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網游動漫 > (綜)如今你依舊是我的光

23.如今你依舊是我的光23

    毛利蘭迄今為止的人生收到過兩封情書。

    第一封是兩個月前放學時在鞋櫃里發現的,對方是被好友鈴木園子誤認為學弟實則是崇拜她的一年級學妹。

    第二封是此刻此刻夾在才發下來的英文作業本里的,對方……沒有署名。

    不用想也知道自己的臉肯定紅透了。

    毛利蘭盯著水藍色的信封,上面用紅色的筆寫著“致毛利蘭前輩”。

    字跡瀟灑,筆鋒凜冽,怎麼看也不像是女孩子的手筆,處處透著少年的溫柔與帥氣。

    毛利蘭仍有點不確信,白淨的指甲有些無所適從地扯著校服裙擺。

    她可不想像上一次鬧出個大烏龍,而且這種事情……還是不要告訴其他人的好。

    悄悄看了看四周,大家都在專注听老師講課,沒有人注意到她不尋常的羞赧。松了口氣,小心翼翼地合上作業本,放進手提包里。

    還是等回事務所後再打開看吧。

    毛利蘭想著,準備將注意力重新集中到老師講的英文句型上。

    可越是想集中注意力越是集中不了,腦海里不停地浮現那封水藍色的信,連黑板上密密麻麻的英文字母也變成了“致毛利蘭前輩”。

    毛利蘭用手拍了拍臉頰,好讓自己暈乎乎的大腦清醒點。

    啊,真是的,明知道她最不擅長這種事情了。

    課間。

    毛利蘭一手托著下巴,目光游離于窗外緩緩飄動的雲。

    鈴木園子不動聲色地走到毛利蘭身邊,對注意到這邊的世良真純夸張地做了個“噓”的動作,然後一把摟住正在神游的好友,嚇得毛利蘭差點反射性地抓住她的手臂給她來一記漂亮的過肩摔。

    “喂喂,蘭!是我啦!”

    鈴木園子疼得齜牙咧嘴,胳膊是不是要斷掉了斷掉了!

    毛利蘭趕緊松開手,臉上露出萬分歉意的表情,“對不起園子,我不是故意的……你沒事吧?要不要去保健室看看啊?”

    “蘭,園子是騙你的啦。”世良真純雙手環胸,無奈地搖頭。

    園子這家伙簡直是自作自受嘛,還有,演技也太浮夸了點,蘭剛才抓的是她的右手臂,她抱著左手臂喊疼是怎麼回事。

    “我是看蘭一副有心事的樣子故意調節氣氛的好嗎?” 鈴木園子不服氣地哼一聲,轉頭看著神請驚訝的毛利蘭,“是不是還在想早上的那件事啊?”

    三人今早上學時發現路邊的自動販賣機旁有一具尸體,世良真純從現場推斷出死者不是死于肝硬化而是被人有惡意地殺害,原因是死者正前方地面上有用血寫著的“死”字。

    而毛利蘭看到“死”字的形狀,想起了十年前工藤新一的父親——工藤優作唯一一樁沒有揭穿犯人的案件,當時死者身旁也留下了形狀相同的“死”字。

    “……嗯。”毛利蘭用手指撓了撓臉頰,她的確很在意這件事,不過她走神的原因並不是這個。

    世良真純挑了挑眉。

    鈴木園子嘿嘿地笑了兩聲,眼楮彎成半月眼,“這還不簡單,給你老公打個電話唄。”

    “園子!新一才不是我老公呢!”毛利蘭第無數次紅著臉反駁。

    “哎呀,人家又沒說你老公是新一。”鈴木園子壞笑著,一副“看吧你中計了”的得逞表情。

    毛利蘭又羞又惱,干脆撇過頭去。

    成功捉弄到好友正在大笑的鈴木園子沒有注意到,早已習慣這種日常調侃、觀察力極佳的世良真純也沒有注意到,毛利蘭撇過頭時,眼中一瞬間閃過的隱晦不明的情緒。

    “話說回來,”世良真純攤開雙手,眨了眨眼,“下節課是體育課,我們不去換衣服真的不要緊嗎?”

    听世良真純這麼說,毛利蘭和鈴木園子才猛然反應過來,平時課間吵吵鬧鬧的教室安靜得有些過分,環視四周,發現偌大的教室里只剩下她們三人。

    黑板上方的掛鐘顯示離下節課鈴響還有兩分鐘。

    “……”

    “……”

    鈴木園子趕緊拉起身邊兩人的手臂,一邊狂奔出教室一邊抓狂地大喊︰“啊啊啊世良你應該早點提醒我們啊下節課可是松井那個超級嚴格的家伙!”

