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師尊

正文 第44章 卸下責任

    莫長空心事重重, 不肯透露。

    陸雲真想了很久,反復檢查了剛剛說過的話,覺得應該和自己沒關系, 大概是徒弟回憶起了一些不太開心的往事, 情緒不好。

    幾個小時車程,沒人說話挺悶的。

    他在背包里找出耳機, 用手機放音樂听。

    仇尊還在昏迷,劉大根和安母也沒什麼共同語言, 他們勉強尷聊了幾句,實在撐不下去,一人抱著一個鳥籠,看著窗外的風景發呆。

    房車里靜默無聲。

    夜已深,天空下起了淅瀝瀝的小雨,夾雜著冬天的凜冽寒風,輕輕地打在車窗上,劃出一道道冰冷的水痕,模糊了視線。

    蜂妖趴在火柴盒里,愣愣地听著雨聲,她不在意自己未來的命運, 也不在乎失去神靈的身份, 只是離開家園,離開庇護過幾千年的山峰,離開那些熟悉又陌生的人類,稍微有一點點寂寞……

    她輕輕地哼起了安教過的歌謠︰

    “生生不息, 火種不滅……”

    “齊心協力, 推倒高山, 踏平河流, 把路挖通,找到那朵湖泊里的花兒……”

    “……”

    反反復復的歌聲在房車的車廂里回蕩,含含糊糊,若有若無,傳入了安母的耳中,喚醒了熟悉的家鄉記憶,這是母親們的搖籃曲,這是孩子們做游戲的歌謠,她疲憊的眼角露出微笑,不由自主地跟著哼了起來︰

    “兩位女王永遠守護著坤山……”

    房車里的歌聲停了下來……

    陸雲真听見動靜,摘下耳機,疑惑地看看莫長空的口袋,又看著安母。

    “陸大師,你在哪里下載的音樂?”安母懷念地說,“我好久沒听見這首童謠了。”

    這問題特別單純……

    陸雲真思考片刻,拿出莫長空口袋里的火柴盒,放在小桌子上,誠實地回答︰“是這個家伙在唱歌。”

    安母沒听明白,她絞盡腦汁,變著花樣夸恩人︰“陸大師的播放器造型還挺特別,做得像真的,怎麼播放……”

    她隨手拿起火柴盒,推開了一條縫。

    蜜蜂在里面死死地盯著她。

    場面尷尬了三秒。

    安母回過神,嚇得尖叫起來,她迅速把火柴盒往空中丟去,然後一把抱住鳥籠,躲在角落瑟瑟發抖,哭著問︰“陸大師,為什麼妖魔在這里?”

    陸雲真也嚇了一跳,眼疾手快地把火柴盒接了回來。他已經和王老四約好了,要把這蜂妖全須全尾地交給地府無常,申請報告都打好了,不能有什麼閃失。

    火柴盒的封印出現了一條小小的縫隙。

    蜂妖趁機撕開結界,爬了出來。

    莫長空睜開眼,命令︰“回去。”

    “別別,我不逃,也不打架,”蜂妖化出人形,抖著小觸角,看清形勢,躲在陸雲真身邊,委屈道,“火柴盒又小又無聊,讓我出來透透氣。”

    她在里面憋壞了。

    陸雲真在鬼差那里確認過了,蜂妖戀巢,鎮守坤山多年,幾乎沒有離開過。

    五千年前,坤山地震,她很倒霉地被埋下去了,直到最近人類搞基礎建設,開山炸路,把她給放出來了。

    出來沒多久,又要去坐牢了。

    這蜂妖做事奇葩,但沒有害人之心。本來還在家里等快遞,被找上門來,打得鼻青臉腫,也挺可憐的。

    陸雲真猶豫了一下。

    “我買的口紅和游戲機還沒到,”蜂妖嘆了口氣,拉了拉他的衣袖,可憐兮兮地請求,“男人,你能讓鬼差把快遞捎給我嗎?”

