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偵探推理 > 卿本網癮少女[電競]

23.年哥的狗腿子

    當天晚上的訓練賽是和OPE打的, 前幾天那場訓練賽打了個【3:0】,本來AM還有點兒輕敵,結果對面上來就坦白了, 說上次他們的打野大滅去醫院吊水了, 是替補上的, 整隊配合不太好, 今天不會放水了。

    俞苑苑看到“大滅”兩個字, 忍不住有點手抖。她之前打排位的時候排到過這位OPE的打野,無論是操作還是意識都非常棒, 只要來抓她, 基本上沒有失手過,確實不愧被稱為“LPL第一打野”。只是大約那天大神在帶妹,她那把基本上感覺在五打四, 最後大滅也無力回天, 被她拆了家。

    但是這次可不一樣了, 湊齊了OPE全體隊員的滅爹, 簡直左青龍右白虎,前朱雀後玄武, 四舍五入就是一個大魔王。

    大滅顯然也認出她來了, 看著她的ID, 試探著問了一句。

    [所有人]OPE.Damie︰【對面大漢納命來?】

    俞苑苑被點名, 頓時坐直身子, 恭恭敬敬地給滅爹請安。

    [所有人]AM.Naming︰【見過滅爹, 滅爹好。】

    小新頓時不願意了︰“都是打野, 為什麼見到人家就是一口一個滅爹好,見到我就變成了小新,輩分差了這麼多?”

    他插科打諢的話沒有回應,小新微微歪頭,余光往俞苑苑臉上一轉,心里暗暗喊了一聲不妙。

    少女繃著嘴角,一臉掩飾不住的緊張,眼楮里寫滿了“滅爹別抓我”和“滅爹放過我”。

    抓死中單一直是大滅的招牌特色,抓不死就往死里抓的那種,這樣緊湊的抓人節奏下,他們團隊之間配合磨合得不夠好的問題一下子全部凸顯出來了,直接連跪了兩把。

    之前和XG打的時候贏得太順,這會兒又輸得太慘,基地里的氣氛驟然低落了下來。小新和奧利奧的臉都緊繃著,顯然是想罵,又礙于俞苑苑是個女生,硬生生憋住了。

    “那個……是我的錯。”俞苑苑小聲打破了凝重的氣氛,雙手放在膝蓋上,認認真真做起了檢討︰“我之前和大滅排過,被抓的太慘了,所以這次見到他還是有點怕,該上的時候沒敢上,多次臨陣逃脫,貽誤戰機。”

    小姑娘的眼楮有點紅,扁著嘴,一臉“我知道錯了,我是組織的叛徒,你們快來罵我吧”的表情。

    ……臨陣逃脫和貽誤戰機這兩個詞兒用在這里……好像有哪里怪怪的……

    楚嘉年心里一軟,但是該說得還是得說,于是板著臉開始訓她︰“大滅抓人是厲害,但是有幾次小新就在草里,小新剛上,你轉身就跑是什麼意思?還有在河道,你一個硬控,不上去控,縮手縮腳,打到最後你還是滿血,你對得起隊友嗎?團戰的時候你都在想什麼?非要對面嘲諷你,你才能好好打還是什麼意思?要不是之前看了你和XG打的那幾場表現還不錯,我現在肯定直接把你扔到門外面閉門思過去。”

    楚嘉年的聲線其實一直是非常溫和而沉穩的那種,就算像現在這樣板著臉說著重話,聲音也還是如潺潺流水,俞苑苑坐得筆直,一邊听一邊連連點頭,滿臉沮喪︰“我願意把自己的檢討書貼在大門口,接受群眾們的監督。”

    ……思想覺悟倒是挺高。

    “你有時間寫檢討書,我沒時間看。”楚嘉年嘆了口氣︰“有那個時間,多看幾遍剛剛的戰局回顧。一個大滅就把你嚇成這樣了,到了MSI遇見韓國的BBG,再踫見Vision來抓你,你是不是得原地自殺?”

