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男神說我甦爽又甜萌[重生]

19.繼續作妖

    菜早就做得差不多,只等鹿小姑一家三口出現。

    桌上只有鹿方卓和王杰兩個小朋友,都是千嬌萬寵長大的小霸王。

    鹿方卓從昨天到這兒就一直是全家人的小寶貝,人人都讓著他,現在又來了一個小孩兒跟他分寵,他有點兒不高興。不過小卓雖然是個小哭包,道理還是懂的。

    李潔從大盤雞里給他夾了個翅中,小卓的小胖爪抱著小雞翅啃得不亦樂乎。

    王杰看他吃的那麼香,不樂意了。

    “外婆,我也要吃雞翅。”他還挺精,知道家里誰最撐勁。

    “好,外婆給我們小杰夾雞翅吃。”鹿奶奶伸筷子在盤子里撥拉了一會,沒找著翅中,夾出來一個翅根,“給,小杰吃了雞翅膀,以後也能一飛沖天。”

    “不要這個,我要吃卓卓吃的那種扁扁的。”小杰看著自己碗里的翅根和小卓吃的翅中不一樣,不樂意了。

    “那樣子的不好吃,肉少。”鹿奶奶開始哄他,“小杰這個肉多。”

    “不要嘛,人家就要吃那樣子的。”小杰也是說一不二的主兒,要求沒被滿足,他不高興了。

    可是翅中已經被吃掉了,誰也給他變不出來第二個翅中。

    “下午舅媽給小杰買翅中,炖上一大盤子,想吃多少吃多少。”李潔開始哄他。

    鹿玉娥倒是沒吭聲,臉上似笑非笑,完全沒有哄哄兒子的意思。

    “不嘛,我就要吃那個!”小杰沒被哄住,開始哭起來,“我要吃雞翅,哇哇哇哇——我要雞翅,哇哇哇哇——”

    “小杰不哭,看,大雞腿,可好吃了。”鹿奶奶見到外孫子哭,心疼的不行。

    鹿玉娥看到兒子哭,嘴上也沒好話了︰“也不知道是哪個沒見過東西的,一個翅中也好意思跟孩子搶。”

    她又橫了一眼兒子︰“平時是短著你吃還是缺了你穿,一個破雞翅都跟人家爭,哭啥哭,回頭買上一口袋,讓你吃到吐。”

    說完以後,她瞟了一眼鹿方圓,也不知道這話到底是說給誰听的。

    鹿方圓看了看自己碗里那根翅•骨頭架子•中,默默低下頭,希望戰火不要燒到自己身上。天可憐見,她吃的比鹿方卓還早呢,完全是人在家中坐,鍋從天上來。

    “就是,小杰平時要是沒有雞翅吃,就來舅媽家,想吃啥我給你做,剩下的帶回家還能讓你媽嘗嘗我的手藝。”方清萍敏銳地接收到了小姑子看向閨女的眼神信息,她也不是吃素的,人家指桑罵槐,她也會含沙射影。

    鹿玉娥听完就炸了︰“你什麼意思,啊?”

    “沒什麼意思,就是好心。”方清萍輕飄飄一句話,差點沒氣死鹿玉娥。

    “這是我家!誰給你的底氣這麼跟我說話?”鹿玉娥憤怒地吼。

    “我給的。”鹿文韜一句話定乾坤,差點沒把鹿小姑噎個跟頭,“大過年的,好好吃頓飯吧。”

    這時候小杰也被鹿奶奶安撫好了,妥協地抓著個雞腿啃得滿嘴是油。鹿方卓倒是意外地安靜,他又換了個雞脖子,一邊吃一邊好奇地瞅著桌上大人唇槍舌劍你來我往,看的津津有味,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在看耍猴戲呢。

    爸爸威武!鹿方圓在心里給他爸點了個贊。就是好遺憾,她本來計劃直接把雞骨頭夾到小姑碗里,說一句“你想吃就讓給你吧,小心別卡了嗓子。”然後直接揚長而去的。看來現在是沒這個機會了。

    眼瞅著鹿奶奶面色黑沉,鹿小姑也沒再說別的,一時碗筷杯碟聲叮咚又起。

    ******

    一家人吃完豐盛的午飯,小卓和小杰已經忘了剛才的不愉快,開著電視看動畫片,其他人分了兩桌開始搓麻將。

    小姑、姑丈、鹿大伯和鹿奶奶在一桌,方清萍、李潔和鹿爸、鹿小叔是一桌,鹿方圓不會,就站在她媽身後瞎出主意。

    小姑坐在鹿奶奶上家,一直在給鹿奶奶喂牌,老太太胡了好幾把,樂得合不攏嘴︰“哎喲,我今兒個手氣怎麼這麼好。”

    小姑在討媽媽喜歡這事兒上一直靈通的很︰“人家都說打馬吊可以鍛煉腦子,就沖您這技術,四十年後估計算術都得比我精到呢。”

    “哪能啊。我這麼個老太太,哪里還有四十年好活。”鹿奶奶心里頭高興,嘴上還別扭。

    “媽您這話就不對了,就您這身板兒硬朗的,活上四十年準沒問題,還能看著小卓和小杰生的兒子上大學呢。”小姑嘴里抹了蜜似的,喜得老太太都不知道姓什麼了。

    鹿方圓一邊漫不經心地看著他們打牌,一邊偷耳听著那桌說話。听見這個差點沒栽一跟頭,老太太是身子不錯,但今年都七十四了,再活上四十年怕不是要把兒子們都熬死?

