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我和反派相依為命[快穿]

9.反派那個蘿莉堂妹九

    當初斗地主的時候,霍家的老房子被公社的革委會給拆掉了,青磚和瓦片都用來蓋公社的辦公樓了。剩下的宅地基也充公了。

    現在霍勤重新買回來,準備在上面再蓋個好房子。

    站在自家的地基上面,霍勤眼里晦暗莫名。直到感覺到自己的手指頭被扯了一下,才露出笑容,“怎麼了囡囡?”

    “咱家啥時候蓋房子。”甦沅沅高興道。她太喜歡這地方了。老宅的宅地基很好,背山望水,風景特別好。這要是靠申請肯定是申請不來的,難怪這麼多年了還留著呢。

    這麼好的地方肯定很多人搶。

    霍勤笑道,“等找到人就蓋。”

    甦沅沅歪著腦袋道,“毛蛋他爸就會蓋房子。二狗子他爸也會蓋,咱隊里的小學就是他們蓋的。”

    霍勤之前就沒考慮過村里人,但是這會兒看著自家妹妹高興的樣子,他也不想讓他失望。

    經過這麼久的相處,他看得出來,囡囡和他不是一樣的人。她是喜歡熱鬧,喜歡和人相處。她一直在努力的融入這個村子。

    “行,那就找他們蓋。”

    霍勤就去找了村支書,讓他幫忙在村里吆喝一下,找人幫著蓋房子。

    這是好事,畢竟可以給村里人創收。

    這消息一出來,好多人都去找村長說好話,想要給霍家蓋房子。

    連李青葉的爸,李木匠也在家里高興不已。

    霍家要蓋房子,就少不了木匠,他是整個村子唯一的木匠,別人沒活,他肯定是有活干的。

    吃飯的時候,李木匠在家里邊喝著小酒,邊和李母說起霍勤的事兒,“這小子也不知道是咋了,一下子就掙錢了。听說要蓋兩層呢,我看賺不少。真是想不到啊,一個混子,咋就突然賺錢了呢,不是干了啥壞事吧。”

    李母道,“應該不會吧,這要是干壞事了,早就被抓走了。”

    大兒子李愛國道,“我知道,我上次去縣里,看到他們在賣衣服。說是啥出口轉內銷的。生意老好了。”

    “咋沒听你說呀。”李木匠驚訝道。

    “又不熟,我說啥啊。”李愛國道。那時候他是去追女同志來著,人沒追到,這事兒不好和家里說,咋好開口呢。現在對象已經追到了,他自然也就敢說了。

    “這小子咋突然上進了?”李木匠好奇道。

    李母道,“這也是好事,總比村里多個混子好。我以前看著他就害怕。”

    李青葉一直低著頭吃東西,臉上紅彤彤的。這麼長的時間,她都沒踫上那對兄妹了,原來是去忙著掙錢了。

    她心里突然覺得有些欣慰。

    看著他們過上好日子了,真好。

    然而她想起了之前吃的那塊麥芽糖,味道真甜。心里又有些糾結起來。

    她不想處對象,想一直念書,以後念大學。

    李青葉以前和村里的知青們接觸過,听他們講過外面的世界,所以心里一直格外的有主意,一定要走出農門,去城里念書,在城里工作。這是她的夢想。

    糾結了半天之後,她就再次堅定了信心,如果對方真的來找自己了,她一定要堅定的回絕。

    霍家的房子很快就開始動工了。

    這地方離縣城近,霍勤已經買了一輛自行車了。進城只要半個小時。所以霍勤是準備在這地方長住的。房子自然也要蓋的好一些。

    不管是外觀還是用料,都很講究。

    因為蓋房子,村里的人和霍勤也接觸的多了起來。

    接觸之後才發現,以前真的是看走眼了。這小伙子其實人挺好的,待人接物的也挺講究。雖然家里不包飯,但是每天給補貼一塊錢的伙食費。

    這可是很大的手筆了。而且和人說話的時候,也特別沉穩。

    特別是他們家那個小女娃,可真是懂事。四歲的女娃娃,還知道端著水壺問他們渴不渴,要不要喝水。

    和村里其他皮實孩子比起來,這兄妹兩簡直就是模範了。

    村里其他人也和他們漸漸走動起來。比如狗蛋媽給霍家送點兒青菜啥的。毛蛋媽則更大方了,還特意給甦沅沅送雞蛋吃。

    毛蛋也跟著他媽身後一起來。笑嘻嘻的對著甦沅沅做鬼臉。

    甦沅沅不理他,而是和毛蛋媽客氣幾句,“嬸兒,不要,你留著自己吃。”

