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花開為底遲

23.第二二章

    顧顏涼的父親和成伯伯本是老戰友,後來因為家族景不同,一人從商一人從政,兩家卻是實實在在的世交。但因為成伯伯生意在南方做的大,爸爸的職位也不低,明面上市很少往來的,但是兩家的關系卻是一直不錯,兩家大佬偶爾興起還是會約個飯什麼的。只當做普通的家庭小聚,家庭成員都會參加,只是成弈的媽媽走的早。所以也就三個大人,兩個小孩。

    成伯伯在商界以鐵腕手段出名,對顏涼卻是真心的疼愛,從小就夸她聰明可愛,乖巧懂事,不像自己家的混小子,恨不得當自己女兒來疼,當年要不是兩位母親攔著,還真就結了娃娃親。到現在成伯伯還老拿這件事打趣顏涼。

    聚餐吃了七分飽,不再動筷子,就表示可以談事情了,雖然,成伯伯已經用眼神凌遲過成弈很多次了。成弈卻是早已經習慣了,兀自吃的優哉游哉的。

    “你就沒什麼話要說的嗎。。”最終還是成伯伯率先發話。

    “八卦報道的事情嘛,當不得真的,我都問過我家顏顏了,沒那回事兒。。”顏涼媽媽笑著打圓場。

    看在顏涼母親的份兒上,成伯伯終究沒再說話。

    顧顏涼的父親久經政壇,且也對這對兒父子二十多年的斗法司空見慣了,只是在一旁泡著茶,不忘給好友送上一杯。

    成弈等顏涼在桌下踢了他兩腳之後,這才拿過餐巾擦了擦手,慢條斯理的開口︰“我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宣布,我和。顏涼的…”

    看著大家目光都轉過來這才接著開口,“我和顏涼決定訂婚了,你們挑個日子吧。。。”

    兩位父親畢竟是大場面見的多了,听了之後都專注觀察成弈,似乎在判斷他說這話的可信度,順便也看了顏涼幾眼,顏涼則是在成弈說的時候適時地的低下了頭,看上去是有些害羞,其實是忍笑忍的辛苦。

    顧母最先反應過來,先摸摸顏涼的頭,嗔怪道︰“這孩子,這麼大的事兒也不和媽媽商量商量,就自己拿主意了…”

    “商量什麼啊,您不是早就這麼打算的嗎…”顏涼嘴快的說出口,卻發現這話有歧義,三位長輩卻是相視而笑了,看顏涼的反映應該是真的了。成弈悄悄的對顏涼豎起了大拇指,顏涼瞪了他一眼,三位家長看到兩位小兒女這個樣子,卻是放心了。

    “我早就想讓這小子把顏顏娶回家了,有顏顏管著,以後就省心了,你們看,這事兒就這麼著吧,訂婚,還不是結婚,不必走那麼多程序,兩家也熟,選個日子就成。”成伯伯終于覺得兒子總算作對了一件事情,一直嚴峻的臉色這才緩和下來。

    比起當年女兒在大學的那場戀愛,顧爸爸也覺得成弈是不錯的人選了,雖然花邊新聞多了點,但是從小看到大的,本質上是個好孩子,對顏顏也是真心的疼。

    “成弈啊,以後顏顏就交給你了,你要是讓她傷心了,我可不會就那麼算了。”顧爸爸這才慎重的加入了討論。自己的寶貝女兒就這麼一個。

    成弈愣了一下,鄭重的應了下來。不管是顏顏的什麼人,都不會讓她再傷心的。

    “爸爸,你怎麼也摻和…”顏涼知道爸爸雖然話少,工作忙,和自己相處時間少,卻是最疼自己的人。

    這頓飯是這麼多年來兩家人最開心的日子了,考慮到這件事宜早不宜遲,定在了下周六,只有兩家的親朋好友做個見證。

    最後目送雙方家長滿意的離開,最高興的要數顧媽媽了,本來是要帶著女兒一起回家的,但是顏涼以第二天要上班為借口,堅決跟著成弈一起回公寓了,她可不想因為媽媽的盤問不小心露餡,雖然可能性很小。顧媽媽還是交代了要抽一天時間看首飾和禮服。

