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白蘭地回甘

正文 82、番外三 來日方長

    【一】

    2021年12月30日。

    黃躍謙奪視帝的第三天, 大眾對他的關注熱潮仍然高漲, 狗仔們辛勤蹲伏在其住所周圍,期待挖出這位新晉視帝的情感八卦。

    一輛賓利慕尚駛入小區,是從未見過的車牌號。

    狗仔們立刻警覺,鏡頭調焦,爭奪第一手資料。

    那輛賓利在小區噴泉景觀旁停下,沒有駛入地下車庫, 駕駛室的車窗大大方方搖下來,露出一個女人明艷的側臉。

    她縴手夾著香煙, 緩緩吐出煙圈,目光漫不經心地越過噴泉水簾,落在對面草坪上, 瞧著灌木叢後沒遮掩住的一雙球鞋,勾唇笑了。

    被盯上的狗仔立馬一身冷汗, 季初雨這個魔鬼怎麼會來?

    她左手伸出窗, 勾了勾食指,灌木叢後有小幅度的,隨後又歸于平靜, 沒有人出來。

    ……

    “需要我來請各位麼?”涼涼的聲線,音量不大,但在闃靜無人的高檔小區內, 足以傳入各位狗仔的耳朵。

    季初雨撳滅香煙,左手肘撐著車窗框,仍是一副好商好量的態度, 除了眯起的眼眸,麗而危險。

    收拾背包、褲腿沾滿雜草的狗仔們紛紛站出來,心里暗嘆倒霉。這兩年季初雨消停了,還以為她是婚事將近,不再尋他們的樂子了。

    狗仔也有自己的圈層,什麼量級的明星他們窮追不舍,什麼量級的明星他們不屑一顧。在場的幾人仗著人脈常年混跡各大住宅區,神出鬼沒,是圈內明星們賄賂買通的對象。

    可惜踫上季初雨,人家一根指頭就能碾碎他們。

    “趕緊走,我今兒心情不好,誰溜得慢,明天就抱著律師函滾蛋。”

    她手支著車窗,放下狠話便盯著噴泉發呆,狗仔們捉摸不透她的心思,全都灰溜溜地拍拍屁股,取車走人。

    ……

    又只剩她一個人了,太過安靜徒增寂寞呢。

    季初雨搖起車窗,心里罵自己犯賤。

    外人眼里,覺得季家姐弟最是灑脫果斷、任意妄為,只有季初雨自己知道,她比不上自家老弟。

    她其實狠不下心腸,父母的好意安排她都不忍心拒絕,她放不下名利、又放不下愛情,年復一年,把自己給耽誤了。

    她很久沒聯

    系黃躍謙,但不代表她不關注他。

    這兩年他在事業上升期,不止視帝加持,他天然的綜藝感更是圈粉無數。他再也不是當年季初雨可以輕易逗弄的小奶狗了。

    為了與刑昊“和平分手”,季初雨破天荒簽了不平等條約,好在老弟回歸季氏,替她分擔不少壓力。

    分手那天刑昊問她,還準備耗到什麼時候?

    刑昊比她大兩歲,明年33,按照他的人生計劃,必須另覓良緣,在明年內閃婚。

    季初雨高昂著下巴,輕蔑一笑︰“我有的是錢,什麼男人沒有?”

    “初雨,你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

    刑昊依舊溫吞,收起文件便離開了她的辦公室。

    ……

    電梯到了,季初雨踩著高跟鞋走出。

    她沒急著敲門,靠在走廊窗戶旁又點燃香煙,回首望著北京城入夜的燈火零星。

    一根煙燃盡,抬手看表,已經過了十二點,現在是12月31日。

    開門聲響起,黃躍謙左右手拎著三個垃圾袋,大冷天還穿著涼拖,頂著亂糟糟的頭發走出來。

    “可回收、廚余、其他…可回收、廚余……”

    他嘴里念念有詞,怕自己忘了垃圾分類的順序,正要走到樓梯間,看見一雙熟悉的紅色緞面高跟鞋。

    季初雨正摸出第二根煙,還沒掏出打火機,下巴指指黃躍謙︰“借個火?”

    “……”

    “你頭發長得真快,我能摸摸嗎?”

