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公主觀察筆記(西幻)

26.萊拉

    奔波了一整天,二人都累了,斯佳麗一沾上床,困意就翻江倒海襲來,連萊拉都疲憊地合上眼,沒過多久,小小的房間里就傳出兩人有規律的呼吸聲。

    斯佳麗是被萊拉不要命般的搖醒的。

    “嗷!脖子!脖子!”

    她發出一聲慘叫,總算讓萊拉停止了□□她可憐脖子的舉動。

    “小姐!不....不好了!”即使黑暗蓋住了萊拉的臉,斯佳麗還是能從她的聲音里听出驚慌失措,“魔獸攻城了!”

    “什麼?!”

    原本還有些迷糊的斯佳麗這下立刻清醒了,她一骨碌爬起,撲到窗邊,才發現原本應該安靜的紅翡翠城內火光四起,不時傳來人們的慘叫和哭泣。她眯起眼,還可以看到有朦朧的大型生物躲藏在黑暗里,對著毫無防備的人們發動攻擊,就連天上也盤旋著巨鳥,巨鳥揮動著翅膀,發出粗嘎的叫聲,簡直就像等待啄食尸體的禿鷲,令人心驚膽戰。

    “這是怎麼回事?!”

    她顫聲問道,然而身邊只有不停哭泣的萊拉,無法給她的問題做出解答。

    斯佳麗亂糟糟的腦袋糾結了片刻,就當即立下做出了決定︰“萊拉,去佣兵協會!”

    萊拉抬起滿臉淚痕的臉,“什麼?”

    “快點!”

    在這樣下去,那些魔獸會發現她們的!那她們就只有裹尸獸腹的命運!

    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趁亂跑去佣兵團,那里一定有駐扎的佣兵在,而紅翡翠城是佣兵的大本營,他們自然會庇護紅翡翠城的普通居民。

    來不及解釋,斯佳麗一把拉起萊拉,連行李都沒有收拾,兩人跌跌撞撞奔下樓梯,迎面突然撞過來一個黑影,斯佳麗眼疾手快,猛地把萊拉往後拖,左手卻迎上去,只見黑暗中火光一閃,那黑影發出一聲非人的慘叫———斯佳麗燒了它的眼!

    萊拉嚇得發出一聲尖叫,被斯佳麗一把捂住。不能發出聲音,否則會招來更多魔獸!

    “好勇氣!”

    背後突然傳來一個低沉的聲音,隨即是刀砍過的亮光,那魔獸當下就被砍成兩段,黑色的血像噴泉一樣飛濺出來。

    這下連斯佳麗都被嚇到,她腳一軟差點跌倒在地,不過對方飛快拽住她的胳膊把她領起來了。

    借著慘淡的月光,斯佳麗看清那人面目猙獰的臉。

    是店主!

    “你倒是有點小本事,”店主的目光落在斯佳麗身上,一絲不苟的臉居然露出一絲笑容,“往佣兵那里跑?從後門走吧,那里有條小道可以直通過去。”

    “那你呢?”

    店主側過身,露出背後扛著的大刀,冰冷的刀面像是帶著寒意,居然叫斯佳麗打了個冷顫,“我也是佣兵,佣兵應該先保護平民不是嗎?”

    他似乎還想說什麼,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一聲重擊聲,店主臉色立刻變了,他幾步上前揪起魔獸的尸體檢查,“糟了!是幽冥鬣狗!”

    幽冥鬣狗,據說經常在十幾只聚集在一起,襲擊人類,雖然本身危險性不大,但因群體出動,被賞金獵人列為B級危險性生物。

    想來是這只鬣狗剛剛那一聲慘叫,引來了它的同伴,不用斯佳麗探頭往窗外看,她也明白這座旅店肯定被包圍了。

    “快走!”

