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神祇》 正文 1、2023x月x日 星期一 晴 他今天又来了。教室不可避免的又发了一阵sao乱,隐蔽的嫉妒和黑暗的情绪在悄悄蔓延。 我放下手里的笔看过去。 他穿着白色的体恤,宽松的破洞牛仔裤,黑白相间的球鞋。 帅气精致的面容上是他特有的笑容,我曾贪婪而又渴望,也深深嫉妒着。 ——这笑容属于所有人 他很爱干净,衣服都是一天换一次的。每一件衣服上都带着淡淡的香味。那不是任何洗衣液或者是沐浴露和香水的味道,那种甜甜的,淡淡却又仿佛把你整个人都包裹住的,是独属于他的。 讲台上正在收拾课本的教授看了一眼门口,视线从他的身上划过后淡淡落下,而后他轻轻开口:“何清,有人找。” 无视了周围的窃窃私语,教授低下头继续收拾讲桌上的教案,只有我看到,那双在讲桌上面的手紧紧的攥成了拳头。 年轻儒雅,为人师表的教师不也和我一样,早就污浊不堪了吗? 我收回视线,隐蔽而又贪婪的注视着他。 一个女孩红着脸颊站起来,迫不及待的跑着撞进了他的怀里,他站在原地纹丝不动。 我知道他经常锻炼身体,有时我甚至可以透过他的白色体恤看到他的腹肌和窄瘦的腰线。 我曾不止一次的幻想过,我是怎样用指尖抚摸过他的每一片肌肤,怎样用唇瓣亲wen他的腰窝,怎样用舌头tian舐他的全身。 “饿了没有?” 他伸出手揉了揉女孩的头发,眯着眼睛笑起来,眼里满是欢愉,声音磁性而又温柔。 嫉妒像是毒药,迅速的顺着我的心脏流向四肢百骸。 我一定是疯了! 明明嫉妒到快要发狂,恨不得冲上去掐死那个女人,好让她在那人面前永远消失,但我的躯体却只是麻木的,自虐一般的看着。 疯了的不止有我一个人。 神色如常的教授用手指狠狠扣烂了书本的封面。 我因此感受到了病态般酣畅淋漓的痛快。 像是一个蠕动着身体在阴暗的角落里苦苦挣扎的虫子。 恶心而又见不得阳光。 低头收拾好桌子上的书本,我像往常一样若无其事站起身来走向门口,然后压抑 着令人沉醉的狂喜装出一副礼貌的样子。 “你好,能借过一下吗?” 他笑着侧过身体,似乎饶有兴趣的看了我一眼。 我的身体一瞬间绷紧,整个人都高度兴奋起来,连皮肤之下的血液都滚烫到沸腾,破体而出的浓稠爱恋几近快要将我毁灭。 没有人能抵抗他。 所有人都在为他着迷。 我和他擦肩而过,手背轻轻从他的胳膊上蹭过去,美好的触感让我抑制不住的发抖。 尽管卑微的像条蛆虫,我也依旧做过无数遍那令人恨不得一生都沉醉其中的梦。 梦中的我将他压在身下,虔诚的从他的脚尖开始tian舐,他会愤怒的颤抖,那贴着白皙肌肤的铁链在我耳边哗哗作响,相撞时会发出格外悦耳的声音,但这都不及他在我耳边压抑而又沙哑的闷哼声。 是奢想,接近他,是我所谓的奢想。 “你想吃什么?” 我听见了他含笑的声音,清澈的犹如玉石相撞。 “都可以。”让我感到恶心的声音随后响起。 我低头轻轻笑了一下。 没关系,没有人会让他的视线停留的,我比任何人都清楚。 “你好,能借过一下吗?” 他笑着侧过身体,似乎饶有兴趣的看了我一眼。 我的身体一瞬间绷紧,整个人都高度兴奋起来,连皮肤之下的血液都滚烫到沸腾,破体而出的浓稠爱恋几近快要将我毁灭。 