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校花不炮灰[穿書]

18.初吻

    雲秀珠事實上並不討厭吃燒烤, 味道這麼棒,誰會不喜歡吃呢?只是每次吃的時候一身燒烤味,而且對她的身體的確是不好,雲秀珠有意識的控制少來燒烤攤。

    對上裴宸固執的眸光, 雲秀珠還是敗下陣來, 勉為其難的張嘴嘗了一口。裴宸遞過來的是烤牛肉, 撒上了孜然粉香得很, 吃了第一口就還想吃第二口,只不過雲秀珠忍住了。

    她意思意思的嘗過了之後,就示意男主自己不吃了。裴宸沒有吃什麼, 他很自然又毫不講究的將烤串剩下的塞進了自己的嘴里。雲秀珠︰“.……”男主是吃自己剩下的東西吃上癮了嗎?

    這太親密了,讓雲秀珠有些接受不了,她並不喜歡別人吃自己的口水啊。雖然男主看起來毫不介意,並且還很享受。這個念頭讓雲秀珠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她心里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雲秀珠錯開眼眸,不去看裴宸,她覺得每分每秒簡直都是在挑戰她的忍耐力。然而,這只不過是開始罷了, 顯然裴宸想要每樣都讓雲秀珠嘗一下,然後自己解決剩下來的。

    雲秀珠和裴宸對峙了一會兒之後, 她還是低頭了。她並不是那麼排斥這些烤串,也沒必要為了這個和裴宸置氣。只是, 雲秀珠不能夠接受在燒烤店里久坐, 她並不想染上一身燒烤味。

    若是和裴宸這樣拖拖拉拉下去的話, 恐怕時間會更多。因而雲秀珠當機立斷,只希望裴宸快點將串串給解決了。裴宸點了幾十串,有葷有素,烤內髒雲秀珠是絕對不吃的,不過烤茄子和黃瓜之類的她倒是挺愛吃。

    眼見著裴宸就要吃完了,雲秀珠不著痕跡的松了一口氣,感覺自己像是完成了一件很累人的任務一般。雲秀珠不知道是不是談戀愛都是這樣的,總之,她無法理解別人的熱衷,她覺得比學習還累。

    雲秀珠正想拿紙巾擦嘴,就被裴宸給搶先一步了。裴宸將紙巾輕柔的按在了雲秀珠的嘴角,幫她輕輕擦掉污漬。裴宸的動作弄得雲秀珠一怔,她想要躲避,並不想要裴宸幫她,她可以自己擦。

    只是,裴宸看出來了雲秀珠的心思,他的動作不免帶上了幾分強硬,讓雲秀珠動彈不得。然而,面對裴宸越來越深邃暗沉的眼眸,雲秀珠卻是覺得越來越不對勁了。

    裴宸的手指隔著一塊薄薄的紙巾,肆意的按壓在雲秀珠的唇瓣上。盡管裴宸的動作很溫柔,像是對待什麼易碎的珍寶一般,生怕自己用大了力氣就會碎掉一般。

    然而,這還是讓雲秀珠不自在極了。尤其是裴宸手上的溫度仿佛傳遞到了她的唇瓣上,讓她的唇瓣也越來越紅潤滾燙了起來。

    裴宸的手指隔著紙巾輕輕的摩挲著,描摹著雲秀珠唇瓣的優美形狀,讓他的眼眸里的渴望越來越濃烈。裴宸的呼吸也越來越急促,雲秀珠明顯感覺到了空氣之中某種不一樣的曖昧,這讓她心里的異樣感越來越濃烈。

    雲秀珠並不想面對這樣的裴宸,她忍不住開始掙扎了起來。她的動作驚醒了裴宸,他如夢初醒,卻是對雲秀珠並沒有表露歉意。

    裴宸只是神色自若的收回了自己的手,對雲秀珠溫柔的笑了笑。這笑容讓雲秀珠沒忍住輕輕打了個寒顫,落到她的眼里只覺得男主更加可怕了。

    這樣的日子什麼時候是個頭啊?雲秀珠恨不得讓薛明菲立刻回來。男主這一時興起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結束。尤其是裴宸盯著雲秀珠驚異的眸光,笑意盈盈的將為她擦了嘴的紙巾放進了自己的口袋里。

    雲秀珠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不髒嗎?她渾身的雞皮疙瘩再次都要冒出來了。雲秀珠太過震驚,以至于都忘了質問裴宸了。顯然裴宸就讓這茬這麼過去了,他拉起雲秀珠起身離開。

    自然還是坐他的自行車離開的,雲秀珠一直艱難的保持著她女神的治愈微笑。雲秀珠想想明明以前小說里的高富帥男主,豪車頂級餐廳是標配,為什麼輪到自己就這麼苦逼呢?