    直男對女孩子的撒嬌沒有抵抗力。

    陸雲真立刻心軟了︰“好。”

    他幫蜂妖改了手機上的快遞地址,有幾個已經派送中的,也請安母幫忙找人重新郵寄去海平市,順便再給她買了兩個充電寶,挑了幾個有趣的游戲。

    上次王老四眉開眼笑地把怨魂程序員帶回去,說是特殊人才,他估計閻羅殿有現代科技和網絡的,準備周全點,坐牢沒那麼無聊。

    蜂妖感動地給他發了十幾張好人卡,還投桃報李,在自己的芥子空間里掏出了一大堆蜂王漿和蜂蜜送給他,好幾百斤,把房車塞得滿滿當當。

    蜂王漿是市面上沒有的極品,蜂蜜也是野生的好貨色,味道極好。

    陸雲真吃不完那麼多,分給大家,安母和劉大根拿了一大堆,就連昏迷的仇尊和開車的司機都沒落下。

    拿人手短,吃人嘴軟。

    房車里的氣氛好轉了。

    莫長空見師尊喜歡,便收了剩下的蜂蜜,用鎖妖鏈栓住蜂妖,限制行動,封印了大部分的妖力,發話︰“老實點。”

    蜂妖翻了個白眼,她的身份已經暴露,守護坤山多年,既有罪行也有功德,懲罰不會太重。她好好服刑,說不定還能戴罪立功,混個臨時編制,逃跑才是虧大了。

    她坐在小桌子上,黑白分明的大眼楮,滴溜溜地打量著安母,欲言又止。

    安母對蜂妖的人類外表沒那麼慌了,也知道有兩位大師看著,她不敢害人,但被這樣盯著,心里還是有些發毛……

    蜂妖開口問︰“你們還記得安的歌謠?”

    “安是什麼?”安母有點怕她,小心翼翼地答,“這是坤山地區的童謠,唱的是兩座山峰……”

    一代又一代的流傳,人類早已忘記童謠的來歷,學者認為,這首童謠里的女王是指坤山的兩座高峰,花兒代指美好的希望,歌頌勞動人民的奮斗精神。

    “山峰?哈哈哈!你們人類好有趣。”蜂妖似乎被戳中了什麼奇怪的笑點,前仰後合地笑了起來,“安變成山峰了,哈哈哈!”

    安母莫名其妙,只好跟著尷笑。

    銀鈴般的笑聲沖破了房車里的沉悶。

    蜂妖擦去笑出的眼淚︰“你們知道花兒的名字了嗎?”

    安母老實回答︰“開在湖泊里的花,通常是指荷花或者蓮花。”

    安拼盡全力,用了一生去追尋的答案,已經成了幼兒園小朋友都知道的常識。

    她的使命已經結束了吧?

    蜂妖稍稍有些難過,但很快又開心了起來,她拉著安母,絮絮叨叨地說安和自己的事情,說遠古的故事。

    這些事情對現代人很新鮮,而且和祖先相關。

    安母听得入迷,漸漸放下了戒心,還告訴蜂妖最新流行的服裝首飾,引得她瘋狂網購,發給陸雲真轉交的快遞包裹增加了十幾個。

    劉大根在旁邊听著,偶爾也插幾句嘴。

    車上的氛圍,一下子變得熱熱鬧鬧。

    陸雲真是喜歡熱鬧的,他見莫長空心情不好,不想理人,無聊壞了,便跑過去加入了女孩子的話題圈。

    蜂妖抱怨︰“人類都不喜歡繁衍了。”

    “不至于,有喜歡丁克的,也有喜歡孩子的,自由選擇,”安母勸慰,“我家大姑奶奶是丁克,但小姑奶奶就生了兩個孩子,日子都挺幸福的。”

