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清狂

1.陳二,臉呢

    夏陳剛到校門口就看見一個人拿著頭盔從重機車上走了下來準備進校園“誒,我沒看錯吧,喻哥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可惜了,當初你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樣子”喻憬走到夏陳身邊笑著嘖嘖道

    夏陳用胳膊肘往喻憬的胸膛上狠狠一砸“你還好意思說,小爺把你當成最好的兄弟,你卻這樣欺騙我的感情”

    “呵”喻憬翻了個白眼“你當我想來,要不是我媽死纏爛打還讓老爹給學校添了個什麼設備,我犯得著來這里受罪嗎”

    “大手筆啊,你家老爺子氣消了”夏陳很驚訝的問道

    “消個屁,說什麼給我一年讓我把成績弄回去,不然他親自監督”喻憬甩了甩手“我有這本事把成績弄回去,還不如好好計算到時候怎麼跑路”

    “讓你皮,你說你初三的時候是不是霾吸多了,把自己整成這個鬼樣子干什麼呢”夏陳搖了搖頭

    “靠”喻憬看著夏陳“陳二,你臉呢”

    喻憬在初三以前都是一個品學兼優生活嚴謹的好學生,但是初三分了一次班,喻憬認識了夏陳

    “你就是喻憬,學霸?”夏陳走到喻憬身邊用雙手的拇指和食指擺成框看著喻憬

    喻憬抬頭看了夏陳一看,又低頭看書了,按喻憬當時的想法就是︰不理神經病

    結果萬萬沒想到這個神經病成了自己的同桌

    “我說,你不覺得無聊嗎”夏陳把耳機去掉看著喻憬那一桌子的卷子說道“這些,有意思嗎”

    喻憬偏了頭看向這個整天玩游戲睡覺的人“那什麼有意思”

    “下午放學校門口等我,爺帶你去見有意思的”夏陳說完之後,就從後門走了,一下午沒來

    喻憬放學之後走到校門口停頓了一會兒,剛準備走,就听見夏陳喊他的聲音,尋聲音望去,看到了一身皮衣的夏陳

    自此,喻憬走上了一條不歸路,抽煙喝酒打架逃學在這一年里發展到了極致,整整一個片區的人都知道了他喻憬的大名,當然他的成績也是一落千丈,每到大考的時候都會提前找好答案,直到中考的時候才真正暴露出來,喻家老爺子知道了差點把喻憬腿打斷

    可是帶喻憬玩的夏陳卻成績依舊……依舊的好,他本就是屬于那種人人羨慕卻又人人喊打的學霸,雖然一天到晚都很混,可是成績卻不受絲毫的影響,毫不費力的考上了市重點高中,而喻憬卻只考上了普通的高中,當喻憬說不想上了想出去看看的時候,夏陳還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讓他記得回來,結果沒過幾天,這兩個人就又見面了

    “我哪知道你那麼受影響啊,我都覺得自己毀了一個國家棟梁”夏陳連連搖頭“那你打算怎麼過?好好學?還是接著混?”

    “先混個畢業證再說”喻憬聳聳肩“你呢”

    “老樣子,不當班霸心里不舒服”夏陳活動活動手腕

    “小心踫社會”喻憬切了一聲

    剛說完夏陳就踫了喻憬一下“踫了,沒事”

    說著笑著,兩個人就走進教學樓主樓了,在樓下的一面牆上貼了分班情況

    夏陳,高一一班

    喻憬,高一二十一班

    “哥走了”喻憬準備先去新班看看

    “中午小爺請客吃飯”夏陳單肩背著書包擺了擺手

    沒想到一上午發了書就直接上課了,班主任是一個發福了的地中海,姓賈,“進來這里,你們要感謝的是你們的運氣,當然,能進來還是代表著你們有一些能力的,請把你們這個能力發揮在正確的道上,我是你們班主任,我姓賈,帶班里的化學…”

