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前夫他身價百億

20.搭訕嗎

    第二十章

    這個世界真的太玄幻了, 她打死不承認有半點的曖昧,本來就是捕風捉影的事,教導主任向來就愛抓同學們早戀做典型, 高三都高到最後一個月了, 盛弋卻承認了。

    當著教導主任的面, 說他的確是在追她。

    林筱一下就急了, 連忙將他推開, 自己站了陸主任的面前︰“主任您別听他胡說八道,他不是, 他沒有, 他要是在追我的話,我怎麼能不知道呢,我們現在還是學生, 高考在即, 最重要的事就是學習, 早戀這樣的事, 我不知道也不允許發生……”

    她直接把老師應該說的話都說了,陸主任一時間有點接不上來。

    不過沒等他反應過來, 盛弋側身過來, 又看著林筱了︰“你以前不知道, 現在不就知道了?”

    林筱︰“……”

    陸主任是看明白了, 這是盛弋有意, 人家無情的事, 當真是年少輕狂, 竟然還敢當著教導主任的面表白,他大手一揮,立即讓林筱先回去,盛弋繼續留下,準備叫家長。

    林筱轉身,瞪著背後的盛弋,無聲地開口︰“你干什麼!”

    他唇邊還有一絲笑意,完全沒有慌亂神色,很顯然不是沖動之余說的。陸主任叫他上前,二人擦肩的時候,林筱看見他負在背後的手,對著她飛快擺了擺,讓她放心先走。

    她沒有回頭,直接下了樓。

    回到教室,同學們已經開始上課了,林筱上課的時候從來不開小差,即刻投入到了學些的氛圍當中。下課時候,盛弋還沒有回來,她回頭看了一眼,他課桌上面,書還是翻開的。

    再轉回來坐好,前面已經變成了兩個人。

    陸陽拎了把椅子來,就坐了沈糖的旁邊,二人都低著頭,不知道正看著什麼東西,身邊還圍了好幾個同學。她伸腳踢了下沈糖的凳子,前面這位心大的姑娘立即轉過來了。

    沈糖笑眯眯地︰“干什麼?”

    林筱下頜往陸陽的身上點了下︰“你們干什麼呢?”

    沈糖對她勾著手指頭︰“林筱,你也過來看看,陸陽新買的手機,還有寵物呢,可有意思了!”

    眼看著她們有意無意地越走越近,林筱直頭疼︰“……”

    沈糖見她不動,回頭拍了陸陽一下,兩分鐘之後,陸陽轉身過來,手機這就放了林筱的桌子上面︰“班長,你看看,養寵物可和養孩子一樣,你看,我這寵物就叫糖糖,每天給她吃的喝的還得供她上學。這當爹的心那,還得看著她的清潔度,髒了累了就會生病,學習特別耗費時間,一節課四十五分鐘,上完了小學上中學,上完了中學上高中,學完畫畫學書法,我二十四小時開著,升級可快了……”

    他一轉過來,頓時有好幾個同學也跟過來了。

    沈糖也轉過來了,對著林筱捧臉︰“是不是很有意思,說起來啊,我這輩子的願望就是有人好好養我,有人遮風擋雨,就像這小寵物一樣,上完了小學上中學,上完了中學上高中,然後上大學,有一門能養活自己的技能,以後再不過苦日子了。”

    手機屏幕上的企鵝是個女寶寶,沈糖看著她一臉憧憬,陸陽卻是側目看著她,滿眼笑意。當真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她想到十年之後這兩個人的狀態,頭更疼了。

    沈糖家里條件不太好,她連手機都沒有,對這小寵物特別好奇,伸手點著還有親密度,逗得她笑個不停,這麼個新奇的東西,同學們更多過來看的了。

    林筱拿起書本,在陸陽手機上推了一下︰“趕緊拿走,我要做題了。”

    沈糖逗弄著小寵物,頭也沒抬︰“林筱,剛才陸陽他爸叫你去辦公室干什麼?”

    陸陽也看向她了,連忙雙手護在胸前,打了個叉叉︰“不是我啊!我現在可不敢惹事,再惹事我爸得打死我,咱們班的事,他怎麼問我我都沒有說,革命友誼大于親情,我也不喜歡他,你們知道的!”

    沈糖被他逗笑,推了他一下︰“沒說是你,看你。”

    陸陽也笑,繼續擺弄手機給她看︰“知道不是我就好,給你看看,我還買了藥水……”

    圍觀的同學們嘻嘻哈哈地擠成一團,正是笑鬧,盛弋回來了,他被堵在過道上,過不來了︰“借過。”

    林筱听見他的聲音,抬頭看了他一眼。

    也不知道是誰叫了陸陽一聲,他起身看看,把手機扔給沈糖,出去了。沈糖也不客氣,拿著手機直擺弄那個小寵物,全然沉迷其中,林筱叫了她好幾次,她都沒听見一樣的,實在忍無可忍大聲叫了她一嗓子。

    “沈糖!”

