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師尊

正文 第46章 瑤台盛宴

    大家緊張地等了許久。

    蜂妖總算想起在車上沒有說完的話, 向安母恭喜,大概是在坤山女神的神力祝福下,她很快就能抱孩子了, 而且是個健康可愛的女孩。

    她表達得有點混亂。

    安和想象力豐富,似乎誤會了什麼, 兩腿發軟, 一屁股坐凳子上起不來了, 還驚慌失措地拉著劉明頡,說不想生孩子上社會新聞頭條。

    劉明頡的思路也跟著帶偏了, 他手足無措, 一邊安慰男友一邊打開手機, 然後愣了許久, 不知男人懷孕該搜索什麼關鍵詞好。

    眾人看見他們的反應,都沉默了。

    好像知道了什麼秘密?

    蜂妖被搞得莫名其妙, 自家母親要生二胎,兩個男人怎麼一副慌慌張張的樣子?她瞬間腦補了各種電視劇里的宅門陰謀橋段,四舍五入, 得出結論——臭男人要和妹妹爭寵,奪家產吧?

    她要讓安好好教訓這兩個不孝子!

    事情被越搞越亂, 雞飛狗跳, 牛頭不對馬嘴, 等徹底弄明白,已經過了半個小時, 然後病房里陷入狂喜……

    安母高興得合不攏嘴, 安和瘋狂發消息和朋友炫耀自己要有妹妹了, 劉明頡也在為他高興, 劉大根在給妻子打電話做匯報, 宋珍珠有點心動,糾結要不要去拜坤山女神,最終身體不太好,被勸著放棄了。

    陸雲真站在旁邊,想走又不能走,雖然也為安家高興,但最重要的是,大家激動過頭,忘了轉抓妖報酬,他又不好意思催促……

    他等著四千塊回家買菜下鍋。

    幸好,大家冷靜下來後,想起了這事,帶著歉意,迅速轉賬給他。

    陸雲真高興地收了錢,叮囑安家好好照看躺病床上的仇尊,他還欠對方一張胡綏簽名照,卻忘了交換聯系方式,只能留言,等對方醒來加他好友了……

    所有事情忙完,他趕緊去找自家徒弟了。

    十二月底,冬天的寒流到了,氣溫迅速降低。

    天空出現低沉厚重的雲層,刺骨的北風刮過,從領口和袖口灌進去,帶來無情的涼意,呼吸里有淡淡的霧氣。

    細小的雪花像鹽粒子般,星星點點落下,在醫院路燈的昏黃光線里,翩然飛舞。

    海平市位置偏南,鮮有下雪。

    “好幾年沒下雪了,下雪好,”陸雲真朝手里呵了口氣,冷得縮起了脖子,他抖了抖身體,欣慰道,“那種又冷又沒有雪的冬天,都是在玩弄感情,耍流氓。”

    他看了看周圍,發現莫長空坐在路邊的長椅上,一動不動,看著天空的雪,不知在想什麼,頭發和肩膀上都鋪了層薄薄的冰渣渣。

    徒弟等太久了……

    陸雲真檢討了一下自己拖拖拉拉的辦事效率,趕緊跑過去,伸出手,替他把頭發和身上的雪都拍掉,笑著道︰“我們回家吧。”

    莫長空點點頭,站了起來。

    “你餓了嗎?我們回家做熱乎乎的面條吃,”陸雲真把手揣入口袋,一邊走一邊問,“今天掙了不少錢,你想吃大排面?肉絲面?還是雞腿面?”

    莫長空簡單答︰“都行。”

    陸雲真笑道︰“那就做雞腿吧,你愛吃。”

    這家私立醫院位置在郊區,環境優美,費用昂貴,除了救護車外,大部分患者和家屬都是開私家車或者打車來的,公交車站有點遠。

    忽然,莫長空發現師尊的身體一直在微微顫抖,脖子越縮越低,唇色也有點發青,他思考了好一會,才意識到……師尊在冷?

    大妖是感覺不到冷的。

    蜂妖的吊帶裙被撕破後,師尊把自己的厚外套送給了她,現在只穿著件抓絨長袖衣和薄馬甲,房車和病房里都有暖氣,還能湊合,如今走出室外,早就被冷風凍得不成樣子了。

    坤興鎮的時候,師尊應該就很難受了吧?只是為了面子,沒有說。

    他真是太遲鈍了……

    莫長空脫下身上的外套,輕輕披到了陸雲真身上,兩人身材有差距,外套的尺碼不同,套在師尊身上不太合身,他皺了皺眉頭,直接動手把領口的第一顆扣子給扣上了。

    徒弟身上剩下一件薄薄的單衣。

    陸雲真的肌膚感到了對方指尖傳來的涼意,趕緊推辭,並教育道︰“你的手都冰了,快穿回去!”

    “我不冷,師尊又忘了我的身份?”莫長空按住了他想脫衣服的動作,低聲自嘲道,“我的本體是把劍,天生體溫低,血……一直是冷的……”

    “胡說什麼?你又不是冷血動物,只是溫度比常人低一些,”陸雲真听得不自在,但轉念一想,凡人會感冒,妖魔不會感冒,他若生病了,麻煩的還是自家徒弟,最好不要逞強。他轉過頭,看見路口有家二十四小時便利店,匆匆跑了進去,“你等等!”

