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師尊

正文 第36章 影帝出手

    青丘狐族, 上惑君王,下魅百姓,曾經挑起過不少戰爭, 願意為美人沖冠一怒, 發動大軍,勞民傷財,打上十幾年的例子也不止一兩宗。

    這種破事干多了, 遭了天譴。

    青丘狐族因此沒落, 剩下的寥寥無幾,大部分都飛升了,留在人間界的可能就剩胡綏這一只。

    他簽約的娛樂公司和妖族有些關系,能把這青丘狐哄進來做招牌,是意外之喜, 隨便他作天作地,只當祖宗供著,哪怕是不動用狐族妖術, 憑借天生魅力, 輕而易舉就能紅遍全國, 讓公司迅速變成一線, 賺得盆滿缽滿。

    胡綏的實力和後台都夠硬, 還是房地產富豪,脾氣任性,沒人敢惹, 所有事情都靠萬能的經紀人解決……

    他被師尊按著不退圈,皆大歡喜。

    經紀人又把他順毛哄了一圈, 告訴他現在娛樂時代, 明星地位高, 師尊看到自家小徒弟在圈里事業有成,會自豪的,你看師尊都幫朋友找你要簽名了,多高興啊……

    胡綏听得飄飄然,又接了兩個廣告一個綜藝,而且保證敬業地拍攝,讓師尊看得高興,看得滿意。

    如今,巨大的九尾白狐正懶洋洋地趴在經紀公司的暗室里的沙發上,巨大的電視屏幕里放著他最喜歡的動畫片,兩位妖族出身的寵物美容師,忙忙碌碌地圍著他,給皮毛做清潔和護理。

    “多打點精油和護毛素,吹蓬松點,柔順點,”胡綏半眯著眼,愜意地吩咐,“尾巴毛修剪一下,噴點香水,這樣師尊擼起來手感會更好些。”

    爭寵這種事,每個細節都要做到位。

    盡量分散師尊的注意力,讓他不要偏心,不要心軟,不要落入陷阱,不要走上錯誤的老路!大師兄絕對還有壞心思!現代社會這方面的花式可多了,說不定他在網上學會了,會玩更狠!

    師尊太可憐了!

    決不能讓大師兄變後爸!

    手機響起了《豬爸爸和三只小豬》的主題曲,屏幕上顯示是師尊的來電。

    胡綏趕緊用爪子按了接听鍵。

    電話那頭,陸雲真把事情簡單說了一遍,感覺挺麻煩小徒弟的,不知會不會造成壞影響,他小心翼翼地提出請求……

    “這算什麼大事?值得師尊那麼小心?”胡綏听得直想笑,笑完又有些心酸,輕聲道,“無劍峰的師徒之間,別算情分,沒有麻煩……”

    陸雲真高興地謝了又謝︰“嗯,你們真好。”

    胡綏愉快地掛了手機,然後听到了電視里傳來熟悉的歡笑聲,抬頭看向屏幕,原來是動畫片放到了他最喜歡的一集︰

    豬爸爸過生日,帶著小豬們去野餐,他做了好多好吃的東西,抓回了到處闖禍的豬大哥,教育了固執犯蠢的二哥,還要救被大灰狼盯上的笨小弟,累得幾乎癱過去,差點沒命。

    最後,大家送給豬爸爸一朵花做禮物,豬爸爸就忘了生氣,忘了辛苦,他高興地一個個摸著小豬的頭,夸大家是好孩子……

    他看得入了迷。

    真想回到過去,回到最快樂的時光。

    窗外飛來了一只金色的小鳥,親昵地落在他的肩上。

    胡綏輕輕地撓了撓小鳥的羽毛︰“別急。”

    ……

    陸雲真放下手機,興高采烈地宣布︰“胡綏同意了,他幫我們把地址騙出來。”

    病房里很安靜。

    大家都用迷惘或懷疑的目光看著他。

    仇尊嗤道︰“吹玻璃的都沒你能吹。”

    安母遲疑問︰“是……長得很像的替身嗎?”

    劉大根不懂娛樂圈的明星︰“胡綏是誰?也是玄門大師嗎?”