    沈糖這才看向她︰“怎麼了?”

    林筱瞪著她︰“我昨天說什麼來著,今天早上說什麼來著,別隨便拿別人的東西,佔小便宜要吃大虧的,你和……”

    抬眼一看,好幾個同學都看著她們,沒法說出口,不過多年好友默契,沈糖已經明白過來了。

    這姑娘還對著她眨眼,笑得眉眼彎彎︰“林婆婆媽媽,您想多了哈!”

    看吧,還嫌棄自己 鋁耍 煮閎安蛔。 轄敉屏慫盟 刈約旱目巫廊ュ 鄄患﹥弧br />
    同學們都隨著手機走,呼啦一下走光了。

    終于安靜下來了,林筱拿著鉛筆在練習本上畫圈圈,背後一點動靜都沒有,她側目,也看不到背後的人,忍了兩分鐘,還是沒有什麼聲音。

    忍不住了,林筱回頭,盛弋拿著筆正低頭畫著畫。

    空白的紙頁上面,一個小男孩和一個小女孩的模樣已經有了清晰的輪廓,她左右看看,見沒有人注意到自己,連忙回頭拿鉛筆在他桌上點了一點。

    林筱刻意壓低了聲音︰“喂,盛弋,陸主任怎麼說的?”

    他抬眼見是她,合上了練習本,鉛筆在指尖轉了一個圈又落回掌心︰“沒說什麼。”

    怎麼可能沒說什麼,她有點急了,還低著聲音︰“你怎麼能那麼跟陸主任說,不承認就好了,本來就沒什麼事,讓你這麼一說,他不找你家長才怪。”

    陸主任是出了名的較真,不過他並未在意︰“沒事,洗脫了你的嫌疑,你不用在意。”

    她怎麼能不在意,要是他父母來了,知道這種情況退學或者記大過什麼的,心里也過意不去,林筱想了下︰“這樣吧,還是解釋清楚才好,我去跟陸主任說,就說話實說,說我家里有事,咱們那天是踫巧到一起的,還有體育課,也是湊巧。”

    話音才落,盛弋已是笑了。

    他撐起雙臂,推著課桌,讓自己連同凳子都往後靠了一靠︰“這世上,哪有那麼多的湊巧,我說是遇見的,他就能相信嗎?我說都是巧合,你就相信嗎?”

    他眸光當中,似乎總有些隱隱的惱意在閃動。

    林筱向來聰明,听著他說這些話也是話中有話,頓時怔住。

    她看著他,目光復雜︰“你是說,那些都不是巧合?”

    言外之意,實在不能相信,他才轉學過來,她們之間,若無十年穿越,哪里有什麼際遇。林筱手里的鉛筆一下掉落了他的桌面去,滾了又滾才站住。

    “你什麼意思,你故意的?你該不會是……”

    她自己都說不下去了,盛弋笑,隨即傾身向前,挽起了袖子,兩手拐在了桌上靠近了許多︰“林筱同學,你想多了,只不過是巧合,都是巧合。我之所以在陸主任面前那麼說,也沒什麼意思,你就當是我發善心不想連累你。”

    陸主任最近的確是總是在找他的毛病,他這麼說也沒什麼可懷疑的,可看著他的眼楮,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不是真話。

    她半信半疑地看著他,心里有一個聲音僥幸說著,就這樣吧,別回頭。

    就這樣,別回頭。

    慢慢轉身,林筱心里有點不舒服。

    她撫著心口,才要轉過去,目光掃過盛弋的手臂,怔住了。

    他手臂上有一條的燙傷傷疤,平時都穿白襯衫遮掩著沒注意到,此時看見了,她定定地看著,總覺得在哪里見過。可她仔細想,也想不起來什麼。

    沒忍住問了︰“你那個,你手臂上的疤,是燙傷的?”

    盛弋抬眸,隨手扯下襯衫將傷處遮住了︰“嗯,算是吧。”

    她再抬眼看他,他雙目清澈,偏著臉也正看著她,平時總也看不見他笑,再仔細想想,看著他心中也生出了些許的疑惑來︰“不知道怎麼的,我看你好像有點眼熟,我們之前,在哪里見過嗎?”

    他沒有說話,四目相對,也就幾秒鐘的停頓,盛弋忽然笑了。

    他那雙漂亮的桃花眼,彎成了一個特別不可思議的弧度,看著她薄唇微動。

    “林筱同學,你這是在和我搭訕嗎?”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