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打完這仗我就回老家結婚

25.第 25 章

    若說蒼天有眼,格安不明白,為什麼最不想遇見的事,總是會發生。

    可若說蒼天無眼,她是更不明白。

    隨著 地一聲巨響,御座前的盤龍紅柱從中間斷裂,轟然倒在了地上。撐起的帷幔像鋪天蓋地的雨水,層層疊疊,降落人間。兩邊的宦臣好像今天喊了太多的護駕,此時都抱著頭匍匐在梁帝身邊,扯著嗓子無力地大喊救命。

    那柱子向格安砸過來,她俯身一滾躲過,厚重的織錦緞下一秒就蓋在了身上。慌忙之下,她摸到了石磚上自己的面紗。

    從擊鞠場上看過去,只見數十層織幕驟然失去了支撐,塌在了地上。而御座台上的人,不論是皇帝、宦臣還是公子們,好像被一層大棉被齊齊蓋住,小小的山包一座座,還在里面到處亂拱。

    此時的秦王卻臉色慘白,他躍上台階,用手中奪來的長劍對著傾倒的柱子一劈——

    帷幔裂開了,露出石板的地面上,一道血印。

    秦王目眥欲裂,他緊握長劍,蒼白的指節間纏繞著猙獰的青筋,發狠向帷幔接連割去,裂帛聲不斷,隨著他額間的汗珠落在不知是誰的血泊里。

    明明剛才就在這里,明明剛才就在這旁邊。他揮劍無數,將柱上覆著的幾層厚厚錦緞盡數斬開。

    “哎……你在干什麼啊?”有道女聲響起。

    他咬著牙,猛地轉過頭。

    格安好不容易爬出了這繡金龍的巨大被子。心里不禁抱怨,御台不好好修個木石磚瓦的,偏要用個柱子頂幾層花里胡哨的帳篷,梁人真是有錢任性,敢想敢玩。

    至于剛一見光,就看到不遠處的秦王杵在一邊,正拿著長劍努力劃拉地下的布。

    此時此景,她忽然想起以前從雪晴那里听到的逸聞。說中原曾有個昏庸的皇帝,覺得人生太無聊,于是叫了幾十號人上來給他撕布听,誰撕的布最好听,就賞誰作大官。

    莫非大柱子也有類似的癖好?

    她承認,看到這一幕時,腦子有點懵。或許有時候大梁文人雅士的行為和想法,不是她一個只會打架的粗人可以明白的。皇上喜歡玩大被蒙頭,胞弟居然喜歡玩割被子。

     當一聲,秦王的長劍落在了地上。

    格安與他大眼瞪小眼,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地說︰“王爺……您繼續?我去出個恭?”

    秦王的雙肩隨著喘息的聲音起伏,他緊皺眉頭,劍也不撿,向格安邁步走來。

    “我們,回大帳。”

    格安抬眼看秦王的臉,他鬢角的額發有幾絲貼在頰邊,弧度優美的下頜上掛著水珠。午後的陽光投過那滴晶瑩,居然刺得她眼楮生疼。

    “好吧。”她听見自己這樣講。

    這場擊鞠的鬧劇最終以梁帝受驚,先行回宮收了尾。世家子弟們尚留在大帳中,準備明日一早啟程。格安跟著秦王回帳子後,只梳洗更衣吃了點東西,見皇帝走了人,秦王還在沐浴,就又偷偷跑出去遛啾啾玩。

    這一玩,就到了傍晚。

    暮色沉沉,將秋苑的山林原野都罩在里面,樹間的鳥鳴聲漸漸消失,格安抬頭一看,月亮已經升起來了。

    黃昏好似一日里最快的時候,她靜靜地想。以前在軍營里混,那些粗野的老兵們總是在這個點兒上圍坐一團,抱著大碗喝著糊糊湯,掰扯一些混賬玩笑。

    她已經快要記不得,那些年都講了些什麼口水胡話,但有一句卻特別出彩,至今還在她腦子里盤旋。

    太陽升起像娘們兒出門一樣緩慢,太陽落山卻跟男人脫褲子一樣快。

    格安想到這里,抱著啾啾在草叢邊兒大笑出聲。若是有人在一旁,定會覺得這深林重重,夜色昏昏,女人笑聲陣陣,分外人。

    就當格安將林邊最後一顆樹拋在腦後,向遠處星火點點邁進時——

    一道凌厲的劍氣從她身側斜刺而來,格安听覺極為靈敏,未待劍氣及耳,迅速躬身一躲。

    精光掃過,她一把將啾啾拋起,手上多出一把匕首。

    “鏘!”

    有道是一寸短一寸險,面前人手中揮舞的匕首讓吳珩有些招架不住,他連忙退後兩步,防止格安再次近身。

    “你還是發現了。”她嗤笑道︰“還以為你沒看見。”

    吳珩雙目中迸發出的恨意仿佛要將她燃盡,揮劍連斬,怒喝道︰“賊子!你假扮娜塔爾公主,是何居心?”

    格安听聞此話,卻一點也不生氣,反而覺得多日以來的擔憂終于落了地,可踏實了。她一面揮動短匕招架,一邊開口解釋道︰“世子,你先冷靜一下,說來話長,我們其實不必打起來。”

    吳珩根本不听她講,攻勢越來越猛。

    “平襄,漁陽,渠城,我定北軍萬千好漢英魂已逝,你這北胡蠻子卻換了層皮,竟還活在世上。”

    “此仇不報,我吳珩誓不為人!”

