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師尊

正文 第42章 兩位女王

    最隱秘的事情被猛地揭穿。

    莫長空又驚又怒, 下意識就想把這缺心眼的蜂妖殺了滅口。

    萬年時光,眾神離去,妖魔隕落,無數的故事都埋進了歷史的塵埃。

    雲真仙君還活著的好友, 大部分都身居高位, 出于同情和保護的心理, 他們都不提這段丟人現眼的往事。曾經結怨的敵人, 看見對手身死道消, 世世受苦,慘成這個鬼樣子, 也放下了……

    莫長空出獄後, 發現這事沒什麼人知道,還挺慶幸, 想偷偷翻篇, 萬萬沒想到,黑歷史不但沒消失,還變成妖魔界的傳說了!

    師尊知道了, 穩住, 不能慌!

    若是現在動手殺妖滅口,豈不是不打自招,證明自己就是故事里的孽徒嗎?

    莫長空沉著地想了想,這只蜂妖修為只有幾千年,腦子笨笨的,長期隱居坤山, 只是听了些不知偏到哪里去的傳言, 隨口說說, 並沒有認出故事的主人公。

    這事還有救……

    他迅速理清楚關系, 想明白輕重,然後帶著嫌棄的表情,嚴肅罵道︰“這種欺師滅祖,覬覦師尊身體,行背德事的畜生,死了太便宜他了!”

    陸雲真驚愕地回頭,看見他臉上憤怒的表情,忽然想起自家徒弟尊師重道,老實孝順,還是超級直男,听不得這些亂七八糟的事,趕緊安撫︰“對!”

    世上孽徒再多,他的徒弟也是好的,一個實力強,不但跟在師尊身邊保護,還想方設法買特價雞蛋,一個有出息,做了大明星,還買豪華院子給師尊住……

    莫長空再天賦秉異,也不會欺師滅祖,他有什麼好怕的?

    陸雲真把奇怪的心思拋開,繼續把自家徒弟夸上天去,師徒倆其樂融融。

    莫長空順利蒙混過關,稍稍松了口氣,又有一絲絲心塞……

    蜂妖听完兩人談話,發現凶殘的大妖似乎很抗拒和男人談戀愛,兩人沒有強迫與被強迫的關系,坦坦蕩蕩,感情還很好,不由陷入迷惘……

    她看見陸雲真的烙印,還以為兩人也在做錯事,特意想點醒這好心的少年,結果什麼都沒有。

    莫非,是烙印出了錯?

    雖然很罕見,但也不是沒有發生過這種錯誤,比如妖族做印記的時候正處于特殊時期,不小心把氣息帶了進去?

    蜂妖醒來後,感覺世界變化很大,很多東西她搞不明白,也拉不下臉去求教,干脆不想了……

    陸雲真把同性結婚的法律找出來,這件事在華夏通過沒幾年,官方還處于保守狀態,很多條款尚在完善中,暫時禁止媒體大肆宣傳,主要是防止未成年人被別有用心的成年人煽動誘拐,但社會主流其實已不在乎這些了。

    他又找出女孩們都很喜歡的綠色文學網站,挑出經典人氣小說,給她好好上了一課。

    莫長空豎起耳朵,偷偷跟著听課,想抽空去看看,但不太記得師尊說的網站名,他可以搜搜。

    蜂妖看了很久資料,听陸雲真幾乎磨破了嘴皮子,她才勉勉強強地承認,這事現在不違法,但作為掌管繁衍生息的女神,她似乎有些奇怪的執念,怎麼也不肯接受這種不生孩子的感情。

    “男人和女人就得生孩子,”她的外表年輕,內心卻比最頑固的老人還固執,對催生充滿執念,知道世上還有不婚和丁克主義後,更是焦躁不安,言論里充滿混亂和奇葩,“沒有孩子,沒有未來,安的部族會消失的……”

