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餃泥燕

43.chapter43

    “你別鬧,我真的怕癢,我同事還在外面呢。”童婧璇掙扎地推開了燕舜。

    燕舜挑挑眉,步步緊逼,把童婧璇逼到了牆角,“放心我這里隔音效果特別好。”

    童婧璇在他腰上掐了一下,在他捂腰喊痛的時候,逃出他的束縛,去衛生間拿了發膠。

    “你快點,過來。”

    燕舜嘆了口氣,乖乖坐在她前面的凳子上。

    童婧璇仔細幫他重新固定了發型,對著鏡子看了看,“嗯,可以了。”

    “嘴唇有些干,我這里有唇膏。”童婧璇低頭在自己的包里翻找著。

    “不用那麼麻煩。”燕舜在她翻東西的時候拉了她一把,童婧璇沒有一點防備地被他直接拉進懷里。

    燕舜一手扣上她的下頜,慢慢湊近,輕輕吻上她的唇,童婧璇輕輕咬了咬他的唇,也不敢用力咬,怕待會他掛了彩,上不了鏡。燕舜沒有收到她的警示,反而變本加厲地將舌尖慢慢探入,童婧璇只好在他腰上掐了一把,燕舜這才放開她。

    燕舜揉了揉被掐的地方,看了看鏡子,“喏,這不就好了麼。”

    “也不害臊,口紅都黏上去了。”童婧璇拿紙巾把他唇上的口紅擦掉,又給他涂了一層唇膏。

    “嗯,和你的唇一種味兒。”燕舜抿了抿唇,評價道。

    童婧璇被他弄的臉很紅,對著鏡子上了一層粉,才推了推他,“走吧。”

    “對于宜和婦產數據門事件您有什麼看法?”

    “關于這次數據門事件涉及的人群比較特殊,是孕婦和嬰兒,宜和婦產本是國內最早實現全面電子病歷的醫院,卻利用這份便捷來為私利服務,是對人權的不尊重,這場交易的錯不在科技,對于電子病歷並不能詬病,該譴責是人的私欲。”

    “大數據時代人們的隱私問題一直是關鍵問題,身為大數據行業的新秀,你認為對于人權的維護,你們做了些什麼?”

    “ALL主要活動領域是經濟行業,在這一行,個人信息尤為重要,我們的數據分析部門的職員都是簽訂終生保密契約的,如果泄密不止是對他們自身的職業生涯還是家人都是浩劫,而且在任用前他們從出生到入職的信用記錄都被徹查,既包括檔案徹查,還包括走訪,他們的身上絕對毫無污點,連騙爸媽交補課費實際上去打游戲的都沒有,這是外部保障,在內部,我們有專職的算法師,從業經驗豐富,信譽良好,他們監管大數據活動,如果用戶覺得自身的利益遭到侵害,我們隨時歡迎大家指正。”

    “在今日新發布的ONLY中,我們了解到它是一款涵蓋用戶生活方方面面的軟件,如果發生數據門事件,將是更大的浩劫,如何給用戶提供保障呢?”

    “ONLY雖然是ALL第一款APP,但是,她已經很成熟了,用戶可以隨時清理隱私內容,所清理內容在我們特定的數據庫,一旦有緊急用途才會打開,一般情況都處于絕密狀態。她雖然涉及用戶的方方面面,但是她也是一個體系,可以將用戶所有的信息全部封存,免除了用戶到處注冊賬號,到處輸入個人信息,自己無暇顧及的情況。”

    ……

    SNS 這段預告片,在第二日早上七點準時發布,在人們準時看新聞的時間,打上“國內大數據新秀對數據隱私看法”“解密ALL異軍突起原因”的標簽,很快佔據熱搜榜第一,“ONLY發布會”也重回熱度。

    前一晚,采訪結束,童婧璇本來要和李奕琛一起把器材送回台里,李奕琛說他自己就可以,所以辦公室就留下了童婧璇和燕舜兩人。

    “說吧,是不是早就想拿我做文章了?”燕舜點了外賣,叫童婧璇留下來和她一起吃。

    “對呀,我是小猴子啊,猴精猴精的。”童婧璇看他點了麻辣香鍋,的確也饞了,就留下來了。

    “竟敢截我的胡,我還偏要去插一腳。”燕舜躺在沙發上憤憤地說。

    “不過,截胡我還真沒想到,這案子已經查了兩個多月了,現在才發出來。雖然貝嬰的行徑現在還沒有抖出來,但是肯定做不了什麼好事。可憐那些新媽媽和寶寶了。”童婧璇情緒懨懨的。

    “如果利用的好,貝嬰的確可以大賺一筆。孕婦生完寶寶後的一系列病痛,貝嬰的推銷員只要說他們的產品專治這些病,孕婦就會欣然購買,如果里面成分無害還好,就是坑錢罷了,如果是有害的,那就嚴重了。”燕舜揉了揉眉心,這一天的確很累。

