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之子于歸

1.第 1 章

    鹽水鎮的夏天格外的熱,今年尤甚。

    正值晌午,知了在柳樹上一聲聲叫個沒完,黃狗窩在樹蔭底下的青石板上,張著嘴吐著舌頭,滋溜溜的吐氣。

    此時正是用過中飯,在屋子里歇晌的時候。晌午時分陽光最毒辣,那太陽老爺要跟人示威似的,揮起他的陽光鞭,抽的人皮肉生疼、頭昏腦漲。日頭太大,街上只有幾只蔫怏怏的黃狗,偶爾飛過三兩麻雀,再無其他。

    程家的少爺程聰把僕婢趕去歇晌,自己把屋子鎖了,端起一只茶色的陶罐,拿根蒲草逗引著。這是他花了大價錢買回來的常勝將軍,可今兒個不知怎麼了,死氣沉沉,怕不是被曬蔫了。

    正思索著,突然“ 當”一聲,原是有人拿石子砸了窗。

    轉過身看,從窗台溜進來,笑的賤兮兮的,不是阿生是誰?

    阿生是他乳娘的二子,和他一般大,同是十五歲,自幼與他玩樂,他是家中獨子,兩人就像親兄弟一般。

    “聰少爺,蝦子湖摸魚去,你去嗎?”

    “今日的《為政》還沒默完,我怕晚上師傅要檢查……”

    “聰少爺,不消多久,我們就玩一會,半個時辰就回來,未時我還得去翻草藥,不會遲你讀書的。”

    他心下有些意動,又怕貪玩被爹娘發現,得一通教訓。正躊躇之際,阿生又添了把火︰

    “我听說賈家的二姑娘昨天去了蝦子湖采蒹葭,她家要生小娃娃了,她得做枕頭。”

    阿生看他眼楮放亮,便知此事已成了□□,決心逗一逗他︰“罷了,您還是別去了,萬一被大太太知道,可不得了。這樣,您專心讀那勞什子的為正為圓,我若見著賈二姑娘再回頭告訴您。”說完便朝窗邊走去。

    程聰被這招以退為進拿住了,連忙叫住︰“阿生,且慢!待我更衣。”

    待他更衣完畢,兩人便跳窗而出,悄悄的摸到程宅後牆,那牆高一人半,阿生穩扎馬步,程聰一蹬一攀,人已俯在牆上。阿生走遠三四米,小跑加速爬牆,程聰在牆上用力拽他伸出的手,阿生便沿著力道爬了上來。兩人站在牆上,先後跳下。越過那堵灰黑的磚牆,來到程宅外,兩人都舒心的松了一口氣,心情說不出的松快。

    “聰少爺,你衣服被牆磚弄破了,就送我吧。”

    程聰只是輕笑一聲。

    蝦子湖在鹽水鎮西南方山下,從山上俯視,形狀像個蝦子,蝦子的頭在山澗,環繞著山體是蝦身,湖泊還分出小溪,看上去像蝦腳。鹽水鎮的少年們最喜歡跳水和蕩水。跳水簡單,爬到山上的山岩,直直的往下跳就是了,那山岩凸出山體,底下就是清澈見底的湖水。蕩水就是拽著樹藤,用力朝半空中蕩去,蕩出去到最遠的地方松手跳湖。一代又一代的少年,都在這一蕩一跳中學會泅水。

    等兩人爬上山,山上已經有不少人了。各個頭發濕著,光著膀子。三五人在山岩旁的空地烤魚,魚鮮味被煙火一沖,香的更加放肆。其余少年正起哄讓一個約莫七、八歲的孩子試著蕩水。那小孩程聰認得,是他家藥材鋪子伙計的孩子,看起來瘦小稚弱,起了個名字叫長壽,喜歡吃糖娃娃。

    長壽緊緊的拽著樹藤不敢跳,幾個小子都在鼓勵他。長壽心里害怕,環顧四周都沒人幫他說話,突然看到他,像見到救星,“聰少爺救我!”這一聲惹得眾人發笑。

    一個十七八歲的後生忍者笑將長壽抱開,道︰“聰少爺難得出來玩,快蕩一蕩,涼快涼快。”

    他也不推脫,將衣服扔下就向老藤奔去。

    “長壽,仔細看著!”話音未落便蕩了出去。

    他將身子前弓,雙腳也纏著老藤,感覺自己像一只飛鳥在空中滑翔,整個天空都是他的戰場,蕩到差不多湖中心的位置,他迅速變換姿勢,松開雙手靠單腳纏著老藤,頭腦朝下,天地在眼前懸掛。等老藤蕩到最遠處開始擺回之時,他深吸一口氣,松腳往下跳。湖水冰涼,滋潤著每個毛孔,他俯沖至湖下,踩著水出湖,連頭發絲都得到淨化。山岩上的兄弟們歡呼雀躍,為他喝彩。長壽也看得向往不已。

    “長壽,跳下來,哥哥接著!別怕!”他大喊。

    長壽眼神亮晶晶的,像吃到了他最愛的糖娃娃。瘦小的手臂攀著藤,邊跳邊哇哇大叫。

    等他蕩到湖中心,大家便齊聲喊︰“跳!跳!”

    這是怕他手無力,蕩不了太遠,還怕他不敢跳,等老藤蕩回來可能撞到山岩。

    長壽在空中叫的更大聲了,但也大膽松開手跳下來。他泅出水面,嗆完口中的水,大家都為他歡呼!

    程聰游過去向長壽道賀︰“長壽真勇敢!”。順便濺他一臉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