    陸雲真說得心累,實在沒辦法溝通,只能嚴肅告訴她,男人談戀愛不犯法,不生孩子不犯法,她拘魂是犯法的。

    莫長空覺得她不識抬舉,但剛剛的心虛還沒過去,怕露出馬腳,不敢吭聲,由得師尊去以理服人。

    蜂妖繼續鬧騰︰“不行,安的血脈要斷了。”

    “什麼血脈斷了?”安母悠悠醒來,迷迷糊糊地听了一耳朵,發現事情都快完了,她看見地上狼狽的蜂妖,想起來由,忘了死活,像母獅般撲上去,連抓帶咬,嚎啕大哭道,“安家不在乎血脈,不用你這妖怪多管閑事,快把我兒子還來!”

    女人的拳頭對妖魔而言,不痛不癢。

    母親的痛苦哭聲卻進了心,就像最後一根稻草,終于壓倒了剛愎自用的女王,她愣愣地問︰“你……為什麼不在乎?”

    蜂妖的心亂了,蜜蜂失去控制,被掌管了精神的女人們紛紛醒來,諾諾從地上爬起,跌跌撞撞地跑回家︰“阿翰!阿翰!”

    小男孩怯生生地從柴房里探出頭︰“姐姐……”

    “對不起,”諾諾一把將他抱入懷里,哭著道歉,“姐姐不是故意打你的,你痛不痛?痛不痛?”

    男孩伸出手,拭去她眼角的淚,奶聲奶氣地哄道︰“姐姐不哭,我不痛了。”

    諾諾哭得都快斷氣了。

    坤興鎮的歷史上出過很多厲害的女強人,影響了民風,沒什麼重男輕女的陋習。

    他們家境不好,父母去了國外打工,辛苦掙錢,想給孩子讀大學,過好日子。兩姐弟跟著奶奶,平時有商有量,感情很好,不知道怎麼的,前陣子諾諾腦子里多了個聲音,不停灌輸奇怪的觀念,整個人糊里糊涂,按要求做事,教育男人,她回過神來,已經動手把弟弟傷了……

    諾諾摸著弟弟身上被藤條打出來的傷痕,悔恨交加,她撿起一塊石頭就朝蜂妖丟去︰“壞蛋!快滾出我們小鎮!”

    小小的母獅子咆哮著,露出了稚嫩的獠牙,要把傷害她家人的惡魔全部撕碎。

    其余清醒過來的女人,也露出了憎恨或恐懼的目光,只是不敢招惹妖魔,紛紛拉著孩子或家人躲去兩邊。

    “為什麼?”蜂妖艱難爬起身,看向四周厭惡的目光,想了很久,喃喃地問,“我是坤山女神阿密……以前,你們都很喜歡我,現在,你們不喜歡了嗎……”

    ……

    她成為坤山女神,是命運的巧合。

    數千年前,她和其他妖魔爭斗輸了,受了重傷,蹲在一塊石頭後面休養,卻沒有注意到這塊石頭是附近部落供奉女神的神石。

    “阿密……”

    “阿密……”

    蜂蜜的香甜氣息和輕輕的呼喚聲,將她的意識從死亡邊緣拉了回來,她看見一個八九歲的女孩,小心翼翼地將蜂蜜放在樹葉上,虔誠地推到了她的嘴邊。

    “小蜜蜂,你是阿密女神的化身吧?”女孩朝她拜了拜,笑著道,“我會好好祭拜你,請你庇護我們部族繁榮昌盛。”