    她好歹是和男主談戀愛啊,難道就因為她不是女主嗎?雲秀珠並非看不起廉價的約會,而是她喜歡清清爽爽悠閑舒適的環境,像是先前的奶茶店她就很喜歡。

    雲秀珠繼續苦逼的坐在自行車上,本來一陣風刮過,在這炎熱的夏天是很舒服的事情,然而雲秀珠的一頭長發卻是一下子就被吹成了一頭雜毛了。

    雲秀珠︰“.…..”我討厭夏天自行車嗚嗚!裴宸還毫無所覺,在前方賣力的騎車來著。好在讓雲秀珠唯一安慰的就是,這風終于讓她身上的烤肉味給刮走一點了。

    裴宸並沒有將雲秀珠送到家里就停下來,相反,他在離雲秀珠不遠處的樹林里停了下來。好歹是樹蔭處,讓被摧殘許久的雲秀珠一下子就感覺活過來了。

    只不過,她的腦子還清醒,疑惑的看向裴宸問道︰“怎麼了?”裴宸轉過身來,見到了雲秀珠一頭凌亂的秀發,他也微微一怔。然而,裴宸沒有回答雲秀珠的問題,卻是傾身向著她靠過來了。

    雲秀珠本能的想要後退,只是裴宸的手還是觸摸上了她的發絲。對著雲秀珠防備警惕的眼神,裴宸卻只是溫柔的幫雲秀珠理好了發絲。

    這讓雲秀珠緊繃的身子瞬間放松了下來,她心里對裴宸有些感激,也有自己誤會他的羞愧。只是,雲秀珠很快就被自己給打臉了,她還是太過天真了。

    裴宸修長的手指從雲秀珠黑亮的秀發里穿過去,這讓裴宸感覺頭皮發麻,絲絲縷縷的仿佛纏繞在了自己的心上。裴宸注視著雲秀珠,輕柔且耐心的一點一點將她的長發給理好。

    裴宸專注的仿佛只能夠見到雲秀珠一個人,他眼眸深處的火光越來越灼熱。只可惜雲秀珠還沒有察覺,當她感覺自己的頭發弄好了之後,她本能的揚起笑臉想要感謝裴宸。

    然而裴宸的手指卻是移到了她的下巴上,輕輕抬了起來。雲秀珠臉上的笑容消失了,眉頭輕輕蹙起看向裴宸。只是,裴宸的動作很是迅速,雲秀珠抬眼的時候,裴宸的臉龐已經近在咫尺了。

    裴宸的呼吸都噴灑在了雲秀珠的臉上,他的唇瓣更是微微一動就可以觸踫。雲秀珠臉色一變,她張嘴就想斥責裴宸。然而,裴宸卻也搶先堵住了雲秀珠的嘴,用自己柔軟的唇瓣。

    雲秀珠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眸,雖然她也知道親吻對于情侶來說很常見,可是她沒有想到這會真的發生在自己和裴宸的身上。裴宸緊閉著自己的眼眸,這仿佛用盡了他的勇氣一般。

    明明裴大少天不怕地不怕,可是這會兒他的心髒不安分的就要從他的胸腔里跳出來了,手心里也滲出來了細細密密的汗水。裴宸甚至是肢體都不敢多挨著雲秀珠,只是他的唇瓣緊緊貼著她的。

    裴宸好半響都只維持著一個動作,根本就沒有動彈。那一瞬間,裴宸的呼吸都仿佛已經停止了,他全身心都陷入了一個旖旎而香甜的美夢里。

    裴宸身子僵硬著小心翼翼的,生怕驚嚇到了自己心中的女神。然而,雲秀珠幾乎都被裴宸給嚇傻了,這倒是方便了他之後的動作。裴宸神魂俱蕩,只是他憑著男人的本能行事。

    他輕輕摩挲著雲秀珠微微顫抖的唇瓣,這讓他的心里生出了一股柔軟的情緒來,動作更是下意識的輕柔了幾分,唯恐弄疼了雲秀珠。然而,裴宸越是粘膩,越是深入的纏綿,越讓雲秀珠接受不了。