    格安守勢不減半分遲鈍,她在心中默默嘆氣,道是這吳珩已經被仇恨攝住整個心神。而如今只有兩條路可走了。

    一個是就地殺了他,然後等著皇上懷疑到自己頭上來。另一個是打到他服,然後把他的頭摁在土里,好好教他做個人。

    格安想,自己這種殘暴嗜血,殺人不眨眼的北胡將軍,當然是,選後者了。

    心意已決,她快速揮刀,專挑陰損的地方下手。吳珩自幼習君子劍法,從沒遇見過格安這種無恥狠厲,無所不用的打斗技巧。

    地上的碎沙,樹上的枯枝,腳下的石子,皆是她的武器。

    撲通一下,吳珩被踢中腿筋,臉著地跌倒。

    格安上前一腳就踩了他的手臂,小指一掰又卸了他的長劍。她一手死死將吳珩的臉死死按在地上,另一手持刀抵在他的脊椎縫間,開口罵道︰“他娘的,敬酒不吃吃罰酒,現在好好听你爺爺我講話。”

    一陣屈辱襲上心頭,吳珩的眼楮被揉進了沙子,他死死咬住牙關,堅決不讓自己發出痛叫。

    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首先”格安卻不管他怎麼想,自顧自喘了一口氣道︰“我的確是及翁。”

    “我知道你想殺我,大梁人都想殺我,連不少北胡人也想殺我。”

    格安眯起眼楮,隱約听到大帳方向傳來模糊的人聲,她加快了語速道︰“南征是我打的,城是我攻的,人也是我殺的。但你好好動動腦!沒了我及翁,老汗王還會派烏爾突,沒了烏爾突,他還會派哈達。”

    吳珩移過眼珠,他感到自己被生生撕成兩半。身體還在秋苑,心卻早已飛到了北地。

    他腦海中閃過與李騎尉的月下痛飲,閃過單槍匹馬遠眺河山的壯闊,閃過搖射天狼星的銳意,閃過定北軍將士的歃血並肩。還有吹徹邊關的羌笛,沙場上的戰鼓隆隆,烽火下點列精兵。

    最終都化作,那天漁陽城門上的一輪紅日。天是亮了,他豪情萬丈,舍身赴死的夢,也醒了。

    而格安卻還在繼續說道︰“你可憐你死去的將士,我還可憐我失去的萬千好漢!你在動手之前就不想想,我現在是娜塔爾公主,我一死,有人可是得意的很。就不知等戰火四起時,呵呵,邊關有沒有第二個及翁了。”

    他的臉隨著格安的話語,好似一層層剝去了恨意,露出底下茫然又痛苦的神色。

    格安見吳珩松動了神情,又添了把柴道︰“你我同是帶兵的,怎麼可能不心疼這些死去的將士。”

    她松開了自己的手,站起身來,看著腳下已經喪失了斗志的人,幽幽嘆︰“大梁與北胡的休戰來之不易,是用千千萬萬人的性命換來的,戰場上生死無情,不要讓他們白白犧牲了。”

    野風卷起草地上的枯枝碎葉子,在空中打著圈。除了時有樹影晃動的沙沙聲外,林中寂靜一片。秋意連蟬鳴都扼殺了,更別說其他生機。

    “你要記住。”格安背過身去。月光穿過林間,投了濃郁的陰影在她臉上。深邃的眼中忽明忽暗,唇邊的弧度不知是上翹還是下垂。

    “功名利祿,年少意氣,你心里的家國情義,都是好東西。但這些……都是假的,你要看明白了。”格安說完這句話,啞聲頓了頓,似是有點後悔。

    遠處的人聲愈來愈近,還有星星火光點亮夜色。她忽然裂開嘴嘿嘿一笑,冒出句沒有邏輯的話︰“世子,我和你妹妹關系不錯,還望下次見面,能多多關照一下啊。”

    說罷左手一揚,有道黑影落在她小臂上,隨著這道瘦長的背影,一同漸漸遠去了。

    ————————

    格安緊趕慢趕回來時,秦王正在案前揮筆寫些什麼。

    燭火明亮充滿了整個大帳,可腹中卻空空如也。她湊過頭來瞄那紙上的字,不料秦王皺眉,一把拂袖掩住。

    “……不給看就不看,誰稀罕。”她低聲嘟囔道。

    秦王轉過頭,雙目盯著格安的腦袋問︰“你去哪兒了?”

    格安想起今日發生的一切,忽然有些心虛,她摸摸自己的腦門,半真半假地說道︰“好久沒散步了,就去林子里玩了會兒。在地上睡了一覺,就到現在了。”

    奇怪,她明明是才是站著的那個人,怎麼感覺自己氣勢卻矮了他一截。

    秦王忽然伸手,放在她眼下。

    格安心中猶豫,左手不自覺地勾著衣擺,她思量片刻,終于痛下決心,使勁掏了掏口袋,最終卻只掏出袋中裝的一把沙子,小心翼翼地放在秦王手心里。

    秦王︰“……”

    居然敢嫌棄!這還是她今天打算陰吳珩時準備的,誰知他功夫太弱,不過來回幾十下就解決問題了。

    當然,此時此刻,雖然她心里這麼橫,但是面兒上慫啊。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就是困,困嘛,就睡了。”格安也拉過來一只椅子坐在桌邊,她低著頭,看向自己的靴子。

    咦?上面好多灰,拍一拍。

    秦王靜靜地听她又嘮嗑些閑淡話,不發一語。格安說了一會兒,自覺沒趣,就不說了,坐在桌子旁,拿帕子抓了一把松子嚼。

    燭火搖曳,秦王忽然靠近。他輕輕伸手,指尖落在格安的額角。那觸感微妙,格安只感覺自己如臨大敵,好似孤身于千軍萬馬之中,渾身緊繃。

    那只手輕輕拂了拂,有灰塵在她余光里落下來。

    “你去見吳珩了。”他雙目沉沉,雖是問,但語氣肯定。

    格安背後出了一層冷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