無可忍,罵道︰“你當胡綏是你家的召喚獸嗎?讓他來就來?!”

    誰不知道胡影帝出場費近千萬?

    這事太瞎胡鬧了!

    陸雲真撥電話︰“我問問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