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被手機撩上以後

25.手機精的日常(六)

    耿白皮夠了, 這才把攝像頭對準霍總,清了清嗓子,“想知道我在游戲里遇見了什麼?”

    不把我叫舒坦了, 你就甭听, 本機脾氣大著呢, 說靜音就靜音, 屁都不給他放一個。

    耿白打開音樂播放器, 播了一段評戲,跟著咿咿呀呀的哼著, 整只機都像是在挑釁。

    霍沛璋眉尖微挑, 看了眼桌子,在耿白得意洋洋的尾音里端起了一杯水,然後轉頭看向窗台上的手機, 沒有猶豫, 他從辦公桌前站起來, 舉著杯子往陽台走去, 目光深沉而危險。

    耿白本想說,你看我叫你這麼長時間的叔叔了, 你也叫我一聲吧, 誰知焦距一抖, 就見男人已經走到了他面前, 握在手中的水晃蕩著, 好像隨時都能傾盆而出, 淋他個貴機出浴。

    “喂喂喂你想干嘛?”看出他的意圖, 耿白連忙用閃光燈閃他︰“哎哎哎,這可是你的手機,你冷靜,一定要冷靜!”

    霍沛璋把手機翻了個,屏幕對著自己,相機里照出滿滿的一杯水,波光瀲灩,還冒著一絲熱氣。

    “你以為我要做什麼?”霍沛璋把水杯擱在了手機頭上。

    耿白使勁想上看,焦距點到了最上面,也看不見他頭頂的東西,他心里十分忐忑,偷摸把自己身上的洞洞都戳了戳,看看哪個能防水,賠笑道︰“我覺得您好像要給我洗澡,咳,甭客氣,真的,我不髒,您別對我這麼好。”

    霍沛璋道︰“洗澡?溫泉泡不泡?”

    耿白干笑︰“又不是奧利奧,我就不扭一扭泡一泡了哈,那什麼您不想知道我遇見什麼了嗎,現在我就跟您說,您趕緊把水拿走吧。”

    “拿走?拿走的話,你還听話嗎?”霍沛璋道。

    听話?威脅他?耿白一愣,脾氣立刻就上頭了,他長這麼大最不怕別人威脅,于是對著霍沛璋開啟了三十張連拍模式, 里啪啦一頓猛拍,然後打開相冊,凶巴巴的說︰“我手里有你的殺機證據,你要是敢動我一個軟件,我就立刻把證據上交國家,到時候,為手機做主的法庭會審判你的罪行,他們將代表所有手機,讓你得到你應有的懲罰!啊!到那時,每一只機都有獨立的機格,每一只機都能當家作主,成為機的主人!啊!到那時,你將會被記錄在機史上,讓每一只機都知道你的罪行!”

    霍沛璋冷冷道︰“你是想讓我身敗名裂?”

    耿白給自己放了一段慷慨的音樂,在背景音樂里義憤填膺的朗誦道︰“就讓我為機生的終極理想——防水,奉獻自己,燃燒自己吧!!!”

    聲音在陽台里郎朗回蕩,霍沛璋冷峻的盯著手機屏幕,耿白驕傲的把焦距調到最大,惡狠狠的和他對望。

    房間里氣氛繃緊,繃緊,再繃緊,就像火苗躥到了臨界點,馬上就要爆發——

    噗。耿白先憋不住,大笑起來。

    霍沛璋緊抿的唇角忽然一彎,也忍不住笑了。

    他們隔著手機的裂屏對望,有一種惺惺相惜的感覺——互相都覺得對方是戲精and沙雕。

    鬧夠了,耿白把笑聲一收,關了相機,打開記事本,正色道︰“可以開始了嗎?”

    霍沛璋也已經回到電腦桌邊,點開了自己的記錄文檔。

    耿白道︰“第三個游戲,簡單總結就是看圖說話,通關時間無限延長,通關規則如下……”

    听著他沉穩的聲音,霍沛璋忍不住看向靠在窗台上的手機,這是一種奇怪的感覺,他天生不合群,自幼孤僻,而後內斂,離群索居,難以相處,他可以力挽狂瀾,背負眾矢之的,卻難食人間煙火,與誰嬉笑怒罵,親密無間。

    可就像每一個孤僻的小孩子,身邊總會有的那麼一個人,自來熟,熱情活潑,頑皮開朗,將他寂靜的小角落里撕開一道裂縫,把笑鬧聲一股腦的灌進去,逼他沾染一身的塵埃。

    “我總覺得開發這些游戲的人十分有意思,要麼是性格鮮明,要麼是情感特別細膩,霍總,你覺得呢?”

    霍沛璋睫羽顫了顫,被洗刷的干淨剔透的夕陽在陽台上氤氳一層熱烈的橘黃色毛邊,這一刻,他忽然想起遠在大洋彼岸的安格溫——那個小丑一樣的瘋子,他想要的生物智能是這種感覺嗎,不僅能帶給人方便,還能給予人類需要的情感交流和理解,成為精神領域無所替代的唯一慰藉。

    不過這個念頭只在霍沛璋腦中一閃而逝,若是能做到唯一,那生物智能和人的界限又在哪里?縱然他不合群,卻絕不反社會反人類。

    “霍總?”

