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師尊

正文 第38章 女王降臨

    這是蜜蜂的復眼。

    “嘻嘻, 你是什麼人?”

    諾諾的喉嚨里出現了奇怪的聲音。

    安母發出一聲淒厲的叫聲,她想逃,卻發現村里的女人一個又一個地走過來了, 用漆黑詭異的眼神注視著他們,齊聲發出質問︰

    “安華,他們是什麼人?”

    “安阿姨,他們是什麼人?”

    “安姐姐, 他們是什麼人?”

    “……”

    安母兩眼發黑, 直接暈厥過去。

    劉大根扶著親家, 嚇得手足無措。

    一只只細小的蜜蜂從她們的發間爬出, 在空中盤旋,跳著彼此之間才能明白的信號舞蹈,然後飛向遠處的別墅。

    “這個小鎮的所有女人都被邪祟控制了, ”陸雲真拖著莫長空,縮到仇尊身邊, 期待地問,“大師, 你遇過這種情況吧?很有經驗吧?”

    “區區邪祟附體, 當然遇過!小問題!”仇尊拔出長劍,帥氣地挽了個劍花, 但自信的聲音里多了些不確定,“我,我就是沒遇過那麼多……”

    他最多遇過三只, 還是跟師兄一起殺的………這里起碼一百多了。

    陸雲真也發現自己犯了大錯誤,上次給服務器驅邪, 他還帶了把桃木劍, 這次出門打妖怪, 他居然連武器都沒拿!背包里只有筆記本電腦、圓珠筆、記事本、鑰匙、礦泉水和兩袋面包?!

    鎮上的女人一個個起身,臉上帶著詭異的微笑,朝他們緩緩走了過來,形成包圍之勢。

    陸雲真慌慌張張地在背包里翻了半天,感覺用什麼做武器都不對勁,莫長空的龍骨匕首也送了龍敬天,新的還沒削出來,都是又粗又大,足足上百斤重的原材料……凡人的臂力不足,實在掄不動……

    他想就地取材,找根結實的棍子。

    鄉鎮水泥道路,旁邊都是電線桿,家家戶戶水電煤全通,屋舍外觀頗為整潔,燒火棍都沒有。

    陸雲真急得團團轉,就撿到幾塊石頭。

    莫長空穩若泰山,保持沉默。

    劉大根背著昏迷的安母,渾身發抖,不停問︰“三位大師,怎麼辦?怎麼辦?”

    “此事無法善了,”仇尊感覺大家都不靠譜,深呼吸一口氣,拔出長劍,輕薄的劍身在空氣中微顫,發出龍吟般的清音。他看著這座被邪祟徹底操控的鄉鎮,低聲道,“抱歉,是我托大了……”

    玄門分配任務,都會先鑒別難度。

    安和被邪祟奪取魂魄,並沒有危及性命,留在他身上的惡念也不算嗜血邪惡的類型,所以才會把任務交給一劍門剛出茅廬的弟子,讓他過來看看情況。

    仇尊在發現此事牽扯到妖魔時,應該上報師門,走流程,謹慎處理。可是他被“無劍峰門主”氣得失去理智,腦子里只剩懟人,再加上陸雲真一通神操作,火速確定位置,僅僅半個小時,房車就開到樓下了。

    陸雲真問︰“仇大師,你去嗎?”

    仇尊哪里肯認慫?!立刻帶隊出發!

    如今,冷風一吹,醒了……

    他終于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蠢事!

    這只蜂妖能控制全鎮的女人,絕非尋常妖魔,也許比他師叔回憶了一輩子的那只千年蟒妖更強,當時一劍門折了三名弟子進去,方滅了蛇窩,救了全村百姓。

    如今,他的錯誤決斷,給所有人帶來了生命危險。

    一劍門,斬妖除魔,庇護蒼生。

    劍修之道,不畏生死,勇往直前。

    仇尊很年輕,很驕傲,他對世界充滿了好奇,對未來充滿了幻想,他有許許多多的理想,許許多多的憧憬,可是……這里面絕不包括貪生怕死,闖禍不負責這條!

    哪怕為此付出血肉和生命,他也要保護大家!

