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師尊

正文 第40章 妖族戰場

    這個連劍都沒有的新手, 為什麼能用劍鞘擋下他的劍?為什麼能使出一劍門的不傳之秘?

    仇尊面如死灰,握著劍的手在顫抖,身體也搖搖欲墜。

    絕望、驚恐、疑惑、困擾等種種情緒在環繞, 比死還難受……

    他只想知道, 自己手中這把學了十二年的劍,到底算什麼?!

    仇尊艱難開口︰“你……”

    話音未落,忽然, 握劍的手腕處傳來細小的刺痛,緊接著變得麻木,漸漸向全身蔓延,他的視野變得斷斷續續, 身體失去知覺。

    心跳的速度加快, 難受的窒息。

    他艱難地用另一只手,緊緊抓著陸雲真, 想嘶吼, 想質問,想要真相……可是,僵硬的喉嚨里只能發出細小的哀鳴聲,每個字都很含糊, 無法分辨。

    “喂,你還好嗎?你在說什麼?!”

    陸雲真被扯得領子都快壞了,他發現仇尊的臉色蒼白,眼神也漸漸僵直,覺得不對勁, 趕緊拍拍肩膀, 連續喚了幾聲, 卻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他低下頭, 發現對方握著劍的腕間,不知何時被刺入一根細小的毒針,傷口處漸漸紅腫,毒液順著血管,化成暗紫色的蛛網,向身體的其他區域擴散。

    這不是普通的蜜蜂毒素,是帶有詛咒力量的妖毒。

    毒素入體,心志喪失。

    劍修的手終于松了,永不離身的長劍落下。

    陸雲真伸出手,接住劍,又接住了緩緩倒下的少年,嘗試撕下布條,緊緊按住手臂的血管,暫緩毒素蔓延……

    這一切徒勞無功。

    蜂妖在空中拍動翅膀,笑著看著這個冒犯她的生命,在痛苦中煎熬,在詛咒里掙扎,沒有絲毫悔意︰“活該!”

    血孽已成。

    雖然仇尊先冒犯,過程有些爭議,但他是沒有罪孽,身負功德的人類。而這只蜂妖是冒名頂替的劫道山神,不算真正的神靈,她犯下的任何罪行,天地清算起來,刑罰會比尋常神靈和妖物苛刻得多……

    “終于等到了。”

    莫長空的嘴角露出了猙獰的笑容,雙眼變得血紅,鎖妖鏈壓制萬年的力量瘋狂釋放出來,黑色的黥面烙印感受到心里的惡念,憤怒地如蛇般扭動起來,漸漸蔓延到整張左臉,增添了恐怖的氣息。

    劉大根站在旁邊,承受不住他的煞氣和惡念,直挺挺地暈了過去。

    陸雲真也被壓得有些難受,但他是先天劍體,修煉比常人容易,跟莫長空學過些簡單的修行法子,又被家里的靈石法陣滋養了許久,能勉強支撐。

    自家徒弟,再凶也不怕。

    大家是一隊的。

    陸雲真見戰斗就要開始,趕緊把劉大根和安母也拖到身邊,又把半死不活的仇尊安置好,看了看滿天的蜜蜂,拿起長劍,努力回憶腦子里不多的玄學內容,凌空布陣,再次畫了個隱蔽氣息的神文法陣。

    這把劍,雲紋舒展,分量趁手,揮動自如,好像很多年前曾經用過……

    轉瞬間,陣法結成,散發出淡淡的光輝。

    他也不知道管不管用,至少不想給徒弟拖後腿。

    莫長空看了眼,忽然走過來,一把抓住了他的劍身,撤去掌心的防護,用力一劃,暗紅色的鮮血,順著長劍,粘粘稠稠地流了下來。

    “長空!”陸雲真又驚又急,想收劍,卻怎麼也抽不出,他喝問,“你在做什麼?!”

    “布陣。”莫長空的回答簡單扼要。

    血陣魂契,鮮血為媒,魂魄做契。

    這是妖族的最強的陣法,可分出部分魂魄來守護重要的東西,在大敵面前布置此陣,等同削弱自己的實力,是大忌。

    蜂妖從未遇過這般強敵,原本有些慌亂,看見他自削力量去布置血陣,大喜過望︰“真是傻子!”

    陸雲真看見敵人高興的表情,感覺不妙,他急忙制止︰“別做這種事,我手里有劍,能保護自己!你不要冒險!”

    莫長空頓了頓,松開手,輕聲道︰“嗯,我不會冒險……”

    陸雲真不太明白他這句話的意思。

    莫長空已將鮮血蜿蜒浮向空中,隨著妖力在空中用神文畫出一筆又一筆的繁復紋路。

    血陣魂契轉瞬結成。

    這世上,沒有比失去師尊更冒險的事了。

    他的動作很快……

    “別擔心,”莫長空的嘴角斜斜勾起,露出略尖的虎牙,輕輕地笑了笑,“區區小妖罷了。”

    妖族的戰場,才是他熟悉的領域,越是強大的敵人越能讓他興奮。

    陸雲真看著他的笑容,緊張的心忽然松了下來,腦海里似乎有些模模糊糊的記憶,莫長空就該是這般模樣……張揚跋扈,睥睨天下,就像翱翔天際的雄鷹,從沒有任何事情讓他畏懼,也沒有任何東西能阻礙他的步伐。

    血腥味有點刺鼻。

    他似乎見過很多次,莫長空從戰場上回來,全身都是魔物和敵人的血,英姿颯爽的模樣。

    沒什麼可擔心的。

    自家徒弟又強又帥,實力炸天!

