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漫游者

20.20 番外?自白

    20番外自白

    要是時間足夠,我會多看她一會兒,剛來這座城市的吳瀚,無依無靠的第一年他辭了當助教的工作,一心一意地去考記者證,然後失敗了。

    在街上游蕩的人遇到了看著書的女孩子,他被書吸引到了,這是三年漂泊之間他第一次看“不入流”的書,然而他卻被吸引了,並且萌生出要去當個編輯的念頭——如果一部作品是經由自己的手出版的話那一定會很棒吧。帶著這樣的信念他走上了一條更辛酸的道路。

    自然于是他在掙扎許久後,他成功了,成為了老編輯長看好的人,也在一次交接的時候遇到了正確的人。那個人有著溫柔的聲調、細膩的文筆和透過人的眼楮便能看穿一切的眼楮。她雖然精明聰慧卻也有糊涂的時候,那時候吳瀚就覺得自己可以保護她,保護她一輩子。

    他們會爭吵,也會為利益捆綁在一起,他們學會了生活也以為彼此之間的愛能貫徹一切。早上他起床的時候會把她叫醒,兩個人一起去熟悉的早餐店享用早餐;中午的時候,兩個人的私人時間,這是被規劃好的;晚上兩個人又可以甜甜蜜蜜地在一起了,就像是一對真正的夫婦一般,周末看劇,平時認真工作,月末的時候兩人都忙,有時候會好幾天見不到面,可那人從來都沒有表現出不滿,或許不滿這個詞從來都不會出現在她的身上,她是溫柔的。永遠那麼的溫柔。

    真可笑啊,可笑到極致的溫柔,可笑到麻痹人心的溫柔。

    在車禍發生之後,他獲得了機會,身邊的很多人都勸他算了,他甩開了所有的包袱,失去親人的他只有陳玖了,即便老編輯長出面勸說,可是他還是堅持著參與了實驗,每一個試驗品都會通過漫長而又艱辛的實驗,直到有一次實驗事故他成功回到了很久之前,看著熟悉卻又陌生的景象,他發誓這一次他不會再讓悲劇發生……

    在車禍發生之後,他獲得了機會,身邊的很多人都勸他算了,他甩開了所有的包袱,失去親人的他只有陳玖了,即便老編輯長出面勸說,可是他還是堅持著參與了實驗,每一個試驗品都會通過漫長而又艱辛的實驗,直到有一次實驗事故他成功回到了很久之前,看著熟悉卻又陌生的景象,他發誓這一次他不會再讓悲劇發生……

    ……

    躺在床上的男人睜開了眼,他的手從被窩里伸了出來,觸踫到一件黑色的襯衫。起身,將衣服穿好將自己梳洗好之後,他才走向公共公寓的廚房,昨天剩下的面包還留在冰箱里,西紅柿凍成了僵硬的塊狀,里面的沙拉醬變得更酸了。

    他吞咽下去後才發現現在剛早上六點,卻冷得不行,回到房間後更是這樣。明明還是秋天,唯一的窗上卻凝結了一層薄冰。這太奇怪了,可是他沒放在心上,因為更奇怪的是在他的公文包外有一封從未見過的信,吳瀚打開信封後發現,里面的字和自己如出一轍,上面寫道︰

    慢慢地帶她走,不要否定她的理想。

    他們會爭吵,也會為利益捆綁在一起,他們學會了生活也以為彼此之間的愛能貫徹一切。早上他起床的時候會把她叫醒,兩個人一起去熟悉的早餐店享用早餐;中午的時候,兩個人的私人時間,這是被規劃好的;晚上兩個人又可以甜甜蜜蜜地在一起了,就像是一對真正的夫婦一般,周末看劇,平時認真工作,月末的時候兩人都忙,有時候會好幾天見不到面,可那人從來都沒有表現出不滿,或許不滿這個詞從來都不會出現在她的身上,她是溫柔的。永遠那麼的溫柔。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想著,遲遲想不出原因與理由……

    “算了!出發吧。”他丟掉那封信,從包里找出邀請信看著手上的短信通知,前往“象牙塔”般的大廈接受面試。再次走出門的時候他發現黏糊在窗上的冰全沒了,而太陽還是沒有開出來,他甩了甩頭當做自己沒清醒出現了幻覺,或許是樓上空調溫度開得太低了吧……這麼想著他跨上自己的自行車。

    “誒!六點半了?!”手上的表滴滴作響,他飛馳而出,一邊像高中生一樣喊著要來不及了,一邊加快了速度。

    另一邊,陳玖大清早被編輯長的奪命連環call叫到編輯部去。

    “這麼早…我不想…”

    “不行啊,你可是我手下唯一的一個作家,你必須要來。今天這個事情很重要。”

    “唔……”

    “快來啊,記得吃早飯。”

    “恩…”听完陳玖又倒回了床里,等再次清醒的時候已經是半個小時後了。

    “誒!!!”大清早她不得不吊著個包子就騎著車趕往編輯部,到底發生了什麼啊……陳玖苦悶地想著,開了個小差,差點撞上桿子。

    “到底發生了什麼呀…”陳玖扯了一下自行車的拉條,好不容易才把罷工的自行車重新安撫好。

    在騎行聲中,這一次他們將從頭開始。

    漫游者END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