    仇尊持劍站在最前方,將所有人都護在身後,沉穩地吩咐︰“陸大師,趁蜂妖未到,我將竭盡所能,在這群被邪祟控制的傀儡中殺出一條血路,你們趕緊逃去鎮廣場,坐車沖出去。”

    陸雲真遲疑問︰“你呢?”

    “這次的行動,責任在我,”仇尊看著聚攏過來的女人,認真道,“你們若能逃出生天,便將此事告知一劍門……讓師長們來此除害,為我報仇雪恨。”

    陸雲真終于明白他已有死志。

    蜂妖有那麼厲害嗎?

    陸雲真趕緊回頭,想在莫長空的臉上找自信,卻發現對方眉間有些糾結,似乎在煩惱著什麼……

    莫長空都覺得困難的事情,肯定很危險!

    陸雲真偷偷問︰“你要打嗎?”

    莫長空凝重道︰“打。”

    陸雲真趕緊問︰“你能行嗎?”

    莫長空遲疑道︰“能是能,不是現在……”

    他來了這個鎮上,聞到周圍的氣息,確認這蜜蜂妖不但有古怪的神格,沒有血孽,內丹還有劇毒,吃起來很麻煩。他失望極了,想把詳細情況和師尊解釋,但就是想不起那個詞,越想不起他就越糾結,越糾結就越說不出話。

    陸雲真見他眉頭緊鎖,越發心慌,記得他說過對方是只修行幾千年的大妖,想必挺厲害的,但生死事小,面子事大,徒弟展現出想打的戰意,他做師尊的絕不能慫!更何況,他也不能丟下比自己還小幾歲的少年去送死吧?!

    听說掌管閻羅殿的是他前世好友。若他貪生怕死,將來飄到地府去,用什麼臉面見朋友?

    身上還有幾百輩子的債,死了也得接著還……這樣想想,好像也沒什麼可慫的?

    陸雲真迅速想明白關鍵,分清輕重,決定並肩而戰,他吩咐莫長空,注意劉大根和安母的安危,有機會把人送出危險區域,絕對不要讓普通人受傷。

    莫長空答應了。

    仇尊見他拿出了玄門修士的風範,心生敬佩,想夸上兩句。

    陸雲真打斷道︰“別說這些了,你有多余的武器嗎?”

    仇尊道︰“劍修只用劍。”

    陸雲真期待地問︰“你有多余的劍能借的嗎?”

    仇尊勃然大怒︰“你把劍修的劍當什麼了?我們一生只修一把劍,劍在人在,劍亡人亡!”

    若非強敵當頭,他就揍死這個不尊重劍的傻子!

    陸雲真也知道他生氣,但實在沒辦法,總不能用礦泉水瓶和面包去干架吧?他想了想,再次提議︰“你把劍鞘借我用用?劍鞘總不是寶貝了吧?”

    他偷偷觀察過了,這把劍鞘是硬木做的,質地很不錯,當棍子挺好使。

    仇尊被他神鬼莫測的思路震驚了,呆滯三秒,腦子里浮現出無數劍修的規矩,然後……發現真沒有不能借劍鞘的說法?

    他暈頭轉向地解了劍鞘,神色怪異地交給了陸雲真,見對方高興地謝過自己,然後把劍鞘在空中當劍揮舞兩下,似乎很滿意。

    真是個怪人……

    ……

    空中飛來了大群的蜜蜂。

    男人們臉色蒼白,紛紛匍匐下跪,他們似乎已適應了奴隸的身份,不願做出反抗。

    仇尊嗤道︰“孬貨。”

    莫長空斜斜地看了他一眼︰“這是靈契。”

    上古時期,大妖的領地意識都很強,會和自己地盤里的人類村落簽訂各種契約,有些生性殘忍的妖魔會把人類當成圈養食用的牲畜,有些善良溫和的妖魔則會給人類提供庇護,風調雨順,換取供奉,但相同的是,簽訂過靈契的人類是無法違背妖魔的意願的。

