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溫情的霸道女總裁

4.原來是身體不方便

    郭紅平靜的抬起頭,看到一臉怒氣的教官正盯著自己呢?想著不管犯錯與否,這個教官都會為難自己,此時面對教官,郭紅反而平靜了。

    第一次認真的打量著教官,目測應該有180,身材還不錯,看起來挺挺拔的,大長腿,再配上這身迷彩的軍裝,更是給人神清氣爽的感覺。

    但一看這張臉,神清氣爽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了,這張臉不是丑,而是怎麼看怎麼覺得有些猥瑣,眯著小眼楮,賊兮兮的,更讓郭紅覺得惡心的,是他的嘴唇,居然上下嘴唇不一個顏色,郭紅強忍著惡心和厭惡,直盯著他,看他能耍什麼招?

    教官看著一點也不畏懼的自己的溫情,雖然內心有些吃驚,但還是不動聲色的在郭紅面前晃了兩圈,嘴里哼哼道︰“溫情,你到底想干什麼?上午不合格,昨天不合格,而剛才又在做什麼?”

    如果不是知道他對自己的不懷好意,郭紅肯定會真誠的向他道歉,因為自己剛才確實腦子開小車去了,但面對這樣的教官,郭紅是不會低頭的。

    郭紅一臉認真,裝著很無辜、很天真的樣子,甜甜地說︰“我剛才是在認真練習啊,就算犯點錯誤,也是實在太累了,體力跟不上。”

    教官又是一愣,剛才看起來有些強勢的丫頭,以為她會像上午一樣,慫自己一頓,可這會居然走了溫柔路線了,听這聲音,全身有種酥麻的感覺,難道說是開竅了,想到這里,教官心里一陣竊喜。

    教官忍受著內心的狂喜,表面依然很嚴肅地說道︰“別的同學為什麼體力可以,就你特殊,晚上你自己一個人來練習,要不,會操時,你會拉班里成績。”

    果然很快就露出了真面目,狐狸尾巴這麼快就露出來了,郭紅在心里對教官一陣鄙視。

    依然傻白甜一樣笑著︰“報告教官,今天真的太累了,晚上就不要訓練了嘛,人家的身體真的吃不消的嘛,換一天好不嘛?”郭紅努力的使自己的聲音像中午阿波在宿舍一樣,嗲嗲的,說到最後,郭紅自己都感覺雞皮疙瘩掉了一地了。今天時間太倉促,郭紅還沒有想到如何對付這個狗教官,先麻痹他兩天,等自己有功夫了,再好好收拾他。

    全班同學,把眼楮同時轉向了溫情,這還是溫情嗎?那個說話一直很溫柔,有些怯生生的女孩呢?此刻聲音嫵媚到男生感覺骨頭要酥掉了,難道是溫情和教官有了特殊的關系,剛才的話,怎麼听怎麼曖昧。

    阿辰心里一陣著急和擔心,溫情今天到底怎麼了?來的路上告訴自己,她有可能失憶了,現在對這個教官這樣說話,這不是擺明在勾引教官呢,正中教官下懷啊,怎麼叫阿辰心里不急呢?到底是失憶了還是傻了?

    剛才如果說教官還忍著,此刻卻是再也忍不住了,這女孩分明是在向自己撒嬌嘛,教官立刻喜上眉梢,一改剛才嚴厲的語氣,站在了郭紅面前,“那你說什麼時候練習呢?”教官的聲音甜膩了。

    郭紅完全無視周圍同學異樣的目光,況且郭紅也絲毫不在乎他們怎麼想?現在說好听了是同學,但溫情落難,被教官為難的時候,也沒見誰站出來幫一把,像阿波那樣幸災樂禍的,也大有人在。

    郭紅低頭,喃喃道︰“過幾天嘛,這幾天人家身體正不方便呢。”說著,頭更低了,給人一種羞答答的感覺。

    哦,教官立馬明白了,原來是身體不方便,生理期嘛,早說嘛,幾天還是可以等的。再說了,生理期間,也確實沒法辦了她。

    “那好,三天後嘛。”說著教官難掩興奮,想伸手撫摸下郭紅,手伸出後,發現大家都盯著他,又覺得有些不妥,只得怏怏的縮了回來,尷尬地笑了笑。“今天要不要休息?”出乎意料的冒出來一句。

    全班同學都驚呆了,現在全班同學都認為溫情肯定與教官的關系不一般了,除了阿辰。但郭紅不在乎,過幾天自然有澄清的,清者自清。再說了,面子算什麼啊,破了,修補一下,照用。關鍵還是看實力。