    蜜蜂,阿蜜,阿密。

    神文里面,蜜和密是相通的。

    這個叫做安的女孩搞錯了拜祭的對象,因為坤山女神早已隕落,蜂妖誤打誤撞地得到了山神的神位,借助信仰,恢復了力量。

    她很感激,決定留在坤山,好好守護女孩的部族。

    坤山女神是掌管繁衍的神靈。

    每年春天,部族的女人們會成群結隊地過來拜祭,獻上各種鮮花和果子,祈求能生出聰明強壯的孩子。

    坤山的周圍,全部都是山脈,延綿不絕,沒有任何通往外界的道路,山林里猛獸橫行,自然條件惡劣。

    安的部族有一百多個人,憑借采集和打獵,生存很艱難。他們的壽命很短暫,平均只有三十多歲,許多新生的孩子甚至熬不過最初,生命的花蕾在枝頭上剛剛冒出頭,便迅速凋謝。

    采集是生存的主要方式。

    男人都听從自己母親的話,努力干活,幫忙撫養母親和姐妹們的孩子,家庭氛圍非常團結。

    部族的首領是一位生育了很多孩子的母親,安是她的大女兒,聰明能干,性格堅毅,被默認為未來的首領。

    蜂妖很好奇,悄悄地跟在她身邊,看著人類們在窮山惡水里拿著各種奇怪的工具,斬荊披棘,尋找各種蘑菇、果實和根睫,再把這些東西做成食物。

    安總是找到最多食物的那個人,她每天都會放一個果子,或者一朵花在神石面前,祈求阿密女神的庇佑。

    蜂妖很喜歡這個女孩,她派出無數蜜蜂,在部族的周圍努力采蜜授粉,讓果樹的枝頭更加沉甸甸,讓人類的收獲更加豐厚。

    部族知道是女神的恩典,心存感激,更加虔誠。

    有一天,安為了采集果子,不慎走到了沒去過的偏僻處,失足掛在懸崖上,蜂妖等了許久都沒遇到搭救的人類,便化出了人形,把她拉了上來。

    安感激不已,問恩人名字。

    蜂妖想了想︰“我叫阿密。”

    安意識到眼前是坤山女神,有些緊張,想說點什麼,結果女神比她更緊張,迅速塞給她一大堆蜂蜜,磕磕絆絆地告訴她很多食物豐富的好地方,還告訴她哪里有狼。

    她終于知道,林子里的野狼是誰驅走的,樹上落下的果子是誰丟的……

    坤山的女神有些笨拙,有些稚嫩,不太懂人類的事情,也不會表達感情,但她一直都努力地守護著這個小小的部族。

    安瞬間就喜歡上了阿密。

    蜂妖暴露身形後也不再遮掩行蹤。

    兩個女孩子成了很好的朋友,安會帶著阿密去捕獵,去烤魚,還會采來很多花,編成花冠和裙子送給她,打扮得漂漂亮亮。

    安笑著說︰“你是蜜蜂的女王。”

    阿密抬起手,無數的蜜蜂在空中組成有趣的圖案,最後化成花冠,輕輕落在了安的頭上。

    她高傲地宣布︰“你是人類的女王。”

    兩人笑成一團。

    那段時光真的很開心……

    阿密經常化成各種模樣,去安的部族玩耍,大家都歡迎她的到來,讓她給懷孕的母親們祝福,給新生的孩子祝福,跟著人類一塊兒參加各種祭典,唱歌跳舞。

    秋天食物比較充足,夜里也是最熱鬧的。

    人類會在篝火邊跳舞,男男女女若是看對眼,就會去草叢里、樹林間做快樂的游戲,他們生了很多孩子,部族的領地也稍微擴張了,大家都覺得很滿足。

    老首領去世了,安成為了新首領。

    山崖的雄鷹的爪子在遠方帶回了一塊小小的布條,飄落到了部族的屋頂上,這是從未見過的織物。

    它非常薄,做工精致,富有光澤,改染成了好看的藍色。部族的女人好奇地嘗試了各種方法,都沒有辦法紡織出來。

    阿密告訴了她這塊布的名字︰

    “絲”。

    安驚呆了,她第一次知道世界不是只有自己的部族,不是只有坤山,山外面,還有更廣闊的天地。

    她抓著阿密,一遍又一遍地問︰

    “外面的世界,是什麼樣的?”

    阿密雖然去過山的那邊,她從來不關心人類怎麼生活,只好絞盡腦汁,努力述說︰“我見過開在湖泊里的花,它在淤泥里長出,卻很干淨。”

    “湖泊是什麼?”

    “湖泊是很大很大的池塘。”

    “有多大?”

