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無可替代的你

8.第8章

    隔天,上完中午的課就放假了。方思燕她們幾個說要去玩,

    “顧落,去嗎?”吳麗麗問。

    “不好意思啊,我也很想和你們去玩,但是,要回家整理東西,下次一定。”

    “叛徒,說好一起同甘共苦,你卻偷偷住上了洋房。”方思燕憤憤的說。

    “哈哈,我的錯,等我忙完了,請你們喝奶茶。”

    “看在你誠心悔改的份上,原諒你了。”

    快到顧晨星住的公寓,顧落不自覺的朝公寓樓上望了望,她們在宿舍待了那麼久才出來,他應該回去了。

    “顧落”

    是顧晨星的聲音,顧落把剛才有些失落而低下的頭而抬起,顧晨星已經走到他們面前了。

    “顧落,我帶走了。”顧晨星朝方思燕他們三個點了點頭,說道。

    “學長,隨意,我們先走了。”方思燕回答。

    顧晨星側頭看了一眼顧落,就走了,那眼神好像告訴她,跟上。然後兩人又這樣一前一後往站台的方向走去。

    車還沒來,這個點的太陽又還有些猛烈,站台的遮陽防護一點也不到位。滿頭大汗的顧落突然蹲下去,顧晨星猛的回過頭去,看向蹲著的顧落,“怎麼了?”

    “熱,想借你的影子遮下,中午的影子太短了,只好蹲下。”顧落邊說邊拿著手在扇風。

    “…”顧晨星看著眼前的顧落,不知道要說什麼好。

    濱城的公交車不僅很難佔到位置,還很難不擠,不管是什麼時段,想要坐車有位置,只有兩種情況,運氣和始發站。

    顧落把書包背在前面,一手抓著旁邊的扶手桿,一手抓著比較高的扶手吊環。面對面的顧晨星與她只隔著一個書包的距離,輕松的扶著顧落頭頂上方的扶手桿。公交車搖搖晃晃,加上司機的一個減速,顧落一下子沒抓住,撞到顧晨星胸前,手不自覺的抱著眼前的人。

    旁邊一個長相刻薄的大媽說道︰“現在的高中生都這麼大膽了。”

    顧落只覺得滿臉發燙,趕忙把手從顧晨星的身上拿開。偷瞄了一眼顧晨星,像個沒事的人一樣。也對,她怕什麼,這可是她哥。即使心里是這麼想的,但不知為何還是覺得很尷尬。

    中途轉車直達下車,一向話多的顧落也沒有講話。顧晨星覺得到了她的不對勁,“怎麼了?”

    “沒事。”

    “我是你哥,你管她們說什麼。”顧晨星抓著她的兩只肩膀,堅定的說道。

    “對,你是我哥,我只是你妹妹。”

    顧晨星的眼神越是堅定,越讓顧落覺得心情不悅。她掙脫開他那不怎麼用力的手,三步並作兩步的往家走,留顧晨星在後面不知道怎麼回事。

    顧落到家好像什麼都沒發生的打了招呼就上樓了,顧媽媽一看不對,之前都是顧落向個跟班一樣的跟著顧晨星回家的,等到顧晨星一進門,“過來。”

    “干嘛?”顧晨星走過去。

    “你是不是惹顧落不開心了。”顧媽媽一臉嚴肅的說道。

    “沒”

    “那你說什麼了,她說什麼了?”顧媽媽繼續問道。

    顧晨星覺得自己要瘋了,“…”

    但是顧媽媽根本就沒有要放棄的意思,還拿不讓他搬東西去新家為由,威脅他,“你再不說就讓你妹妹一個人搬過去,你就別去了。”

    一听到‘妹妹’兩個字,顧晨星直搖頭,“我就說了句我是哥哥,她是妹妹而已。”

    “說重點”

    然後,顧晨星就一五一十的交代了今天回家發生的事情。顧媽媽听完哈哈大笑起來,“孩子長大了。”

    听得一旁的顧晨星莫名其妙,只覺得媽媽實在是無聊,不知道爸爸這幾十年是怎麼過來的。

    顧媽媽見顧晨星要上樓,忙說道“新房子我已經布置好了,收拾必須的就好了,反正到時候回這邊住也方便,晚點我帶你們過去。還有,記得跟顧落說一下,我樓下還有點事。”

