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聖男

3.第 3 章

    白遠塵在床上躺了半個月後終于可以勉強下床走動,今兒個更是在侍女桃兒的攙扶下第一次走出了屋門,第一次看到了自己所處的院落,雕梁畫棟,山石掩映,流水環繞,錯落有致的景色點綴著大片大片的花叢,在低矮的灌木和高大的樟樹襯托下更顯嬌嫩,不似白城那般常年積雪,怪石嶙峋。

    白遠塵大概好久沒見到這樣一幅春意盎然的景色了,不由得看呆了,絲毫沒注意笑吟吟走來的鳳傾。

    “小白能下床了?喜不喜歡我這別苑景致?”

    白遠塵猛的回過神來,恭敬的一抱拳“承蒙四哥照顧,葉白身體已恢復的差不多了”

    看重鳳傾笑容更深,頭皮一麻,繼續說道“這別苑景致雅觀,不似白城終年白雪皚皚,見著倒是新奇,不過看重此情此景,思及家中老父還從未見過此種景致,便又心懷感傷了”好似心中難過,語畢便低低的垂下了眸子。

    鳳傾玩味一笑,“小白,本尊真是愛極了你這乖順模樣,只是不知你這乖順能維持多久呢?”

    這鳳傾好似話中有話,但不及白遠塵細思,一陣徹骨的寒意像是從白遠塵的骨頭縫里透了出來,繼而眼前一陣眩暈,便失去了意識,鳳傾如鬼似魅的竄到了白遠塵近前,一把把他攬進了懷里。

    白遠塵靈力武功雙修,自打靈力大成後,每年都有兩三天靈力削減,通體透寒,隨著靈力的不斷增加,這一次竟比一次劇烈,好在白遠塵武功底子好,一把劍更是使的出神入化,每次發作便自行運起靈力武功,打坐到寒冷消退便可,也沒刻意記過發作日期,只是隱約覺得每年春日會冷幾天。

    可這次白遠塵為了解白城之危,強把多年武功轉為靈力,周身肌肉都隨著武力的消退而減少,靈力現在更是提不起一絲,如今這透骨寒發作確實最烈的一次,白遠塵這大病初愈的小身板可真真是承受不住。

    再有意識的的時候,白遠塵感覺全身都暖洋洋的,源源不斷的靈力和內力一直再往體內輸送,舒服的不想睜開眼楮。轉念一想,這又是誰靈武雙修,這麼個輸法豈不是要元氣大傷,登時睜開眼楮,發現鳳傾閉著雙目,雙手抵于自己胸前,于是想要向後閃躲,剛離開他手掌半寸,便又是一陣刺骨的寒冷,感覺周身的血液好似一下結冰,身體痙攣似的疼痛,鳳傾一把把白遠塵拽到跟前,雙掌迅速貼于他胸前,怒道“不要命了你!”

    白遠塵疼的臉色發白,張著嘴半天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半晌只說了一個你字。

    隨著鳳傾力量的不斷注入,白遠塵的疼痛和寒冷都得到了很大緩解,看著前面抿著嘴專心輸靈氣內力的鳳傾,白遠塵竟生出絲絲愧疚與不忍,“為什麼救我,你知道我是誰?你想要什麼?”

    鳳傾閉目不語,良久吐出三個字“白眼狼”

    “……”白遠塵繼續道“四哥,我不知道這次需要多久,可能一兩天,也可能更久,我自己靈力可輕易化去這寒毒,但假他人之手,靈力不同源,耗損必定多于10倍,你放開吧,我可以自己挺著,再輸下去會傷及靈本。”

    鳳傾睜開眼楮,扯出一個蒼白的笑容“小白,本尊看起來那般無能麼?快閉上嘴老實呆著,再惹我心煩我不介意把你綁起來堵上嘴”

    “……”

    時間好像流逝的特別緩慢,這靈力輸注已過了8個時辰,眼看著鳳傾臉色越發蒼白,白遠塵心底更是焦慮萬分, “四哥……”

    鳳傾依然閉目,“專心點”,鳳傾一下加大了靈力輸注,似乎是要向白遠塵證明自己靈力豐沛,可以支持,這下白遠塵心中的不安與擔心才稍稍減輕,本身大病初愈的身體高度精神集中到現在,白遠塵已是強弩之末,此刻心下一松便歪頭昏睡了過去,鳳傾摟過白遠塵,手上一刻不停的輸送靈力,把他放到了床上,他在身後躺了下來,看重白遠塵長長的睫毛,高挺的鼻梁,好看的唇角,幽幽嘆了句“本來就浩靈巨大,這下還要邊念清心咒邊給你輸了”

    翌日清晨,白遠塵醒來,發現自己與鳳傾同臥一塌,鳳傾正在後面摟著他不間斷的輸靈力,此刻姿勢曖昧,白遠塵的臉頓時像熟透了的蝦子一下紅到了耳根,那空虛破敗的丹田仿佛也跟著燒了起來,登時覺得動也不是,不動也不是。又想起這鳳傾莫非是給自己輸了一夜,不由得擔心極了。

    鳳傾仿佛感到了白遠塵的僵硬,問道“醒了?”

    白遠塵訕訕道,“我,我好像好了,四哥你撤回靈力試試。”

    鳳傾操著靈力在我周身轉了一圈,感受到了確實沒有寒毒阻滯,這才收了靈力。白遠塵心下尷尬,不敢看他,但又擔心他傷了靈本,伸手便去探他經脈,手搭于鳳傾脈上才意識到自己靈力武功竟是一樣不剩,這鳳傾也一動不動,好似在後面睡著了。

    白遠塵覺得這個姿勢委實尷尬,搭脈而無靈力輸入探查,更像是自己主動去拉住了鳳傾的手,臉不由紅到了耳根,抬眼看去卻發現鳳傾的臉異常蒼白,心中大急,也顧不得心中尷尬,急道“四哥,可是虛耗過度”

    鳳傾閉著眼楮,臉色依舊蒼白,“無礙,我在這躺會兒便可”

    “我去給四哥倒水”正要起身便被鳳傾一把拉回榻上,緩緩道“在這里陪著我就好”

    看著蒼白虛弱的鳳傾,一時間無數復雜的感情涌上心頭,有感激,有尷尬,有窘迫,有心疼,還有些奇怪的白遠塵未曾有過的情愫一起縈繞心頭,竟是不自禁的摟住了鳳傾,鳳傾被這突如其來的擁抱定住了身形,睜開了眼楮,眸中的光茫大盛,“小白,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