    韓國的BBG算得上是全球最頂級的LOL豪門電競俱樂部了,足足拿了四個S賽冠軍,現役的打野Vision更是神出鬼沒,凶到不像話。

    俞苑苑垂下頭,不敢說話。

    楚嘉年說得有道理,她剛剛的表現是真的很差勁,就因為大滅以前抓過自己幾次,她就搞亂了自己全部的節奏,直接讓其他人變成了四打五。換成讓她遇見這種事兒,估計她能直接掀鍵盤。

    如果想要打職業,就要先學會接受失敗,並且面對所有的陰影。

    楚嘉年走去外面打了個電話,回來的時候宣布︰“剩下的一場我推到明天了,你們這個狀態再打下去還是輸。苑苑這把是有問題,你們四個也沒有好到哪里去,中路崩了第一把,第二把你們還是任它崩?上下路你們打出來一點優勢了嗎?奧利奧,俞苑苑打的已經夠菜了,你第二把還能勇送一血?自暴自棄嗎?”

    奧利奧到底頭鐵一點,直言不諱︰“中路的狐狸連發條都壓不住,發條來上路游走,再加上一個大滅繞後斷我,我一對三能換一個已經很極限了,不丟塔就不錯了,想要再打出優勢,根本不可能。”

    他這麼一說,大家也都說開了,小新跟著點了點頭︰“第二把我的扎克其實一開始挺有優勢的,去了中路兩撥就血本無歸了,說好的助攻也沒了,還白送了兩個人頭,簡直有去無回。”

    俞苑苑的頭埋得更低。

    牛肉醬嘆了口氣︰“我們下路也被抓的很慘啊,你們也別說苑苑,滅爹是真的挺厲害的,在中路把自己養肥了以後,我們下路往前多走兩步就被他奪命連環殺,多來兩次,我都快有心理陰影了。”

    ——本來以為牛肉醬是安慰她的,是她想多了。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氣氛好了很多,俞苑苑誠懇道歉,態度認真,也沒有輸了比賽就哭,反而讓大家松了一大口氣。

    不哭就好,他們對自己的認知非常清楚︰電競直男,根本不會安慰女孩子,只會讓她多喝熱水。

    于是接下來的時間里,其他幾個人各自開了排位練手,俞苑苑仔細回顧了剛剛的三場比賽,拿著本子密密麻麻地記錄了自己的失誤和大滅每次來抓人的時機,除此之外,她還翻了大滅以前的抓人視頻錦集,在心里仔細模擬了各種應對。

    等她再抬起頭,整個訓練室只剩下她一個人了。

    她一看表,已經一點半了。

    “找到自己的問題了嗎?”楚嘉年從後面走了過來,他拿了一杯石榴汁,放在俞苑苑面前,迎著俞苑苑詫異的眼神,他解釋道︰“阿姨專門跟我說了你睡前要喝石榴汁的習慣,還送了十箱到基地,說別的牌子你喝不慣,還讓別人也嘗嘗。不過你也看到了,這群網癮少年沒一個……”

    他話還沒說完,俞苑苑就把杯子舉到了他面前︰“你嘗嘗?超好喝的。”

    楚嘉年咽回了自己的話,著魔了一樣接過了杯子,喝了一口。

    真甜。

    他轉頭又給俞苑苑倒了一杯新的,拉開椅子坐在了她旁邊,順手開了機︰“今天輸了也挺好的,問題越早暴露出來,越好修正。”

    俞苑苑喝了一口石榴汁,抿抿嘴︰“我明天一定克服恐懼,好好打。”

    楚嘉年沒說好,也沒說不好,而是嫻熟地打開了英雄聯盟的客戶端︰“上號,我陪你打兩把。”

    俞苑苑驚呆了,像看外星人一樣看向他︰“你?你也會打?”

    楚嘉年也沒解釋,直接開了個房間︰“Solo試試?”

    俞苑苑將信將疑地進了房間,心想自己要手下留情,不能把金主爸爸打哭。

    結果她猶猶豫豫先選了冰鳥,楚嘉年也跟著秒選了個冰鳥。

    俞苑苑︰???

    她配好符文,偷空看了一眼楚嘉年。屏幕的熒光照亮了他的臉,少年輕輕抿著嘴,神色非常專注,側臉好看到不像話,修長的手指搭在鍵盤上,活生生的手控福利。

    俞苑苑的腦子里冒出來四個大字。

    美色誤人。

    她趕快轉回頭,喝了口石榴汁,清了清嗓子︰“還是一塔一血一百刀?”