    顧晨星上樓經過顧落的房間停了下來,在門口把剛才媽媽說的話復述了一遍給她听。

    里面的人沒有開門,淡淡的回了句“知道了。”

    他們之間法律意義上就是兄妹,這是不爭的事實,顧落自己也不清楚為什麼突然那麼在意那句話。

    下午,收拾好了東西,顧媽媽帶著顧晨星和顧落兩個人去了去了市區的房子。

    從正門進入小區,穿過旁邊一排排挺拔的棕樹的馬路。幢幢樓房的前面是鋪滿鵝卵石的小道,走在這小道,既可以按摩足底,又可以欣賞四周的綠意盎然。住宅區的後面有籃球場,羽毛球場,還有許多措施健身設施。

    在市區,這樣配套設施的房價肯定很貴。進了電梯,顧落抬頭看了一眼顧媽媽按的16樓,“媽媽,這房子應該很貴吧?”

    “能力範圍之類,而且這樣你們上學也方便,就算以後工作了,肯定也是市區機會大。”顧媽媽看著顧落和顧晨星,那眼里滿是愛。

    “可是…”顧落話還沒說完,就被顧媽媽打斷。

    “爸爸說現在濱城發展迅速,到時候房子有很大的升值空間,也算是一種投資。所以,你們倆放心住就好了。”到了16樓,顧媽媽邊說邊從包里掏出鑰匙開門。

    門開的那一瞬間,顧落和顧晨星完全被房間的景象驚住了。

    “您可真有心思,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婚房。”顧晨星說。地上、家具、房頂到處都是喜慶的氣球,就差沒腫幀br />
    顧媽媽見他這麼說,一副你不懂的表情,把頭轉向顧落,“你覺得媽媽布置的怎麼樣,很美吧?”

    顧落一臉尷尬,“很溫馨。”

    “還是女兒懂媽媽。”顧媽媽說道摟著顧落的肩膀輕輕的拍著,那話明明就是對顧晨星說的。

    “…”顧晨星竟無言以對。

    房間是事先已經整理好的,簡單的收拾基本上就可以了。顧媽媽回去之前還特意去了趟附近的超市,把冰箱填滿,囑咐兩人要按時吃飯。

    顧媽媽走了以後,偌大的房子里只剩兩人,顧晨星坐在沙發的這頭,顧落則離得大老遠坐在另一頭,氣氛有些尷尬。

    “過來。”顧晨星輕聲說道。

    “不”

    “那我過來。”話音剛落,人已經坐到顧落旁邊去了。

    “干嘛?”顧落沒好氣的問道。

    顧晨星伸出手,用食指輕輕的刮了刮眼前人的鼻子,似笑非笑的說道:“顧小氣,我餓了,你去給我煮點吃的,之前惹我生氣的事就不計較了。”

    “不去,你大氣你去。”顧落听完顧晨星的話,把頭扭向一旁。

    “那我去,你是不是不生我氣了?”

    “嗯,算是…”

    “成交。”顧晨星爽快的回答打斷了顧落接下來的話,起身就往廚房走去。

    在外人面前向來冷漠的顧晨星,面對顧落卻多了很多耐心,和讓步。原本的三口之家也沒有因為她的到來不悅,反而是和爸媽一起寵愛著她。很多時候只是故意和她斗嘴,哪里舍得真的欺負她。

    顧落聞著香味,躡手躡腳的走到廚房門口,去看顧晨星煮的什麼,正好被回過頭來準備拿碗的他看見,“饞貓來了。”

    “我就看看。”被逮個正著的顧落假裝什麼都沒發生的聳了聳肩膀,在廚房轉了一圈,又回到了客廳。

    下午因為賭氣,隨便吃了點東西,這會還真有點餓了。顧落每次一餓就會心慌頭暈,干脆整個人就躺在沙發上了,從口袋里拿出一顆糖來吃。

    顧晨星走出來叫顧落去吃東西,見剛才那一幕,搖了搖頭,挑眉說道︰“吃面。”

    “哦”顧落用手扶著沙發,一下子就起來了,到沒有剛才的心慌頭暈了。她自己也不明白這是為什麼,每次出現這種情況,吃顆糖好像就能緩解。

    可能是太餓的緣故,顧落狼吞虎咽的把面吃完,就連湯也不放過,咕嚕咕嚕的喝個見底。

    他看著她吃東西的模樣,笑了笑說,“不知道的還以為家里不給飯你吃。”

