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師尊

正文 第41章 真相揭破

    莫長空認真思考︰“打得太輕了?”

    “不, 不是。”陸雲真看了眼蜂妖,感覺眼楮不知往哪里放,趕緊挪開視線。

    蜂妖變成人形的時候, 是很可愛的少女,身上就穿了條吊帶裙, 變回原型,一番廝殺下來,早就撕壞了, 莫長空又讓她變成人形審問,這,這裙子破了大半, 還被鎖鏈捆著,這畫面……成何體統?!他偷偷觀察過了,鎮里好像有攝像頭!

    就算是敵人,就算是妖族,也是個女孩子, 哪怕是犯了罪, 要拷問,要殺了她, 好歹也先穿件衣服吧?!

    莫長空打萬年光棍絕對是有道理的……

    陸雲真趕緊脫了自己的外套, 披在蜂妖身上,遮住所有不該看的東西。

    蜂妖疑惑地看著他, 雖然不太在意這些小事, 但感覺挺好的。

    莫長空終于意識到哪里不妥了, 試圖辯解︰“是現在的裙子太脆弱了, 我以前打架, 沒發生過這種事。”

    “沒有怪你, ”陸雲真知道他腦子里沒這根筋,耐心教育,“你以後和女妖怪打架,打完要注意一下……”

    若是打死或者打回原形就算了,這個樣子不行!他在紅旗下受了那麼多年尊重女性的教育,心里實在過不了這個坎。

    莫長空答應︰“好。”

    師尊曾經有段時間,長吁短嘆,不明白為什麼無劍峰全是大老爺們,連一個可愛的女孩子都沒有,堂堂劍修,做飯打掃就算了,連針線活都要自己做……

    可惜三個徒弟都不爭氣,大徒弟打架凶狠,不懂憐香惜玉,還覬覦師尊的身子,二徒弟是劍痴,心里除了修煉什麼都沒有,小徒弟倒是招人喜歡,但是青丘狐的名聲在外,風評很差,還要擔心別人糟蹋他的身子……

    大家都傳言無劍峰的劍修不近女色,禁欲修身。師尊在朋友口中得知真相,整個人都呆滯了,後來又被徒弟逼著做了那些事,他就徹底認命了。

    這輩子,陸雲真還沒認命。

    他在挽救大徒弟岌岌可危的情商︰“咱們已經打贏了,就要看看環境,注意影響……時代不同了,她這個樣子,若是不知情的人路過,拍個照片,咱們師徒倆可以去社會新聞頭條被人肉了。”

    新聞標題他都猜到了︰

    《禽獸師徒在荒野對妙齡少女……》

    《法治在線,陽光下的罪惡》

    《捆綁,毆打,小鎮里的丑陋惡行》

    ……

    網絡時代,做事要謹慎啊!

    莫長空終于懂了,他強制蜂妖變回人身,是嫌蟲族沒有發音器官,說話不夠清晰,如今听完師尊的解釋,恍然大悟︰“現代社會,不能打女孩子,所以……我讓她變回蜜蜂再用刑?”

    陸雲真松了口氣,覺得孺子可教,但心里還是有些不太對勁,感覺忽略了什麼重要的問題?

    “算了,”蜂妖在旁邊听完兩人對話,見莫長空再次摩拳擦掌向自己走來,感覺渾身骨頭都在疼,急忙叫道,“我給解藥。”

    莫長空見她乖順,反而疑惑︰“這就服帖了?”

    他沒見過那麼容易妥協的大妖,太丟妖現眼了,妖族體質好,能忍痛,只要妖丹在,恢復都很快,這點傷算不得什麼,阿綏那沒出息的挨打都比她能掙扎。

    這事太奇怪,該不會有陰謀吧?

    “混蛋!誰服帖了?!”蜂妖察覺他鄙視和懷疑的目光,氣得渾身發抖,差點爬起來再戰,又被莫長空狠狠一腳踩了回去,她咬牙切齒道,“你有什麼拷問手段放馬過來,我若皺一下眉頭,便不是女王!”

    莫長空答應︰“好。”

    “等等,讓她試試。”陸雲真看見仇尊體內的毒素蔓延全身,痛苦至極,已出現痙攣,再拖下去很危險,最好先看看蜂妖的解藥是真是假。

    而且,他隱隱覺得這事弄錯了什麼……

    戰斗至今,蜂妖一次都沒有操控過那些人類女性發動攻擊,加入戰局,甚至在她受傷落向地面,自身難保時,還分出心來,操控小女孩逃離危險的地方,免得被砸傷。

    這些行為,帶有保護的情緒。

    她在保護人類?

