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親愛的奧運冠軍

56.第五十六章

    藍倩推門進來,眼前的場景有些古怪。

    容熙一個人抱著腿縮在床上發呆,藍倩把飯放到桌子上,“哎,今天排隊的人可真多,估計都想吃點熱的吧,對了,你不是說泡面要配著炒飯一起吃麼?泡面呢?”

    滿屋子泡面味卻看不到泡面,桌子上只有容熙的飯盒,里面的東西證明,她確實泡面了。

    “你吃完了?”看到慕裳風進來,容熙的表情有些扭曲,“哦。”

    “你怎麼中午洗床單啊?”慕裳風把床單拉平伸展,表情很平淡,“嗯。”藍倩回頭又對容熙說話,“那炒飯還吃麼?我還特意買了兩份呢。”

    某人的表情很矜持,“就,不吃了吧。”

    “還是吃吧。”慕裳風難得說話,容熙抬頭只看到背影從屋子里出去,似乎一路下樓了。

    “什麼?你是說你用了慕裳風的小桌子,還在被她發現的時候一激動把泡面全灑在她床單上了?”藍倩的眼楮里面全是地震一樣的意外,“你不是在開玩笑吧?”

    面前的人一邊憂郁一邊吃完了一盒炒飯,“什麼開玩笑,貨真價實的事兒。”

    “那她那麼嚴重的潔癖。。。”終于吃完了最後一口飯,眼神里面的憂郁似乎要從眼眶當中溢出來,“是啊,我也在思考,我到底應該做點什麼呢?”

    下午在訓練室看到慕裳風的時候並沒有什麼意外,反而很平靜,越是這樣就越覺得對不起她,于是吃晚飯的時候,容熙悄悄溜回宿舍,打算做點什麼來彌補一下。

    段百里過來的時候,只有老大一個人在那里吃飯。

    “容熙去哪了?”“我不知道,之前看到藍倩,說是好像是回宿舍有什麼事兒吧。”

    眼看著快到訓練時間,容熙風塵僕僕,“搞定了麼?”“放心吧,全搞定了。”

    慕裳風回宿舍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快熄燈的時間,剛一進門就發現了異樣。

    “我的床單呢?”容熙滿臉堆笑上前,“我已經給你換上新的了,雖然和你的不一樣,但是我已經盡力找了,只能找到這個。”

    “我問你,我的床單呢?”慕裳風的聲音突然提高,嚇得容熙跟著哆嗦,“外面。”

    “哪兒?”“垃圾桶。”

    看著慕裳風推門出去,正好和打水回來的藍倩撞個滿懷。

    “她怎麼了?不滿意麼?”藍倩將兩個人的水壺都放在架子上,再一回頭發現容熙要哭了,“怎麼辦?我看她那個樣子,我好像又做錯事兒了。”

    藍倩和容熙老老實實坐在床上,誰也沒敢說話。

    慕裳風把床單撿了回來,並且一遍遍用洗衣機洗,外面洗衣機轉動的聲音轟轟作響,屋里面的氣氛同樣凝重。

    “對不起。”出乎意料的是,慕裳風先開口了,“剛才,不是故意的。”

    “你別這麼說,本來就是我不對。”容熙幾乎要從床上站起來,想了想又老老實實退到後面,“不過你放心,扔的時候套了袋子的,應該沒有弄髒。”

    “嗯。”

    又是一陣長久的不說話。藍倩小心翼翼問出口,“這個床單,對你有什麼意義麼?”

    剛才慕裳風不在,兩個人小聲討論了一番,覺得這個東西對她這麼重要,應該是別人給的吧,又或者說有什麼別的意義?

    “離了它,我睡不著。”

    哎,怎麼可能呢?就是一個床單而已,還能有人因為沒有它睡不著麼?

    藍倩已經睡著了,容熙還在硬撐著,望著眼前坐在床上一動不動的人,順便看了一下鬧鐘上的時間,才知道慕裳風說的話並不是假的。

    “你是真的不困麼?一點也不困?”慕裳風把加濕器調了一下,“困,但是睡不著。”

    “困了就睡嘛。”容熙說著說著就想上手把人按倒,腳剛踫到拖鞋就嗖的一下縮了回去。

    還是別惹事的好。

    “你困了就睡吧。”語氣听上去平淡至極,“我真的睡不著。”慢慢听不到對面的人說話,又看到人一點點趴到被子里,最後 的一下栽到了枕頭上。

    又安靜的過了十分鐘。。。

    對面的人披頭散發的爬起來,像是一灘軟泥揉不成形狀賦不上靈魂,直勾勾看著前面不說話。“還夢游?”

