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第三樂章

19.《“月光”奏鳴曲》

    “送花, 還有呢?”白問霖神情無波地坐在後座,听菲利普匯報昨天發生的事。

    哪怕殺人的心都有了,他也從來不在人前顯露情緒。

    “然後……”菲利普觀察著他的神色, “您手指受傷了, 被玫瑰刺扎了一下, 肖恩少爺看見後, 就……”

    “嗯?”

    菲利普硬著頭皮道︰“就把您的手指含在嘴里了。”

    白問霖渾身忽然一繃, 只是很快,他就恢復如常, 眼底藏著捉摸不透的情緒, 像暴風雨來臨前波瀾不驚的海面︰“還有呢,還發生了什麼?”

    “還有,在休息室的時候我被您趕了出去, 然後……”菲利普一五一十說了。

    “你听見了什麼?他們在里面接吻?”

    菲利普內心狂吐槽, “他們”是什麼形容詞, 分明就是你們啊!兩個人格不還是您麼?不管是接吻還是干別的, 佔便宜的都是一個人啊!

    “我不確定是不是……”菲利普偷听了下,里面 啷作響不知道在干什麼, 等出來後他看見元霄的頭發和衣服亂七八糟, 臉紅撲撲的, 很容易讓人聯想到曖昧的事。“我沒有親眼看見發生了什麼, 所以不能確定到底發生了什麼。”菲利普道。

    白問霖的神情從頭至尾, 幾乎沒有絲毫的波動, 冷然地說︰“我知道了。”

    元霄翹的課程有些多, 代課的同學很好,還幫他記了每節課講了哪本書哪一頁的知識點,元霄早先把他們的專業書啃過一遍,只需要簡單復習就行了,考試問題倒是不大。

    他們元旦放三天,元霄就打算三號回國,不過這一次,白問霖沒有強硬地要求跟著他了,而是說︰“你先回去,我有些事要辦,最多一周就好。”

    元霄聞言睜大眼︰“你還是……”話還未說完,白問霖就知道他要說什麼了︰“你不喜歡跟我在一起嗎?”

    “也不是,就是……”元霄頓了頓,又抬頭看了他一眼,猶豫了幾息,終于坦白心扉,“問霖,你知道我們之間的差距有多大嗎?你在這里,”他用手比了一下,仰望著高大的男人,“我在這里。我怕……”元霄說不出口了。

    “你怕什麼?”白問霖逼近他,“怕我看不起你,還是你自己看輕你自己?”

    元霄一下被戳中了心事,仿佛被撕開遮羞布,羞赧得一塌糊涂,頭都埋了下去。

    換做以前,他和少年時的白問霖還沒有多麼多麼大的差距,他們是平等的,那時候元霄只是滿心想著要見證他成才,從未考慮過差距這回事。但是時間一晃,十二年過去,白問霖一下成長起來,無論從哪一方面,他都和以前不一樣了。

    哪怕對于元霄而言,十二年的時間是被折疊起來的,可當他面對一個全新的、陌生的、和以前幾乎沒一點相似點的白問霖,面對他突如其來的示好,內心深處難免充滿著患得患失。

    他可沒有做夢妄想著憑借這段關系就抱上大腿、走上人生巔峰。

    白問霖見他低頭不語,那副強硬的面孔便難以維持下去了︰“我知道你一只耳朵听不見了,”他伸手,手指探入元霄的耳窩,把黃豆大小的助听器取了出來,“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白問霖捏過他的下巴,讓他抬起頭來,目光直視進他的眼楮︰“我什麼時候讓你失望過?”

    元霄張了張嘴,像是完全被他震懾。白問霖湊得更近了些,幾乎快要親上來︰“平安夜那天晚上,我說要送你一件禮物,我原本要送你的。”

    只是很顯然,被不可抗力阻攔了,或許是魯道夫深知元霄最想要什麼,所以阿爾才會時隔接近一年時間,忽然醒來,而且仿佛如同歷經長久的冬眠後,戰斗力非比尋常,短短幾日接連出現了兩次。

    白問霖不敢想,如果阿爾出現的次數越來越多會怎麼樣,這是除了元霄以外,唯一一件他無法掌控的事,這件事讓他控制不住地暴躁。

    “你知道我想送你什麼嗎?”