    雲秀珠只覺得一股燒烤味撲面而來,快要將她給燻暈了。雲秀珠若是能夠發出聲來的話,絕對是一聲聲驚恐。

    然而,雲秀珠掙扎著發出來的嗚咽悶哼聲,落到裴宸的耳里,無疑是最為誘人動听的樂曲。裴宸啪地一聲腦子里的那根弦徹底的斷了,他一直在艱難的壓抑克制著自己胸中激烈的熱情,只是這會兒他再也按耐不住了。

    裴宸重重的吸吮,發出了曖昧響亮的親吻聲,讓雲秀珠漲紅了臉蛋。然而,裴宸卻仍然不滿足,這只會讓他胸中的那把火越燒越旺。

    裴宸大力撬開了雲秀珠的唇瓣,佔有著獨屬于她的每一絲甜美。然而,雲秀珠卻是不解,兩個人滿嘴的燒烤味有什麼好□□的?可是裴宸卻是痴迷的很,仿佛怎麼樣都親不夠一般。

    無論雲秀珠怎麼樣掙扎,都只不過是做無用功罷了。雲秀珠感覺自己幾乎是呼吸不過來了,嘴巴熱燙的很,還火辣辣的疼。

    只不過,最讓雲秀珠無法接受的是,她不想要吃男主的口水啊!然而,裴宸卻是非逼著雲秀珠吞咽下去,讓雲秀珠欲哭無淚。這樣親密無間,雲秀珠突然領會到了接吻的真實意義了。

    反正對于雲秀珠來說,能夠接受的一定是真愛啊,只是她如今卻是有些反胃。而對于裴宸來說,雲秀珠卻是甜的醉人,讓他想要的更多。

    裴宸牢牢的抱住了雲秀珠的後腦勺,將她往自己身上壓。這倒是讓雲秀珠後知後覺的漲紅了臉,開始羞澀了起來。唇瓣被裴宸給含住吸吮著,他還在自己的嘴里翻攪□□著,自己緊貼著另一個男孩磨蹭著,這讓雲秀珠產生了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

    然而,裴宸身上卻是產生了強烈的沖動,幾乎要將他整個人給焚燒殆盡了。當裴宸將雲秀珠拖進自己嘴里含住親吻嘬弄的時候,雲秀珠終于再也忍受不了這強烈的刺激,趁著裴宸毫無防備的時候,用力狠狠的一把推開了他。

    裴宸猝不及防之下,身子蹌踉了好幾下。幸虧裴宸反應迅速,身體反射也靈敏,立刻扶住自行車穩住了自己的身體。不然的話,裴宸恐怕會被雲秀珠給推得從自行車上摔到地上。

    只是,這樣大的動靜,終于讓裴宸從意亂情迷之中醒神過來了。裴宸的黑眸濕漉漉的,帶著泛濫的春情和魅惑,這讓他俊俏的五官更顯得迷人。

    這樣青澀稚嫩卻又偏偏帶著風情的誘惑,幾乎沒有幾個人能夠抵抗。只是,裴宸見到被自己給親吻得軟了身子,斜著跌坐在自行車上的雲秀珠的時候,呼吸越發急促,喉結也滾動的越發厲害了。

    雲秀珠軟綿綿的用手撐住自己的身子,只是她明顯是一副被疼愛的較軟無力的模樣。素白的小臉上泛著動人的嫣紅,最驚心動魄的便是那白雪般的臉頰上一抹艷色。

    那雙美眸晶瑩剔透,如今卻是泛著潺潺春水,碧波蕩漾撩人心弦。微張的櫻桃小嘴被他仔仔細細反反復復品嘗了多遍,即使是瞪著裴宸,對他來說也是拋媚眼的效果,讓他越發受不住了。

    幾乎是立刻,小裴宸在雲秀珠的眸光之下對她敬禮了,幸好雲秀珠沒有發現。然而,這會兒裴宸當真是羞紅了臉了,雖然他的臉色本來就潮紅。

    雲秀珠紅腫的唇瓣,倒是讓裴宸分外滿足。她的味道,他還沒有嘗夠,他永遠都不會忘記。雲秀珠歇息夠了身上恢復了些力氣之後,她留再也忍受不了的跑回家去了。

    這還是她第一次在人前這麼失禮,可是畢竟是裴宸先無禮的,雲秀珠只要想到如今滿嘴裴宸的味道,她就受不了。裴宸見到雲秀珠被包裹在裙子下的兩條縴細筆直的雪腿快速的跑動著,白的晃他眼,讓裴宸的身體越來越熱了。

