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帝都大人物

64.□□章

    屋內的空氣沉得迫人。

    他質問他︰“你怎麼會在這里?”

    他低頭不語。

    他再問︰“你不是說,你要去隴南,為何卻出現在了廬江?”

    他低著頭,仍舊是沉默不言。

    裴琦先捏緊拳頭,強壓著動手的沖動,厲聲叱道︰“你啞巴了嗎?說話啊!”

    裴羽還是不吭聲,沒有置一詞。

    裴琦先青著臉看他的腿︰“你根本就沒有摔傷,是不是?”

    裴羽眼神動了一下。

    “是……我身上沒有任何傷。”

    意料之外地,他開口了。

    裴琦先盯著他,咬牙一字一句︰“告訴我,你來廬江的原因。”

    裴羽很輕很輕地笑了,他抬起臉,一雙亮澈的黑色眼瞳直直地望定他︰“你不是已經猜到了嗎?廬江能有什麼,只有你的心上人許郡主啊,你半點都沒猜錯,我的的確確,是沖著她來的。”

    他終于爆發,也終于失控。

    憤怒的一拳砸在了裴羽的臉上。

    裴羽摔在方案上,案上的一副茶具滾落了兩只杯子,杯子脆響過後,墜碎成了一地的瓷碴子。

    攀住案沿,裴羽掙扎起身,還未站穩,一拳又重重落下,他踉蹌間跌僕在地,頭暈目眩,耳中嗡鳴作響,他的衣襟被人一把抓住,他看著裴琦先將要落下的拳頭,肆意地笑了︰“我真想知道,如果我真的對她怎麼樣了,你會不會殺了我?”

    裴琦先怒不可遏︰“會!我不止要殺你,還要將你碎尸萬段!”

    一瞬間,兩行清淚從青年人的眼中滑落。

    他望著他,痴痴地低問︰“如果我是你的親弟弟呢?”

    裴琦先目光劇然顫動,他全身僵住︰“你說什麼?”

    裴羽望著他,淚水不斷地落下,他顫聲地重復︰“我說,如果我是你的親弟弟……我們是手足至親,你還會不會因為她而殺了我?”

    裴琦先神色恍惚,他瞪大眼,看著那張近在咫尺的年輕臉龐,棕褐色的瞳仁慢慢地、慢慢地被一層水澤包裹住了︰“你……你胡說什麼……”

    茶具墜碎的聲音早已驚動了屋外的人,許在外面焦急地拍門——

    “裴琦先,開門!”

    “裴琦先,你到底在里面干什麼!”

    ……

    裴琦先半跪在地上,手漸漸松開了,他不是深信,也不是完全不信,從小到大,有多少人說過他倆的眉目和臉的輪廓長得相像,連母親也這樣說過多次,然而每每爹听見了,表情總是隱約不大自然的,甚至有一次還因此生了一頓在他看來十分莫名其妙的大氣……

    十余日前,母親找他談話,說想把吳管家的二姑娘說給裴羽,吳二姑娘喜歡裴羽是府里人都看得出來的,而裴羽往日對吳二姑娘也很不錯,或許只是年輕人羞澀不敢言明,他便認為這是一段郎有情妾有意的好事,當時就欣喜說了一句好,隨口問爹知道嗎,母親不高興地說,那老家伙不知道是怎麼回事,說拉不下臉來撮合,多請了他幾遍,他就發怒了……裴琦先沒有多想,只當是爹的怪脾氣又上來了,母親請他去對裴羽說一說,他就真個歡歡喜喜地去了,竟不曾想,話才說了兩句,裴羽就臉色大變生氣了︰

    “對人和氣些就是喜歡了嗎?誰告訴你我喜歡吳姑娘?我一點都不喜歡她!”

    “夫人不是說吳姑娘千好萬好嗎?那為什麼不讓你去娶她?”

    “你是不是從來都覺得你是主、我是僕,任何時候我都低你一頭,所以我什麼事都應該听你的?包括我喜歡誰娶誰都要讓你來決定!”

    ……

    細想起來,當時裴羽的態度和言行都極為反常。

    裴琦先被那些話吼得一愣一愣的,半天沒有反應過來,等想起再去看看裴羽的時候,只見裴羽收拾了一個包袱要離府。

    他追在裴羽身後問︰“你干什麼去?”

    裴羽一臉氣怒,悶頭走著根本不答話。

    他急了,忙拉住他說︰“算我錯了行不行?是我誤會了,我以為你……”

    裴羽狠狠甩開了他的手︰“裴琦先,你會知道的,原本我和你是一樣的人,並沒有差多少!”

    這兀然的一句話叫他明白不過來,他傻傻站在庭中,那時正巧爹迎面走來,皺眉打量著裴羽問道︰“你這是干什麼?”

    “去隴南,散散心。”

    裴羽話說完,人立刻就抬腳走了。

    那個時候,他還在很天真地想,裴羽這樣無禮,幸好爹的性子算寬仁,僅是罵了一聲“臭小子”,而沒有與之多計較,那一刻,他幾乎都忘了,平義侯的性格本不隨和……

    “小侯爺?小侯爺!”

    裴琦先的思緒被外面敲打門的聲音拉了回來。

    “裴琦先,你快開門呀!”