    “比安的村子還大。”

    ……

    阿密不擅長表述,她說得很沒意思。

    安卻很喜歡听,一遍又一遍地想象外面的世界,想象水里的花,想象巨大的水塘,想象高高的房子……

    那里有更廣闊的天空,有更富饒的土地。

    阿密說︰“我可以帶你飛過去。”

    可是,她已是坤山的神靈,受天地約束,不能失去人類的信仰,所以,只能帶安一個人離開……

    安搖了搖頭︰“我是女王,不能背棄族人,我也不想拋棄坤山,這是阿密的家,也是我們的家,我想要一條路,通往外面世界的路。”

    阿密說︰“坤山沒有路。”

    山脈延綿數百里,布滿野獸毒蛇,懸崖峭壁,還有河流斷道,人類是很難走出去的。

    “沒有路,我就挖,沒有橋,我就造。”安斬釘截鐵地說,“我要帶著大家,一點一點地把路修出來!”

    阿密說︰“你修不完。”

    “我會有孩子,很多的孩子,他們會繼續挖下去,”安看著遙遠的山峰,眼里充滿了希望的光,“我們部族的女人都很強大,她們會生出很好的孩子,孩子長大再生孩子,世世代代,部族變得越來越強盛,大家都去挖路,總有把路建成的一天。”

    種族繁衍生息,幼崽越多越好。

    阿密听懂了她的話,就像蜂巢里,所有的蜜蜂都是她的後代,大家一起努力采蜜,便會攢出很多好吃的蜂蜜,讓山峰掛滿果實。

    她喜歡安眼里的光。

    小獅子終于蛻變成了母獅子……

    她想陪著安成為最強大的女王。

    ……

    安活了三十四歲,因病去世。

    她生前帶領族人,砍倒樹木,燒掉荒草,拉攏和征服了附近的其他幾個母系氏族,一點點擴大自己部族的範圍;她選擇了很好的男人,特別健康,特別听話;她和族里的女人一起,生了很多孩子,然後將外面的故事,編成美麗的童謠,教給他們。

    女王的夢想在孩子們的歌聲里,一代代地傳下去……

    安去世的時候,是個陽光明媚的晴天。

    蜂妖來和好友告別,她飛去遠方,帶回了湖泊里的花朵。

    花瓣在風中稍稍有些脫落,可是依舊美麗。

    “謝謝你,阿密,”安笑著伸出虛弱的手,顫抖地抱住了花,小心地放在鼻尖嗅了嗅,然後看著床頭趴著的小蜜蜂,輕聲問,“好香,這是外面世界的味道?”

    阿密趴在她的床前,想和她訴說這朵花的名字︰“它叫……”

    “噓,別說,”安打斷好友的話,她用溫柔的視線看向窗外,那里有許多孩子,他們正好奇地看著遠處的山峰,討論著山那邊到底有什麼景色。

    “答案留給他們去尋找。”

    女王狡黠地笑了笑,然後閉上了眼楮。

    她給族人留下了懸念,也留下了夢想。

    阿密爬上她的臉頰,用觸角踫了踫她的眼楮表示最後的告別,然後展翅飛起,

    小小的蜜蜂在空中盤旋數圈,刮起飆風,卷走安手里的花朵,花瓣散開,紛紛揚揚地飛出窗外。

    “這是什麼花?”

    “我們從未見過。”

    “好漂亮!”

    孩子們笑著鬧著,追逐著花瓣。

    阿密依舊不太明白人類,可是她喜歡人類,願意永遠留在這里,成為真正的山神,用神力幫助人類好好繁衍,壯大族群,實現安的所有心願。

    這是妖魔的承諾,也是神靈的承諾。

    舊的首領去世,新的首領誕生。

    安的葬禮上,族人們齊聲唱起歌謠︰

    “生生不息,火種不滅。”

    “齊心協力,推倒高山,踏平河流,把路挖通,找到那朵湖泊里的花兒。”

    “兩位女王永遠守護著坤山。”

    “祝福未來,繁榮昌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