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男主离婚后我C位爆红[穿书]》 正文 1、第 1 章 天气阴沉,细雨霏霏。 半山别墅中,云栖顶着小雨站在院中,悲戚不已。 “妈,求你让我进去,让我再见陆彦一面,求求你——” 她声音哽咽,雨水夹着泪水,早已湿透脸颊。 抱着手臂站在门口的杨柳月眼神不屑,无动于衷。 “你不会以为自己还能让小彦回心转意吧?真是可笑。” “小彦早就厌烦你了,你识相点赶紧跟他把离婚证办了,还能留点体面。像这样哭哭啼啼死缠烂打,只会让小彦更讨厌你。” 早就因为陆彦被伤得千疮百孔的云栖,此时心中又被捅上一刀,痛得窒息。 面色惨白,嘴唇颤抖,好半天才憋出几个字,“不,我不能离婚。” 她失魂落魄走向前,想离杨柳月更进一步。 但还没走到屋檐下,就被旁边一直候着的安保人员给挡住。 自从网上接连爆出云栖曾经用身体换角色等黑料被骂之后,杨柳月就不许云栖再踏入陆家一步。 “妈,我不能离婚,我不能没有陆彦。求求你,不要赶我走,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再见见陆彦,妈!” 云栖挣扎着,想越过安保人员,走到杨柳月身边。 可她身单力薄,根本不是安保人员的对手。 最终被安保人员推坐到地上,彻底绝望。 她抬眼看着周围的一切,仿佛被抽光生气的壳子,眼神逐渐放空,最终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 “太太,她昏过去了,怎么办?” 杨柳月细眉一挑,“什么怎么办?昏了就昏了,跟我有什么关系!” 说完人就要往屋里去,显然不打算管已经昏迷的云栖。 “太太,这下雨天的,还是把人给挪屋里吧。不然,陆少回来,怕是会不高兴的。” 想到自己儿子,杨柳月终究还是吩咐人把云栖抬回屋里。 当昏迷的云栖被抬过她身边时,她一脸嫌恶的骂了句“晦气”。 、 艰难的睁开双眼,入眼看到的是天花板。 再往旁边瞅瞅,才发现自己躺在地板上。 不等云栖细想发生了什么,剧烈的疼痛袭来,大脑仿佛炸开一般,突然涌入很多画面。 过了好久 ,混乱的大脑终于平息,云栖已经疼出一身薄汗。 原来她竟然是个穿书者! 十年前她穿书而来,却失去记忆。 明明觉得自己不该是原身那样的人,却一直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推着走,遵循原身的既定轨迹生活。 直到从一个条件顶尖的二十岁娱乐圈新星,成为如今被豪门抛弃的30岁过气女明星。 一无是处,一败涂地,还践踏尊严的一次次挽回已经变心的豪门老公。 而前世她可是个在娱乐圈差点封王的存在,如果不是因为拍戏途中过劳猝死在年华正好的30岁,她早已是娱乐圈的女王。 向来只有男人围着她转,她什么时候低声下气的去讨好过男人。 同样是三十岁,曾经自己和如今一对比。 失去记忆的穿书十年,她活得像个没有灵魂的木偶。 想到这十年的种种,云栖便觉得愤怒。 什么垃圾穿书,竟然让她失忆来接替原身走剧情,成为男主炮灰前妻。 她要是不手撕了这狗1屁剧情,从炮灰活成爽文女主,她就不是云栖。 想让她像书中那样离婚后重返娱乐圈不成,最终抑郁自鲨,永远没可能。 、 咔哒,门被打开。 女佣戴丽走了进来,看到坐在地上的云栖,她脸色鄙夷,“终于醒了?如你所愿,陆少回来了。” 她一边说着,一只手还不停在鼻子前面晃动,仿佛云栖是个浑身散发着臭味的垃圾。 “陆少都说要离婚了,真不知道你还死缠烂打个什么劲儿?自己也不照照镜子,就你现在这样子,配得上陆少吗?” 这个所谓的少夫人,从嫁进陆家起,就一直被所有人看不起。 从来都唯唯诺诺,自卑懦弱,稍微得脸一点的佣人都敢对她摆脸色。 戴丽并不觉得自己的态度有什么问题,以前云栖是少夫人的时候她都敢给脸子,何况现在已经被陆彦抛弃。 