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糙漢丑妻的幸福生活

92.第92章

    回去劉芷嵐讓蕭遠山殺了一只雞, 然後她剝板栗打算做板栗雞。</p>

    哪曉得被板栗殼子把手給扎破了。</p>

    蕭遠山提溜著雞進灶房就瞧見這一幕, 把他給心疼的啊……忙將媳婦的手拿來瞧, 還塞嘴里吮。</p>

    “你放著我來剝吧。”蕭遠山道。</p>

    劉芷嵐笑著收回了手︰“你還得去把雞給砍了,等你忙完了都啥時候了,我小心些就成了, 這點兒傷不礙事兒的。”</p>

    “媳婦,要不咱們也買個婆子回來吧, 買個人往後這家里的衣裳就有人洗,還有灶頭上的事兒也能幫把手。”</p>

    劉芷嵐想了想,家里確實是雜事兒多,她其實並不是個多勤快的人,能清閑肯定是願意更清閑一點兒。“成,不過得挑一個手腳麻利,不嘴碎的人。”</p>

    見媳婦答應了, 蕭遠山的臉上就有了笑容︰“等買了人回來我打算進山一趟,秋天了, 獵物們都膘肥肉厚的……”</p>

    他還是頭年冬天進了一趟山, 之後就再沒進過山了, 打獵打習慣了,猛地歇下來蕭遠山心癢癢。</p>

    劉芷嵐那里能不曉得蕭遠山的心思,他沒事兒就把打獵的家伙事兒拿出來又是擦又是磨的,可以說打獵對漢子來說不止是生計, 還是他的興趣愛好。</p>

    她沒有任何理由阻止。</p>

    她能做的就是在平常的飲食中添加靈液, 讓蕭遠山的身體狀態能一直保持一個高水平。</p>

    “成, 但是你要小心,別冒險,心里要想著我。</p>

    你有家了,你的命不是你一個人的了。”</p>

    媳婦答應他進山打獵了,蕭遠山臉上的笑容就更大了,他親了親媳婦的嘴角,跟她保證︰“放心吧!我可舍不得你。咱們家現在也不差銀子,我不會像往常那樣拼命了。”</p>

    蕭遠山到底沒讓媳婦剝板栗,他快速把雞砍出來,然後就搶了剝板栗的活兒。</p>

    一只大公雞,劉芷嵐做成板栗柴鍋雞,雞雜沒有單獨炒,跟雞肉一塊兒燒,香味出來之後,她就在鐵鍋里貼了一圈兒的鍋邊餅。</p>

    用青椒和板栗燒出來的雞鮮嫩可口,微辣中帶著一絲絲甜味,板栗燒得爛爛的,進嘴巴一抿就成了粉,沾著濃郁湯汁的鍋邊玉米餅也是十分好吃。</p>

    一大鍋的雞,一盆菠菜煎蛋湯,壘尖兒一大盤子的鍋邊兒餅……有蕭遠山在,就是湯汁兒也被他用餅沾干淨吃下肚了,一點兒都沒浪費。</p>

    跟媳婦成親這一年,他起碼胖了兩圈兒。</p>

    不過他的運動量大,身材不能說胖,只能說更加結實了。</p>

    第二天一早方栓子就來找蕭遠山,他要進城買人買騾車,頭天就跟蕭遠山說好了,請他跟著一起去好長長眼。</p>

    栓子長期來往于縣城和村里,他這個人會來事兒,身上有有濃重的江湖氣,很快在縣城也吃開了,三教九流的人都結識了一些。</p>

    到了縣城,栓子先是尋了一個相熟的中人,然後跟著中人去到牙行,一路上栓子就跟中人各種吹牛打屁,蕭遠山只冷眼看著,一句話都沒說。</p>

    “……這哥們兒有點嚇人啊,是你誰啊?”到了地方,中人領著栓子走前頭,低聲問他。</p>

    “也是我哥,異姓兄弟,干的是沾血的活兒,所以身上煞氣中。”栓子一本正經地吹,他也沒說瞎話,打獵可不是沾血的活兒。</p>

    可被他這麼含糊著說出來……愣是嚇得中人想歪了,打了個冷擺子。</p>

    方栓子是故意的,拉來蕭遠山鎮場子,就是想震懾這些人,讓他們不敢坑自己。</p>

    路上方栓子就跟中人說了要啥樣事兒的人,進了牙行,中人先安排他們喝茶,過了一會兒就領了六七個婆子,還有幾個中年男人出來。</p>

    方栓子問了幾句話,幾個人都老老實實地回答了。</p>

    其實這人也沒啥挑頭,就見一面,問幾個問題真看不出啥來,誰還不會掩飾咋的。</p>

    “山哥,你有沒有要問的?”方栓子問完了就問蕭遠山。</p>

    那中人有些怵板著臉的蕭遠山,他賠笑道︰“這位爺,我給您挑的這幾個人都是老實本分的……”</p>

    中人把誰以前在啥地方干過啥,又是為啥被賣說得清清楚楚,蕭遠山沒管他說的話是真是假,只道︰“我和我兄弟不是啥大戶人家,就是徐家村的普通村民,不過是日子過得稍微不那麼緊巴。</p>