    這時門口傳來木板破裂的聲音,是幽冥鬣狗闖進來了!數只通紅的眼楮在黑暗里發光,不懷好意盯著房間中的三人,一陣野獸的腥臭味撲鼻而來。

    店主怒吼一聲,“快走!”他扛起大刀,對撲過來的魔獸砍過去。

    斯佳麗抹把臉上的汗,拉起萊拉朝後門跑過去,因為跑得急,她簡直是撞在了緊閉的木門上,卻連痛都顧不上,手使勁推開門,開了!

    “萊拉!快!”

    誰料萊拉卻甩開斯佳麗的手,在她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把斯佳麗推了出去。

    “什....?!”

    遂不及防下,斯佳麗跌倒在地上,她憤怒轉身,卻發現萊拉把後門關緊鎖上了。

    “等.....萊拉!你要做什麼!”

    斯佳麗驚恐地張大了眼。在那瞬間,她明白了萊拉的意圖,她撲在門上,妄圖打開厚重的木門,可是只是徒勞工,因為萊拉拿插在門上的鑰匙鎖死了門,任憑她怎樣努力,粗糙的木門就像張扭曲的巨臉,拒絕著斯佳麗。

    “你瘋了!你這個小賤人!不想活了嗎!”

    她氣急敗壞地踢門,尖利的聲音里帶著聲嘶力竭,可是不論她怎樣罵,怎樣發脾氣,門後的萊拉卻一直沉默著。

    “小姐……”

    萊拉終于開口了,說出來的話卻叫斯佳麗心一涼,“你快走吧,不要管我了。”

    “你這是什麼屁話!快把門給我打開!”

    “沒有用的,我們兩個跑不出去的,倒不如萊拉留下來做誘餌,給小姐爭取到足夠的時間。”

    “你倒是學會替我拿主意了?!滾蛋!我什麼時候允許別人爬到我頭上撒野過!”斯佳麗話鋒一轉,居然停住了怒罵的口氣,略帶懇求道,“萊拉,你相信我,我們兩個能一起逃走的,快把門打開。”

    “不,我都明白的,”萊拉的聲音也有些顫抖,也許面對死亡,她並不像那一推一樣表現的剛強,“您的魔力不夠,沒有辦法抵擋呢麼多的魔獸,再帶上我只會更加拖累您的....”

    “你住嘴!”

    “不!”難得萊拉強硬一回,“您都自身難保,帶上我就更不可能了!”

    “別說了......”

    斯佳麗抬起頭,發現不知何時自己早已淚流滿面。

    萊拉卻仍舊絮絮道,“您不用想太多,萊拉是自願的......與其讓公主死掉,倒不如讓萊拉代替您。”

    “不....求求你萊拉.....不要做傻事……”

    痛....好痛....手心里傳來火辣的疼痛,透過淚眼模糊的視線,斯佳麗看到自己的手心里蔓延開的猩紅,是剛剛她砸門時候木門上的倒刺刺入了手心。

    可是為什麼刺在了手心,卻痛在心里呢?

    “萊拉.....我只剩下你了……”

    萊拉笑了,她似乎把頭靠在門上,臉貼著冰冷的木頭,“公主,我一直沒敢說,其實我們都很喜歡您。雖然您有點壞脾氣,有點驕縱,但是您很溫暖,萊拉從八歲起在您身邊當宮女起,就再也沒有受過欺負了。”

    所以這麼好,這麼好的公主,她要盡全力保護她。

    “可是我已經不是公主了啊……”

    “您在說什麼呢,”萊拉輕聲道,“叫約瑟芬女士听到了,她會罵您的,‘生為公主,就永為公主’,不是嗎?”

    她慢慢的,用仍帶著稚嫩的聲音,輕輕卻又篤定地說道,“在萊拉心里,您永遠是我的公主殿下。”

    小小的女孩跪坐在沾滿灰塵的地上,臉上卻帶著純潔神聖的表情,像是虔誠的教徒屈膝在白色的神壇上,謳歌最為聖潔的信念。

    在她的心里,少女就是她的神,她的天。

    她的公主殿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