    回去的車上顏涼才開始感嘆,原來訂婚也這麼麻煩啊。成弈揶揄她,現在後悔還來得及,顏涼順著後視鏡瞪了他一眼,隨後奸笑到,“你應該擔心事情有一天敗露後誰比較危險。”

    成弈立馬發愁了,的確,如果顏顏是兩家的寶,那他充其量是根草,性命堪憂啊。不過看著顏涼笑眯眯的樣子,還是覺得這麼做沒錯吧。

    周一上班的時候,關于發布會那天的新聞報道就只剩一些常規新聞,關于成弈和古澤的網頁被刪的干干淨淨,當然成爸爸也幫了忙了,他可不想未來兒媳面對這些有的沒的。

    第三天一條小新聞悄悄爬上了頭條,霸道總裁攜美女挑選婚戒,男才女貌顏值爆表。配了一張圖,可以看到成弈的模樣,卻巧妙的遮住了顏涼的面容,但可以看到兩人很親昵。這則新聞當然是澤弈自主提供的,本來公司內部就知道總裁和顧總的關系不一般,這一下出了新聞,當然要比前一則可信度高多了。

    這消息一出來,最高興的要數小凌了,她空有小紅娘的心,卻沒有小紅娘的命,在她看來顧總和總裁再合適不過了,所以這兩天人格外精神。就連和公司的其他同事八卦的時候也理直氣壯了,再也不用替顧總打抱不平了。

    這兩周來最關注澤弈八卦的除了澤弈自己,要數H城的宇銳科技。總裁和特助都不在,只留下了總經理和一位空降的特助處理公司事務。看了澤弈最近天天佔據新聞頭條,有看笑話的也有羨慕的,澤弈和宇銳不僅同行業,而且兩家公司的情況也相似,他們的總裁也年輕有為,但是早就被江特助拿下了。眼看沒有變心的可能,澤弈的兩位堪比偶像劇男主角的高層,卻是話題不斷,當然了,新來的這位特助也不錯,不僅顏值不輸澤弈的兩位,而且還比較年輕。

    所以最近宇銳的各部門的姑娘們,工作都格外努力,見縫插針的找與新特助接觸的機會,熱情的讓已經成家生子的總經理汗顏。這位特助他大概知道是公司的合伙人之一,卻是沒有見過,這次總裁出去的時候只說讓他暫代總裁職務,處理公司日常事務,看來後期也是領導之一了。

    拿了共同商量的一些文件從臨時特助的辦公室里退出來,總經理終于長吁了一口氣,這位特助能力是有的,不能說有,應該是比總裁更厲害,但比總裁難溝通多了,經常露出“這也不知道,你是怎麼當總經理的”表情,讓他有種回到被面試時候的感覺。

    而且期間有一段,特助的神色特別冷,盯著電腦屏幕,幾乎要把屏幕盯出個洞來,害他以為是傳過去的數據有錯誤,微微側身看了一眼,才發現是一個八卦新聞網頁,一時摸不著頭腦。這位技術出身的總經理,難得精明了一回,今天之內還是不要去找這位特助了。

    洛承川坐在辦公桌前,盯著新出的網頁出神,盡管只有一個側影,他還是能看出照片中的人就是顏涼。雖然剛剛出了負面八卦,又爆出這樣的新聞聰明的人都會懷疑是危機公關,但是那個人是顏涼啊,是他下定決心要找回自己身邊的顏涼。讓他怎麼能不介意。

    又想起那天酒吧里顏涼傷心的樣子,突然就覺得惶恐。五年前的那次放手,是否真的把顏涼送到了另一個人身邊,而把自己的感情逼上了絕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