    盡管裴宸很不想讓雲秀珠離開,可是他也明白,如今自己的身體狀況根本就不適宜去找雲秀珠。而且,今天他的確是做過了,雖然這本來就是男朋友對女朋友的權利,可是嚇到了他的秀秀就是他的錯。

    裴宸還得想想,如何對雲秀珠賠禮道歉,讓她能夠接受和自己親密。這畢竟是裴宸的福利,他是絕對會為自己好好爭取到的。如今這樣打破了和雲秀珠之間的僵局也好,畢竟裴宸可不會和雲秀珠柏拉圖戀愛。

    雲秀珠可沒有想那麼多,她一回家就迫不及待去洗漱間漱口了。她對著鏡子吐了好幾次水,感覺還是有一股燒烤味縈繞著不散。雲秀珠趕緊刷牙,想將裴宸霸道的留下的味道都剔除干淨。

    等雲秀珠收拾好自己之後,她也終于能夠稍微冷靜下來了。雲秀珠也意識到了一個一直以來被自己回避的問題,作為男女朋友的話,她可能會和裴宸有親密的舉動。

    先前雲秀珠一直以為裴宸並不會對自己做什麼,如今看來是她想錯了。雲秀珠煩惱的皺苦了臉,這種事情,她也只能夠船到橋頭自然直了。

    名正言順的男女朋友,她該如何拒絕裴宸的親熱呢?只是,自從這次之後,裴宸仿佛打開了什麼神奇的開關,他夜里再難以入眠了,因為雲秀珠夜夜入夢。

    雲秀珠好幾天躲著裴宸,裴宸也明顯察覺到了。只不過這次雲秀珠有借口,讓裴宸也不好有過分舉動。遠離了裴宸之後,雲秀珠真是感覺天也藍了,樹也綠了,空氣都清新許多了。

    雲秀珠一頭扎進了學習里,她坐在學校圖書館認真學習,這安靜的地方讓她很享受。雲秀珠埋頭苦讀,根本就沒有注意到自己身邊有人靠近。

    裴宸是特意來找雲秀珠的,他和她倒是心有靈犀。裴宸了解雲秀珠,就知道她會在這里學習。見著雲秀珠那麼認真專注的模樣,裴宸既歡喜有心疼,同時還有些說不出的嫉妒。

    若是秀秀能夠用這樣的眸光看著自己就好了,裴宸忍不住在自己心里感慨道。裴宸明白雲秀珠最近不想見到自己,可是他忍受不了這相思之苦。明明正是熱戀時候,裴宸可不要和雲秀珠冷戰。

    而且,裴宸也想到了讓他的秀秀消氣的法子了。裴宸自己忍不住輕笑,沒有想到他有一天居然會用那個來討好一個女生。“秀秀,還在生我的氣嗎?”

    雲秀珠正對著一道奧數題苦思冥想的時候,突然就感覺到了自己耳邊的熱氣,讓她的身子本能的一抖。雲秀珠發現自己都如今能夠準確的感知到裴宸了,這也不知道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

    雖然雲秀珠很不想見裴宸,可是都已經躲了這麼些日子了,她好像也不能繼續逃避下去了。雲秀珠深吸一口氣,抬頭直視裴宸道︰“嗯,以後你不那麼做了,我就不生氣了。”

    雲秀珠對裴宸直言,裴宸若是那麼听話的話,他也就不是男主了。雲秀珠這句話直接將裴宸給噎住了,只不過他反應也很快。

    裴宸對雲秀珠十分委屈道︰“秀秀,我若是不想親你的話,還算是什麼男朋友呢?”雲秀珠︰“.…..”她竟然無言以對。

    裴宸得意的笑了笑,得寸進尺道︰“秀秀,上次是我冒犯了,對不起。”“我以後一定會讓你舒服的!”裴宸緊貼著雲秀珠的耳垂道。雲秀珠︰“!!!”她一點都不想知道男主的意思。

    雲秀珠差點忍不住伸手一把緊緊捂住男主的嘴了,這里是什麼地方?她絕對不能夠讓聖潔的圖書館被裴宸給污染了。裴宸還是覺得自己第一次親吻沒經驗,太過緊張興奮了,肯定讓雲秀珠沒有享受到。

    說到底,還是他技術不過關,以後他多和秀秀練練,肯定就好了。據說吃櫻桃可以練好吻技,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裴宸準備以後去試試。

