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一期一會

4.(《不論》番外)

    兩個小時的飛機,一個小時的動車。

    再一次回到這里,夏源的心情有些復雜。

    “你又想什麼呢?”高衡問他。

    夏源看著站牌上寫著市名的大字︰“嗯……沒什麼,就是感覺好久沒回來了。”

    兩個人沒有回S市工作,都留在了上大學的那座城市,一般就節假日回去看看父母。倆人工作都不清閑,這次要不是夏源的身份證快到期了,要回當地辦理,也想不著回來看看。

    趁著雙休,兩個人買了機票飛回到故土。

    辦理身份證不是什麼麻煩的事,一會兒就完事了,夏源有心出去轉轉,一打開公/安局的門就被蒸蒸熱氣嚇退了回來。

    即使是中國的最北方,在酷暑之日也不好過。35度的高溫伴著炎炎烈日,刺得人懷疑自己究竟是否身處中溫帶。

    公/安局對面就是小公園,而小公園旁邊,是S市一中。

    那個故事從開始到結束都貫穿之中的校園。

    “去學校那里看看吧,以後估計也沒什麼機會了。”高衡把人往外面推了推。

    這話倒是真的,法定節假日學校都不開,算算日子現在苦逼的高三應該還在補課,周六也不會休息。

    學校開門也不會放咱們進去吧?”夏源還是有些猶豫︰“算了,還是去看一眼吧,有點好奇現在學校變成什麼樣子了。”

    一中的作息時間沒有變,和高衡夏源他們在校的時候一樣,都是兩點開始上下午的課。一點四十正是校門口最熱鬧的時候,學生們嬉笑打鬧,來來往往,洋溢著無限的青春與活力。

    “……夏源?”

    一個男聲在二人背後傳來,透著一絲不確定。

    夏源回頭看向來人,眼楮瞬間亮了,驚喜萬分︰“易老師!!”

    “真是你啊,好久不見。”易景林笑著打量了他幾眼,眼角展出三道笑紋︰“是不是長高了些?”

    “……老師你能不能別哪壺不開提哪壺。”

    “行啦,別在門口站著看了,跟偷了油的小老鼠似的,要不要跟我進去?”易景林看了眼旁邊老老實實裝柱子的高衡,道︰“家屬也一起吧。”

    “現在校卡都換成電子的了,實名制,你們借了也白借。”易景林進門衛室跟大爺打了聲招呼,便放他們進來了。

    “高級高級,佩服佩服。”

    夏源他們那個時候,進出學校也是要校卡的,只是一張普普通通的卡,貼著照片印上班級姓名,拿給門衛看,再加上出校進校時大門也擠,有很多能鑽空子的地方。

    “那邊是新建的大屏幕,每年招生的時候用。”

    “有錢有錢,牛批牛批。”

    這些年,夏源和易景林一直保持著聯系,但交流並不多,算是“點贊之交”,但見了面還是和當年一樣熟稔。

    “我下午第一節有課,要不要去旁听,再當一下午我的課代表?”

    夏源聞言趕忙退後一步,躲在高衡身後避之不及︰“饒了我吧,要不是你當時忽悠我,課代表這東西我一天都不想當。”

    易景林顯然也記得當時的場景,悶笑一聲︰“行啦,我帶你們去我辦公室,你們想在校園里轉就隨意,累了就上我那坐會兒。周六下午不用坐班,今天下午高三地理組的辦公室,除了我應該沒別的老師。”

    易景林又補充︰“事先說明,別在我辦公室干壞事吼。”

    高衡︰“……”

    夏源︰“……吼。”

    反正他們之間的事都不算秘密,夏源揶揄他︰“于宸老師呢?”

    “提他干嘛。”易景林板著臉︰“退休了。”

    正說著,三個人便走進了教學樓,幾個穿著校服的小女生挽著手,走在走廊里,看到易景林脆生生地叫“老師好”,又好奇地看著老師後面的兩個帥哥哥。

    易景林指指他們︰“你們17級畢業的老學長,回來緬懷一下青春。”

    小女生們打過招呼後,捂著嘴嘻嘻嘻地跑了,三兩步竄進班級。

    易景林安排二人在辦公室坐下,拿起課本教案準備去上課,臨走前還給夏源抓了一把紫皮糖。

    “……老師,我都二十七了。”

    “嘖,拿給你就收著,二十七怎麼了,我還三十四了呢。”

    夏源說不過他,用手接過糖果,又分給了高衡一半。

    “我去上課了,你們出去的時候給我發個消息,門不用鎖。”

    “好。”

    “呼……”門 噠一聲關上了,高衡舒了口氣,癱坐在沙發上。

    夏源給他一拐子︰“你呼什麼呼啊?”

    “不知道,看著你們班任跟見家長似的。”

    “……什麼鬼。”夏源剝開一塊糖塞進對方嘴里︰“歇一會兒,再出去逛逛?”

    ……

    小吃街還沒到營業的時候,只有寥寥無幾的空攤子,校門口的小賣店老板倒是沒換人,但是當時學生們最心水的那家早餐店已經不干了。

    “露西姐!”高衡和一位長發女人打招呼,那是奶茶店的店主,他倆以前是這里的常客。

    欒露西眯著眼楮看了會兒才想起來他們是誰,拉著身邊扎著羊角辮的小丫頭,笑著迎上去︰“芽芽,打招呼。”

    “真可愛。”夏源蹲下來逗她。

    欒露西跟著女兒一起笑,母女倆的嘴巴長得特別像,彎彎的弧度一模一樣︰“回家來辦事麼?大熱天的,要不要來一杯加冰的烏龍奶蓋?”

    夏源一只手挽著高衡,一只手拿著烏龍奶蓋,繼續往前走,走到了畢業賣書的那條小路,走到了總有高中生來打架的小公園,走到了曾被冰雹砸壞紅綠燈的十字路口,走到了夏源家所在小區的居民超市……

    一點一滴,全部都是專屬回憶。

    雲朵遮住了毒辣的太陽,光芒被雲邊過渡地很溫柔。沒有打太陽傘的路人們也不再叫苦不迭,想趁著太陽出來之前趕緊走到一個陰涼的地方。

    “你爸媽今天在家麼?”走到小區的大門,高衡攬著他問。

    “在家……你把手拿開,好熱。”夏源說︰“但是我想著待一天就走,就沒和他倆說咱們要回來。”

    “今天,和他們一起吃個晚飯吧,你也好久沒回家了。”高衡摸了摸他的頭發︰“有些事情,該說了。”

    夏源抬眼看他,最終點了點頭。

    夏源有兩個家,第一個生他養他,有愛他的爸爸媽媽。第二個顧他陪他,有青春與高衡。

    他想,兩個家很快就要合二為一了吧。

    ————

    幫你們喚醒記憶——

    易景林是夏源的腹黑班主任,教地理。于宸是他藍朋友,教數學的,也是一中年紀最小的主任。

    欒露西是欒哈利他姐姐,開nei茶店滴。

    窩說過不會寫出櫃滴,這里面就交代一下時間,不具體說內容遼。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