没有人能抵抗他。 所有人都在为他着迷。 我和他擦肩而过,手背轻轻从他的胳膊上蹭过去,美好的触感让我抑制不住的发抖。 尽管卑微的像条蛆虫,我也依旧做过无数遍那令人恨不得一生都沉醉其中的梦。 梦中的我将他压在身下,虔诚的从他的脚尖开始tian舐,他会愤怒的颤抖,那贴着白皙肌肤的铁链在我耳边哗哗作响,相撞时会发出格外悦耳的声音,但这都不及他在我耳边压抑而又沙哑的闷哼声。 是奢想,接近他,是我所谓的奢想。 “你想吃什么?” 我听见了他含笑的声音,清澈的犹如玉石相撞。 “都可以。”让我感到恶心的声音随后响起。 我低头轻轻笑了一下。 没关系,没有人会让他的视线停留的,我比任何人都清楚。 “你好,能借过一下吗?” 他笑着侧过身体,似乎饶有兴趣的看了我一眼。 我的身体一瞬间绷紧,整个人都高度兴奋起来,连皮肤之下的血液都滚烫到沸腾,破体而出的浓稠爱恋几近快要将我毁灭。 没有人能抵抗他。 所有人都在为他着迷。 我和他擦肩而过,手背轻轻从他的胳膊上蹭过去,美好的触感让我抑制不住的发抖。 尽管卑微的像条蛆虫,我也依旧做过无数遍那令人恨不得一生都沉醉其中的梦。 梦中的我将他压在身下,虔诚的从他的脚尖开始tian舐,他会愤怒的颤抖,那贴着白皙肌肤的铁链在我耳边哗哗作响,相撞时会发出格外悦耳的声音,但这都不及他在我耳边压抑而又沙哑的闷哼声。 是奢想,接近他,是我所谓的奢想。 “你想吃什么?” 我听见了他含笑的声音,清澈的犹如玉石相撞。 “都可以。”让我感到恶心的声音随后响起。 我低头轻轻笑了一下。 没关系,没有人会让他的视线停留的,我比任何人都清楚。 “你好,能借过一下吗?” 他笑着侧过身体,似乎饶有兴趣的看了我一眼。 我的身体一瞬间绷紧,整个人都高度兴奋起来,连皮肤之下的血液都滚烫到沸腾,破体而出的浓稠爱恋几近快要将我毁灭。 没有人能抵抗他。 所有人都在为他着迷。 我和他擦肩而过,手背轻轻从他的胳膊上蹭过去,美好的触感让我抑制不住的发抖。 尽管卑微的像条蛆虫,我也依旧做过无数遍那令人恨不得一生都沉醉其中的梦。 梦中的我将他压在身下,虔诚的从他的脚尖开始tian舐,他会愤怒的颤抖,那贴着白皙肌肤的铁链在我耳边哗哗作响,相撞时会发出格外悦耳的声音,但这都不及他在我耳边压抑而又沙哑的闷哼声。 是奢想,接近他,是我所谓的奢想。 “你想吃什么?” 我听见了他含笑的声音,清澈的犹如玉石相撞。 “都可以。”让我感到恶心的声音随后响起。 我低头轻轻笑了一下。 没关系,没有人会让他的视线停留的,我比任何人都清楚。 “你好,能借过一下吗?” 他笑着侧过身体,似乎饶有兴趣的看了我一眼。 我的身体一瞬间绷紧,整个人都高度兴奋起来,连皮肤之下的血液都滚烫到沸腾,破体而出的浓稠爱恋几近快要将我毁灭。 没有人能抵抗他。 所有人都在为他着迷。 我和他擦肩而过,手背轻轻从他的胳膊上蹭过去,美好的触感让我抑制不住的发抖。 尽管卑微的像条蛆虫,我也依旧做过无数遍那令人恨不得一生都沉醉其中的梦。 梦中的我将他压在身下,虔诚的从他的脚尖开始tian舐,他会愤怒的颤抖,那贴着白皙肌肤的铁链在我耳边哗哗作响,相撞时会发出格外悦耳的声音,但这都不及他在我耳边压抑而又沙哑的闷哼声。 