    楚嘉年“嗯”了一聲。

    兩只扇著翅膀的冰鳥從塔底下飛出來,楚嘉年像是試技能一樣向俞苑苑扔了一個Q,連距離都沒夠,根本打不到她身上。俞苑苑本著陪好老板、讓老板高興的人道主義精神,也不動聲色地故意扔歪了一個Q。

    俞苑苑在原地轉了兩圈,兵線這會兒剛剛過來,她回頭走了兩步準備拉開距離開始補兵,沒想到楚嘉年不依不饒地跟了上來,非常精準地穿過歪歪扭扭的小兵Q到了她的背上!

    她猝不及防地被凍住,然後挨了一下平A。

    哦,還是有操作的嘛。看起來起碼有鑽石水平吧。

    ……還是沒把楚嘉年當回事兒。

    楚嘉年轉過身,勤勤懇懇地開始補兵,俞苑苑隨便踫了幾下兵線,扭動著身體想找機會Q他,結果一個不注意,就被楚嘉年壓成了塔刀,但她也找到機會Q中了對面的鳳凰,剛準備扔E,突然發現楚嘉年剛好控制自己站在了E技能的攻擊範圍之外!

    這應該不是巧合,而是算準了距離的。

    這下她終于收斂起了幾分輕視之心,開始認真補兵。

    轉眼兩個人都來到了三級,她瞅準機會又凍住了楚嘉年,毫不猶豫地跟上給了他一套。解了凍的楚嘉年雖然只剩下了三格血,卻絲毫不怯,轉身回了她同樣的一套,又往旁邊一扭,正好吃到了旁邊的血!

    而俞苑苑這才發現自己因為太靠前,不僅吃到了楚嘉年的技能,還被小兵打了一波血線!

    更為致命的是,因為她前期比楚嘉年多放了幾個Q出來,她的藍已經見了底,而楚嘉年那只鳳凰的藍條還有足足三分之一——

    她煽動翅膀正準備往回飛一點,那邊的楚嘉年就直接閃Q到了她的臉上,E打出成噸傷害,然後反手給她掛了個點燃。

    First Blood!

    直到屏幕黑掉,俞苑苑都沒回過神來。

    AM的經理都是隱藏的王者嗎?

    “再來?”楚嘉年的聲音從旁邊傳過來。

    俞苑苑回過神,點了接受。

    第二把雙亞索對線。俞苑苑撐了四分鐘。

    第三把雙球女對線。俞苑苑撐了三分鐘。

    第四把,俞苑苑心一橫,拿了一個刀妹。結果這把最慘,楚嘉年在補到第九十九刀的時候,同時擊殺了她和小兵,左手一血右手一百刀。

    俞苑苑︰……是人嗎?!她打游戲以來就沒這麼憋屈過!

    “還來嗎?”楚嘉年的聲音又幽幽地傳了過來。

    俞苑苑直接摘了耳機扔在桌子上︰“不玩了不玩了,失敬了大佬。”

    楚嘉年也摘了耳機,靠在電競椅上,雙手抱胸︰“你發現自己最大的問題了嗎?”

    “我最大的問題就是沒看穿你王者的偽裝。”俞苑苑還沉浸在剛才的震撼力,悶悶說道。

    “我沒有偽裝。”楚嘉年靜靜地看著她︰“這就是你最大的問題。”

    俞苑苑沒懂他的意思,疑惑地歪了歪頭。

    “我從一開始就沒說過自己到底是什麼水平,是你自己給我想象了一個水平,然後你就在和自己想象的這個水平對戰。”

    “一開始你覺得我可能不會玩,故意放水,扔歪Q,然後發現好像不是這麼回事兒,直到被單殺。這個時候,你發現我和你一開始的想象不一樣,所以一直在不斷調整自己的想象。”楚嘉年一針見血地指出了俞苑苑的問題︰“換句話說,你在打游戲之前,先給自己想象了一個敵人的強度,而當對方與你的想象不符的時候,你就會崩。”

    “和OPE打的那幾場也是這樣的,你給大滅套了一個你想象中的水平,而這個水平明顯是你一個人無法克服的,所以你不敢上。”

    “從頭到尾,你都是在和自己的想象對線。你想象中的對面比較弱,你就壓著對面打;想象中對面比較強,你就猥瑣;想象中打不過,你就干脆不上了。你這是孤兒當久了,不知道隊友為何物了嗎?”