    “利用別人最薄弱之處來發橫財,真的一點道德素養都沒有。”

    “無奸不商,尤其是做這行的,每天和數據打交道,早就失了人性。”燕舜簽收了外賣,進來之後感慨了一句。

    “燕舜,你會變成那樣的人嗎?”童婧璇盯著他的眼楮問。

    “想什麼呢,當然不會,從我創立ALL的第一天起,我就要讓它變成烏托邦。”燕舜捏了捏她的臉,安慰道。

    “如果有一天你陷入這樣的爭議,我真的會……”童婧璇想了半天也沒想出她到底會怎麼樣。

    “放心,我不會給你機會的,快吃吧。”燕舜把筷子遞給她。

    燕舜不知道的是,宜和婦產數據門雖然是SNS內部的消息,紀錄片也的確是以他的時代新貴的身份做文章,但是預告片已經成片了,並且今天就會發來蹭熱度,但是童婧璇卻提出要重新做一個采訪來作為預告片,領導覺得時效性不夠,但是她說這個效果一定更好,在她據理力爭下,領導終于給了她機會。只是苦了後期部小伙伴加班了。

    他說她營銷他,但是他不在乎,對她,所有的一切都可以原諒,她沒讓他知道,她在幫他營銷,什麼蹭熱度都是假的,她只是想盡自己所能去幫他。

    “是姑姑的電話。”燕舜按了接听鍵。

    燕舜的姑姑是燕博的姐姐燕菡,二十六歲嫁給了一個比自己大十五歲的富豪賀殊,賀殊去世後,繼承了全部的遺產,就是說現在是名正言順的富婆。

    燕家人涼薄,但是燕菡不一樣,年輕的時候敢做敢當,就算和家里鬧翻,也要嫁給自己愛的人,即便世人覺得她就是貪圖富貴,但是別人不知道的是她是真心愛賀殊的,只可惜賀殊去世得早,膝下又無兒無女,所以燕菡更坐實了傍富豪的言論,她也不想解釋,只是近些年來,自己打點公司上下,井井有條,才讓這些言論消散了。

    燕菡和燕博也不親近,她不喜歡關雨秋,連帶著不喜歡燕旭,燕舜被接回來的時候,也不招她喜歡,燕舜高中的時候一個人在外面半工半讀,也沒要過燕博一分錢,她心疼這孩子,才把他接回來養在自己膝下,漸漸和他親近。

    童婧璇在一旁能听見電話那邊的聲音,大概就是問了問發布會的事。

    “我和璇兒改天回去看您。”

    童婧璇听到最後一句話,愣了愣。當初燕菡待她不錯,後來和燕舜離婚後,便沒了聯系,這麼唐突地說回去看她老人家,倒有些不知所措。

    “姑姑說有空讓我帶你回去。”

    “別唬我,姑姑根本不知道我們復合,是你說的。”童婧璇掐了掐他的腰。

    “掐人的毛病得改改。”燕舜攬著她,在她臉頰蹭了蹭,平息她的怨氣。

    “我不知道該怎麼和姑姑說。”

    “說什麼?”

    “就是當初離婚的事啊。”

    “放心,姑姑不愛翻舊賬,再說了,不是有我麼?”燕舜和姑姑很親近,倒真的不在乎這些。

    周六的清晨燕舜按響了童婧璇的門鈴。

    素面朝天,隨意扎著低馬尾的童婧璇給他開了門,“我還沒收拾好。”一大早帶著濃濃的怨念,客廳里打掃得整整齊齊的,但是臥室卻一團亂麻。

    童婧璇看了看穿戴齊整的燕舜,有些感慨自己為什麼不是男生,就算如他這般穿簡單的白色T恤,修身牛仔褲,運動鞋也能讓人感覺很舒服。

    “怎麼了?一副苦大愁深的樣子。”燕舜親了親她的唇,問。

    “燕舜,我是不是老了很多?”

    “瞎說,這麼好看。”燕舜承認她的狀態是比前些年差了很多,一個人辛苦地打拼,自己也不會下廚,不能好好照顧自己,再加上經常性的失眠,她過得的確不好。

    “也只有你對我說謊的時候,我能開心些。”童婧璇知道他心疼她,才說謊。

    “哪有說謊,是因為挑不出衣服不開心嗎?”燕舜揉了揉她的腦袋。

    “當記者的大部分時間都是穿方便行動的衣服,這才發現自己沒有能去正式場合的衣服。”童婧璇已經挑了一個多小時了,還沒有稱心如意的。

    燕舜進臥室看了看,大部分都是休閑類的T恤,襯衫,牛仔褲,運動鞋,連高跟鞋都少有,因為她本身就高,再加上平時跑新聞,穿運動鞋最舒服?”

    “你身上哪塊我沒見過?”燕舜撇了撇嘴,還是關上了臥室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