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暗戀餐館

9.【章魚小丸子】01

    隨著夢中不斷響起的鈴聲,穆榆準時睜開眼,在室友朦朧的抱怨聲中眼疾手快的關掉手機鬧鐘,然後對著慘白慘白的屋頂發呆。

    他又夢到趙玉歌。

    並且不是什麼好夢。

    他面無表情的從掛在床邊的床簍里抽出幾張衛生紙,把自己粘膩的胯間擦拭干淨。

    夢里耳邊有炙熱的體溫與濕軟的身體,還有似哭似愉的低喘。而現實中,他身邊連個多余的呼吸聲都沒有。

    他把衛生紙扔到垃圾袋,不敢再回想夢里趙玉歌的模樣,只能想起過往。

    他高二開始和趙玉歌接觸,也是高二喜歡上了趙玉歌。

    趙玉歌長的好看,性子也好,文文弱弱戴個眼鏡,笑起來像春天里頭的日光。

    他麼,雖然成績還算不錯,但不愛說話,不與別人交流,人緣不好。

    他總覺得像趙玉歌那樣的人道貌岸然,是個偽君子,對著誰都一副溫和的樣子,指不定背後怎麼陰別人。

    他的中二想法在和趙玉歌同桌一個月後徹底被淨化。

    世上真的有這種人,因愛而生,心中也懷有愛,純淨善良的對待這個世界,仿佛一張未被浸染的白紙。

    穆榆對他抱著那樣的心思,一邊想徹底毀了他的那份純白,一邊又覺得他是那樣的不可侵犯。

    兩種極端的想法折磨著他,高三便不再靠近趙玉歌。

    直到有一天,他出去打籃球的路上,看到一個白淨可愛的女孩子,面色桃紅的拉著趙玉歌說話。

    兩人說的什麼他沒听見,只是見趙玉歌面帶笑容的點了點頭,那女孩便雀躍的像只小麻雀,牽著他的手原地蹦噠。

    自此到畢業,穆榆也沒再跟趙玉歌說過一句話。

    他也沒有履行高二與趙玉歌的承諾,跟他考同一個學校。

    雖然他現在這個學校與趙玉歌的僅不到一個小時的火車。

    兩人好似分道揚鑣,各自安好。

    只是穆榆時不時總能夢見那個干淨的少年,在夢里柔情蜜意,纏綿悱惻。還有夢醒時的空洞與寂寞。

    趙玉歌還在跟那個女孩在一起吧?或者交了新的女友?

    穆榆不管,從來也沒有打听過。

    他永遠不會去找趙玉歌。

    沒必要,暗戀是美好的,夭折的暗戀更美好。

    帶著一份遺憾,一份期待,一份幻想,純淨的保留著。

    說是這麼說,可他兩個月前還是沒忍住,給兩年沒有聯系的趙玉歌發了微信。

    他說︰“趙玉歌,我總在夢里上你,怎麼辦?”

    他發完了,有點釋然,一股腦把很多話都說了。

    “其實我高二的時候就喜歡你了,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我們在一起呆久了?我還記得你總跟我討論題目的時候說的臉紅脖子粗的,我就喜歡看你臉紅的樣子。”

    “我也真的想過告訴你,可是不行……真的不行,我心里明白。我就想,我一定要忘了你,必須要忘了你。這幾年來,我也沒有過多的想起你,怕一發不可收拾。”

    “可是我還是總夢見你,怎麼辦?要不你現在拒絕我一下,讓我徹底死心吧。”

    “你也別拒絕的太狠……委婉一點……”

    趙玉歌沒有回復他,他一開始手腳冰涼忐忑不安的等著,到後來慢慢安靜下來,他盯著微信聊天界面,一遍遍點他發送過的消息。信息超過兩分鐘,撤回不了了。

    他一邊壓抑著濃濃的失望,一邊努力忽略心口的難受,思考著怎麼撒個謊把他說的這些鬼話圓過去。

    說在玩游戲?真心話大冒險的那種?

    說他在網上看的段子,覺得很好玩,就發給他了?

    過了半小時,微信突然響了,把穆榆差點嚇尿了。

    是趙玉歌打來的電話。

    好不容易回溫的四肢再次冰涼僵硬,穆榆驚呆了。

    他還沒想好措辭,趙玉歌就不按常理的打電話過來了。

    他想去接,可是伸出的手指卻仿佛有千斤重,怎麼也落不下去。

    電話聲音停了。

    穆榆有些茫然無措,他狠狠揪了一把頭發。

    他把手機拿起來,想給趙玉歌回個消息,可是輸入法彈出來,他卻不知道回復什麼。

    聊天記錄一直停留在趙玉歌的電話。

    停留了兩個月。

    穆榆在床上挺一會尸,認命的下床清洗他的罪證。

    把衣服晾完了他站在底下仰頭看著自己的床,腦海中突然想起了趙玉歌干淨的笑容。

    他迅速爬上床把床單被罩全扯下來,扔進樓下的洗衣機。

    等他再回寢室時,室友A恨恨抱怨道︰“穆榆,你把你手機給老子靜音了!”

    穆榆啊了一聲︰“它又響了?不可能啊,我鬧鐘關了。”

    “有人打你微信!”

    “哦。”

    他慢吞吞上床把手機拿下來,解鎖看誰打的電話,結果就看到趙玉歌發來一條消息︰“你在B大沒錯吧?我在你們學校門口。”

    穆榆︰!!!??

    趙玉歌這條消息的上方是兩通未接電話,一通是兩個月前的,一通是剛剛的。

    穆榆震驚回復︰“你怎麼來我們學校了?!”

    趙玉歌回的很快︰“來辦點事,你來接一下我,外面太熱了。”

    穆榆回復了個哦,然後手忙腳亂的刷牙洗臉換衣服,期間制造出各種噪音,被室友臭罵了一頓。

    穆榆來不及道歉,穿好衣服就跑下樓。

    宿舍距離學校門口不是一般的遠,穆榆果斷拖了輛自行車。

    眼看著馬上就能見到自己思念了三年的人,穆榆卻緊張起來。

    慫包屬性發作,他很想調頭。

    但想想兩個月前那通未接電話,他一咬牙,加快了速度。

    周末的清早,學校門口沒什麼人,穆榆一眼就看到背著雙肩背包,站在門衛處跟門衛大叔談笑風生的趙玉歌。

    趙玉歌很快也看到了他,跟門衛大叔說了兩句,便向他走來。

    穆榆手又有些涼了,他停在趙玉歌面前,喘著氣說︰“你來辦什麼事啊?天這麼熱,也不怕曬著。”

    趙玉歌依舊一副溫溫柔柔的模樣,他說︰“我來找個人。”

    穆榆心中咯 一下,面上不露聲色道︰“找誰啊?B大我們班就我自己。你來找我?”

    趙玉歌一副他說笑了的表情︰“當然不是你,我來是有很重要的事。”

    穆榆的心一瞬間down到極點,噢了一聲,勉強扯了個笑︰“那他怎麼沒來接你?”

    趙玉歌呵呵道︰“沒膽子來吧。”

    穆榆莫名覺得後脊背一涼,他見趙玉歌額角的頭發都濕了,心疼的不行︰“來,我先帶你回我們宿舍涼快一會。”

    趙玉歌點了點頭,又道︰“我還沒吃早飯呢。”

    穆榆瞬間給自行車又扭了個頭︰“那先去吃飯,你上來。”

    趙玉歌嗯了一聲,抿不住唇角的笑,坐在自行車後座,虛虛的抓著穆榆襯衫的一小角。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