    她自顧自說著,款款走向他,不管他是否答應,微微踮腳,胡亂揉了揉他的頭頂。

    “你怎麼來了?”他低著頭,沒有抵觸她的觸踫。

    “馬上跨年了,你知道我過了今天,就多少歲了嗎?”

    “……”

    季初雨見他不答話,眼底掠過一絲落寞。“沒什麼,就是無聊了隨便轉轉。”

    她退後一步,無所謂地笑笑︰“想不到老娘貌美如花,卻不能在三十歲之前把自己嫁出去…嘖……”

    還沒來得及扔掉的垃圾袋被棄置于地上,季初雨從未感受過黃躍謙如此霸道的吻。

    清爽的男性味道侵略著她身上未散的煙味,他們的身體向來比嘴更誠實,明明如此渴望對方,輕易就能勾起壓抑已久的情.欲。

    “誰說不能的,這不是還有一天……”

    ……

    【二

    】

    吳選清醒後逐漸開始進行康復訓練,但他最近也很苦惱,他在思考自己未來的選擇。

    回部隊,還是退伍回T大復學。

    表哥和季哥都讓他自己選擇,因為無論吳選何時退伍,有表哥的財力、季哥的資源,加上他靈活的小腦瓜,相信創業也不是難事。

    除去昏迷的一年,吳選真正在部隊的時間不到三年,其實現在選擇退伍,他會抱憾終身,因為他還沒有達到季哥的高度,也沒跨過自己心里的那道坎。

    可是……

    吳選又想起他轉醒那日,家人朋友痛苦憔悴的臉龐,爸媽甚至哭著求他不要再回部隊。

    這次是老天眷顧死里逃生,下次呢?

    他拉開病床旁的矮櫃,抽屜里摞著一沓方塊紙片,上面都只有一個字,冉。

    呂然冉不能隨時探望他,但每日都托人送來鮮花,吳選昏迷多久,她就送多久,一天都沒停過。

    《浮陽碎清池》熱播後,呂然冉的知名度也有所提升,但她畢竟只是客串,並沒有如黃躍謙那樣一夜躥紅。

    視後、影後之于她,還遙遙無期。

    黃躍謙從片場趕回來,一如既往支持自家的小屁孩。

    “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表哥永遠支持你!反正表哥現在有的是錢,只要你平平安安,表哥是你永遠的後盾!”

    吳選哼哼唧唧想哭。

    季哥是最懂他的,懂他的執念,也懂他的信仰。

    “吳選,我無法替你做決定,也知道勸你沒用,不然當年就會勸住你不去參與毒彈挖掘。”

    “我得實話跟你說,如果你出事我會內疚一輩子,但…”

    季司原坐在他床邊,突然一陣苦笑,他是最沒資格勸阻的,吳選出事後他可是毅然決然頂替他繼續任務,連如葉勸他都沒用。

    “但我可以告訴你我的選擇,僅供參考。”

    吳選滿懷期待地眨下眼。

    “我會繼續,直到實現我的目標。”

    吳選又哼哼唧唧想哭。

    嫂子有一雙能看透人心的眼,她等季哥說完後,才走上前,摸了摸吳選的腦袋。

    “當年我無條件信任司原,支持他所有決定,如今我們也同樣信任你。你還年輕,有血性也有能力,只管一往無前實現自己的理想就好…”

    她溫柔地笑笑︰

    “不過你身上的責任可是很重的,有這麼多人牽掛你的安危,相信你會權衡輕重。”

    吳選鄭重點頭,心中有了決斷。

    呂然冉來時,吳選穿戴的最整齊。他有些害羞地撓撓頭,從枕頭後面掏出一個玻璃罐。

    “那個…可能有點俗套,但是我覺得那麼多紙條不好保存,所以就讓嫂子教我疊了千紙鶴…反正在醫院閑著也是閑著,我手比較笨,你湊合湊合?”

    這回吳選沒想哭,但他把呂然冉惹哭了。

    “有沒有人告訴過你,送女孩禮物時不要說那麼多話!多破壞氣氛啊!”呂然冉邊抹淚邊埋怨。

    “我…我…我錯了!”吳選難得語塞,想下床給她拿紙。

    “你別動,我過去。”

    她走到吳選床邊,彎腰抱住他,淚水又順著下巴落進他的衣領。

    “你看了我演的戲嗎?”她下巴擱在他頸窩,悶悶地問。

    “看了看了!你演得很好!你看我表哥都能拿獎,你肯定也沒問題…”吳選連忙點頭。

    “要不我們做個約定吧?”