    這些事情,在他生活的時代都是常識。

    他入獄不久,天地出現異象,凡間經歷了千年干旱,千年嚴寒,靈植枯萎,靈獸絕跡,眾妖隕落,眾神離去,人類的生存和修行變得異常艱難,歷史幾乎覆滅重寫。

    閻羅殿殿主說,逃過此劫的大妖寥寥可數。

    他呆在十八層煉獄里,反而沒有受到波及,好好活了下來。

    真是可笑……

    莫長空緩緩解下了手腕上的鎖妖鏈,拖在地上,沉悶的鏈條聲打破了安靜又詭異的氛圍,就像毫無節奏的鼓點,敲得人心煩氣躁。

    仇尊渾身都是緊張的冷汗,他想起自己在玄門的古籍里見過靈契,心里更加慌亂,若蜂妖真的會近乎失傳的契約,那她的修為比師叔斬殺的蟒妖還要強大,若要作惡……則蒼生危矣,除非各個門派聯手作戰,或一劍門祖師爺親自降臨,否則此事難解。

    他想問莫長空,奈何拉不下臉。

    莫長空也看不上這種不入流的小修士,師尊沒開口,他就懶得搭理。

    坤興鎮早已成了蜜蜂的巢穴,那只號稱蜜蜂娘娘的蜂妖是這里的女王,她將所有女人都納入麾下,控制心神,加以改造,將所有男人都變成了奴僕,施加暴力,強迫屈服。

    這些女人的思維已經不算人類了。

    她們等同蜂巢的一部分,按照女王蜂的意念行動。

    恐怖的復眼里看到的所有信息,都會迅速傳遞到蜂巢里的每個角落,彼此交流,並傳遞到女王的眼里。

    那位叫諾諾的女孩死死地盯著陸雲真,黑黝黝的小六邊形里,映出無數個身影。

    陸雲真給她看得心里發毛,往旁邊躲了半步。

    諾諾的眼楮隨著他的動作而轉動,其他女人也看了過來,高矮胖瘦,打扮各異,但每個人臉上都是同樣的眼神,同樣的表情,最後齊刷刷地做出了一個嘲諷的笑容,她們齊聲道︰“嘻嘻,又是個沒用的廢物。”

    陸雲真被笑懵了,同時被那麼多女人說沒用,很傷男人自尊心的!

    他到底哪里沒用了?難道被看出是單身狗了嗎?!仇尊也是啊!為什麼不說他?!

    陸雲真又委屈又彷徨……

    莫長空瞬間就懂了,伸出手,將他護在身後,慍怒道︰“垃圾,不得對我師尊無禮。”

    女人們齊聲笑道︰“播不了種的才是垃圾。”

    蜂群是母系社會,觀念與俗世不同,雄性地位很低,除了辛苦勞作外,還有伺候女王和繁育的職責。

    陸雲真身上有雄性妖魔的禁臠烙印,而且沒有子嗣緣,稍微想想就明白其中的意思……

    這是個伺候雄性的男人。

    于是,他在蜂群里,成了鄙視鏈的最底端。

    陸雲真被鄙視得莫名其妙。

    莫長空知道她們在出言嘲諷,惱羞成怒,唯恐真相被發現,出手不再顧慮。

    鎖妖鏈甩出,化作長長的鞭子,破空而去,將圍堵的女人抽向空中,撕開了重重包圍。

    這是試探的攻擊,想確認對方的手段。

    可是,女人卻沒有反抗,她們被摔落地上,就像一具具傀儡,不知疼痛,重新爬了起來,眼里全是茫然。

    空中的蜜蜂換了陣型,似乎在傳遞新的信息。

    原本沉靜的氛圍終于彌漫出絲絲殺意,就像一個沉寂多年的老朽機關被觸發,它在緩慢地復甦,遲鈍地適應著新的環境。

    陸雲真見那些被邪祟附身的女人行動慢悠悠的,似乎沒反應過來,正是突圍的好機會,他拿著劍鞘,沖上前掩護,讓劉大根帶著安母,向鎮上廣場沖去。

    劉大根沖了幾步,驚恐地停下步伐。

    紅色的殘陽灑在水泥路上,遠處緩緩走來一個穿著鵝黃色吊帶長裙的少女,她的容貌嬌憨,笑容甜美,長長的黑發披散而下,垂到小腿處,帶著金色山茶花做成的花冠,兩根細長的觸角在隨著輕快的步伐晃來晃去。

    她看了看眾人,失望地抱怨︰

    “胡綏真的沒來嗎?”

    “他承諾的禮物果然是騙我的?”

    “世道變了,男人居然會騙女人了。”

    “好討厭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