    莫長空便站在路燈下,靜靜地等。

    蜂妖之戰,挑起了他的殺心,但戰斗的結果,並不痛快……

    手掌帶著血的氣息,身上仍有煞氣。

    師尊不在,他也懶得藏匿和收斂了。

    街道上行人匆匆,看見他出色的容貌和單薄的衣著都有些詫異,卻不知為何……感到畏懼,他們悄悄躲向旁邊,加快腳步,迅速離開。

    道路那頭,有三四歲的小男孩,踩著滑板車,開開心心地沖了過來,不小心撞到了他身上,人仰車翻,往後摔去。

    莫長空彎下腰,隨手扶住了男孩。

    男孩抬頭看了他一眼,感覺到恐怖的氣息,嚇得嗷嗷哭了起來。

    “放開我孫子!”奶奶慌慌張張地追了過來,看見孫子嚎啕大哭的樣子,心疼壞了,本想理論發生了什麼事,可是看了這臉上有刺青的男人一眼,立刻閉上了嘴。

    莫長空松開了手。

    “對不起。”老人不敢爭論,緊張地道了聲歉,趕緊扶起孫子和小車,迅速離去,走了很遠,她才敢和其他人一樣,偷偷回頭看了眼。

    這個男人太可怕,身上有邪惡嗜殺的氣息,他獨自站在那里,帶著黑暗的風雪,就好像森林里的野獸,悄悄潛入了城市的人群中。

    老虎、獅子、豹子、黑熊……它們都很帥氣,很美麗,很可愛,就連捕獵時的英姿,都會吸引人類在紀錄片里看了一遍又一遍,喜歡得不得了。

    可是,誰也不敢和籠子外的猛獸待在一起,他們會天然地恐懼、抗拒……遠遠地離開,躲去安全的地方。

    人類一直很聰明,能感覺到危險。

    莫長空在血池里誕生,渾身都是凶煞之氣,分辨不出善惡,喜殺好戰,是天生的邪物。

    小時候,他每次去村子里,不管做什麼事,都是人人喊打。

    長大後,他變強了,人類不敢招惹,便遠遠避開他。

    修士們都給雲真仙君面子,若師尊在,大家就笑臉相迎,和和氣氣,若師尊不在,就會露出厭惡和不屑的模樣,甚至會嫉妒,會冷嘲熱諷,說他師尊瞎了眼,收了個魔物做徒弟,遲早被反噬……

    他確實不好,性格糟糕,脾氣別扭,既然大家都說他是天生的壞種,他就把壞事做到底,除了不禁打的廢物外,其他嘴巴不干淨或看不順眼的兔崽子,見一個打一個!

    無劍峰經常有告狀的人……

    師尊賠罪賠得灰頭土臉,但從沒有怪過他,只是苦口婆心地教育,鍥而不舍地讓他學會分辨對錯,克制脾氣。

    日久天長,他再不孝也有點觸動,也懂了些道理,便偷偷收斂了許多,至少學會不為幾句口舌,隨便動手。

    師尊發現後,感動極了,天天變著花樣夸他,說不要臉的贊美話︰

    “長空,你本質不壞,只是不擅長表達。”

    “長空,你做事成熟了!”

    “長空,你真好!”

    “長空……”

    嗤,惡心死了……

    莫長空想起了遙遠的往事,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揚,冰冷的眼神也柔和了許多。

    那年,度厄聖母的萬歲誕辰到了,恰逢園子里三千年結果的龍晶靈果也熟了,她擺下盛宴,熱情地邀請所有好友參加。

    師尊也在受邀範圍內。

    大部分的仙君出行都是有排場的,或仙獸寶車,或騰龍駕雲,或帶著仙僕美姬,或讓心腹徒弟服侍在側……

    無劍峰什麼都沒有,錦年和阿綏也沒進門,師尊就隨隨便便地御著把普通劍,穿著家常舊衣,帶著自家唯一的徒弟去了。

    宴會上有很多珍貴的美食,玲瓏寒冰草、四色鹿尋花、瓊漿玉露什麼的……但龍晶靈果只有一顆,能直接增強修為,調養經脈,是每個修士都稀罕的寶物。

    大部分赴宴的仙君都是自己服用,偶有幾個留下的,也是送給親生子女,唯獨師尊寵徒弟寵得不像話,直接塞給了他︰“長空,這個好吃!”

    仙酒性烈,師尊貪杯,當時被眾損友輪番勸酒,十七八杯下去,喝得有些暈乎乎,這事做得有點輕率,沒考慮後果。

    懂事听話的弟子得不到珍貴寶貝,品行不良的妖魔仗著師尊的溺愛,輕輕松松就得到了。

    雖然合理,但是扎心……

    南風仙君帶來的幾個小徒弟,坐得離莫長空很近,不止一次偷偷看向他手里的龍晶靈果,嫉妒羨慕,眼紅得都快滴出血了。

    莫長空發現了這些惡意的目光,心里有些不痛快,他想了想,趁師尊不注意,故意把果子在手上拋了拋,朝他們露出一個炫耀的笑容。

    這囂張的範兒,差點把人氣死……

    南風仙君來自北海仙境的碧海樓,和無劍峰沒有交情,雲真仙君的相貌乖巧,脾氣很好,喜歡笑,笑起來很溫和,再加上沒有架子,經常被誤認為人畜無害的小白兔,比如醫修、符修什麼的……特別好欺負。

    師尊“好欺負”,徒弟自然也“好欺負”。

    結果,熟悉無劍峰做事風格的弟子,頂多在心里嫌棄莫長空幾句,感嘆雲真仙君收徒太沒眼光了,並不敢表現出來,怕挨打。

    碧海樓來的新人,卻不知無劍峰首徒的種種惡行,更不知雲真仙君溺愛徒弟的荒唐名聲……

    南風仙君也很護短,弟子在北海仙境里眾星拱月,傲慢慣了,最討厭這種囂張無禮的混蛋。

    他們決定給莫長空一點教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