    霍沛璋看了手機一眼,“說說你的感受,對于這三場游戲。”

    耿白沉吟,冷靜的給了最理智的判斷︰“童趣。”

    霍沛璋沒說話,他打開郵箱,找到一封被加密的郵件,看著里面被雙層加密的文件,沉默了片刻,雙手離開鍵盤,靠向椅背,雙手交疊,擱在膝頭,看著屋頂,不緊不慢的開了口。

    “童趣,每一種生物都是從幼年開始,經過學習來認識,成長來認知。幼年時期的學習是從玩耍嬉戲開始,往往是最簡單、且容易掌握的。”霍沛璋說。

    耿白乍一听沒明白,猛地細想之後,感覺到了一絲毛骨悚然,“我能不能理解為,游戲的級別都是從簡單開始,然後是復雜模式、困難模式?”

    霍沛璋起身去倒了一杯水,站在桌邊,掃了眼桌上放的筆記本,“嗯。”

    耿白調整焦距,盯著房間中的男人喝水,他肩寬腰窄,腰部線條收的十分利索,微微仰頭喝水時,滾動的喉結有種說不出的成熟魅力。

    耿白看的舌干口燥……不過當然不是因為霍總完美的身材,而是他也好想喝水,不是以滲水那種方法,是讓清水流過喉嚨。

    “咳,那什麼,你過來。”

    霍沛璋從水杯中瞥去視線。

    耿白道︰“我想看著你喝水。”

    霍沛璋︰“……”

    他皺起眉,懷疑自己是不是不應該打開手機的新世界,他總有種自己在直播自己的感覺。

    耿白這回不怕水了,眼巴巴的說︰“你就不能看在我的通關越來越難的份上,讓我在出來的這段日子里過的愉快一點嗎。”

    所以他的愉快是看自己直播喝水?

    霍沛璋無話可說,走到陽台上,望著夕陽漸漸落下,將杯中的水一飲而盡。

    雖然他走過來了,但他可以很嚴肅的解釋清楚,他絕對不會為了給手機直播,只是自己忽然很想一邊喝水一邊看夕陽。

    耿白連忙把他最後喝水的畫面拍成錄像,保存了,以後就靠這個片段解他思水之情。

    “難道這個系統真的沒有任何規律可尋嗎?”耿白哀怨,“求攻略啊。”

    警察叔叔生前工作忙碌,沒有時間打游戲,所以這是讓他打夠游戲才準死?是不是太強人所難了。

    叮咚——

    房間門響了,是酒店送來了晚餐。

    送晚餐的小姑娘臉紅撲撲的,在霍總的目光下頭都不敢抬,局促的擺完冷碟,小鹿一樣逃走了。

    耿白道︰“你先吃飯吧,哦對了,把我拿過去,外面天黑了,什麼都拍不到。”

    事真多。

    霍總面無表情,把手機精丟到了床上。

    被丟過去的瞬間,耿白感覺重心一空,然後穩穩摔進了軟綿綿的被子里,大臉朝下,趴著了。

    霍沛璋正欲轉身用餐,忽然听到床上的手機嬌滴滴的說︰“死鬼,你摔疼人家了,把人家扶起來嘛。”

    霍沛璋︰“……”

    別說摔疼,現在他連摔碎的心情都有了。

    這個人除了正經就是不正經嗎,就不能有點正常人的正常情緒?

    其實耿白生前是一特正常的人,但現在今非昔比,他在手機里閑的發毛,不用睡覺,不會累,不用吃東西,還沒有娛樂能玩,要是自己再不多點戲逗自己樂樂,他怕他就要變成抑郁機了。

    “扶我起來唄,起來起來起來唄,讓我看看你吃的什麼飯,我一只機好可憐,不能吃飯就算了,現在連看別人吃飯的權利都沒有了,你不覺得好殘忍嗎。”

    霍沛璋被他念叨的煩不勝煩,只好去拿了手機,靠著杯子把他豎了起來。

    看著面前的人沉穩優雅的吃著西式晚餐,耿白又發出感慨,“說真的,沒遇見你之前,我都不知道自己這麼愛看直播。”

    霍沛璋一個手抖,把耿白直接關小黑屋了。

    什麼沙雕東西。

    眼前忽然一黑,這股熟悉的黑暗已經好久沒有出現了。

    耿白︰“……”

    他這才意識到,長得帥的男人果然本質都是渣。

    半個小時後,等耿白被放出來,渣總已經吃完了飯,也洗完了澡,正靠著床看書。

    光暈下的的霍總俊美的讓人移不開眼,然鵝耿白只是手機,不解風情的飛快移開了視線,打算自尋樂趣。

    “啊!”手機發出一聲慘叫。

    霍沛璋看著書,微微一笑。

    耿白不滿的打開照相機,焦距瞄準男人,說道︰“你怎麼能刪了我的照片呢!”

    霍沛璋目不轉楮看著書,沒出聲。

    耿白又道︰“你刪就刪,為什麼不全刪了!”

    在他打開的相冊里,只剩下滿屏霍總,而上面,他偷偷下載的小妹妹照片全被刪完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