    “我的天啊,快郁悶死了”夏陳中午出來喪著個臉

    “怎麼,班霸被欺負了”喻憬伸了個懶腰

    “去去去,我才知道,這他媽是按成績分的班,班里都是死氣沉沉的的書呆子,有什麼意思”陳夏嘆了口氣“你說,現在去普高來不來得及”

    喻憬翻著手機,一邊尋找著附近的美食一邊說“夢著呢,我們班看起來還好,趙錫趙鉑李生那些個王八小子也在,估計都是家里塞的錢”

    “喲,這好玩啊”夏陳似是想到了什麼鬼點子

    喻憬最後選擇了一家干鍋店,兩個人去吃了干鍋

    吃完飯後,兩個人去了頂樓,胳膊搭著欄桿,看著校園的風景,嘮著一些並不是很重要的事情

    “听小爺勸一句啊,多少學一點,當個偽學渣超好玩,真的”快到了上課的點,夏陳突然很嚴肅的說道

    喻憬敷衍的點了個頭“誒,你先別走,有好戲看”

    這一看夏陳也來興趣了,從這看下去是教學樓的背面,顯而易見,樓底下正上演著一出打架的好戲碼,一個男孩子被其他好幾個男孩子圍在一起

    “中間那個不錯啊”

    “嗯,個子挺高,長得也挺好看,就是感覺…有點寒酸”喻憬用手托著腦袋看著底下

    “你都關注的是什麼啊,我說他身手”夏陳鼓了鼓掌“要是身邊多兩個人,打他們松松的”

    “帶頭的是李生吧”喻憬沒看到人的正面,不過看背影像

    “看著像,不是,那個娘娘腔也會打人了啊”夏陳一臉不可思議的樣子

    “人不可貌相嘛”喻憬看到了李生他們剛打完人,就被年級主任給逮到了,男孩子站了起來,擦了擦嘴角的血

    “誒,我去,那老閻王是我們班數學老師來著,我先撤了”夏陳風一般的跑走了

    第二天下午三節課後,開學典禮,在大會上,老閻王用中氣十足的嗓音說道“開學第一天,就廁所抽煙,打架斗毆,都挺能耐啊,現在宣布處分決定,高一二班賀廷與高一二十一班李生發生嚴重的斗毆,賀廷降至高一二十一班,李生留校察看,高一一班夏陳同學在廁所抽煙,降至高一二十一班”

    開學典禮結束以後,回到班里,大家都看著站在講台上的兩位

    “也不用介紹了,剛都挺清楚了,你,去那個誰身邊,你,去那”一個空位是在喻憬旁邊,另一個在李生旁邊,班主任自然是把夏陳安排到了李生身邊,說完之後,班主任就先走了

    夏陳瞥了一眼旁邊的賀廷,直直的走向了喻憬身邊“喲”

    “來的倒挺快,我還以為你能忍辱負重個三年呢”喻憬撇了撇嘴說道

    “請讓一下,這是我的位置”賀廷走下來,聲音不大也不小,班里人都能听見

    夏陳愣了一下聲音冷了三分說道“先到先得,不服,干架”

    “剛剛班主任說的很清楚,你的座位在那邊”賀廷絲毫沒有退讓的感覺

    “怎麼,被打了一頓慫了”夏陳真的有些煩了“看不順眼動手啊”

    “請你服從班主任的安排”賀廷並沒有離開半步

    “滾吧”喻憬踢了踢夏陳的凳子“人學霸要坐在這里,班霸自重”

    “嘖”夏陳還是站起來把位置還給了賀廷

    “陳二,這就讓位了,太慫了吧”李生笑著說道

    下一秒夏陳就過去把李生從板凳上踹下去了“二你大爺,拽什麼,爺混的時候你還哭著找媽媽呢”

    “以後少在爺身邊嗡嗡嗡的,打擾爺睡覺”夏陳把東西收拾了一下就說了這麼一句話

    放學的時候喻憬把手機往兜里一踹“陳二,去看電影”

    “走”這次的陳二一句話也沒反駁,開心的應著走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