    她是喜歡孩子的,但身體不好,先天不容易受孕,治療很久才有了安和,安和小時候體質不好,多災多難,她為了照顧兒子,沒有生二胎,現在年齡大了,就更沒戲了。

    兒子長大後,領回個男朋友。

    這種天生取向的事情,誰都沒辦法,總不能禍害女孩子吧?安家是有規矩的,不干缺德事。

    她抱孫輩的夢破裂了,每天看著別人在朋友圈里溜孫子曬孫女,白白胖胖又可愛,她都眼饞……

    這些話她還不敢說,怕兒子心里有壓力。

    安母垂下眼,略略遮住里面的失落。

    蜂妖看了看她的身體,想說點什麼……

    “你們安家的大姑奶奶該不會是安紅英吧?”劉大根忽然想起兒子曾說過的話,叫了起來,打斷道,“咱們國家的女工程師,修路建橋的那個?她主持修建的盤山大橋,連接了八座山峰,明頡說難度很高,都進教科書了。”

    “安紅英?”陸雲真驚訝道,“我在電視上見過,是拿了國家英雄獎章的那位老前輩?”

    “對,就是她,”安母提起自家的驕傲,合不上話匣子,“大姑奶奶倒不在乎什麼盤山大橋,她一輩子都在給貧困山區修路,修了好多好多路。她說路好了,女孩子才能一步步走出來,看看這個世界。”

    安紅英早已去世,留下了不少事跡。

    蜂妖有些好奇。

    陸雲真在網站翻了很久,找出了專題視頻,安老前輩終身未婚,退休後,她捐出所有的積蓄在山區建了學校,教書育人。

    視頻里,女孩們穿著廉價的衣服,睜著一雙雙求知若渴的眼楮,圍著白發蒼蒼的老人,靜靜地听她說︰

    “山里的路通了,用腳走出去。”

    “心里的巨石還在,就炸開它。”

    “千難萬險,披荊斬棘,一點點,一步步地走,女孩可以當醫生、當教師;可以開飛機、開坦克;也可以研究科學、建設工程……”

    “去城市,去太空,去深海,去高山,去所有未知的地方……”

    “我們很勇敢,我們什麼都不怕。”

    老人低下頭,溫柔地看著女孩們,眼里充滿了希望的光。

    ……

    “她是安!安回來了!”

    蜂妖激動地叫了起來,她搶過陸雲真的手機,一遍又一遍地看那段影像視頻,她伸出手,滑過屏幕,想踫觸過去的好友,可是怎麼也踫不到。

    視頻里的老人抬起頭,看著鏡頭,皺紋舒展,笑容燦爛。

    “坤山的路,早就挖通了,你的族人都出來了,她們在五湖四海,遍布整個世界,”蜂妖的眼淚終于忍不住涌了出來,她委屈極了,“時代變了,女人不用生很多孩子了,所以,阿密沒用了,大家都不要我了……”

    新的世界很美好。

    可是,她不知道自己該去哪里……

    她想為人類做的事情,全部都做砸了。

    安也不喜歡她了吧?

    蜂妖抱著手機嗷嗷哭,她渾身都是傷,還差點丟了性命,一直為了大妖的尊嚴強忍著,現在看見好友就不想忍了,想打滾。

    傷口好痛……

    她梨花帶雨,哭得所有人都心軟了,也不知該怎麼勸。

    忽然,車輛里刮起了陰風,虛空中出現了扭曲,黃泉路打開。走出來的人並不是王老四說的無常,而且一名英姿颯爽的短發女子。

    她的皮膚很黑,容貌並不美,氣質卻極堅毅,眼里帶著勇往直前的銳氣,腰肢筆挺,仿佛一棵驕傲的白樺樹。

    陸雲真看了看手機視頻里的老人,再看看眼前的年輕女子,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蜂妖愣愣地抬起頭,忘了哭泣。

    女子走到她面前,溫柔地拭去了眼角的淚,笑著道︰

    “別哭,我來接你了。”

    兩位女王,重新聚首。

    千年時光,滄海桑田。

    人類已經不需要刀耕火種,不需要看著孩子在冬天里一個個死去,山被炸開,海被填平,商店里堆滿各種各樣的食物,窗前的花瓶里插滿了四季的鮮花,女孩們走向各個崗位……

    坤山女神的責任,終于卸下了。

    蜜蜂快樂起舞,落入掌心。

    “阿密。”

    “安。”

    這世界,是否如你所願?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