    “小新很強,雪餅和牛肉醬很強,奧利奧也很強,你C不了,還有別人,我們的目標是推塔拆水晶,這不是殺人游戲,也不是單人單機游戲,你要信任你的隊友。”

    俞苑苑雙手交握,扣著自己的手心,低著頭,半晌沒有說話。

    楚嘉年也知道自己的話有點重,但是MSI在前,他只能一次性就把話說透,能不能領悟就看俞苑苑自己的了。她操作不差,意識也不差,唯獨在信任隊友這一點上差了一點。

    明顯是多年孤兒排位惹的禍,自己不能C,就覺得這把要完了。

    “去休息吧。”楚嘉年嘆了口氣,看著俞苑苑垂頭喪氣地站起來的樣子,腦中自動浮現了一雙耷拉下來的小白兔耳朵,忍不住還是安撫了一句︰“別難過,OPE畢竟是進了三次S賽的隊伍。”

    結果俞苑苑突然抬起頭來,她的眼楮沒有他想象中的泛紅,反而又出現了熟悉的亮晶晶︰“年哥,你打的這麼好,為什麼不打職業?”

    “別跟著他們亂喊,叫我名字就行。”楚嘉年沒有接她的話茬,“別胡思亂說,快去睡。”

    俞苑苑躡手躡腳地往樓上爬,爬了幾層台階又小步跑了回來。

    楚嘉年︰“又怎麼了?”

    俞苑苑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發︰“那個,有點黑……”

    大家都睡了,俞苑苑也不想開燈打擾到別人。楚嘉年站起身來,跟在她身後送她上去,走到門口的時候,俞苑苑突然轉過身來,給楚嘉年深深鞠了一躬。

    “楚嘉年,謝謝你,你說的對,我明天不會再輸給我想象中的影子了。”

    楚嘉年被她嚇了一跳,听到她的話以後還想說什麼,就听到黑暗中,小姑娘的聲音又變得輕靈起來。

    “不過,你是真的真的打的很好!你不然別當經理了,來給我當替補吧!”

    楚嘉年懷疑自己听錯了︰……??替補??

    他還沒來得及回她,俞苑苑就已經進了房間關上了門。

    不到一秒,房門又開了,暖黃色的燈光從房間里透出來,俞苑苑探出了半個頭︰“所以……我到底簽了幾年的賣身契?”

    “你自己回去看。”楚嘉年神色復雜,啼笑皆非地小聲道︰“快去睡,晚安。”

    “哦。”俞苑苑委委屈屈地應了︰“年哥晚安。”

    ————————

    第二天俞苑苑下樓的時候,沒有早晨的電競少年們已經全部都掛著黑眼圈坐在自己的電腦面前打哈欠了,訓練賽安排得密集,由不得他們像平時一樣直接睡到十一點半起床吃午飯。

    小新看到俞苑苑左手油條右手豆漿地坐在電腦面前,打了個哈欠︰“昨晚你是不是忘了關機了?還有你旁邊這台是年哥要用的,怎麼屏幕也亮著?”

    沒想到俞苑苑點了點頭︰“我知道,我昨天晚上臨睡前和年哥打了幾把。”

    整個訓練室里突然出現了死一般的寂靜。

    在場的其余四個人緩緩扭過頭來,用一種同情中夾雜著回憶起被支配的恐懼的眼神看向她。

    “你……你和年哥打了?”牛肉醬顫抖著問道︰“怎麼樣?死得慘嗎?”

    “晚上做噩夢了嗎?”雪餅關切道。

    高冷少年奧利奧喝了口水,掩飾自己內心的慌張。

    “所以……在場的各位,難道都……”俞苑苑將大家的表情盡收眼底,試探著問道。

    “沒錯,在場的諸位,都是年哥的手下敗將。”小新語氣沉痛︰“我剛入隊的時候,年哥曾經打得我懷疑人生,感覺自己玩的是個假英雄。”

    ……原來大家都被楚嘉年輪過嗎!難怪大家都變成了年哥的狗腿子!而她就是新晉的那一個!

