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綜武俠]我是個壞人啊!

46.有一個東方教主(6)

    一直跟著東方不敗到了雲南, 玉衡才知道,東方不敗跟任我行所說的私事,竟是要去五毒教。

    去五毒教干什麼?

    說起來現在五毒教的教主大概還不是藍鳳凰吧?東方不敗將任我行囚在西湖十二年後才是原著劇情, 劇情開始時藍鳳凰二十四歲, 可見其現在大概還不過十二歲……是個小姑娘呢。

    進了五毒教, 東方不敗似乎對這里很熟悉, 並不用他人引領, 便三拐兩拐地到了一個小棚子。

    棚子外面種著花草,玉衡不認得。但他認得那花草之中伏著的眾多蟲蛇, 可不就是五毒教的所謂五聖?

    東方不敗走上近前, 站在門口喚道︰“藍兄?”

    只听里面一人爽朗笑道︰“東方兄弟?可真是稀客喲!”

    說著,一個苗族漢子走了出來。

    看著比東方不敗年長許多,三十多歲的樣子, 生得高大威猛, 身穿五色長衫, 頭纏青色包頭。

    東方不敗道︰“小弟這次來, 可是有事要麻煩藍兄了。”

    藍姓的苗族漢子道︰“G,有什麼麻煩不麻煩的, 東方兄弟有話盡管直說!我若能幫上忙, 赴湯蹈火, 在所不辭!”

    玉衡戳了戳系統問道︰“這人誰?”

    【五毒教教主藍楓。】

    玉衡︰“藍鳳凰的爹?”

    【是。】

    玉衡點點頭, 繼續看著東方不敗跟藍楓對話。

    東方不敗似乎面有憂色, 猶豫了很久, 才開口道︰“藍兄, 可知我教教主……”

    藍楓道︰“怎麼了?”

    東方不敗道︰“教主最近練功似乎出了岔子。我之前便覺他面色不佳,近日他又連續閉關幾次,每次出關精神都愈發萎靡,我很擔憂。”

    藍楓道︰“竟有此事?”

    東方不敗點頭道︰“魔教內部並不穩定,我不敢與旁人說,思前想後才決定來找藍兄,畢竟五仙教擅毒術更擅醫術,藍兄說不定有什麼辦法。”

    藍楓皺起眉,思索良久,才道︰“任我行修為高深,修煉出岔子這種事又並非一般疾病,若連他都解決不了,我又能有什麼辦法呢?”

    東方不敗道︰“我听說五毒教有一種蠱蟲,有理順內息之效……”

    藍楓道︰“只是作用之一而已,東方兄弟可知此蠱還有催眠致幻的功效?”

    東方不敗道︰“我教有密曲清心普善咒,可清心靜氣,減少這方面的不利影響。”

    藍楓挑眉道︰“你這是有備而來啊。”

    東方不敗陪笑道︰“還請藍兄幫助,小弟必有重謝。”

    藍楓道︰“但此蠱極不易控制,若是輕易給了你恐怕要出大亂子。”

    頓了頓,他嘆了口氣道︰“罷了,念你一片忠心赤誠,我同你走一趟吧。”

    東方不敗大喜道︰“多謝藍大哥了!”

    就在此時,房頂上突然響起清脆的語聲,一個小姑娘嬌滴滴道︰“爹爹,我也想跟著。”

    話音還沒落地,倒是有一個丫頭落到了地上。

    十歲左右的年紀,長得嬌俏,一雙圓溜溜的大眼楮神采斐然,看著便極討喜。

    玉衡猜到,這就是藍鳳凰。

    藍楓皺了皺眉道︰“丫頭,爹出去是有正經事,你跟著像什麼話!”

    藍鳳凰道︰“跟著一起做正經事嘛。”

    東方不敗笑道︰“藍兄的女兒果然聰明伶俐。”

    藍楓道︰“就你夸她。這丫頭一天天皮得很,沒點女娃的樣子,天天跟皮猴子們在泥里滾。”

    藍鳳凰嬌嗔道︰“哪有哩,爹爹盡瞎說。”

    東方不敗笑道︰“說起來藍兄帶著令愛一起也無不可。我教教主的女兒盈盈也是差不多的年紀,乖巧可人得很,鳳凰去了,正好可以同她一起玩。”

    藍鳳凰立刻順桿兒爬上來,道︰“對耶對耶,爹爹,我還沒見過盈盈妹子哩!”

    藍楓顯然也是一直很寵愛藍鳳凰,最終總歸糾纏不過她,答應了帶她一起。

    藍鳳凰高興地轉了兩個圈,身上銀飾叮叮當當響成一片,然後便一溜煙地跑了出去。

    藍楓朝著東方不敗歉意地笑,道︰“那……事不宜遲,東方兄弟,我這便去取蠱,你且稍等片刻。”

    說著他便出去了。

    東方不敗跟著出了門,站在花草中間,唇邊勾起一抹笑容。

    玉衡心中好奇極了。

    他知道東方不敗不會那麼好心,特地來五毒教絕不會是為了給任我行調理內息,但是他也猜不出東方不敗的目的。

    藍楓明顯是沒有害任我行的心思的,因此他拿的肯定是好東西,既然如此,東方不敗又如何利用他來害任我行?

    但是他還不能問。

    畢竟他不想回答之前東方不敗的問題,不想說明自己的來歷——算起來他與東方不敗單方面冷戰已有七日之久了。”

    東方不敗似乎猜到了玉衡在想什麼。

    他低聲地,如自言自語一般地說道︰“好奇麼?不如拿你的秘密來換?”

    玉衡︰……不換。

    交換秘密是不可能交換的,這輩子都不可能交換的,只能是一直圍觀下去,自己暗自猜一猜這樣子。

    反正,他並不著急,也沒什麼可擔憂的。

    總不會比東方不敗著急就是了。

    東方不敗沒得到回應,神情倒也沒有什麼改變,畢竟這結果也是意料之中。

    只是,還是得想辦法套出這家伙的情況。

    ……也不知那位楊蓮亭到底是何許人也,現在身在何處。

    東方不敗正想著,藍楓已經回了來,手上捧著各竹筒。

    東方不敗猜到那筒中便是他要的蠱,深施一禮道︰“勞煩藍兄了。”

    藍楓擺手道︰“無妨無妨。我也久未去黑木崖,正好去見見老朋友們。”

    東方不敗笑道︰“那真是巧了。端午將至,正是黑木崖上人最齊全的時候,藍兄想見誰就能見到誰。”

    想了想,他又補充道︰“熊大哥也念叨藍兄數次了,待藍兄上黑木崖,你我一起去熊大哥那蹭酒吃!”

    藍楓道︰“此計甚好!”

    說著,他伸出手招呼藍鳳凰道︰“丫頭,要走了。”

    藍鳳凰驚訝地瞪圓了眼,道︰“這麼快!”

    藍楓道︰“也沒什麼好準備的,我們輕裝簡從,去去便回!”

    藍鳳凰連聲道︰“好好好,我拿上阿黃便行了!”

    東方不敗好奇問道︰“阿黃?”

    藍楓無奈解釋道︰“是她從小養的一條小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