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俠修真 > 三界野史第一卷

37.第三十五回 意亂,情迷

    不多時,無塵抱著她落下雲端。四下無人,萬籟俱寂。白染猶自掙扎著,無塵不由分說的將她送進了石屋,一揮衣袖關上房門,並里里外外下了十幾層禁制。

    將她放在榻上坐好,又靜靜打量了一會兒。

    完了,他是不是生氣了?白染費力的抬起手,也不知眼前這三個影子哪個才是無塵。不管不顧的便起身湊過去。無塵挑了挑眉,看著她朝自己身旁撲過去的模樣,又好氣又好笑。

    白染撲了個空差點摔在地上,無塵伸臂一攔,將她挪到自己身前,嘆口氣︰“乖一點,我幫你先把酒氣煉化了。過來,坐好。”

    “好,好,好……”白染伸出一根手指點著空氣,拉著無塵衣袖往榻上靠過去。

    “這里地方大,坐坐坐。”話音剛落便腳下一空仰面摔在床上,無塵被她猝不及防的一拽也是朝前一撲,也難為他情急之下還不忘將手護在她頭上。

    一陣天旋地轉後,白染愣愣的眨巴著眼楮,許久後才反應過來。無塵左臂撐在床上,眼里那抹赤金之色再次浮現。慌亂閉上眼,調整片刻,強壓下這股異樣氣息後,無塵起身脫了她的鞋襪,將她擺放好。

    白染看著他精致的面容,很想□□一番,往日里她其實想過好幾回,但從不敢干。今夜這酒,真壯慫人膽。無塵正閉目幫她煉化酒氣,冷不防的便被她那兩只小魔手一勾一拉,還帶著微微濕氣的紅唇便印了上來。

    “染兒,別……”聲音微有嘶啞,無塵眉間緊蹙,拉開她。

    大夢三生效力何其強悍,別說現下已經完全迷糊的白染,便是一邊喝一邊煉化的無塵,也不能完全擺脫。酒中仙品,人皇鐘愛,可醉上神。無塵一邊要壓下自己的醉意一邊還要為她煉化,一時之間,也是險些不能控制。

    白染撅了噘嘴,憑什麼只許你佔我便宜不許我吃你豆腐,這不公平,迷迷糊糊的想起上回他強勢的模樣,白染有樣學樣的欺身上來,對著他沾了些許紅潤的薄唇一口咬了下去。

    他上次怎麼親我的來著?不管了,白染不得章法的胡亂啄了幾下。一只小手從肩頭一不注意滑落到他腰間,想起幼時還未學仙法時與幾個姐妹廝混在一處,每每都是靠的撓癢癢稱霸,便靈機一動,幾根小手指在他腰間靈活摸索起來。

    無塵眉間一蹙,眸中赤金光焰大盛。濃郁酒氣仿佛化為一團烈火一路燒上心頭。頃刻間反客為主一把將她緊緊壓在身下,白染兩只作亂的小手也被他反身一別再也動彈不得,看著他與自己呼吸可聞的一張俊臉,不見往日柔情,眸中全是侵略的火焰,熾熱的嚇人,白染有點慌。

    “別動。”

    聲音前所未有的低沉,隱隱帶著艱難的克制。

    白染其實一點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是覺得這樣的無塵有點可怕,實在迫人。她想逃,于是她安靜了幾息之後終于還是沒忍住,磨蹭著想從他身下溜出去。

    烈火終于燒上靈台,毀天滅地。

    抽絲剝繭,意亂情迷。

    層層疊疊的裙衫在模糊的視線里飛揚,不知是他的,還是自己的。一瞬間,仿佛清醒,又似迷糊,他眼中情意和欲望交織著揉成一團,牢牢的將自己吸引著,白染抬起頭,捧著他略有蒼白的面頰,輕輕吻上那緊蹙的眉間,眼角,唇瓣。

    或許都醒著,或許都醉著,其實都無妨。當下心頭的那一點歡喜,那一刻情動,實在比什麼都重要。

    修行的盡頭,若有神明可以通曉一切的過去和未來,那他便該知道,相知相許的每一點時光,都是珍藏。

    大夢三生,醉上神,夢三生。

    青龍凌雲,真凰傲世,盤旋相交,龍吟凰鳴。

    無塵掙扎著從夢中醒來,體內的最後一絲酒氣散盡,大夢三生蘊含的法則碎片也已全部融入他的骨血,在他初入上神的這個當口,助他牢牢將境界穩固下來。

    睜開眼,看著懷中還在沉眠的少女,面上的紅暈還未散去,一頭青絲散亂的披在榻上,膩白的肩露在錦被外,一半清純,一半嫵媚。

    輕輕吻在她眉心。細細凝望她嬌艷的側臉,許久後,伸手助她煉化剩余的酒氣。

    其實他從來沒有睡覺的習慣。

    一萬七千年,他日夜苦修,不飲食,不休眠。一顆心片刻不敢停下,不敢沉思。世間最大的恐懼,是孤獨。深入骨髓,直至元靈的孤獨。他不能被孤獨找到,只要他一停下,他就再也走不出來了。

    所以他一路跑在了別人前頭。因為他的身後是深淵。

    在他追星趕月的一生中,第一次停下,就是為她。她就那麼輕輕拉了一下他的衣角,他便停了四年。

    七千年後,他再次停下,是她那輕飄飄的一掌。一個人抵過一座城一片海,他不再恐懼了,心里有了人,孤獨就再也不會找上來。

    她眼神里話語中,視他為神明依靠,其實有她在,他亦安心。

    迷蒙中,白染睜開眼。突見一片寬闊海面上,方方正正的列著無數神兵天將,一黑一白,一仙一魔,兩方對陣間皆是莊嚴肅穆,可自己這是在哪兒?身上厚厚重重的穿的是什麼?