    “啥?”

    “三年,我最多再等你三年。三年以後,看我們誰先實現夢想。”

    ……

    【三】

    關于雙胞胎的取名問題,畢竟兒媳婦是才女,杜琴和季首城並不操心,他們只有一點要求——

    不許取酒名!

    畢竟季司原和周如葉心有靈犀,都給寵物取酒名,萬一季司原腦子一抽,給孩子取名“季尾酒”,季家一世英名就毀于一旦了!

    周如葉的肚子一天天隆起來,不過四肢依然縴細,季司原嚴格遵照醫囑,每日替她按摩腿部緩解不適。

    “唔…”

    周如葉側躺在長絨地毯上,上身斜倚靠墊,幕布投影正在放映她百看不厭的傳記電影,《時時刻刻》。

    季司原不準她踫電腦,但又心疼她孕期無聊,家里有影音室,他除了工作,就是陪如葉看電影閑聊。

    時至五月,她穿著寬松的衣裙,將腿搭在季司原身上,白皙的雙腿骨肉亭勻。

    他的指尖穩固有力,順著她的大腿.揉捏,覆著薄繭的指腹劃過她腿後肌膚,一寸寸按摩穴位,緩解孕期出現的酸脹感。

    周如葉舒適地眯起眼,又輕哼了一聲,伸展小腿蹭了蹭他的手臂。

    ……

    季司原的手不動了。

    “怎麼了?”

    她沉浸在電影里,後知後覺地偏頭看他。

    “…沒事兒。”他閉了閉眼,試圖讓自己心無雜念,繼續替她按摩。

    孕期最後三個月,每一天都在挑戰他的忍耐力。

    “轉個身。”他說。

    又沒動靜,他打算直接抱起她,卻見她蹙眉盯著電影,一手搭在胸口,神色酸楚。

    “…I would tell you that I wrestle alone in the dark,in the deep dark,and that only I can know.”

    (我會告訴你,我獨自一人在深淵里,在深不見底的黑洞里掙扎,這些只有我自己清楚。)

    季司原听見濃郁的英倫腔台詞,抬頭看向銀幕。

    妮可基德曼飾演的伍爾芙,與丈夫坐在火車站台的長椅上,霧藍雙眸里壓抑著瘋狂的暗涌,她的精神正被躁郁裹挾,悲傷漫漶眼底,神情卻愈發平靜。

    “You live with the threat…you tell me…you live with the threat of my extinction.”

    (你說你每天都面對威脅,我隨時會死亡的威脅。)

    “Leonard,I live with it,too.”

    (我也必須面對它,倫納德。)

    ……

    季司原听著大段獨白,目光落在周如葉的側臉,她已全然被電影吸引,眼角微垂,目露哀色。

    他幾不可聞地皺了皺眉,從身後摸過遙控器。

    伍爾芙和丈夫經過爭吵後回歸平靜,以丈夫的妥協告終。

    灰調的畫面,兩人悲傷的背影在人群中漸行漸遠。

    “You cannot find peace by avoiding life,Leonard.”

    (逃避生活不是尋求內心平靜的方法,倫納德。)

    伍爾芙突然又側過臉,冰冷而尖銳地添了一句,雖看不清她的神情,卻能聯想到她慣有的嘲諷態度。

    挽歌式的背景音漸起,她的丈夫依然微佝肩膀順著人群向前,沒有回應她。

    畫面突兀暫停,周如葉不滿地抬頭︰“你干什麼?”

    “為什麼總看這種電影,不怕影響心情嗎?”季司原淡淡開口,並不打算繼續播放。

    他將遙控器放置一邊,也側身躺下,手肘撐在她頭頂上方,低頭吻她的額頭,“我怕你難受。”

    周如葉已從電影中抽離,知他是擔心自己,依偎進他懷里,解釋道︰“這不是你在家嘛…你不在家的時候,我都看喜劇片!”

    “那也要少看。”他仍不放心。

    “好,那就不看了。”她妥協,與他的手交疊著放在肚子上,輕聲調侃︰“你怎麼對自己這麼沒信心啊?你要知道,

    你對我很重要,你們對我很重要。”

    似有感應,肚子里的小寶寶踢了他們一下,她愣住,驚喜地看向季司原︰“你看!他們听懂了!”