    “好,”陸雲真笑得眉眼彎彎,心里全是自豪,他指了指昏迷不醒的仇尊,叮囑,“別忘了取解藥。”

    莫長空點點頭︰“稍等片刻,我擒她過來。”

    “嗤,大言不慚,”蜂妖听見兩人對話,鄙夷地笑了一聲,她再次展開了雙翅,讓蜜蜂如大片烏雲般匯聚在身邊,布集成陣,正色道︰“我乃坤山之主,女神阿密。可笑的男人,留下你的姓名!”

    莫長空纏著鎖鏈的手中,魂魄深處,緩緩伸出一把黑色的長劍,劍名“長空”,怨氣匯聚,血池錘煉,這是他的本體,也是本命之劍︰“無劍峰首徒,莫長空。”

    蜂妖冷道︰“我記住你了。”

    大妖宣戰,皆是不死不休之局。

    黑色長劍破空而去,雷霆萬鈞,撕裂了群蜂陣容。

    蜂妖的身體再度產生變化,巨大的黃蜂出現,發出嗡鳴聲,千萬只蜜蜂在操控下,瘋狂地撲向莫長空,密密麻麻地爬滿身體,將劇毒的尾針狠狠地刺了進去,注入毒液。

    她發出了刺耳的尖笑聲︰“麻痹、暈眩、僵直、劇痛、死亡……滋味好嗎?”

    “這就是你的手段?”莫長空在蠕動的蟲堆里抬起手,抹了把臉,扯下幾只失去尾針的瀕死毒蜂,看了眼,隨手捏碎,嘲諷道,“廢物,你是怎麼逃過隕落,活到今天的?全靠運氣嗎?”

    蜂妖聞言大怒,剛想開口,又冷靜了下來。

    她發現莫長空臉上被蟄過的地方,沒有任何中毒的紅腫和青紫。

    莫長空輕輕地抖了抖身子,蜜蜂的尸體如雨般落下。

    蜂妖連連後退,驚道︰“你不怕毒?”

    蜂毒是她最大的武器,將獵物刺傷,注入毒素,然後再慢慢絞殺。

    莫長空反問︰“你見過怕毒的劍嗎?”

    先天劍靈,屬于器妖,這世上哪有會中毒的武器?

    蜂妖遲鈍的腦子終于反應過來,意識到不妙,可是對方唯一的弱點已被血陣保護得嚴嚴實實,不留絲毫空隙。

    她咬咬牙,手里出現了兩把毒刺,扇動翅膀,化出無數虛影,在群蜂的掩護下,閃電般的襲來。

    蜜蜂的速度極快,弧線難以捉摸,再加上無數遮擋視線的屏蔽障礙,眼花繚亂。

    莫長空只在虛空中,簡簡單單地揮了一劍。

    毒刺雙雙折斷,巨大的蜜蜂卻是虛影,真身卻出現百米之外,拼盡全力,瘋狂地離開死亡之地。

    這是她自知不敵,舍棄本命法器,做出誘導敵人的騙局,如壁虎般斷尾求生,旨在逃亡。

    忽然,黑色的鎖鏈出現在她面前。

    那個恐怖的大妖轉瞬而至,腕間鎖妖鏈纏上了她的六肢,捆住雙翅,她無法飛翔,尖叫著在高空中隕落。

    “你比想象中還弱。”莫長空失望地收起了長劍,然後殘忍地撕斷了她的翅膀,將重重的拳頭砸向蜜蜂柔軟的腹部。

    這是女王蜂的弱點。

    蜂妖被砸向水泥路的街道。

    街道上,那位叫諾諾的小女孩茫然地睜著復眼,如木偶般,愣愣地看著從天而降兩只大妖,忽然……她好像反應過來,慢悠悠地邁著小短腿,向旁邊逃跑。

    陸雲真看見這一幕,微微愣了愣,來不及多想,大聲叫道︰“長空,別傷了鎮上的人類!”

    莫長空立刻在空中調整了攻擊的方向。

    蜂妖慘叫著,重重落地,碎石亂濺,緊接著是無數的拳頭,硬殼斷裂,內髒幾乎錯位,慘不堪言。

    莫長空拖著她的腿,一步步走了過來,狠狠丟在陸雲真面前,強迫變回人形,踩在腳下,勒令︰“把解毒藥交出來。”

    蜂妖渾身重傷,狼狽不堪,嘴角依舊帶著嘲諷的笑容︰“做夢!”

    絕大多數的大妖都視尊嚴比性命更重要,寧死不屈,需要更殘忍的折磨或手段,才有機會得到想要的東西。

    莫長空熟悉妖族的習性,他捏了捏指關節,冷笑︰“放心,我有得是辦法,定能讓你把東西交出來。”

    蜂妖吐出口鮮血,虛弱不堪,依舊挑釁︰“你試試!”

    莫長空想要動刑。

    “等等!”陸雲真確認蜂妖已經沒有反抗能力,焦急地制止道,“你沒發現這情況哪里不對嗎?”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