她高昂着头,态度傲慢,看云栖直接用的是白眼。 只是她白眼还没翻过来,就啪的一下,被响亮的打了一个耳光。 戴丽直接被打懵了,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云栖。 “我配不上,你就配得上?” 云栖一脸云淡风轻,仿佛打人只是吃饭喝水这样的小事。 “就算 我跟陆彦离婚,我腾出来的位置,最终也会被其他女人取代。而你,在陆彦眼中永远只是个佣人。” 说完,她不屑的吹了下打人的那只手,好像上面有脏东西一样。 “你——” 被如此直白的戳中心事,又被打了一巴掌,戴丽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但她却不敢还手。 她是个女佣,就算再得太太和陆少喜欢,也不可能动手打云栖。 即便云栖即将是陆少的下堂妻。 “你等着!” 最终戴丽只能咬牙切齿扔出这句话,转身跑了。 她去告状了。 可云栖一点害怕的觉悟都没有,反而没事人一样,观察起现在的房间。 这是她曾经住了五年的地方。 从结婚开始,她虽然住在陆家,却一直跟陆彦分房睡。 看着房间里熟悉的一起,想起曾经自己无数次期盼陆彦能进来,却最终落空的失望和痛苦。 云栖嘴角挂起一抹讽刺的笑。 都过去了,那些仿佛□□控的木偶一样的日子。 从现在开始,她会活成真正的自己。 走到化妆镜前,云栖打量着现在的自己。 镜中人状态很差,眼圈发黑,肤色暗沉,满身狼狈,可遮不住五官的精致好看。 底子在,只要好好养养就能恢复。 很快,她就会让自己继续艳光四射。 、 啪! 愤怒的杨柳月抓起杯子摔在了地上。 “真是反了天了!” “她竟然敢打小丽!还把我放在眼里吗?这是明晃晃的打我的脸!” 戴丽是跟了她半辈子的女管家的外甥女,长得不错又嘴甜,杨柳月一向喜欢她。 以前的云栖对戴丽跟对杨柳月一样尊重,现在竟然敢动手,这是要翻天。 “月姨你别生气,都是小丽不好,惹少夫人不开心才会被打...” 戴丽捂着脸,含着眼泪辩解,一副善良隐忍的模样。 杨柳月更加生气,“小丽你不用替那个贱人解释!她心里想什么我清楚,不就是我不让她见小彦吗,她这是在拿你泄愤打我脸!” 眸光不满的看着自己儿子。 “小彦你别总说我欺负她,你看吧,那贱人从来就不是个老实的,表面上看起来柔柔弱弱,实际上心黑手狠着呢。你看小丽的脸都被她打 肿了!” 听到杨柳月这么说,戴丽委屈又期盼的看着陆彦。 陆彦没说话,只是眉头微皱。 戴丽心中也是欢喜,她知道陆彦这是更加厌恶云栖了。 果不其然,陆彦马上就冷声开口让人去把云栖“请”下来。 然而不等人上去,一道悦耳的女声先飘了过来。 “不用请,我来了。” 、 循声望去,一身红裙焕然一新的云栖,正施施然的漫步走下楼梯。 才几十分钟而已,云栖仿佛换了个人。 如果说刚才的云栖狼狈得仿佛丧家犬,此时的云栖就像只天鹅,高贵又美丽。 那种由内而外的自信、淡然,以及美感,让人不由得生出疑问,这真的是云栖吗? 眼看众人要么一脸惊讶,要么楞在当下。 云栖很满意,这才是她本来的样子。 花十五分钟快速的冲洗换衣服,又化上淡妆,就是要摆脱之前的糟糕状态。 那一头凌乱湿漉的发,溅上泥泞的衣服,还有沾满泪水和雨水的脸。 她忍不了。 云栖是个爱美的人,是那种即便去吵架撕1逼也要挑选好合适妆容的人。 在陆家这些人面前,她怎么可能允许自己外形不在状态。 曾经失忆,被莫名推着走,她多数时候无能为力,浑浑噩噩的活着。 现在恢复记忆,她一刻也不能敷衍自己。 、 直到云栖旁若无人的走到客厅坐下,一众人才反应过来。 “你可算出来了!” 杨柳月立刻火冒三丈,“你竟然敢打小丽,谁给你的胆子?” “一个女佣,打就打了,还需要胆子?” 云栖看都没看杨柳月,淡然的笑着,眼睛却望着陆彦,“你说呢?” 这就是她曾经失去记忆时喜欢过的男人,书中的男主。 