    陸雲真肯定道︰“嗯,他也是無劍峰的弟子。”

    眾人面面相覷。

    仇尊都氣得笑了,世人畏鬼神,他見過不少學了半桶水的家伙,偽裝大師騙錢,故意危言聳听,或者胡亂提要求,把事情搞得亂七八糟,卷款逃跑,最後讓他們去收拾爛攤子。

    可是,他從沒見過那麼厚顏無恥的騙子,撒這種容易被揭穿的謊言,八成是找了個演員,串通扮演角色……

    仇尊似笑非笑地嘲諷︰“你家胡綏的出場費要多少錢?我家小師妹是他的粉絲,能給我簽名嗎?”

    陸雲真怕麻煩,不想和平頭哥互懟,他禮貌道︰“他不要出場費,簽名照……我以後問問吧……”

    仇尊還想開口繼續懟,忽然感覺旁邊有恐怖的氣息,他回過頭,看見莫長空坐在角落里,用陰森森的眼神看著自己……

    這是殺意?

    仇尊修行多年,也遇見過凶殘的妖邪,經歷過生死危機,可是從未有過這樣毛骨悚然的感覺,心里就好像被鋒利的刀子一寸一寸的剮,發出尖銳的警報聲。

    額上冒出冷汗……

    他閉上嘴,警惕地按住腰間的長劍,微微拔出半寸。

    寒光四溢……

    陸雲真早就發現了他藏在長袍下的劍,看見拔劍,按捺不住好奇心︰“仇大師,這玩意能帶上飛機嗎?”

    這劍看著就像真貨,還是開過鋒的。

    航空管制和治安管理法都不允許佩戴吧?嚴重的好像還觸犯刑法?

    陸雲真從小就喜歡各種寶劍,有很多塑料的和木頭做的玩具,如今看見真家伙,心癢難耐,想知道玄門是不是有什麼合法渠道能玩真劍。

    他打破了兩人的對峙。

    仇尊愣了很久,才回答︰“玄門和國家特殊部門有合作,劍修有特殊牌照,可以合法持劍。我坐飛機是辦手續托運過來的……”

    “你好厲害,”陸雲真羨慕極了,“玄門怎麼加入?要考證嗎?難考嗎?”

    玄學小說的主角都是幸運星,走到哪里,哪里就鬧鬼鬧人命,各種土豪哭著喊著要送錢。他是倒霉鬼,發了一個星期小廣告才找到這宗不賺錢的差事,還是傍上大組織,接任務,勤勤懇懇干活是正道!

    仇尊遲疑答︰“拜入師門,或者高人引薦……”

    陸雲真想了很久,小心問︰“你的師門很厲害吧?”

    仇尊自豪︰“天下第一劍修門派。”

    陸雲真惋惜︰“我不會用劍。”

    仇尊不明白了︰“你不會用劍,亂叫什麼無劍峰?”

    陸雲真莫名其妙︰“無劍峰不是沒有劍嗎?我當然不會用劍,否則要叫有劍峰了。”

    莫長空說他前世是劍修,但連一把好劍都沒有,八成是個垃圾……而且經營無劍峰多年,才收三個徒弟,除了大徒弟可以長臉外,其他兩個徒弟,一個沒天賦,一個是殘疾,可見這門派名字取錯了。

    如今,午夜夢醒,想著那一百億的貸款,淚滿衣襟。

    他就該把門派改名叫好運來的!

    陸雲真嘆了口氣……

    他晚點問問雁來寺的悟明大師,大師脾氣好,品德好,說不定會大發慈悲,幫他混進玄門。屆時,新手入門,他先撿點大家不要的活計,幾百塊不嫌少,幾萬塊不嫌多,慢慢做出名聲就好了……

    不知悟明大師會不會讓他剃度當和尚?

    陸雲真有些愁……

    仇尊在旁邊看他乖乖巧巧,滿腹心事的樣子,莫名覺得有點可憐,腦子冷靜下來,發現自己懟了半天,對方卻好脾氣,一次都沒回嘴,就算想騙點小錢,也有努力干活,好像沒那麼壞……

    他素來吃軟不吃硬,最怕拳頭砸棉花。

    仇尊好奇問︰“喂,你為什麼干這行?”

    陸雲真傷心︰“我缺錢……”

    “玄術沒那麼簡單,我見過很多像你這樣的半桶水,最後都在邪祟手里丟了命,”仇尊見他真的什麼都不懂,忍不住勸,“你年紀那麼小,都考上名牌大學了,還是好好念書,不要走歪門邪道的捷徑。”

    陸雲真看著他老氣橫秋的表情,被逗樂了︰“你比我還小。”

    仇尊怒道︰“老子進師門的時候你還喝……讀小學呢!”