    元霄感覺他的呼吸打在臉上,也不禁屏住呼吸︰“是、是什麼?”

    白問霖兩只手臂穿過他的腋下,將他抱起來,抱下了床,元霄暈乎乎地站直,看見白問霖打開了黑膠唱片機。

    一首陌生而婉轉的圓舞曲在安靜的房間里響起。

    白問霖走到他面前,而後退後兩步,彎腰做了個邀請的的手勢,那雙永遠過分冷靜的湛藍眼眸微微抬起︰“能請你跳個舞嗎?”

    自黑膠唱片機流出的旋律鮮明突出,並非白問霖一貫的演奏風格,這一首要更溫柔,更柔和,像流水,像絲絨上溜走的珍珠——比元霄听過的任何圓舞曲、包括施特勞斯,都要更動人,白問霖的天才之處在于,他可以用鋼琴演繹整個交響樂團,可以使鋼琴像大提琴獨奏那樣歌唱,也可以不使用重擊而獲得震撼人心靈的濃厚音響。

    元霄穿著睡衣,低頭看了眼自己光著的腳,又抬頭看著同樣穿睡衣、同樣光著腳的白問霖,有些不知所措。

    白問霖維持那個姿勢不變,哪怕元霄一句話也沒有說,他也沒有失去耐心。

    在元霄的記憶中,他少年時耐心非常好,總是溫柔待人,但在現今的傳聞中,他脾氣和耐心都很差勁。

    眼前的白問霖,有部分和傳聞能拼湊上,也有一部分,能和元宵記憶里少年的他重合上。

    房間里彌漫著浪漫的曲調。

    元霄張了張嘴,忍不住問︰“這首圓舞曲……”

    白問霖回答他︰“是為你寫的,還沒有起名。”以前他也曾為元霄作過圓舞曲,那時候他總有源源不絕的靈感,能徹夜地作曲。但自從元霄“死後”,他就失去了這種蓬勃的靈感,很少能寫出滿意的作品,更可怕的是,他根本提不起作曲的興致。

    最近,他的靈感和興致又回來一些了,施特勞斯感染了他,他順手就寫下一首圓舞曲。

    白問霖保持著邀請的姿態,一手背在身後,一只手伸出,手心攤開︰“請問我有這個榮幸,邀請你共舞嗎?我的小王子。”

    元霄鬼使神差地就把手給了他,等伸出去,被抓住並被男人摟到懷中,元霄才有些醒悟地臉紅起來︰“跳、跳什麼?”

    “探戈。”白問霖將他抱起來一些,頭深深低下來,貼著他的耳朵低語,“踩在我的腳上。”

    “我不踩你腳,我會跳的。”簡單的探戈元霄是會一些的,白問霖十七歲的時候,帶他在樓下花園里的噴泉池里,穿著冰刀玩滑冰,只是滑著滑著,白問霖便把噴泉池變成了一個舞池。

    元霄正是在那一年里失明的,白問霖想盡了一切辦法哄他高興。

    他一點也看不見,黑夜里更是一片漆黑,白問霖摟著他的腰,一邊低低地哼著沒有名字的調子,一邊抱著他在冰上緩慢地滑出探戈舞步。

    元霄問他在哼什麼,白問霖說不知道︰“我想應該是一首圓舞曲,還沒有人听過,你是第一個听見的人。

    他抬起頭來,忽地低聲說︰“你知道嗎?”

    “什麼?”

    “今晚的月色很好。”

    元霄那時看不見,只能依靠白問霖的描述去想象著月光,白問霖說,他們是在月亮上跳舞。

    穿著睡衣,白問霖一只手放在他的肩膀,一只手放在他的腰後,幾乎是完全將他整個人抱在懷里,在地毯上旋轉幾圈,走到窗戶邊。

    又對他說了同一句話。

    元霄下意識看了眼維也納今夜根本沒有月亮的夜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