颜值高,气场强,典型的霸道总裁。 算得上非常优秀,可终归比她之前认识的某个人差了不少。 云栖根本不会放在眼里。 她看着陆彦,唇角微勾,带着一种别样的魅惑。 陆彦仿佛被电到一样,后背一层酥麻,下意识身体往后倾,直到背部紧贴沙发。 这是他遇到危险时的本能反应。 明明云栖浑身上下没有任何兵刃,却让人觉得危险,带着勾子想让人去探 索的危险。 认识五年,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云栖。 五官容貌没变,整个人形象气质却完全不同。 她此时再不见往日丝毫的怯懦和紧张,整个人自信而松弛。 让人不由得生出一种错觉,仿佛她才是这里的主人。 陆彦没说话,眸光先是深沉,而后很快被讥讽取代。 他不认为云栖真的变了,更多是一种强弩之末的演。 可能为了引起他的注意,也可能是为了维护自己最后的尊严。 总之这不是真实的她。 不过,陆彦必须承认,她的演技很好,他差点就信了。 不过也仅此而已。 想到她真实的怯懦柔弱模样,陆彦内心不屑。 他重新坐直身体,恢复自己一贯的冷酷。 一旁被无视的杨柳月更加愤怒,三步并作两部走到云栖面前,抬手就要打云栖。 可手刚挥起来就被云栖当空给抓住。 “你这是反了天了,竟然敢拦我!” 杨柳月保养得宜的脸部因为惊讶和愤怒而扭曲,“你给我松手” 云栖无动于衷,只看着杨柳月冷笑。 脑中有太多关于这个女人的负面画面,曾经失去记忆的她被欺负得太惨了。 这样想着,手下不自觉便用力。 杨柳月被捏得龇牙咧嘴,“疼,疼!” 、 “云栖,松手。” 陆彦黑着脸,上前一步就要去抓云栖。 他不打女人,但如果那个女人太过分,他不介意动手。 云栖敢动他母亲,是找死。 云栖反应很快,在陆彦行动的时候,她便猛然一推,松开了杨柳月。 后者突然被一把推开,一个踉跄,就要摔倒! 认识五年,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云栖。 五官容貌没变,整个人形象气质却完全不同。 她此时再不见往日丝毫的怯懦和紧张,整个人自信而松弛。 让人不由得生出一种错觉,仿佛她才是这里的主人。 陆彦没说话,眸光先是深沉,而后很快被讥讽取代。 他不认为云栖真的变了,更多是一种强弩之末的演。 可能为了引起他的注意,也可能是为了维护自己最后的尊严。 总之这不是真实的她。 不过,陆彦必须承认,她的演技很好,他差点就信了。 不过也仅此而已。 想到她真实的怯懦柔弱模样,陆彦内心不屑。 他重新坐直身体,恢复自己一贯的冷酷。 一旁被无视的杨柳月更加愤怒,三步并作两部走到云栖面前,抬手就要打云栖。 可手刚挥起来就被云栖当空给抓住。 “你这是反了天了,竟然敢拦我!” 杨柳月保养得宜的脸部因为惊讶和愤怒而扭曲,“你给我松手” 云栖无动于衷,只看着杨柳月冷笑。 脑中有太多关于这个女人的负面画面,曾经失去记忆的她被欺负得太惨了。 这样想着,手下不自觉便用力。 杨柳月被捏得龇牙咧嘴,“疼,疼!” 、 “云栖,松手。” 陆彦黑着脸,上前一步就要去抓云栖。 他不打女人,但如果那个女人太过分,他不介意动手。 云栖敢动他母亲,是找死。 云栖反应很快,在陆彦行动的时候,她便猛然一推,松开了杨柳月。 后者突然被一把推开,一个踉跄,就要摔倒! 认识五年,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云栖。 五官容貌没变,整个人形象气质却完全不同。 她此时再不见往日丝毫的怯懦和紧张,整个人自信而松弛。 让人不由得生出一种错觉,仿佛她才是这里的主人。 陆彦没说话,眸光先是深沉,而后很快被讥讽取代。 他不认为云栖真的变了,更多是一种强弩之末的演。 可能为了引起他的注意,也可能是为了维护自己最后的尊严。 总之这不是真实的她。 不过,陆彦必须承认,她的演技很好,他差点就信了。 