    目前自己勢弱,情況不明了,好漢不吃眼前虧。

    “先不用了,謝謝教官。”郭紅笑眯眯的,甜甜的答道。

    教官又看一眼溫情,確實溫情沒有問題了,才接著軍訓了。

    郭紅扭過頭,看著阿辰,舒了口氣。遞給阿辰一個放心的眼神,這是自己目前唯一的朋友。

    看著自信的溫情,阿辰內心雖然很震驚,但也沒什麼損失,也跟著溫情長長地舒了口氣。

    接下來的訓練,郭紅接著思緒亂飄,她也確實沒辦法讓自己集中精力訓練,這一天發生了太多的事情了。

    滿腦子都是張明可惡的樣子,恨不能穿越回去,將他碎尸萬段,砍了喂狗。

    當然教官也就沒有再為難她了,而且看他的眼神已經變得不一樣了,好像郭紅現在已經變成了他的女人。

    軍訓結束,郭紅和阿辰離開的時候,郭紅還沒有忘記給他一個曖昧的眼神,麼的,先麻痹著你,讓你美幾天。

    兩個人先去了食堂,中午吃的一點油水沒有,此刻兩個人都是前胸貼後背了。

    郭紅第一次來食堂,一切都很陌生,也不知道什麼菜在什麼地方,好在剛才開學不久,阿辰也太熟。兩個人邊走,邊商量著打什麼菜。

    最後郭紅打了三個肉菜,阿辰也打了兩個肉一個素,兩個人找了一個人少地方坐了下來。

    兩人狼吞虎咽一翻,這時阿辰才關切地問︰“你剛才那樣和教官說話,是不是昨晚你們發生了些什麼呢?”

    “嗯,沒有,什麼都沒有發生。”郭紅邊說邊搖頭,嘴里還有沒有咽下去的肉。“只是目前我還不知道怎麼對付他,只能曲線救國,總不能今天晚上真的再去訓練吧。”

    “可是剛才同學們看你的眼神,好像你已經和教官那個了,對你的名聲影響不好。”阿辰停了下來,盯著郭紅,這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也是自己一生要守護的人,但自己卻沒有能力幫她,阿辰感覺自己很沒用。

    “無所謂的,我不在乎,反正我也沒有損失什麼,如果今晚去訓練,那家伙來硬的,我怎麼可能是他的對手,如果讓他得逞了,那才真是會對我造成傷害。”郭紅明白阿辰是真的關心自己,這也是郭紅為什麼會在眾目睽睽之下,敢于對教官獻媚的原因所在,現在不能硬踫硬,更不能讓自己的身體受到傷害。

    雖然說這身體不是自己的,但畢竟自己需要寄住在這個身體里,借了別人的東西,也有義務在保管好啊。

    雖然前世里,郭紅經歷了幾個男人,但也不是隨便一個都可以上自己的,這個教官還入了不了郭紅的法眼。

    “真是對不起,關鍵時候,我卻保護不了你。”說著,阿辰的眼圈紅了,眼淚在眼里直打轉。

    郭紅一陣感動,內心覺得很是溫暖,伸手拍了拍阿辰的手背,溫柔地笑著說︰“有你在身邊 ,我已經很開心了,放心吧,我可以保護自己的,對付這樣的小渣男,游刃有余,只是目前還需要時間。”

    停了一下,郭紅又來了一句,“阿辰,看得出來,你和我是很好很好的朋友,有件事情,你得幫我,可以嗎?”

    阿辰又一次的放下筷子,深情地盯著郭紅道︰“任何事情我都會幫你,只要是我能做得到的。”

    郭紅也放下筷子,握著阿辰的手,一臉嚴肅道︰“就算你不能幫我,也一定要替我保密,不要告訴任何人,好嗎?”

    “好,我答應你。”阿辰兩只手握住了溫情的手,為了溫情,讓她做什麼都可以。

    “阿辰,我真的失憶了,我現在只知道自己叫溫情,別的什麼都不知道。”郭紅盡量的說的輕松,還是把面前的阿辰嚇了一跳。

    阿辰瞪大眼楮,一幅不相信的樣子,下午溫情就說了一次失憶,當時還以為她在開玩笑,現在看到郭紅一臉認真的樣子,知道是真的失憶了。

    “可是好好的,怎麼就失憶了呢”阿辰喃喃道。

    郭紅也是一臉愁容,捋了下前額的頭發,搖了搖頭,咬著小嘴唇無奈地說道︰“我也不知道,今天早上醒來,就什麼都記不起了,要不是你叫我的名字,我都不知道自己叫溫情。”

    郭紅其實是下了很大的決心才告訴阿辰的,因為她能感覺出,阿辰和溫情像是過命的朋友,而目前這個死教官又盯住溫情不放,還有那個吳畏,再加上不友善的阿波,周圍危機四伏,而自己又不明所以,還是告訴阿辰自己的異樣吧。

    當然不會說自己是穿越時空過來的,只能說自己失憶了,將影響減到最小,免得嚇著了阿辰。

    “你說什麼?你連自己的名字也不記得了?那你知道我是誰嗎?”阿辰驚訝的嘴巴不能合上,能塞進去一個雞蛋了。

    郭紅搖了搖頭,老實地說道︰“不知道,我只知道你叫阿辰,和我是好朋友,別的就什麼都想不起來了。”

    今天發生的事情,一幕幕的在阿辰的腦子中閃過,今天的溫情是有些不一樣,可怎麼就失憶了呢,而且還是完全的失憶了。

    看著在沉思的阿辰,郭紅忽然感覺心里沒了底,有近乎請求的語氣說︰“阿辰,你會幫我保密的是嗎?我不想有第三人知道這件事。”

    阿辰重重的點了下頭,一字一句地說道︰“永遠不會有第三人知道這件事。”在阿辰的心里,溫情是最最重要的人,不管是失憶前還是失憶後,溫情要求的事情,那就是聖旨,是命令,是必須做到的。

    郭紅臉上露出了笑容,輕聲地說︰“那咱們先出去吧,在這里說話也不太方便。”

    說著,郭紅和阿辰兩個人收拾了餐具,挽著手離開了食堂。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