    雲秀珠可不知道裴宸滿腦子都是這種想法,到底要臉的比不過臉皮厚的,雲秀珠只能夠讓裴宸在她身邊安分的坐下來了。

    裴宸注視著雲秀珠傻笑,還好她沒有笑出聲來,雲秀珠根本就不看他。裴宸知道雲秀珠最感興趣的是什麼,也知道怎麼樣引她上鉤。

    雖然對于自己的吸引力居然還不如學習這一點,裴宸的臉色很不好看。只不過,這就是他的秀秀啊,他獨一無二的女神。“秀秀,你親我一口,我就告訴你解題方法怎麼樣?”裴宸湊近雲秀珠的耳邊小聲道。

    裴宸在眾人眼里就是個學渣小混混,也不知道他是如何臉大的在校花學霸面前說出這話來的。若不是雲秀珠知道劇情,男主實際上是個精英型人才的話,她也是不會信他的。

    男主如今早就將家族制定好的課程提前學完了,不然的話,裴家也不會那麼輕易的放他離開。不僅如此,男主的業余愛好十分多,並且樣樣都出色,他已經將國內高中生的程度給遠遠甩開了。

    雲秀珠知道裴宸在這里自我放逐了一段時間之後,他就憑著自己的實力考上了世界名校。不僅僅提前學完課程畢業,他還私底下秘密參加了特殊部隊的訓練。

    在與女主相認的時候,他已經實際上掌握了裴家的大權,只是還沒有決定好到底是從軍還是從政。裴宸的話無疑讓雲秀珠眼前一亮,她也想到了裴宸的身份了。

    自己的身邊就有這麼一位好老師在,她怎麼就忘了男主呢?男主的學識程度是讓雲秀珠羨慕並且想要擁有的,在這段時間內,能夠從他的身上榨干點東西也好啊。

    雖然雲秀珠想榨干的,和男主的想恐怕是兩碼事。只是,裴宸提的條件讓雲秀珠蹙眉。雖然她喜歡學習,可是不代表她要用獻身來換啊,她還不至于如此痴迷。

    一看雲秀珠的臉色,裴宸就知道不好,他立刻轉變了口風。“好了,秀秀,我開玩笑的。”裴宸頓了頓,對雲秀珠希冀道︰“秀秀,你不要生氣了,讓我陪著你學習吧。”

    裴宸提的條件正中雲秀珠的下懷,雖然她明知道男主並沒有那麼好應付,只是為了學習這點代價是要付出的。雲秀珠同意了,他們兩個人都很滿意。

    裴宸乘機將雲秀珠給摟進自己的懷里,她肩頭縴細入手卻綿軟,讓裴宸恨不得將她給揉進自己的骨子里去。如今雲秀珠對裴宸的靠近已經不像是之前那樣排斥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之前裴宸的氣息完全的侵佔過她。

    裴宸說到做到,他教雲秀珠也是認真的。自然,雲秀珠敬佩的眼神也讓裴宸很是受用。裴宸從來都沒有想過,有一天自己居然是這樣追求女孩子的。

    即使是雲秀珠答應了和自己在一起,可是裴宸卻也並沒有自信就完全得到她的心了。顯然,在雲秀珠的心里,一直排在第一的是學習在,這還是裴宸第一次這麼清晰的認識到。

    先前雲秀珠答應自己的告白,越來越讓裴宸覺得她或許是一時被沖暈頭腦了,如今冷靜下來就明白自己最想要的是什麼。雖然,自己能夠讓雲秀珠一時被迷惑也是值得高興的,只不過,他既然已經成為她身邊的男人,就絕對不會讓她放棄自己,她休想擺脫他。

    只是,裴宸講題的時候,喜歡將雲秀珠給抱進自己的懷里,擁著她慢慢講。雲秀珠想裴宸若是改正這一點的話,那就再好不過了。美人在懷,裴宸是感覺再好不過了。

    聞到雲秀珠身上的淡淡香味,讓裴宸恨不得多吸幾口。裴宸到底是未來的大佬,一心二用溜溜的,在雲秀珠的眼皮底下都沒有被發現。

    裴宸不僅僅想將雲秀珠給抱進自己的懷里,還想對她多更多其他的事情。只可惜,如今雲秀珠好不容易讓他靠近,裴宸也只能夠想想了。

    對比從前只能夠遠遠的甚至是在夢中想著雲秀珠的日子,如今已經好多了,只是裴宸從來都不是一個知足的男人。在別人看來,雲秀珠和裴宸就是一對十分恩愛並且一起學習共同向上的情侶,這實在是給其他人做了好榜樣。