    世良真純仍是一臉輕松的笑意,還有心情開玩笑︰“偶爾練一下沖刺跑不是很棒嗎!”

    至于毛利蘭……她已經心累到不想說話了。

    等三人換好衣服趕到體育館時,上課鈴已經響了有一段時間。

    身材魁梧的松井老師板著一張看起來很難找到女朋友的臉,三人戰戰兢兢地站在他面前,本以為會是一番嚴厲的訓斥然後被罰繞操場跑十圈,沒想到他只是冷臉說了幾句就放過她們了。

    “是我的錯覺嗎,怎麼感覺今天的松井很好說話……”

    “松井老師只是看起來很嚴肅呀,其實人挺好的。”

    “大概是……找到女朋友了吧。”

    毛利蘭和鈴木園子看著最後出聲的世良真純,一齊搖頭。

    世良真純沉默。

    突然有點同情這位松井老師了。

    “快看——那邊那位——”

    “啊啊啊真的就和傳聞中的一樣!”

    “我覺得真人比傳聞中的還要……”

    “天哪!你看剛才那個投籃也太完美了吧!”

    听見男女生不加掩飾的議論聲,三人面面相覷,處于“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感覺好像很厲害”的狀態中。

    循聲望去,見體育館最里面的那個籃球場四周密密麻麻的圍了一圈人,听說是兩個一年級的班在打比賽。

    世良真純咂舌,兩個班打比賽會有這麼多人來看麼?看這架勢,一二三年級的人都有,怕是在體育館上課的幾個班都過去了吧。

    鈴木園子自然不會錯過這麼熱鬧的場面,興沖沖地說替兩人去探探情況,一個閃身就鑽到圍觀的人堆里去了。

    “小蘭,我們也去看看吧。”

    “誒?……好。”

    毛利蘭有些驚訝,沒想到世良真純也會想去湊熱鬧。

    點了點頭,心想反正這節課也是自由活動,偶爾看一場籃球賽也不錯。

    可人實在是太多了。

    毛利蘭和世良真純好不容易找到鈴木園子的位置,又費了半天的勁兒才堪堪擠到她身邊——也不知道鈴木園子是怎麼在那麼短的時間里躥到最前面的。

    “園子……”

    周圍的加油聲歡呼聲尖叫聲幾乎要震碎耳膜,毛利蘭捂著雙耳叫了一聲好友,根本沒心思去看球場上的情形。

    鈴木園子正雙手掩在嘴邊作喇叭狀,興奮地大喊,隱約听見耳邊傳來熟悉的聲音,轉頭便看見毛利蘭輕皺眉頭的樣子。

    “蘭你也來啦!”鈴木園子的眼楮陡然發亮,手指指向球場上的某個角落,湊到毛利蘭耳邊,“你快看那邊那個,就是拿著球準備投籃的——”

    幾乎是在鈴木園子說話的瞬間,毛利蘭看見棕色的球在空中劃出一道漂亮的弧線,緊接著便是一記干淨利落的穿網聲和球落地時不輕不重的悶響。

    完美的clean shot。

    “那位‘帝丹的公主殿下’!”

    毛利蘭听見鈴木園子如此說道。

    球場四周爆發出比之前更為猛烈的尖叫聲。

    毛利蘭抬眸望去。

    一眾手撐膝蓋滿頭大汗的少年中,氣定神閑的少女一下子就奪去了球場上全部的注意力。

    她安靜地站在球場角落,表情極為淺淡,精致的眉眼仿佛被雨水洗過的天空,澄澈透淨,自然地與外界隔絕開來,渾然不覺周圍愛慕的視線和足以掀翻體育館的尖叫聲。

    “帝丹的公主殿下”……嗎?

    毛利蘭第一次覺得這種似乎只存在于少女漫畫中的、中二又羞恥的稱呼是如此貼切。

    你看,即使是學校統一發放的運動服,普通的甚至有些老土的藍白款式,穿在她身上偏偏讓人覺得干淨清爽,似有汩汩泉水經她周身淌過,沁人心脾。

    正準備收回視線,原本看向別處的少女似乎感應到了什麼,微一側頭,那雙墨玉似的眸子便直直對上毛利蘭的雙眼。

    似乎過了很長時間,又好像只是眨眼的一瞬。

    毛利蘭還未從怔愣中回神,只見少女翹起嘴角,朝她露出一個清清淺淺的笑容。

    眼中是跳動著的春日絢爛的陽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