    “我覺得苑苑應該是最慘的,畢竟年哥是個中單。”牛肉醬嘆了口氣,眼中的同情之色更濃了幾分︰“我猜昨晚是不是你用什麼英雄,年哥就跟著選什麼英雄?”

    俞苑苑顫抖著點了點頭︰“你怎麼知道?”

    “這是年哥的習慣啊,你沒看過他的比賽?”牛肉醬疑惑道︰“年哥的經典操作視頻可是被譽為LOL教科書啊。”

    俞苑苑眼楮一亮︰“年哥果然打過職業嗎?我昨天就感覺他不簡單,還認真建議了他要不要來給我打替補!我一會兒再問問他!”

    這下不僅整個基地都安靜了,連空氣都凝固了。

    牛肉醬感覺自己脖子轉動的時候發出了“咯吱咯吱”的響聲,他僵硬地轉頭看了一眼俞苑苑,又僵硬地轉回了脖子,盯著自己的屏幕,哆哆嗦嗦地看起了召喚師技能︰“我什麼都沒听到!”

    “我也。”

    “+1。”

    “……”

    俞苑苑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我說錯什麼了嗎?”

    “你說什麼了?”楚嘉年端著一杯咖啡邊喝邊走了過來︰“OPE那邊已經就位了。”

    經過剛才俞苑苑的洗禮,大家早就被嚇醒了,精神抖擻的上號登游戲,俞苑苑抓緊時間吃掉了最後幾口油條,仰頭看向楚嘉年,口齒不清鍥而不舍︰“年鍋,雷真的八要打職業嗎?”

    大約是昨晚俞苑苑已經用讓他打替補鍛煉了一波心髒,楚嘉年波瀾不驚地挑挑眉︰“什麼時候你能Solo過我了,我就給你打替補。”

    俞苑苑的眼神一亮,又一黯,吞吞吐吐道︰“哦……那……那我加油……”

    其他四個人被楚嘉年嘴里冒出來的“替補”兩個字嚇得大氣都不敢出,年哥明顯不想掉馬,他們也不好提醒俞苑苑,只敢用眼神交流。

    牛肉醬轉過頭,對著空氣連著比了三個“臥槽”的口型。

    小新扯了扯自己的領口,感覺空調可能開的還不夠大,他有點喘不過來氣。

    還好房間開好後,兩邊很快進入了游戲開始BP環節,才讓大家從“讓年哥打替補”的恐怖話題里脫身。

    出于對滅爹的尊(kong)重(ju),他們連著Ban掉了青鋼影、酒桶和皇子,對面則Ban了劍魔、卡莎和阿卡麗,顯然是對小新、雪餅和奧利奧也充滿了忌憚。

    OPE一手選了瑞茲,小新眼皮跳了跳︰“一手瑞茲?苑苑不然來個大眼還能克制一下?”

    “別著急,瑞茲不一定是中。”楚嘉年拿著本子︰“先把下路鎖了,試試你們最近練的塔姆和韋魯斯。”

    對面隨即也鎖定了寒冰和布隆的下路組合。

    奧利奧拿出了一個壓箱底的納爾︰“我主帶線。”

    俞苑苑二話不說,幫他鎖了。

    第二輪BP,OPE二話不說ban了夢魘和趙信,把最後的兩個ban位都放在了小新身上。AM這邊猶豫了一下,雪餅想了想︰“我總感覺瑞茲不一定是中,ban個球女吧。”

    “可以。諾手也ban了,如果瑞茲中,對面再來個諾手的話,開團能力太強了。”楚嘉年點頭敲定了所有ban位。

    下一秒,對面的四五樓就秒選了千玨和加里奧。

    果然瑞茲是上路。

    其實打野被兩邊這兩輪都快ban得差不多了,還好小新英雄池還算深,他想了想︰“我玩巨魔吧。最近打這個手感還不錯。”

    俞苑苑猶豫了一會,把鼠標移到了璐璐身上,有點猶豫︰“年哥,你覺得璐璐怎麼樣?”

    楚嘉年看了一眼俞苑苑,突然明白了她的意圖。

    他昨天說她不信任隊友,是個孤兒,所以她挑了個非常吃團隊配合的璐璐出來。這個英雄清線能力還不錯,雖然吃等級了點兒,但是前提和打野配合得好的話,是可以拿人頭的。

    他點點頭︰“就璐璐吧。”

    小新也大概明白了俞苑苑的意思,轉頭沖她挑了挑眉︰“別怕,中野聯動,讓他們叫爸爸!”