    陸雲真發現這個奇怪的結論後,反推她的言行舉止,忽然意識到這只蜂妖從沒說過要傷害人類的話,也沒有主動攻擊,她說的是教育和懲罰,更像一個嚴厲的大家長,在管束不听話的孩子。

    劉明頡和安和沒有死亡,醫生做過各種精密檢查,確認兩人的身體狀況很好,健康沒有問題,就像睡著,只要把魂魄帶回來,便能甦醒。

    這種情況挺罕見的。

    邪祟吞噬魂魄,沒必要在乎身體的死活。

    陸雲真見的世面不夠,認識的妖魔只有徒弟,他以為這只蜂妖的功法特殊,沒有多想。

    莫長空不懂現代醫療術語,也不關心人類死活,他確定病床上是離魂後的空軀,就按常規思路走,打敗妖魔,把魂魄搶回來完事。

    他們都沒想過別的可能性……

    蜂妖的奪魂,或許是一種懲罰手段?

    陸雲真思慮再三,暫時讓莫長空中止了攻擊,兩人警惕地觀察著蜂妖的行動,若有不對,及時制止。

    蜂妖躺在地上喘了會氣,待疼痛稍微平復後,她艱難地爬了起來,又看了眼陸雲真,然後拉好身上的外套,從口中吐出顆流光溢彩的金色寶珠。

    她操控著寶珠飛到仇尊的傷口處,轉了數圈。

    仇尊體內那些恐怖的蛛網狀血管,肉眼可見地迅速消失,蒼白的膚色也漸漸恢復了血色,四肢痙攣停止,痛苦消失,紊亂的呼吸重歸均勻,然後陷入沉睡。

    莫長空確認︰“沒事了。”

    陸雲真也檢查了一圈,感覺詛咒的氣息從體內消失了,魂魄還在,大概是體力消耗過度,身體受損,一時半會醒不來。

    他松了口氣,朝蜂妖笑了笑︰“謝謝。”

    “這是看在你對女孩子溫柔的份上,大發慈悲,饒恕他的冒犯,”蜂妖傲慢地抬起頭,狠狠瞪了莫長空一眼,痛罵道,“若換成這混蛋來求,就算千刀萬剮,我也不給!垃圾!狗屎!你爸……不,你媽在種枇杷樹……”

    她越想越氣,想用網上最髒的詞匯罵人,罵了幾句就卡殼,偷偷翻手機看了眼,然後繼續︰“墳頭蹦迪!蛇精病!腦子進水!沒爹沒娘!”

    邪劍劍靈哪來的爹娘?

    莫長空嗤之以鼻。

    他這輩子什麼罵人的話沒听過?蜂妖這東拼西湊的破水平,不痛不癢。

    陸雲真卻有些擔憂,蜂妖干脆利索地治好了仇尊,證明他的猜測是對的,事情里面可能有些誤會。他們師徒找上門來,不由分說就開打,打得人家小姑娘翅膀折了,骨頭斷了,渾身慘兮兮的……

    自家徒弟肯定沒錯,斬妖除魔是玄門職責。蜂妖的憤怒也沒錯,如果不讓她把這股怒氣發泄出來,後面的事情不好溝通。

    師尊要勇于承擔責任。

    陸雲真想了想,誠懇︰“我錯了。”

    蜂妖愣了愣︰“你?”

    陸雲真艱難︰“這事似乎有些誤會,我們以為你害人……”

    “我是坤山之主,守護這里已有幾千年,為什麼要害人?”蜂妖又震驚又生氣,“是你們闖入了我的領地,挑釁冒犯,還想殺了我,奪內丹!”

    她一直都感受到那個大妖的殺氣,很不舒服。

    陸雲真茫然︰“什麼內丹?”

    蜂妖警告︰“我的內丹有毒的!不能吃!”

    陸雲真不懂妖族內丹有什麼用,但身體里挖出來的有毒東西怪惡心的,肯定不能亂吃,他果斷道︰“放心,我們不要這玩意!”

    這話說得擲地有聲。

    莫長空想攔也來不及了。

    雖然蜂妖的內丹有毒,不好吃,處理起來很麻煩,但這種大補之物,帶回去喂給胡綏也不錯,那家伙吃東西不挑嘴,也不嫌麻煩,挺好的。

    他沒有事前溝通,師尊的話已出口……正道修士,一諾千金,不好反悔。

    莫長空郁悶地收回了對內丹的覬覦之心。

    蜂妖發現這頭狠辣的大妖收起了殺意,肩上壓力劇減,心里懸著的神經終于松了下來,情緒漸漸回歸平靜,對陸雲真數次幫忙的恩情表示感激。

    她集中所有的力量修復體內傷口,周圍那些被控制的女人一個又一個走到路邊,坐下或者倒下,體內的蜜蜂從耳朵里爬出,回到了她的掌心,重新化成細碎的金色光芒,融入體內。

    陸雲真趁機問︰“你為什麼操控人類?”