    買你們回去不是享福的,是干活兒的,農家活兒多,從早干到晚是再正常不過了,就是我們到了農忙也是在田地間忙得昏天黑地。</p>

    月錢別奢望太多,家里有錢就給你們發,沒錢就沒有,不過每天的飯會管飽,也會讓你們穿暖。</p>

    丑話先說在前頭,願意去的就往前站一步。”</p>

    </p>

    <strong></strong></p>

    這番話把這幫人都說愣了,中人跟是抬手擦了擦腦門兒不存在的汗水,心道頭一回遇到這麼買人的。</p>

    他這麼一嚇唬,誰還敢去啊?</p>

    果然,如他所想,蕭遠山這番話說完之後,還真沒人站出來。</p>

    “山哥,這家買不著咱們換一家再買。”方栓子一點兒怪罪蕭遠山的意思都沒有,山哥說的事實啊,他們買人是回去干活兒的,不是當祖宗供著的。</p>

    先說斷,後不亂,省得買回去各種不省心。</p>

    “別介啊,別走啊,這些不滿意,我這兒還有人呢!”中人可不想放過這單生意,說是要買三個人呢!</p>

    他本是怵蕭遠山,所以去挑人都是挑的以前在大戶人家里干活兒的人,一般普通百姓都喜歡買這種下人,這種下人被(調)教過,十分懂規矩,買回去就不用主家操心。</p>

    但也正是因為如此,在上家可能活兒不咋累,而且每個月還有月錢拿,所以即便被再賣,也想進好點兒的人家。</p>

    蕭遠山那番話,是真嚇著他們了。</p>

    中人忙慌的把這些人帶下去,這個空檔蕭遠山就跟方栓子說︰“你買的是干活兒的人,只考慮是不是老實本分,是不是能干活兒,別的一律不用考慮,伺候你媳婦的人自然是你媳婦自己帶來的,輪不到你買。”</p>

    方栓子點點頭︰“還是山哥考慮得周到。”</p>

    等中人換了一批人出來,這批人看起來就沒上一批人那麼順眼,第一感覺就特別出老相。</p>

    這回輪不到蕭遠山,方栓子就把蕭遠山的那番話說了一遍,省得蕭遠山再浪費一遍口水。</p>

    他說完之後,一半兒的人都站出來了。</p>

    “只要東家給口飽飯吃,餓不死就成,啥月錢不月錢的都無所謂。”</p>

    “小的干活兒是把好手,以前在家家里的地大半都是我伺候的。”</p>

    “小的今年才滿三十,啥也沒有,就有一把子力氣。”</p>

    最後,方栓子挑了一對三十來歲的兩口子和一個四十來歲的婆子,蕭遠山挑了一個健壯的婦人。</p>

    方栓子多挑的這個婦人是打算給他娘用的,以前就算了,現在方家跟顧家結了親家,他丈母娘前前後後伺候的人多,他不想讓他娘太委屈,以前沒銀子就不說了,現下有銀子了,是該孝敬孝敬他娘。</p>

    再者說,等顧婉寧進門了,兒媳婦都有好幾個人伺候,當婆婆的身邊沒人伺候這得被人說嘴的。</p>

    他們買的人不年輕,大多是過不下去了自賣自身的人,牙行本來都沒花啥成本,就是每日給口飯吃,所以這售價也不貴,一個人五兩銀子。</p>

    這價錢,還抵不住天香樓頭牌一晚上的嫖資。</p>

    當然了五兩銀子放在普通農家夠嚼用幾個月呢,這真是沒法比 。</p>

    買人,然後辦的是官契,中人都十分詫異,買這種便宜貨還辦官契的人是真不多,畢竟辦官契衙門是要收銀子的。</p>

    人買到了,又去牲口市場買騾車,這麼折騰一番之後方栓子還得去補貨,蕭遠山也跟著補了些家里要用的東西。</p>

    兩人不知道,他們前腳從牙行出來,後腳就有人進牙行找中人打听蕭遠山和方栓子。</p>

    而這個人,正是皮貨行的那個伙計。</p>

    回家之後,蕭遠山先是帶婆子見了劉芷嵐,然後劉芷嵐就帶著婆子去後罩房住,他們修房子的時候蕭遠山就考慮到往後搞不好家里會買下人,所以在後罩房也修了廚房,不過沒有前院兒的廚房大就是了。</p>

    “你就安心住下,我一會兒讓遠山哥把糧食給你拿過來,地里的菜你可以隨便摘來吃……”劉芷嵐在蕭遠山出門之後就把下人要住的屋子收拾出來了,被褥啥的都抱過過來,什麼都是兩套,方便拆洗。</p>

    “是,太太 。”</p>

    “我給你拿了些布匹和棉花,眼瞅著天兒就涼了,你抓緊時間給自己個兒做兩身衣裳。</p>

    今兒你就別來前頭忙活了,等明天再來前頭忙活,主要就是把這院子收拾干淨,洗衣裳,還有灶上的一些瑣碎的活兒。</p>

    不需要你準備飯食,你也就是幫我把菜摘出來洗干淨就成了。</p>

    若是還有別的活計,我會臨時在分派你的。”</p>

    “多謝太太,奴婢知曉了。”婆子有些緊張地躬身道。</p>

    交代完婆子,劉芷嵐就回了主院兒,這是在古代,一切按照古代的規矩來,她可不敢標新立異,立什麼下人不用跟主人家行禮的規矩。</p>

    只是別動不動就跪便好。</p>

    </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