    俞苑苑咬住下唇,心底涌上了一陣暖流。昨天她坑到讓小新有去無回,而小新今天卻還願意繼續來中路幫她。這就是隊友。

    你狀態不好,沒關系,我來C。

    你這把超神,我就把人頭全部讓給你。

    這……這是一個應該放心將後背交給隊友的團隊游戲啊。

    她嫣然一笑,沖著小新狠狠點了點頭︰“嗯!”

    最後AM這邊的陣容是︰上單塔爾、打野巨魔、中單加里奧、AD韋魯斯,輔助塔姆。

    AM這邊則是上單瑞茲、打野千玨、中單加里奧、AD寒冰、輔助布隆。

    【歡迎來到英雄聯盟!】

    伴隨著熟悉的開場音樂,五個英雄的身影出現在了泉水里。

    一級慣例在河道互相試探,俞苑苑和下路雙人組一起蹲在河道草里,對面的寒冰和布隆一胖一瘦的身影也晃晃悠悠地走了過來,好巧不巧就在韋魯斯的攻擊範圍周圍徘徊。

    俞苑苑毫不猶豫地Q了上去!

    雪餅反應極快,當機立斷先學了E技能,箭雨噴出來減速到了兩個人!塔姆龐大的身軀竄到兩個人面前,抵擋寒冰翻身反打的傷害。

    寒冰迎面挨了璐璐的Q,又被韋魯斯追著一頓點,轉眼間已經掉了接近二分之一的血線,哪里還敢反打,毫不猶豫交了閃現轉身就走,布隆追在她身後幫她擋技能,眼看三個人凶猛地追了上來,無奈地交了一個治療。

    逼了對面一個閃一個治療,還讓寒冰原地回家,下路開場就已經打出了優勢。

    轉眼兩邊就到了四級,俞苑苑一直沒有見到來Gank她的千玨,她向後撤了一波,轉身往上路野區走去︰“小新,過來。”

    小新剛剛蹲了一波上路無果,從龍坑繞進來,剛剛走了兩步,璐璐就一個眼插到了石頭人的坑里,正好插出來了一個殘血偷野的千玨!

    “臥槽!”被入侵了野區的小新怒意勃發,輪著大冰棒子就往前沖。

    但是巨魔這個英雄,回血強,傷害也不錯,雖然跑得快,但是虧就虧在沒有位移。滅爹知道自己已經暴露了,往後退了兩步,剛準備放Q跑,耳邊就傳來了一聲閃現——

    璐璐直接從牆後面閃到他臉上給了他一個WQ二連!

    滅爹瞬間變得萌萌噠。

    前有巨魔後有璐璐,如果換做是別人,可能最多努力再換一波血就束手就擒,但滅爹畢竟是滅爹,這種情況下還能走位準備閃現跑——

    砰!

    小新穩穩地在他閃現的方向扔了一個寒冰之柱!

    滅爹一頭撞在了柱子上,被終于趕到的小新一波利齒撕咬,穩穩帶走。

    First Blood!

    “哇,厲害啊新爺,這柱子插的,可以夸一年了。”俞苑苑夸道,心里美滋滋地捧著助攻回了線上。

    雖然只拿到了一個助攻,但那可是擊殺了滅爹的助攻,存整去零就是一顆珍貴的人頭!

    “這會兒知道叫新爺了?”小新收下人頭,心滿意足地夸道。

    拿到一血,AM所有人的心中都像是吃了一顆定心丸。

    ——尤其一血是中野配合拿下的。

    大家雖然嘴上沒說什麼,但是對俞苑苑的狀態還是非常憂心的,尤其在她拿了一個非常吃配合的璐璐的情況下。現在看兩個人的第一波配合就這麼順利,頓時對這場比賽重新有了信心。

    放寬了心的雪餅和牛肉醬精神一振,剛剛到六級,就一改之前苟在塔周圍的作風,直接壓了一波線去對面塔下。結果沒想到滅爹正蹲在草里蹲他倆,寒冰一個大過來,牛肉醬嚇了一跳,還好反應快,站在了韋魯斯前面,本來還想抗一波,結果滅爹從草里翻滾而上,逼得塔姆交了淨化,吃了韋魯斯就連滾帶爬地跑回了塔底下。