    尤其是因為校花和校霸太有名了,這個學校幾乎沒有人不認識裴宸和雲秀珠。有的同學忍不住偷偷將裴宸和雲秀珠的模樣給拍了下來,這個小鎮落後,手機也並沒有到人手一部的地方。

    雲秀珠是因為家里條件不錯才有的,也並不像是外面的學校那樣貼吧帖子流行。只是,有手機的同學,還是忍不住將照片偷偷的傳了上去。

    裴宸終于用自己的學識和雲秀珠和好了,又恢復了送雲秀珠上下學的福利。某些事情有了開頭之後,再禁止對于裴宸來說還是有些困難的。裴宸時不時的就盯著雲秀珠粉嫩的唇瓣發呆,簡直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然而,雲秀珠可不會讓他得逞,裴宸顯然是上次狠狠佔了一次便宜之後,他就不敢再輕舉妄動了。裴宸覺得他和雲秀珠如今這樣的根源,還是因為雲秀珠以前的世界里只有好好學習,她對花花世界接觸的太少了。

    他的秀秀這麼單純美好,裴宸怎麼忍心帶壞她呢?裴宸只是想要雲秀珠多點少女心思而已,動了這個念頭之後,裴宸就打算帶著雲秀珠看言情劇了。

    那可是萬千美少女都抵抗不了的狗血啊,多看看說不定他的秀秀就會知道該如何談戀愛了。言情劇里男主能夠為女主做的,他都能夠為她做到,甚至是更多。

    因而,裴宸在教授了雲秀珠多天之後,就開始向她提出了一個小小的請求了。他想要休息一會兒,想要雲秀珠陪著他看會兒電視劇。

    這並不是多麼過分的要求,雲秀珠覺得自己應該投桃報李。目的達到之後,裴宸的眼眸一下子就亮了。裴宸帶著雲秀珠去了鎮上的私人影吧,這環境私密性是足夠了。

    只是陰暗的地方總是讓裴宸忍不住想要對雲秀珠做壞事了,因而他將燈光全部都打開了,亮堂的很。這倒是讓雲秀珠也感覺舒服多了,她對電視劇沒什麼偏好,就看裴宸喜歡什麼。

    裴宸早就暗搓搓的準備好了,他迫不及待的開始放了起來。只是,即使是坐在一起,裴宸也不規矩,他熟練的將雲秀珠給一把摟進了自己的懷里。

    雲秀珠被迫依偎在他身前,還好裴宸抱的不緊,她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雲秀珠干什麼都很認真,看電視劇也一樣,她和男主一樣專注。只是,雲秀珠越看,她的臉色越來越奇異。

    然而,裴宸卻還在一邊擦了擦他眼眸里本來就不存在的眼淚。“嗚嗚,真是太感人了,男主對女主的愛真是感天動地啊。”雲秀珠︰“.…..”

    她僵硬的回頭看了裴宸一眼,他是認真的嗎?雲秀珠的臉色有些一言難盡,她沒有想到男主的品味居然是這樣的。這種你愛我我愛他他愛她的劇情,看得雲秀珠腦殼疼,愛情真可怕!雖然,當初雲秀珠是迫于無奈答應當了裴宸的女朋友。

    可是畢竟是自己接應下來的,雲秀珠不能夠理所應當的享受著裴宸對自己的好。自己選擇的男朋友,跪著也要寵完。雲秀珠也明白自己應該盡一個女朋友的義務,比如說陪著男朋友看他喜歡看的電視劇,即使是自己覺得很無聊很頭疼。

    雲秀珠回頭對裴宸笑了笑,你高興就好。電視劇看完了,雲秀珠波瀾不驚,倒是裴宸的雙眸微微有些紅腫了,這恐怕是被他自己給用力擦拭的。裴宸仔仔細細的打量了一番雲秀珠的眼眸,發現她平靜的很,這讓裴宸的心里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秀秀,你覺得怎麼樣?”裴宸探究的問道。雲秀珠沒有想到裴宸這麼在意這件事情,她想自己喜歡的東西肯定不想被別人給否認的。因而雲秀珠點頭道︰“還不錯。”