    說話嚇了慕裳風一跳,“夢游你個鬼啊。”人不睡覺精神崩潰,膽子自然也大了,“我這是過了困勁兒,睡也睡不著了。”既然睡不著索性談談話,“我很奇怪啊,這個床單對你來說有什麼意義?為什麼離開它你就睡不著覺呢?”說著說著有些奇怪,“你該不會是?”

    “該不會什麼?”容熙用皮筋把頭發全都綁起來,“該不會是有某種特殊癖好吧?”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慕裳風依舊坐著,“但是不是你想的那樣。睡吧。”

    听話听音,鑼鼓听聲,人家回答得這麼敷衍自然是不想說了,再說的話就有打听人家隱私的嫌疑,容熙重新趴回被窩里,打算好好醞釀一下。

    時針一點點走,情緒慢慢崩潰,如果哪天能選擇的話,容熙一定第一時間把失眠扔出去。

    已經三點鐘了。容熙的眼楮酸疼,對面一動不動。

    慕裳風悄悄關上了宿舍門。

    “你什麼時候出來的?”看著眼前穿戴整齊的人,“你不睡了?”

    路燈下映的天空一片漆黑,容熙右手指著自己的眼眶,“睡覺的人,能有這種黑眼圈麼?”順便扭了脖子伸了腿,“反正也是睡不著,不如出來看看你每天做什麼。。。”看著旁邊的人一點點消失不見,“哎,你倒是等等我啊,喂!”

    慕裳風斜眼看過去,這個口口聲聲說是要看自己干什麼的人,在小賣部開門的第一瞬間就沖過去買了東西出來,老老實實坐在一邊的台階上,再也不肯下來了。

    “喝水麼?”“吃東西麼?”“要休息麼?”慕裳風每跑完一圈某人就會溫馨的問一句,眼看著太陽朦朦朧朧快要出來橘黃色的暖光,倒真覺得口渴了。

    “水。”看著慕裳風伸手,容熙有些意外,“什麼?”“你不是問我喝水麼?”

    “哦。”這才後知後覺,“可是我沒有買水啊。”

    慕裳風的眼楮突突跳了兩下,“那你問我做什麼?”“哦,我就是客氣客氣。”語氣欠扁並且飄飄悠悠,眼看著慕裳風又要走了,“哎。”

    回頭接到的動作很完美,“別跑了,上來休息一會兒吧。”

    “晚上不睡覺還能這麼精神,你也算少數人了。”喝了一大口酸奶茶,“不困麼?”

    慕裳風跟著抿了一小口,“從昨天開始,這個問題你已經問了好多遍了。”突然轉頭眼神怔怔的看過去,“我說過了,困,但是睡不著。”

    “哦。”咕咚吞了口水,說話就說話麼,突然那麼鄭重其事的表情和語氣是怎麼回事?害得自己心髒  跳得厲害,只好胡亂打岔,“你們這種高度自律的人,是不是都一樣啊?”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跟著容熙的手看過去,“他?他怎麼了?”

    “沒怎麼,只不過覺得你們兩個人很像哎。怎麼都能起這麼早從床上爬起來鍛煉呢?還是每天都是一樣,正常人的話,不都會有偷懶的時候?”

    “你想成為正常人麼?”這句話問的容熙有些意外,“什麼?”

    容熙和藍倩坐在食堂,“對了,剛才你怎麼會在那兒?”

    藍倩一大早起床發現兩個人都不在,出來找的時候發現兩個人坐在台階上,慕裳風似乎還想說什麼,看到藍倩過來就自己走掉了,也看不清楚表情,“你們是在說什麼麼?”

    容熙攪著手里的雞蛋湯,難得認真嚴肅的神情。

    “她問我,想成為正常人麼?”說完自己都笑了,“說得好像我不是正常人一樣。”

    這個問題有些奇怪,藍倩也不知道怎麼回答。“快吃吧,馬上到時間了。”

    一上午的訓練有些難熬,眼楮半睜半咪昏昏欲睡,然而旁邊的人神采奕奕絲毫不受影響。

    容熙自己都懷疑了,慕裳風是裝電池的吧,所以才問自己是不是正常人?還是自己熬了個假夜,慕裳風其實偷偷的睡了?

    怪不得政治老師總是說自己睡不好精神不佳,失眠果然胡思亂想,以前還覺得政治老師更年期說話 縷え緩茫 衷諳胂臚蝗瘓陀行┤ 榱恕br />
    “藍倩,你來一下。”

    容熙吃完飯回宿舍,看到慕裳風的床單已經平平整整鋪在身下,又看到她戴著眼罩,于是松了口氣打算也好好睡一覺。

    “藍倩?你什麼時候回來的?吃飯了麼?”要不是去拉窗簾還看不到,藍倩在衛生間不知道在想什麼,靜靜地坐在馬桶上。

    “不是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