不过也仅此而已。 想到她真实的怯懦柔弱模样,陆彦内心不屑。 他重新坐直身体,恢复自己一贯的冷酷。 一旁被无视的杨柳月更加愤怒,三步并作两部走到云栖面前,抬手就要打云栖。 可手刚挥起来就被云栖当空给抓住。 “你这是反了天了,竟然敢拦我!” 杨柳月保养得宜的脸部因为惊讶和愤怒而扭曲,“你给我松手” 云栖无动于衷,只看着杨柳月冷笑。 脑中有太多关于这个女人的负面画面,曾经失去记忆的她被欺负得太惨了。 这样想着,手下不自觉便用力。 杨柳月被捏得龇牙咧嘴,“疼,疼!” 、 “云栖,松手。” 陆彦黑着脸,上前一步就要去抓云栖。 他不打女人,但如果那个女人太过分,他不介意动手。 云栖敢动他母亲,是找死。 云栖反应很快,在陆彦行动的时候,她便猛然一推,松开了杨柳月。 后者突然被一把推开,一个踉跄,就要摔倒! 认识五年,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云栖。 五官容貌没变,整个人形象气质却完全不同。 她此时再不见往日丝毫的怯懦和紧张,整个人自信而松弛。 让人不由得生出一种错觉,仿佛她才是这里的主人。 陆彦没说话,眸光先是深沉,而后很快被讥讽取代。 他不认为云栖真的变了,更多是一种强弩之末的演。 可能为了引起他的注意,也可能是为了维护自己最后的尊严。 总之这不是真实的她。 不过,陆彦必须承认,她的演技很好,他差点就信了。 不过也仅此而已。 想到她真实的怯懦柔弱模样,陆彦内心不屑。 他重新坐直身体,恢复自己一贯的冷酷。 一旁被无视的杨柳月更加愤怒,三步并作两部走到云栖面前,抬手就要打云栖。 可手刚挥起来就被云栖当空给抓住。 “你这是反了天了,竟然敢拦我!” 杨柳月保养得宜的脸部因为惊讶和愤怒而扭曲,“你给我松手” 云栖无动于衷,只看着杨柳月冷笑。 脑中有太多关于这个女人的负面画面,曾经失去记忆的她被欺负得太惨了。 这样想着,手下不自觉便用力。 杨柳月被捏得龇牙咧嘴,“疼,疼!” 、 “云栖,松手。” 陆彦黑着脸,上前一步就要去抓云栖。 他不打女人,但如果那个女人太过分,他不介意动手。 云栖敢动他母亲,是找死。 云栖反应很快,在陆彦行动的时候,她便猛然一推,松开了杨柳月。 后者突然被一把推开,一个踉跄,就要摔倒! 认识五年,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云栖。 五官容貌没变,整个人形象气质却完全不同。 她此时再不见往日丝毫的怯懦和紧张,整个人自信而松弛。 让人不由得生出一种错觉,仿佛她才是这里的主人。 陆彦没说话,眸光先是深沉,而后很快被讥讽取代。 他不认为云栖真的变了,更多是一种强弩之末的演。 可能为了引起他的注意,也可能是为了维护自己最后的尊严。 总之这不是真实的她。 不过,陆彦必须承认,她的演技很好,他差点就信了。 不过也仅此而已。 想到她真实的怯懦柔弱模样,陆彦内心不屑。 他重新坐直身体,恢复自己一贯的冷酷。 一旁被无视的杨柳月更加愤怒,三步并作两部走到云栖面前,抬手就要打云栖。 可手刚挥起来就被云栖当空给抓住。 “你这是反了天了,竟然敢拦我!” 杨柳月保养得宜的脸部因为惊讶和愤怒而扭曲,“你给我松手” 云栖无动于衷,只看着杨柳月冷笑。 脑中有太多关于这个女人的负面画面,曾经失去记忆的她被欺负得太惨了。 这样想着,手下不自觉便用力。 杨柳月被捏得龇牙咧嘴,“疼,疼!” 、 “云栖,松手。” 陆彦黑着脸,上前一步就要去抓云栖。 他不打女人,但如果那个女人太过分,他不介意动手。 云栖敢动他母亲,是找死。 云栖反应很快,在陆彦行动的时候,她便猛然一推,松开了杨柳月。 后者突然被一把推开,一个踉跄,就要摔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