    目睹了全部過程的楚嘉年︰雖然這波操作沒什麼問題,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看著就覺得……真慫。

    他拍了拍兩個人的凳子︰“別剛,穩住。”

    滅爹蹲下路的時候,小新反了對面的藍,扔給了璐璐。而滅爹蹲完下路,也去換了AM的藍。

    這時OPE最大的問題就暴露出來了。

    他們太依靠LPL第一打野的滅爹了,紅藍Buff能給滅爹就給滅爹,而滅爹似乎也習慣了這種節奏,並沒有想要把藍讓給加里奧。

    這就導致有了藍的俞苑苑在對線加里奧的時候,感覺自己四舍五入就是一個爸爸,技能不要錢一樣地扔出去,逼得加里奧跟她對線換血,偏偏她手比加里奧長,還有護盾,就這樣換了兩撥下來,加里奧兩次藍量見底,不得不回家,而她穩穩地壓了對面三十個兵。

    三十個小兵的優勢下,不用四舍五入,她也是爸爸了。

    滅爹當然也很快意識到了問題所在,來中路抓了兩次,但要麼被璐璐提前跑了,要麼他剛剛蹲好,巨魔就提著棒槌在旁邊虎視眈眈露了頭。

    OPE的中單補著兵,點了點頭︰“這個Naming調整的不錯嘛,我還以為昨天被打的哭鼻子,今天心態要崩了。”

    “畢竟是Cain神看中的人。”大滅臉色不變,轉身回了野區︰“要是這麼容易就被打崩,也別去MSI了,不如回媽媽懷里哭。”

    中單牽了牽嘴角,心想你滅爹還是你滅爹,根本沒有因為對面是個漂亮女生而嘴軟,嘲諷技能依然在最高檔。

    拿了峽谷先鋒的AM開始在中路逼團,除了奧利奧在邊路清線,其余四個人都到齊了。

    峽谷先鋒一頭把OPE的中一塔撞成了絲血,韋魯斯跟上想要A幾下點掉,結果被趕來的寒冰一個大定在了塔下!

    “操!塔姆吃我吃我!”

    牛肉醬還在等他解凍,璐璐率先給他身上套了一個盾,擋了一下塔的傷害,塔姆隨即舌頭一卷,帶著韋魯斯就往後撤。

    另一方面,小新剛剛大中千玨,瑞茲就突然從他身後的草里冒了出來,抬手就暈住了他!

    “臥槽!怎麼還有個瑞茲!撤撤撤!”

    “我來了我來了!”奧利奧從邊路開始傳送,但是好巧不巧,他TP的點正好選在了瑞茲面前的眼上!

    這下小新連閃現都沒法交,他如果躲開了,塔爾過來肯定會被一波!

    成噸的傷害迎頭砸在了小新身上,眼看他就要完蛋,璐璐沖過來給了他身上一個大!

    有了血線的小新擊飛了貼臉點他的寒冰和千玨,同時納爾終于趕到了!

    “殺千玨!”小新話未落印,身上已經多了一個璐璐的加速,而千玨的Q正在冷卻,再加上被璐璐的大疊加了減速效果,根本跑不過沖過來的巨魔!

    收下千玨的人頭後,小新已經只剩下絲血了,被趕過來的寒冰收下人頭。

    這時雙方的血線都已經非常殘了,瑞茲還想再繞後一波,結果被韋魯斯和塔姆同時點中,他正想後退,璐璐已經閃現上來沖著瑞茲的臉扔了一個Q!

    瑞茲倒地。

    團戰還沒有結束,布隆和加里奧同時向著殘血的璐璐和韋魯斯跳了過來,璐璐沒了閃現,只能轉身就跑,卻跑不過對面兩個人跳過來的速度——

    “轟!”

    跳過來的布隆和加里奧被閃現過來的納爾一巴掌刪到了牆上!

