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娛]好萊塢成名記

19.第 19 章

    肖恩的耳朵唰地一下染上了紅色,他紅著臉連忙換了一首歌,一時之間都不知道如何解釋。

    “咳,你的歌挺好听的...”肖恩最終憋出了這麼一句話,心下恨不得錘死這個嘴笨口拙的自己。

    “謝謝。”克里斯汀看著心下暗暗好笑,但為了維護這個大男孩兒的自尊心和面子問題,只是簡單的說了一句。

    肖恩臉上一絲懊惱的神色一閃而過,他系好安全帶,發動了車子,往著目的地開去。

    “明天你打算去哪兒玩?”一邊開著車,肖恩一邊問著她。

    克里斯汀看著外面的雪下得愈發大了,想提醒他多看看路,但她還是回著,“打算去Humber Bay(亨伯灣)看看日出,曾有朋友跟我推薦過這里,說那里的日出很美。”

    “那我開車送你吧,正好我明天也沒什麼事兒。”肖恩連忙說到,“說起來,我還沒去亨伯灣那兒看日出過。”

    “那一起去看看。”克里斯汀看向肖恩的側臉,這個才17歲的大男孩兒,身高已經竄到了6英尺(約183cm),高了她4英寸(10cm),還不知道未來他會長的多高,由于身高竄的太快,他有些偏瘦,指節分明地握在方向盤上,指腹一層薄薄的繭子,是長期彈吉他磨出來的痕跡。

    肖恩點了點頭,不禁回頭看了看克里斯汀,臉上帶著笑意。

    就在此時,車突然打了個滑。

    忘記控制車速的肖恩慌忙之下猛踩了一下剎車,車更是從原地打起轉來,整個“漂移”了出去。

    克里斯汀驚叫了一聲,猛地抓住了車把手,冷汗從背後犯了上來。

    她上一世是車禍去世的,雖然並沒有產生什麼不敢再坐車的心理陰影,但也不是什麼好的回憶,肖恩這麼一下,讓她仿佛瞬間回到了車禍發生的那天里。

    車在打轉了180度之後,便停了下來。

    謝天謝地,這條街道非常寬敞,因為下雪天人跡罕至、車也沒幾輛,所以萬幸沒有撞到任何人、也沒有撞到任何障礙物。

    驚魂未定的肖恩連忙看向副駕駛座的克里斯汀。

    她的臉顯然蒼白了許多,修長的手指緊緊地抓著把手,眼楮緊閉,卷翹的睫毛沾上了一絲淚意。

    “克里斯汀,你還好嗎?克里斯汀?”他連忙問道。

    克里斯汀閉著眼楮,仿佛听不到外界的聲音。

    肖恩看著她的額頭泛上一層冷汗,似乎是嚇壞了。

    顧不得許多的肖恩,解開了兩人的安全帶,右手一個動作,將克里斯汀整個人摟在了懷里。

    “沒事了,克里斯汀,我們沒事。”他拍了拍克里斯汀的後背,不住地安撫著。

    他不停地重復著這兩句話,很久之後,克里斯汀才漸漸從夢魘里反應過來,察覺到自己沒有撞傷,身上也沒有任何疼痛之處的她松了一口氣,緩過勁來。

    “我們撞到別人了嗎?”她有些悶悶的聲音從肖恩的懷里傳了出來。

    “沒有,什麼也沒撞到。”肖恩摸了摸她的頭發,此時這個大男孩干淨卻有些沙啞的嗓音,以及他那不夠寬大卻足夠溫暖的懷抱,給了克里斯汀極大的安全感。

    克里斯汀松了口氣,發覺自己還在肖恩的懷里,用肖恩的外套擦了擦眼淚,坐了起來,紅著那雙美麗的眼楮,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都是這家伙害的。

    肖恩摸了摸鼻子,有些慚愧,“對不起……”

    克里斯汀不禁想到自己剛剛上車之前還決心舍命陪君子呢,結果真出事了,還沒出息地哭起了鼻子。

    她噗嗤地笑了出來。

    肖恩驚訝地看了她一眼,然後看著她一臉笑中帶淚的表情,也忍不住跟著笑了起來。

    他們看著對方的臉,回想剛才,兩人都是一臉後怕加驚恐的表情,此時越想越覺得有些搞笑,還有點刺激,笑聲頓時充斥著車內。

    這種劫後余生的刺激感,讓兩人打趣了好一會兒才停止下來。

    兩人這下可不敢再開車過去了,好在剩下的路也不多,便將車靠邊停好之後,紛紛將自己裹成了兩只熊一般下車徒步走過去。

    經過這一事件,兩人的關系顯然親近了許多,在大雪紛飛的多倫多街頭,兩個身影在白色的雪景中時不時交疊在一起,漸漸消失在雪花中。

    ……

    晚上克里斯汀回到了酒店房間里,舒舒服服地泡了個澡緩解一天的疲憊之後,才倒在了床上看起了手機。

    肖恩的短信在她去泡澡時一連發來了四五條,最後一條是猜測她累得已經睡著了,便願她有個好夢。

    她嘴角微彎,回復了個“晚安”。

    那邊坐在桌前、懷里抱著吉他,時不時地拿著筆在歌詞本上寫寫畫畫的肖恩一听到手機震動的聲音,連忙放下了吉他看了過去。

    看到是克里斯汀的消息,肖恩不禁彎了彎嘴角,翻看了好久之後,才戀戀不舍地放下了手機,像是想起了什麼,他又拿起吉他,掃出了兩段旋律,又拿起筆,在歌詞本上寫下一句歌詞。

    “多想敲開你的心房,將寒冬變為溫暖的夏天。”

    他想到今天晚上和克里斯汀共進晚餐時,她那張美麗的臉上綻放出來的笑顏,心跳似乎又跳得有些快了。他轉了轉筆,想了想,又在那行歌詞的下方加上了幾句。

    “在你身旁,我總有些局促而不知所措。”肖恩,“每當我想起你,心里都緊張的不行。”

    他掃了掃吉他的琴弦,又在歌詞本上加了一句,“內心激動不已,Baby,當我想到你的時候。”

    想到稱呼她為“baby”,肖恩的臉上泛上些紅暈,眼神有些飄忽,不知道是在腦海中腦補了什麼,他在無意識中一圈一圈地把這個詞圈起,嘴角都快要咧到了耳朵上。

    “你是那麼地與眾不同,我是如此地為你著迷。”

    肖恩的身影倒映在有些反光的窗戶上,他放下吉他,把小小的歌詞本拿在手中,坐到了床上。

    在這些歌詞的旁邊,肖恩認真地寫上了克里斯汀•海瑟爾以及他的名字,然後在兩人名字的外圍,畫了一個愛心圈起,用一根弓箭穿過兩人的名字中間。

    一夜好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