    正在這時,對面方陣中突然有一人飛身而出,玄衣獵獵,骨鞭一甩直破虛空。只見那人一臉森寒,咬著牙道︰“人皇何在!出來受死!”

    人皇?這是什麼情況?仙魔又大戰了?魔族何時來犯的?白染百思不得其解,是趁各族俊杰去古族參加小比的時候嗎?

    正尋思著,身體卻不受控制的飛出,白染一驚,難道自己被控制了?誰這麼卑鄙!來不及解釋,白染焦急的看著自己手中青金寶劍一揮,一道劍芒便飛了出去,震的對面人仰馬翻,端的是威力無窮,白染一愣,我何時竟有如此神通了?不愧為戰神之女。不由得心中一喜,怒喝道︰“魔頭休要猖狂,看我取你性命。”

    待得二人靠的近了,白染定楮一看,來人不是無塵嗎?他怎麼轉投魔界陣營了?這可怎麼好。老爹是絕對不會同意自己與魔界人在一處的,這是他老人家最後的倔強。這下可麻煩了,可是無塵不是天帝之子嗎?難道他也被控制了?白染心中一驚,何人竟有如此之大手筆,竟敢脅迫龍族子弟挑起兩界戰端。

    說時遲那時快,幾番心思輪轉之間,不待她叫上一聲,兩人便對打起來,直斗的是山河失色,日月無輝。正在這時,無塵手中長鞭迎面甩來,勾住自己頭上一物,用力一揮,如瀑青絲瞬間灑落肩背之上。啊,原來他打落了我的頭盔。白染頓覺頸上一陣輕松。

    “人皇怎麼是個女子!”眾仙群魔一見,卻是瞬間議論紛紛。

    白染剛想辯解兩句,卻見無塵突然停下手來,目光凝在她面上,甚是絕望的模樣︰“人皇,我知你心意,但你為仙界至尊,我為魔族始祖,我們,不能。”

    言罷,再次揚起鞭來……

    這都哪兒跟哪兒啊,白染徹底蒙了。

    堪堪昏厥之前,她靈台突然一陣清明,是了,自己方才宴上吃醉了酒,現下都是夢吧。大夢三生,果然名副其實。這第一夢便是直接托生成了人皇,過癮,過癮!

    等她再次醒來的時候,眼珠四下一轉,咦!剛才是武斗場,現在是春宮戲嗎?悄悄想過無數次的場景就這麼真實的出現在夢里,白染幸福的差點喊出聲來。

    無塵看著醒轉過來的少女,面上盡是濃濃情意,伸手替她掖了掖被角。卻沒想反手便被她扒拉了下來。

    “怎麼了?”無塵一愣。

    “噓!別說話。”白染邪邪一笑,一個利落的翻身,就將他壓在了身下。

    無塵一驚,還不待反應,她的吻便落了下來。青澀卻霸道。一副佔盡主宰的模樣。

    眼中有微微笑意,無塵摟緊了她縴細腰肢,十分配合。

    一場巫山落雲雨,脈脈春風萬物生。

    這夢忒真實,白染不甚明白的步驟,無塵還能幫她自動補全,是個極懂事的夢中人了。

    心滿意足的枕著他手臂再次入眠,不知下一夢又是什麼,這大夢三生酒,果真妙趣無窮,怪不得連人皇也愛喝。

    沒過多久,她再次幽幽醒來,打眼一看,怎麼還是這個夢?

    白染揉了揉眼楮,也罷,壞事也干過了,嘮嘮嗑吧。于是披上衣裙坐起來。

    “這酒可真是厲害。從前我也喝過師父不少珍藏,卻沒見哪個有如此妙用的。”

    無塵亦坐起身,不緊不慢的穿上衣衫,一寸寸蓋住赤。裸的上身︰“的確。不過我已為你煉盡酒氣了,剩余的藥力對你的身體是有益的,盡快煉化了吧。”

    煉盡酒氣?

    白染渾身一僵。

    “你你你……什麼時候幫我煉盡酒氣的?”

    “在你一把將我壓在身下之前。”無塵微微一笑,起了逗弄之心,目中一派風流。

    天崩地裂,滄海桑田,仙魔大戰,全都完蛋。

    白染直直的倒下身,抬起哆哆嗦嗦的手,一把蓋住了自己的臉。

    蒼天啊,我都做了些什麼……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