    顧晨星怕她沒吃飽,接著又把自己那碗還沒開動的面條推到顧落面前,“把這碗也吃了。”

    顧落看著眼前的這碗面,連忙說道,“你養豬啊!”剛才吃的太著急,導致這會一個勁的打嗝。

    顧晨星見顧落這樣也不再逗她,倒了一杯水,叫她喝下。

    第二天一大早,顧落還沒起床,QQ就滴滴滴的想起,方思燕發信息過來叫請喝奶茶,兩人約在步行街路口見面。方思燕坐的車到市區還要一段時間,顧落起床也就沒那麼著急。

    臨出門的時候,顧落見客廳沒人,想著自己出門還是應該告訴顧晨星一聲。準備敲門的手還沒觸及到門,門就開了,里面的人雖然穿著家居服倒也不像是剛醒來的樣子。直直的看著見門口穿戴整齊的顧落,不用問便明白她要干嘛了。

    他總是那麼了解她,很多時候她還未開口,他就已經明白。

    “跟誰一起去?”他問。

    “方思燕。”

    顧晨星沒在多說什麼,手朝門口的方向晃了晃,示意她去。

    顧落剛到一會顧思燕也來了,一見顧落臉上露出笑容,那笑容更像是在掩飾,顧落猜方思燕肯定是的心情不好。喝奶茶只是借口,況且奶茶店也沒有那麼早開門的。

    “我們先去吃個早餐,晚點奶茶店開門了再去喝奶茶,怎樣?”顧落拉著方思燕的手問。

    “隨便。”

    “吃什麼?”

    “隨便。”

    “那給你買個隨便冰淇淋得了。”顧落有點無語。

    “喏,前面有個西餅店,去里面解決。”她們的前方剛好有個西餅店,兩人的早餐就這麼隨意的解決了。

    顧落擔心方思燕為什麼不開心,心里憋著好一會的疑問還是說了出來。

    “你怎麼了?是不是跟家里吵架了?”

    方思燕點了點頭,“你們都不住宿舍了,我跟我媽說也在外面租個房住得了,然後她說女孩子在外面住不安全什麼的,反正說了一大堆,結果就是同意唄!”

    “我們?”顧落有些疑慮。

    “哦,你還不知道吧!吳麗麗和甦媛在學校附近租了房,今天也要搬了,到時候就我一個孤苦伶仃了,你們這些叛徒。”

    “好吧!怪我  還懵枰彩俏 四愫茫 桓讎  幼∪肥擋話踩  滋 頤嵌寂闋拍悖 砩縴 瘓跤質翹熗亮恕!br />
    “哎,暫時也只能這樣了。”

    兩人吃完東西,漫無目的的在走在街上,很多店又沒有開門,想逛都沒有地方去。

    最後,兩人跑網吧待著。

    方思燕還能玩會游戲,顧落是真的不知道干嘛?登上QQ也沒去管它,QQ剛開始盛行的時候,既能聯絡朋友又能夠跟陌生人聊天覺得還挺有意思的,久而久之,也就沒了當初那種新鮮感。

    瀏覽網頁的時候看到小企鵝在閃爍,點開一看,是顧晨星。顧落疑問,自己明明是隱身狀態,他是怎麼知道她在線的。

    顧落沒有回復,想蒙混過關。

    沒一會電話就想起,顧落拿著手機飛快的跑到廁所旁邊一個安靜的角落,接通。

    那邊的聲音很低沉,“在哪?”

    顧落頓了頓,然後靈機一動,把手機拿的老遠,朝里面喊道,“你說什麼,我听不清楚,這邊好吵,回去再說。”

    那樣子十分滑稽。

    從旁邊經過的人,都忍不住笑了。

    顧落還陶醉在自己的剛才的小聰明中無法自拔,下一秒顧晨星就發來信息,是一張你的Q已在異地登錄的圖片。

    顧落拍了拍腦門,怎麼就忘了,之前為了升級,拜托他掛Q這件事了。看樣子裝傻也是不行了,弱弱的回了句,“我錯了,錯字十三劃,態度誠懇,求原諒。”

    那邊的人沒有回復,估計是默許了,因為直到顧落回去他也再提這件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