是奢想,接近他,是我所谓的奢想。 “你想吃什么?” 我听见了他含笑的声音,清澈的犹如玉石相撞。 “都可以。”让我感到恶心的声音随后响起。 我低头轻轻笑了一下。 没关系,没有人会让他的视线停留的,我比任何人都清楚。 “你好,能借过一下吗?” 他笑着侧过身体,似乎饶有兴趣的看了我一眼。 我的身体一瞬间绷紧,整个人都高度兴奋起来,连皮肤之下的血液都滚烫到沸腾,破体而出的浓稠爱恋几近快要将我毁灭。 没有人能抵抗他。 所有人都在为他着迷。 我和他擦肩而过,手背轻轻从他的胳膊上蹭过去,美好的触感让我抑制不住的发抖。 尽管卑微的像条蛆虫,我也依旧做过无数遍那令人恨不得一生都沉醉其中的梦。 梦中的我将他压在身下,虔诚的从他的脚尖开始tian舐,他会愤怒的颤抖,那贴着白皙肌肤的铁链在我耳边哗哗作响,相撞时会发出格外悦耳的声音,但这都不及他在我耳边压抑而又沙哑的闷哼声。 是奢想,接近他,是我所谓的奢想。 “你想吃什么?” 我听见了他含笑的声音,清澈的犹如玉石相撞。 “都可以。”让我感到恶心的声音随后响起。 我低头轻轻笑了一下。 没关系,没有人会让他的视线停留的,我比任何人都清楚。 “你好,能借过一下吗?” 他笑着侧过身体,似乎饶有兴趣的看了我一眼。 我的身体一瞬间绷紧,整个人都高度兴奋起来,连皮肤之下的血液都滚烫到沸腾,破体而出的浓稠爱恋几近快要将我毁灭。 没有人能抵抗他。 所有人都在为他着迷。 我和他擦肩而过,手背轻轻从他的胳膊上蹭过去,美好的触感让我抑制不住的发抖。 尽管卑微的像条蛆虫,我也依旧做过无数遍那令人恨不得一生都沉醉其中的梦。 梦中的我将他压在身下,虔诚的从他的脚尖开始tian舐,他会愤怒的颤抖,那贴着白皙肌肤的铁链在我耳边哗哗作响,相撞时会发出格外悦耳的声音,但这都不及他在我耳边压抑而又沙哑的闷哼声。 是奢想,接近他,是我所谓的奢想。 “你想吃什么?” 我听见了他含笑的声音,清澈的犹如玉石相撞。 “都可以。”让我感到恶心的声音随后响起。 我低头轻轻笑了一下。 没关系,没有人会让他的视线停留的,我比任何人都清楚。 “你好,能借过一下吗?” 他笑着侧过身体,似乎饶有兴趣的看了我一眼。 我的身体一瞬间绷紧,整个人都高度兴奋起来,连皮肤之下的血液都滚烫到沸腾,破体而出的浓稠爱恋几近快要将我毁灭。 没有人能抵抗他。 所有人都在为他着迷。 我和他擦肩而过,手背轻轻从他的胳膊上蹭过去,美好的触感让我抑制不住的发抖。 尽管卑微的像条蛆虫,我也依旧做过无数遍那令人恨不得一生都沉醉其中的梦。 梦中的我将他压在身下,虔诚的从他的脚尖开始tian舐,他会愤怒的颤抖,那贴着白皙肌肤的铁链在我耳边哗哗作响,相撞时会发出格外悦耳的声音,但这都不及他在我耳边压抑而又沙哑的闷哼声。 是奢想,接近他,是我所谓的奢想。 “你想吃什么?” 我听见了他含笑的声音,清澈的犹如玉石相撞。 “都可以。”让我感到恶心的声音随后响起。 我低头轻轻笑了一下。 没关系,没有人会让他的视线停留的,我比任何人都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