    裴琦先的手在發抖,他惶惑無措,整個人恍恍惚惚的。

    裴羽爬起來,低頭吐出一口血水,他緩了緩,抬起臉看著猶疑呆怔的裴琦先︰“我沒有胡說,你爹就是我爹,只是……他一直不肯認我。也許,是因為我娘當初是侯府中一個卑賤的侍婢……呵,一個侍婢生下來的孩子能高貴到哪里去?我不像你……你娘是爹的元配夫人,她出身好,家世好,所以你一生下來就是能承襲家業和侯爵之位的嫡長子!”

    裴琦先緩緩抬起一雙通紅的眼楮望著他。

    “而我有什麼?難道我不是他的兒子嗎?但我連光明正大叫他一聲爹都不可以!”

    ……

    “你根本不知道,從小到大,我有多羨慕你!明明我和你是一樣的,你擁有的東西,卻是我怎麼努力都無法得到的!爹娘的寵愛,他人的贊許和恭維,尊榮的地位,光鮮的外表,還有從生下來的那一刻就注定受用無窮的富貴生活!大哥……我是真的、真的好羨慕你啊……”

    裴羽搖晃著站了起來,他抬手捂住了自己濕淋淋的眼。

    裴琦先臉色煞白,一滴晶瑩的淚墜下,“啪”一聲砸在他自己的手背上,濺開了一朵小小的咸澀水花。

    “在沒有人看見的時候,我偷偷哭過很多次,然而流再多眼淚又有什麼用?今天是怎樣的,明天就還是怎樣,仍舊不會有任何改變,爹從我面前過去,我要畢恭畢敬稱他侯爺,你是平義侯世子,是裴小侯爺,我是你的隨侍,一輩子都會是這樣……”

    ……

    “你能體會一個……不被承認的庶子的悲哀嗎?每一天都過得小心翼翼,每一刻都如履薄冰,害怕做錯事,害怕招來爹的嫌惡和苛責……”

    又一顆淚珠從裴琦先的眼中落下了,那眼淚滲進衣服里,暈成一圈深色的印記,像是沾染上的墨痕︰“小羽,不要再說了……”

    “為什麼不讓我說下去?是听的越多,心里就越不好受嗎?你完全不知道自己還有一個親兄弟,而這個親兄弟不僅一無所有,更是成日提心吊膽地在你的眼皮子底下過活,跟你的差距,就像雲泥之別!”

    “夠了!夠了!”

    裴琦先發狂一般地捂住耳朵,他騰地起身逼近,赤紅著眼扣緊了裴羽的雙肩,一字一句無比清楚地告訴他︰“對你,我不必不好受,不必心懷愧疚,因為你的不幸不是我造成的!”

    裴羽惡狠狠推開他,亦聲嘶力竭地對他高喊道︰“那你讓我去怪誰、去恨誰?恨虛無縹緲的老天爺嗎?還是恨我們的爹?抑或是……恨我死去的娘?除了怨恨你的存在,我還能選擇恨什麼?你得到的一直都是最好的,你過了那麼多年錦衣玉食的生活,我只是想從你這里分到一點點屬于我的東西而已,我有什麼錯!”

    下一個瞬間,裴羽撞翻了花架。

    是裴琦先忍無可忍再次動手打了他——

    “混蛋,你又知道些什麼!”

    “你總認為你活得辛苦,每天小心翼翼、如履薄冰,提心吊膽地怕會被爹嫌惡,難道我就不是嗎!”

    “為什麼小時候所有人都夸我乖巧懂事?那是因為我一絲一毫的錯誤都不敢犯!我對爹和母親的話言听計從,從來不說一個‘不’字,不是因為所有的事情都按照我的想法在進行,不是!我也害怕犯錯,害怕爹不喜歡我,害怕惹了母親的憎惡!”

    原本安靜的屋子里再次傳出了讓人心驚的聲音。

    是有東西倒下了,是有東西摔碎了。

    許心口狂跳不止,緊緊扯過身邊的人來︰“雲煒……雲煒,快撞開門!”

    方才還在愣神的雲煒此時也管不了那麼多了,他退後幾步,用力往門上撞,第一下沒撞開,第二下拼盡全力,門開了,他撲進屋子里,摔在堅硬的地面上。

    “……什麼嫡長子,我根本就不是,我充其量不過是母親的養子罷了!”

    所有人都呆住了。

    裴琦先轉過頭看到闖進來的眾人,看到許,他的臉色愈加蒼白,神色又陡然慘淡下幾分。

    不等任何人張嘴說什麼,裴琦先淒惶而倉促地沖出了門去。

    雲煒顧不上疼,連忙爬起來,扭頭朝外追喊︰“令、令嘉!”

    ……怎麼,是這樣呢?

    許看了一眼坐在地上愣成泥塑似的,同樣臉色很不好而且嘴角還在滲著血的裴羽,就在剛才,她擔心的還是這個人說出實話來會吃虧,但是現在,她完全不知,該對他抱有一種怎樣的情緒了。

    “要別人陪著你,把舊傷口鮮血淋灕地翻出來,這下你滿意了吧!”

    許氣得心里疼,她恨恨咬牙,扔下一切不顧,飛快跑出去追離開的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