    “她們無法統治人類的族群,沒有能力,也沒有志氣,那群男人更加廢物,連打獵都不會!”蜂妖不高興地皺了皺眉頭,“我要用化身好好教育她們,培養出真正的女王,將安的族群壯大,重歸昔日的榮光。”

    莫長空怒道︰“打獵是違法的!”

    他讓師尊去圖書館借了幾本動物保護相關的書籍在看,至今還沒找到可以吃的野生動物,心里很不痛快,如果這該死的妖魔敢去打獵,他就按人類法律法規,弄死這蠢蜜蜂!把內丹拿回去喂狐狸!

    “坤山已經沒老虎了,狗熊和狼也沒有,”蜂妖想到這個問題,糾結極了,“晦氣,那群男人真廢物,體力差,除了吃飯什麼都不會,我讓女人們用棍子趕著才肯上山,什麼獵物都沒打到就算了,還抬回來一個追兔子摔斷腿的……”

    她都快委屈死了。

    每天辛辛苦苦做直播,買了一大堆保健品、磁性枕、養生床,也沒能把他們的智商提高一點點!

    安怎麼會有那麼廢物的子孫?!

    陸雲真听她抱怨了一大堆,總算懂了,這家伙在兩個多月前在坤山里甦醒,就和莫長空一樣,迷迷糊糊,思想還停留在幾千年前,根本不懂現代的知識和文化,跟著網絡自學了半天,看的全是小說和電視劇,最後什麼都沒學會,淨亂來了……

    坤山這個名字是有來歷的。

    陸雲真在電視上看過介紹,這里發現過母系氏族的聚集地的遺址,傳說“安”這個姓氏,也是這個氏族流傳下來的。

    蜂妖是劫道山神,掌管坤山。

    她還活在過去女人當家做主的世界里,完全不能接受任何男人掌管權利的行為,她想把這個偏僻的小鎮變回母系氏族時的模樣,女王為尊,男人服從……然而,對鎮上的大部分女人而言,她們不想改變安穩的生活,不願意把自己的父親、兄弟、丈夫、兒子狠狠踩在腳下,還把重建母系社會的事情當笑話。

    性格強硬的女王蜂被激怒了……

    她決定掌控這個小鎮,徹底給女人洗腦,重建秩序。

    ……

    亂七八糟的,都是什麼鬼?

    人類的社會發展由人類決定,不管結局錯對也應該由人類承擔,日子過得好好的,哪能讓妖魔亂插手?否則蜂妖說要搞母系社會,猴妖說男人就要開後宮,這賬怎麼算?

    陸雲真听得直扶額,他忍不住再問︰“直播間里刷錢的人是怎麼回事?”

    “我醒來的時候,看見一場車禍,救了大巴車上所有的人,”蜂妖理直氣壯道,“神靈的救命之恩,他們信仰我,上供交錢不是應該的嗎?還有一些是我派蜜蜂在城里找到的不孝順母親和讓女人傷心的渣男,讓他們向庇佑女人的神靈交納罰金不是應該的嗎?!”

    這事放在上古時代,可有道理了!

    莫長空都說不出哪里有錯。

    陸雲真語塞片刻,繼續問︰“劉明頡與安和呢?他們倆人挺好的,為什麼要抓靈魂去教育?”

    蜂妖嚴肅道︰“兩個男人談戀愛,這錯誤比渣男還嚴重。”

    陸雲真不解︰“他們談戀愛怎麼犯錯了?”

    “你這笨蛋,沒看電視嗎?”蜂妖焦慮道,“電視台都有規定,男人和男人只能做兄弟,不能談戀愛,這事犯法的!安和有安的血脈,我怎能看著他做壞事,墮入深淵,不管不顧?”

    陸雲真听得哭笑不得︰“你弄錯了吧?”

    “沒錯,這事會遭報應的,咱們妖魔界有血淋淋的例子,”蜂妖見他不信,舉例證明,“很多很多年前,有個特別壞的雄性大妖,不知廉恥,看上了對自己有恩的男師尊,強行佔有,做了很多不要臉的事情……最後被天誅了!”

    陸雲真倒吸一口涼氣︰“世上居然還有這種孽徒?!”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