    “呵…”他終于笑了,眉目柔和,沖著肚皮上鼓起的小腳印說道,“你們和媽媽也都對我很重要。”

    季司原說完,感覺到掌心之下胎動力度更強烈,兩個寶寶比賽似的踢了幾腳,他又嚴肅起來,“但媽媽永遠是最重要的,不要踢疼她。”

    “嘁…你幼不幼稚?”周如葉笑他,努努嘴,示意他抱她坐起來。

    季司原把房內燈光調亮,看見茶幾上有個木質書寫板,上面夾了張紙。

    “孩子的名字想好了?”他見上面寫了一個季字,又寫了一句詩。

    [ 欽欽君子德,晏晏淑人儀。]

    季司原堅信這胎是龍鳳胎,所以讓周如葉取一個男名一個女名。

    “嗯,男孩兒叫季懷欽,女孩兒叫季懷晏。君子懷德的‘懷’,你覺得好嗎?”

    季司原略一思忖,點點頭︰“好,我很喜歡。”

    周如葉伸手,拿過書寫板,又苦惱地皺眉︰“你說如果是一對男孩兒或者一對女孩兒呢?要不我再想兩個別的?”

    季司原抽出一支筆,重新坐回地毯,在她秀麗的字體旁又添了兩個字︰

    欽,卿。

    晏,硯。

    ……

    2022年7月22日,周如葉與季司原的孩子出生。

    可惜並沒有遂季司原的意,是一對男孩兒。

    哥哥,季懷欽。弟弟,季懷硯。

    季司原看了一眼皺著小臉啼哭的哥倆,一種真實而奇異的感覺彌漫心頭。

    他居然真的做父親了。

    他走到周如葉的病床旁,心疼地替她拭汗。

    “老婆,辛苦了。”

    周如葉有些困倦,她听著嬰兒的啼哭聲,勾了勾季司原的手指,讓他湊近些。

    “兩個男孩兒,看來我是替你彌補雙倍的遺憾了…”

    “不知道他們誰更像你……”她握著季司原的手,顫抖的眼皮逐漸闔攏,安穩睡去。

    新的生命降臨,新的期望孕育。

    願你們前途似海,來日方長。

    【番外三  來日方長  完。】

    【全文完】

    作者有話要說︰番外終于也落幕了,想給筆下的每個人物圓滿。

    (關于吳選,其實有一點想說明

    。一開始這個角色,設定就是BE,結果寫的中途有點舍不得了...)

    畢竟是第一本書,對我有特殊的意義,不想刻意為戲劇性喪失一些溫暖,所以盡量讓他們所有人不留遺憾了。

    回看全書時還是覺得有許多不足,很多地方還可以改進,感謝小天使們這麼長時間的包容理解!

    十分舍不得季哥和如葉,以後再想到好玩的段子會更在微博的~

    這本書連載期間實在太艱難,下本書我會囤稿再更,開更會在微博通知哦。

    微博︰@歸晏溫

    再次感謝支持和喜愛這本書的每位讀者! 我們下本書再見 ^_^

    畢竟是第一本書,對我有特殊的意義,不想刻意為戲劇性喪失一些溫暖,所以盡量讓他們所有人不留遺憾了。

    回看全書時還是覺得有許多不足,很多地方還可以改進,感謝小天使們這麼長時間的包容理解!

    十分舍不得季哥和如葉,以後再想到好玩的段子會更在微博的~

    這本書連載期間實在太艱難,下本書我會囤稿再更,開更會在微博通知哦。

    微博︰@歸晏溫

    再次感謝支持和喜愛這本書的每位讀者! 我們下本書再見 ^_^

    畢竟是第一本書,對我有特殊的意義,不想刻意為戲劇性喪失一些溫暖,所以盡量讓他們所有人不留遺憾了。

    回看全書時還是覺得有許多不足,很多地方還可以改進,感謝小天使們這麼長時間的包容理解!

    十分舍不得季哥和如葉,以後再想到好玩的段子會更在微博的~

    這本書連載期間實在太艱難,下本書我會囤稿再更,開更會在微博通知哦。

    微博︰@歸晏溫

    再次感謝支持和喜愛這本書的每位讀者! 我們下本書再見 ^_^                   <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