    陸雲真樂呵呵地夸︰“你看起來凶,人挺好的。”

    仇尊覺得不能再和這傻子計較,否則氣得肚子疼。他繼續回頭瞪莫長空,那家伙看起來凶,更適合懟。

    莫長空確認師尊沒有生氣,歇了教訓的心思,他慢吞吞地挪開了視線,收斂溢出的惡意,繼續看著窗外的梧桐樹發呆。

    深秋了,枯黃的葉子在秋風中打著轉往下掉。

    一片,兩片,三片,四片……

    死狐狸做事太慢了。

    他餓了,想吃蜜蜂妖。

    ……

    仇尊懟不著人,心里煩悶。

    他算了好久的八卦,易數亂七八糟,看得頭大,只知道邪祟在東南方。

    算卦太難了!

    好好的劍修學什麼算命?算他個仙人板板!懟就完事了!他師尊肯定是算不好命,才把這個八卦傳給他,騙他學的!

    仇尊收起八卦,若無其事地站起來,伸了個懶腰,準備偷偷去廁所給神算門的小師妹打電話,求她幫忙,算出結果發個微信來……

    “來了!”

    忽然,他听見陸雲真叫了聲。

    眾人都急急忙忙地圍去了電腦前,仇尊愣了愣,也跟過去看情況。

    小蜜蜂娘娘的視頻直播間里,彈出個名字叫胡綏的好友申請。

    這事怎麼看怎麼像騙子。

    “這就是你請來的影帝?”仇尊在網站搜了一下好友,發現是個剛注冊不到十分鐘的新號,用了胡綏的照片做頭像,假得不能再假了,他忍不住吐槽,“我家九十八歲的奶奶都不會上這個當。”

    小蜜蜂娘娘歡天喜地地通過了好友驗證,滿臉春意地聊天去了。

    仇尊差點被噎死,恨鐵不成鋼地罵︰“這智商就三歲吧?!”

    陸雲真淡定地問道︰“妖魔蠢不好嗎?她都相信八箭八心是真鑽石了……”

    聊天記錄在電腦屏幕里看不清,大家就看著小蜜蜂娘娘在直播間,像個初中小女孩般,一會兒開心,一會兒嬌羞,一會兒站起來轉圈圈,似乎被撩得心花怒放,馬上要去和網友奔現。

    仇尊糾結極了︰“太容易被騙財騙色了吧?”

    陸雲真同意︰“她很單純。”

    “嗤,”仇尊感慨,“你在哪里找出這樣會玩弄感情的渣男?”

    陸雲真小聲道︰“種族天性……”

    青丘狐,玩弄感情是專業的。

    仇尊鄙夷︰“這家伙腦子不好,若換了我認識的師姐妹,男人在她們手里都討不得好……”

    玄門男多女少,女劍修更少。

    一劍門在情場上很不得意,他和師兄弟們經常慘敗滑鐵盧,明明關系不錯,卻收了很多哥哥卡,好人卡。大家都不知道為什麼,大概是女孩子的心思太難懂?

    旱的旱死,澇的澇死。

    他最討厭玩弄女孩子感情的渣男了!

    陸雲真想了想平頭哥懟人的英姿,秒懂。他憐憫地拍拍單身狗的肩膀,表示安慰。

    大約過了十分鐘。

    胡綏發來了信息,說是隨便找了個送禮物的借口,弄到了地址。

    他把地址復制給了師尊,浙河省坤興鎮黃櫨鄉居委會65號。

    陸雲真打開衛星地圖看了看,發現是座私人別墅,別墅周圍雜草叢生,後面有座小山。

    仇尊夸獎︰“這渣男挺行的啊?”

    陸雲真解釋︰“我徒弟,他挺受歡迎的……”

    仇尊笑道︰“渣男能有多受歡迎?”

    陸雲真思考怎麼形容,胡綏給他發來了視頻電話,他猶猶豫豫地接了。

    胡綏笑容滿面地出現在電話那頭,打了個招呼,殷勤地問︰“師尊,你看滿意嗎?還需要什麼?我讓經紀人給你們配房車送過去?路挺遠的,你可以睡舒服點。”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