    其實鹿方圓之所以對老太太怨氣這麼大,絕對是日積月累。小時候鹿奶奶沒管過她,曾經見了面小方圓還想跟奶奶親近親近,結果老太太嫌她煩干脆跟鹿文韜說不讓他帶閨女回家!

    後來鹿奶奶老了,竟然跟兒子們說要把名下的房子留給女兒。

    鹿奶奶原話是這樣的︰“當初要不是生了小娥,你爸也當不上副校長。當不上副校長後來也升不了校長。要不是校長工資高,哪能攢下錢買房子呢。”

    好麼,原來爺爺奶奶能買房子還是托了小姑的福,簡直滑天下之大稽!這前因後果驢唇不對馬嘴,難為鹿奶奶能扯到一塊去。

    鹿方圓身為一個女孩子倒也不會跪舔男人到認為女人不該繼承家里的東西。但是,把最值錢的房子留給一點兒力沒出過的小閨女也太偏心了吧。

    鹿爸和小叔管奶奶管的少,不給也就罷了,但是大伯照顧母親幾十年,整天跟伺候慈禧似的伺候老太太,結果連個廁所都沒撈著,簡直沒天理了。雖然大伯最趁錢,但這跟錢財沒關系,講的就是一個道理。

    “說到上學,唉……”小姑長長嘆了一口氣。

    鹿方圓支起耳朵,知道戲肉來了。

    “咋了?”听到女兒嘆氣,鹿奶奶牌也不摸了,“跟我說說,我給你做主。”

    “大過年的,我都不好意思說。”

    “趕緊說呀,都是一家人有啥不好意思的。”鹿奶奶急道,“你們幾個也別打了,自家姐妹有困難還有閑心打牌?”

    鹿家三兄弟听聞心里一沉,這熟悉的節奏,他們覺得自己錢包要癟。

    “這不是小杰過完年就五歲了,再長一歲就該上小學。”鹿玉娥嘆了一口氣,“現在都劃片兒上學,我們家那個小區的小孩兒都得去陽光路小學。”

    “哎喲,那可不成。”鹿奶奶急了,“陽光路那個小學周圍還有個棚戶區,里頭的小孩整天爬樹上房招貓逗狗的,野得很。咱們家的小孩跟那些野孩子在一塊兒,不得被人欺負麼。”

    鹿方圓瞅了一眼抓著薯片吃的滿身是渣的王小胖,嗤了一聲。就這,不欺負別人就算好,還給人欺負,真是眼瞎了。

    “可不是!我也這麼想。”鹿玉娥覺得她媽不要太懂她心思,“我尋思著還是得讓小杰去實驗小學上,那里老師水平高,周圍是大學城,小孩兒也素質好。”

    “那可咋辦?”鹿奶奶急道,“能托人找關系不?”

    “現在查的嚴,哪里敢呢。”鹿玉娥一臉憂愁,“再說了,現在初中也劃片兒,就算托人進了實驗,上初中也去不了一中啊。我想在那里買套房,就跟建國去看了趟房子。”

    鹿玉娥瞅了一眼老公,本來想讓他說句話,一看那張木訥的死人臉,決定還是自己說吧,這人沒得指望︰“我一瞅, ,好樓層布局好的得四五十萬,就是面積小的位置差的也得三十萬呢。我尋思著,買套房子是大事,小杰長大結婚還能給他當婚房,以後他孩子上學也方便。”

    鹿方圓已經無語了,這連小杰孩子上學的事都考慮上了,想得也是夠長遠。

    “……可是我們倆拿死工資的,別說好房子了,就是孬房子也買不起喲。”

    “愁啥,你們還差多少?不夠的讓你哥哥們湊一湊。等你湊手了再還給他們。”鹿奶奶很爽快,反正不是她掏錢,“就買那好點的,以後小杰還要在里頭娶媳婦,孬巴房子也拿不出手。”

    “這……這怎麼好意思,還差著三十萬呢。”就等著這句話了,鹿玉娥心里高興,臉上還要露出一副扭捏之色,只不過長眼的都能看出來她喜得快要飛起來了,這不,要是真心不想要,還能把差多少說出來。

    “這有什麼不好意思的,都是你親哥,就該幫扶著你。”鹿奶奶直接幫兒子們做了決定,很明顯她就是那個沒長眼的,還嫌女兒太矜持。

    “……”

    鹿家三兄弟都被這神走向驚呆了,果然剛才的預感沒有錯,小妹今年過年果真沒有打算放過他們。

    但是母親發話,大家也不好說不,兄弟三人都想認命了。

    “我們家也剛買了房子。”方清萍可不是她老公,自己的錢,辛辛苦苦掙來的,要是小叔有難處她絕對說一不二立馬借,但是鹿玉娥嘛,這錢要是給了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

    “你們房子都買了三年多了,這幾年就沒存下錢?”鹿奶奶眉毛一豎,“又不讓你多掏,你和老三家一人拿上五萬,老大拿上二十萬。也不用等了,現在就把錢取了,過幾天小娥你就去買房子,省的去的晚了挑不到好樓層。”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