    “奈斯!”俞苑苑和雪餅同時狂喊,兩人一起回頭,韋魯斯三兩下就把布隆點成了殘血,最後一下正好被璐璐點到。

    【AM.Naming擊殺了OPE.VQ】

    【Double Kill!】

    屏幕上兩連擊出現了璐璐擊殺的頭像。

    加里奧走位躲開了塔姆的傷害,還準備跑,雪餅一個Q穿過草叢,穩穩地再收了一個人頭!

    一波一換四!

    這波團戰過去,AM的經濟已經領先了OPE七千塊。三十三分鐘的時候,AM打爆了OPE的水晶。

    屏幕上出現【勝利】兩個字的時候,大家全部都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俞苑苑有一瞬間甚至感動得想要流淚。

    這一把,她沒有C,但是她站在隊友背後,信任地把技能全部扔到了他們身上。而他們,也沒有讓他失望。

    嗚,有團隊的孩子像個寶!她再也不想當孤兒中單了!

    楚嘉年敲了敲桌子,開始做賽後分析︰“這一把開場的時候,璐璐的開團非常果斷,對對方位置的判斷也很好,和下路打了非常好的配合,把氣勢打出來了。對線的時候還知道根據時間判斷對面千玨的位置,中野聯動得還不錯,比昨天強多了。”

    “但是後期團戰的細節問題還是不少,如果一開始瑞茲站的草里有眼,那波團戰應該不會打得這麼傷,巨魔不會死,比賽也能結束得更早一些。做視野方面,大家還是要加強。”

    楚嘉年拿著比賽記錄本,又分別指出了下路二人組的問題和一些奧利奧的細節操作。大家都非常認真而虛心地听著,時不時還和他討論兩句。

    等到細節討論得差不多了,大家也開始瞎扯一些有的沒的。

    “昨晚被壓著打了兩把,這把能贏,我感覺自己高興地跟過年了似的。”小新伸了個懶腰。

    “今天塔姆不錯。”雪餅拍了拍牛肉醬的肩膀︰“我有種感覺,你玩和自己體型相近的英雄好像都挺上手的。”

    “……我謝謝你啊。”牛肉醬已經對體型問題的玩笑免疫了,眼皮都沒動一下︰“你醬爺爺的塔姆,能抗能輸出,關鍵時候還能救你小命。”

    “奧哥的塔爾也是真的牛逼。”俞苑苑以腳為支點,左右亂晃著椅子,笑嘻嘻地插了一句︰“野區那波團戰我都以為自己肯定要交代在那兒了,沒想到奧哥閃現過來拍人。還有最後一波,如果不是奧哥先手把千玨扔在了牆上,大家可能團得要更艱難。”

    “你給大的時機也不錯。”被夸了這麼一波,奧利奧感覺自己老臉有點紅,夸了回去︰“昨天訓練出現的問題也很好地克服了,一晚上時間就能想明白問題,調整好心態,奈斯。”

    俞苑苑洋洋得意︰“多虧了年哥昨晚調.教的好!”

    其他幾個人︰……

    楚嘉年︰??我干嘛了我??

    “昨晚,難道不是年哥單方面吊打你?”小新一臉問號地眨了眨眼楮︰“苑苑你……”

    俞苑苑一臉狗腿,故意壓低了聲音,神秘道︰“不,年哥還與我深入淺出地進行了靈魂的踫撞!”

    “嘶——停停停!”牛肉醬滾著椅子向後撤,開始拼命搖手︰“我還是個孩子……”

    偏偏俞苑苑根本沒意識到自己在說什麼,熱情地扯住了牛肉醬的椅子︰“別嫉妒我,醬醬,抱好年哥的大腿,很快你也可以和年哥深入淺出——”

    “不不不,不不不。”牛肉醬驚恐後退︰“你放開我,我……我真的還是個孩子……”

    嬉鬧聲還在繼續,楚嘉年默默地合上本子,走向了經理室,然後悄悄關上了門,平復了一下自己的表情。

    她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什麼深夜調.教,什麼深入淺出!這TM是開往幼兒園的車嗎!

    不好好打游戲,都胡說八道些什麼小餅干!

    于是楚經理從辦公室走出來的時候,表情比平時更嚴肅一點︰“下午和LDM的訓練賽,誰人頭最少,罰晚上補一千個兵。”

    輔助牛肉醬︰“我……我一個輔助我……我難道要去搶AD的人頭?”

    雪餅冷笑呲牙︰“你試試?”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