    雲秀珠的回答仿佛讓裴宸找回了一些信心,他一眨不眨的直盯著她道︰“那以後我們照著男女主來約會嗎?”裴宸的內心有些期盼,他的眼眸和語氣里也不自覺的帶出了一些來。

    可是,雲秀珠听見了裴宸的話之後,她的臉色卻是不由得一變。不,她絕對不要,雲秀珠可是受夠這些了。只是,看著裴宸如今這幅“脆弱”的模樣,雲秀珠覺得自己恐怕要找出一個好借口來。

    “我要學習。”還好這有一個萬金油。這的確是需要考慮的問題,尤其是高三了,雲秀珠更是全神貫注,留給裴宸的時間有限。

    “好吧,我會看著辦的。”裴宸勉勉強強道。雲秀珠覺得自己和裴宸在一起,就像是闖關一樣,至少眼前她是暫時度過難關了。

    下一次月考來臨,雲秀珠雖然底子好,只是她在考試之前還是習慣將書都給好好溫習一般。裴宸一如既往的將這些視為無物,他的全部注意力都在雲秀珠的身上,只是他從來都會很好的控制分寸不去打擾她。

    而且,自從上次用教學的方法取得成效之後,裴宸嘗到了甜頭就用這個辦法來陪伴在雲秀珠的身邊。裴宸從來都是一個領地意識很強的男人,他的私密空間並不會讓其他人進去。

    即使是前女友薛明菲,裴宸也從來都沒有想過要讓她過來自己住的地方。雖然如今裴宸住的很簡陋,可是和其他男生住的地方不同,裴宸將這里收拾的很是干淨整潔。

    裴宸倒是迫切的想要雲秀珠踏足這里,裴宸很想讓自己的東西都染上屬于雲秀珠的氣息。只是,裴宸到底還是覺得這地方差勁了,他住是沒關系,可是讓雲秀珠過來倒是委屈她了。

    然而,如今依著裴宸的財力,也只能夠先住這里了。這倒是激發了裴宸的上進心,因為他想要將最好的一切都送給雲秀珠。“秀秀,我給你補課吧。”裴宸特地在下課後跑到雲秀珠身邊對她說道。

    不得不說,男主很會抓命脈,他這提議的確是讓雲秀珠心動。“去我家,就我一個人,很方便。”雖然裴宸這暗示仿佛是大人不在家,他們可以盡情做壞事了,可是雲秀珠並沒有想歪。

    雲秀珠並非不敢過去,只是她和裴宸想法相反,能不和他扯上關系的話,就盡量不要扯上。家這麼私密的地方,踏足進去了,雲秀珠總覺得自己和裴宸的關系就不那麼容易撇清了。

    可是自從上次裴宸給雲秀珠講課之後,她的確對他念念不忘。“去吧,秀秀,我將你喜歡的那一套題目都給你講了,多種解題思路哦,好嗎?”

    這個誘惑有點大,雲秀珠忍不住了。這個小鎮的教學水平比不上雲秀珠原來的學校,這也的確是不夠她學習了,有男主在,倒是讓雲秀珠能夠見識到更為廣闊的知識海洋。

    最終,雲秀珠還是壓抑不住自己內心的渴望,跟著男主回家了。雲秀珠覺得自己要是錯過了這一次的話,她會遺憾好久的。她特地和媽媽說了一聲,她課後和同學討論作業,會晚回家。

    雲秀珠一向省心,不會亂來,倒是讓父母對她很放心。裴宸在前面帶路,領著雲秀珠過去。大概是校花以往的形象經營的太好了,雲秀珠過來之後又表里如一,以至于讓裴宸從來都沒有考慮過雲秀珠會不會嫌貧愛富的問題。

    雖然依著裴宸原本的家世來說,這個小鎮上的首富在他面前也是不值一提的。可是,雲秀珠畢竟是在不錯的家庭里出生長大的,像是男主如今住的混亂骯髒的鎮上有名的貧民窟,她也從來都沒有見識過的。

    裴宸這次的確是帶著雲秀珠大開眼界了,本來她一輩子都不會有機會見識到的。雲秀珠嫌惡倒是沒有,只不過她也絕對不會喜歡生活在這樣的環境里。

    這倒是讓雲秀珠由衷的佩服起男主來了,畢竟裴宸是大院里的太子爺,在京都圈子里都被這樣稱呼,可見其地位之高。這樣的一個男孩,住在這樣天差地別的地方也依舊安之若素,這不是一般人能夠辦到的。