    “瞧瞧多懂事的娃。和我客氣啥,你和毛蛋關系好。毛蛋也經常吃你給的東西呢。”毛蛋媽笑著道。完全忘了之前自家為了兒子被打,來還早霍家拼命的事兒了。

    毛蛋也在邊上插嘴,“就是,以後你給我做媳婦,別客氣。”

    甦沅沅頓時被雷的里嫩外焦。

    突然空氣一下子冷了下來。甦沅沅打了個哆嗦,就看到自家老哥正拿著一包糖走過來。然後塞毛蛋兜里。

    “哎喲,這可真是客氣。”毛蛋媽高興道。“趕緊謝謝你霍勤哥哥。”

    毛蛋捧著糖也挺高興,正準備道謝,就被霍勤冷刀子一樣的眼神給嚇到了,“媽,回,回家去。”

    “讓你道謝,你回家干啥啊?”毛蛋媽不高興道。

    毛蛋干脆自己撒著腳丫子跑了。

    毛蛋媽尷尬道,“孩子不懂事,我回去教訓他去。”說著也走了。

    甦沅沅笑著和他招手道別,“嬸兒走好。”

    毛蛋媽更覺得自家兒子上不來台面了,還不如人家一個四歲的女娃娃。

    等人家母子兩人走了,霍勤才牽著甦沅沅的手,“少和他娃,他之前還欺負過你的。”

    “那都是過去的事兒了,毛蛋道歉了。媽媽說要記住別人的好。”

    甦沅沅趁機教育自己反派哥道。

    爭取將他教育成一個正義哥。

    她知道當初因為霍家的事兒,霍勤對其他人有些排斥。按照系統給的資料,原本的劇情中,霍勤之所以會走上黑路,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為有些報社的心理。從小的經歷讓他對其他人和整個社會都抱著一種敵意和排斥。

    但是當初那是社會環境如此。按照系統說的情況,事實上村里人確實有幾家人心性不好,跟著革委會干了一些欺負人的事兒,但是大多數人都是沒有參與進來的。

    “哥哥,我們要做好孩子。”

    看著自家小大人一樣說著大道理的妹妹,霍勤心里柔軟了一下,但是很快就嚴肅起來,“不能給毛蛋做媳婦。”那種滿臉鼻涕的臭小子還想他們家囡囡做媳婦,做大夢呢!

    甦沅沅︰“……”

    房子開始建起來之後,家里的家具也開始打了。

    為了打家具,霍勤買了好幾顆老樹。然後準備給甦沅沅打一套公主房配套家具。那種帶著歐式田園風的床,櫃子,椅子,甚至還有小沙發。

    甦沅沅是看到來還找後勤要家具樣子圖的時候,才知道自家竟然是請了李青葉她爸打家具。

    這事兒都說好了,她自然也不好再讓人回去了。

    只要不和女主接觸,她覺得都不是事兒。

    李木匠拿著樣子圖回到家里,就開始嘮叨起來了。“這霍家小伙子可真是會費錢,這一套家具得花多少木料呢。一個小女娃要住單獨大房間,還要成套的家具。年輕娃就是不會攢錢。”

    李母看了家具樣子之後,羨慕道,“人家這是疼女娃呢,連一個堂妹都這麼寶貝,以後誰家的閨女給他們家了,肯定要過好日子的。”

    她家閨女李紅花也看了看著圖樣,喜歡的不得了,心道誰要是肯為她這麼費錢,她立馬就嫁過去。

    “葉兒呀,你看,是不是很好看?我以後結婚也要這麼打一套。”

    李青葉看了一眼,然後握了握拳頭。她不會動搖的,她要考大學!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