    裴宸護著雲秀珠一路小心翼翼的走過去,他倒是難得的安靜沒有多話。事實上裴宸如今心里有種羞恥感,不是為了如今自己住在這樣的地方,而是因為他的無能讓雲秀珠過來了這里。她的鞋子純白,裴宸甚至是怕這里的髒污玷污了它。

    終于,走到了一條狹窄陰暗的臭水溝,裴宸再也忍不住將雲秀珠給一把打橫抱起。雲秀珠忍不住驚呼了一聲,迅速將手掛在了裴宸的脖頸上。

    她的確不習慣這樣,可是看看自己腳下的地方,雲秀珠瞬間覺得這樣的親密也並不是讓人忍耐不了了的。裴宸臉色沉靜,他抱著雲秀珠一步一個腳印沉穩的往前走去。

    這里距離裴宸的住宅並不遠,沒走幾步就到了,裴宸甚至是有些遺憾。他還沒有抱夠,將雲秀珠給小心翼翼的護在自己的懷里的感覺,實在是太好了。

    “秀秀,到了。”裴宸將雲秀珠在自己的門口放下,他掏出鑰匙開門。雲秀珠打量了一下門口,這里干干淨淨的,和外面的髒亂仿佛並不是一個世界。

    裴宸顯然是一個有生活情趣的男人,這門口的小裝飾都被他給弄得很棒,有花草環繞,還被他給編織成了好看的圖案,又有香味縈繞不會有臭味傳進來。

    裴宸實在是讓雲秀珠刮目相看,她就喜歡生活里的這種小情趣。裴宸看著雲秀珠的笑顏,他低頭輕輕笑了一聲,這就是值得的了。

    裴宸住的地方並不大,只不過是幾十平的單身公寓而已,只不過麻雀雖小五髒俱全。這里的設計很合理,尤其是裴宸的家具擺放也不錯,和她家里一樣有一種溫暖的感覺。

    雲秀珠忍不住發自內心的贊美道︰“裴宸,你家里收拾的真好。”這簡直是不像男生的精致小窩,若是她媽媽在這里的話,恐怕會和裴宸很有共同語言。

    “我喜歡這樣的生活環境,你喜歡嗎?”裴宸將拖鞋拿出來,蹲下身為雲秀珠換上。這操作再一次打了雲秀珠一個猝不及防,裴宸做的自然,可是雲秀珠接受不了。

    然而,雲秀珠還是拗不過裴宸,她頂著滿身的尷尬不自在被裴宸給親自換鞋了。在雲秀珠的角度,只能夠見到裴宸黑乎乎的頭頂。

    想到他的問題,雲秀珠毫不猶豫的回答道︰“我很喜歡。”“那就好。”裴宸抬頭如釋重負的笑道。這讓雲秀珠感覺有幾分怪異,可是裴宸卻依舊起身帶著她往里走去了。

    “對了,秀秀,我們都是這種關系了,你對我的稱呼難道不需要改變嗎?”裴宸狀似不經意問道。實際上,他對這個稱呼介意的不得了,從開始交往就想讓雲秀珠對自己換一個更加親密的稱呼了。

    只是,雲秀珠听見裴宸的話卻是感覺不好,這種關系?為什麼好像是偷情見不得人一樣?雲秀珠定定神反問道︰“那你覺得我應該怎麼樣稱呼你呢?”

    “你看我稱呼你秀秀,我不介意你稱呼我宸宸的。”雲秀珠︰“.…..”不,她很介意,這樣肉麻的稱呼,雲秀珠實在是叫不出口啊。雲秀珠僵硬的笑了笑道︰“還有其他選擇嗎?”

    “宸哥哥呢?”雲秀珠覺得哪個都不好,不用叫最好了。“或者是,親愛的,老公?”裴宸逼近雲秀珠曖昧的問道。這稱呼越來越受不了了,雲秀珠竟然覺得第一個是最好的,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

    “你讓我好好想一想吧。”雲秀珠連忙阻擋裴宸的靠近。裴宸也知道見好就好,並沒有過分逼迫雲秀珠。

    也不知道是不是雲秀珠的錯覺,她總覺得裴宸家里的這些擺設,都太過契合自己的喜好了,讓她看著就心生歡喜。她曾經想象過的,自己的蝸居就是這樣的,這可真是神奇!

    “秀秀,過來坐。”裴宸招呼著雲秀珠坐下,只是她的眼眸突然忍不住瞪大,整個人都不好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