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和昏君相依為命(穿書)

39.第39章︰搞大事!

    古來賢君, 親賢臣遠小人,周元曦因為周琰的幾次打岔,遠離了那些奸邪小人, 周圍親近的大臣都是那些光明磊落的棟梁之才, 他已經漸漸遠離了小人, 性情也變得沉穩溫和起來。

    他在賢君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所思所想皆是天下蒼生, 黎民百姓。

    250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年終獎紅包。

    而周琰則心里非常不是滋味,她心里覺得周元曦怎麼看怎麼好, 像是按照她的喜好長的, 他們兩個日日在一起,周元曦卻總能給她驚喜。

    這麼好的人,還是越來越好, 就要屬于別人了。

    說吃醋, 周琰又覺得有點矯情了。

    周元曦拜訪了沈墨, 本想同股肱之臣聊聊天, 親近一下,順便八卦八卦, 卻收貨了新一輪的催婚, 回去也沒有閑著, 立馬就著有司把這件事情辦了。

    衛太後這兩年身體越發的不好, 已經不大官事情了, 挑選皇後這樣的事情, 已經都交給周元曦自己做主了。事實上當她知道周元曦已經長大的時候, 就不再過問周元曦的私事。朝政上的事情只要周元曦不出大錯,她也懶得管。

    周元曦把面前一堆的畫冊擺出來,凝神想了半天。

    “陛下,你怎麼了?”周琰問。

    周元曦嘆了口氣,沒說話。

    周琰湊過去︰“畫上的美人不好看?”

    周元曦隨手把面前的一堆畫冊都丟給周琰︰“你看看。”

    周琰︰“……”

    畫冊上是十幾個用水墨畫的美人,要是能從這種畫像上想象出美人的真實樣貌,那也是人才了。

    “額……你就隨便挑一個唄,反正看圖一個個都很漂亮,哈哈哈。”周琰不厚道的笑了。

    周元曦瞪她一眼。

    周琰捂住嘴不笑了,咳了一聲︰“陛下,你要不要見一見她們?”

    “閨閣女子怎麼能輕易見人,朕若是貿然召見她們,挑中的那個還好,不中的那些,朕豈不是失禮了?”周元曦道,“外人若是知道她們見過朕,朕稍有差池,一日名聲不美,她們便終身無依靠了。”

    周琰︰“!!!!”

    預言帝啊!

    在原書里的周元曦,就是這個情況!

    他同殷書公主天天打架斗毆,原定的人選又死了,太後只好協同百官讓他重新挑皇後。

    那時候的周元曦已經開始黑化叛逆,不肯老實听衛太後的話,對她挑的人不滿意,最後只好互相妥協,衛太後先挑了四十多個在選的名門閨秀進宮,然後讓周元曦自己挑。

    這是從未有過的事情,本朝的皇後有皇帝先前認識某個女子,然後上門求娶來的,有太後認識替皇帝求娶來的,也有群臣听過某個女子的美名,替皇帝參謀,然後求娶來的。

    這等于是直接在皇宮搞了個選秀,朝中貴戚十分不滿,後來倒是有一些想著攀權富貴的人家上趕著把女兒送進宮里讓皇帝挑。

    周元曦看了看,然後走了個過場,再然後拒絕。

    事情沒辦成,參加選秀的姑娘們依舊回去嫁人去了。

    本來也沒多大點事情,沒成想後來事情脫軌,周元曦變成了昏君,天下傳了好些他不堪的流言,說他荒淫無恥,後宮佳麗無數。

    後來越編越離譜,說他在後宮里建了個樓,里頭住著各色宮人,一個個都不穿衣服的,然後他就在里面蒙著眼楮瞎抓,抓到一個是一個……

    這些亂七八糟的流言,就連跟他打仗的太子都笑了。

    但是百姓信了……

    于是那些曾經參加過選秀的姑娘們名聲也就毀了……

    那皇帝荒淫的如此奇葩,鬼才知道她們進宮的時候皇帝有沒有對她們做什麼?

    周琰神色莫測的看了一眼周元曦,這貨正湊在燈前看奏章,似乎很頭疼的樣子,他生的好看,面色紅潤,光潔無暇,看起來比他實際的年齡要小一點,已經23了,還帶著一點點的稚氣。

    但是他皺眉的時候,卻又顯得那麼的安穩可靠。

    誰能想到,這樣一個人會走上昏君這條不歸路。還要跟荒淫無恥,白日宣淫等等詞掛鉤!

    “快替朕想想辦法!”周元曦放下奏章,他發現自己壓根看不進去。

    雖然說選後是好事,但是他一想到自己馬上就要跟一個自己見都沒有見過的姑娘朝夕相對,而且是相對一輩子,想想就有點方!

    他陷入了一種難言的焦慮中,可是這焦慮他無法顯露出來,太後和沈大哥會覺得他這焦慮多余可笑,而周琰又是個孩子。

    他只能故作是不好跟著畫冊挑人的為難,想要掩飾那種詭異的感覺。

    周琰托著下巴道︰“既然你不想見她們,那讓她們作詩送進來,總可以了吧,你覺得誰的詩好,合你的心意,那便同她一道兒過日子,相依相守。”

    周元曦悶不做聲的想了想,覺得她說的有道理,便命她負責此事。

    是夜,周琰召集了未央宮的幾個女官,裁剪了相同大小的精致布帛,周元曦出題︰“詠竹”。

    周琰把宮女裁剪好的帛面一一攤開,用筆墨小心翼翼的在上面抄上“詠竹”兩個字。

    她在小案上出考卷,周元曦就在一旁的龍案上處理奏章。

    燈光把周元曦的面容渡上了一層光暈,映襯得他可愛可親。

    周琰心猿意馬的寫把四十份帛面都寫好了,然後命宮女太監們當即將這四十份帛面送到那些女孩子們的家里去。

    “如此,就算沒有選上的姑娘,也不會因此名聲有礙,反而因有詩作流傳,而成為一件風雅事。”周元曦笑著說。

    周琰嘆了口氣︰“陛下,你說你這麼好,要是那些姑娘都喜歡你怎麼辦?”

    周元曦道︰“怎麼可能!他們見都沒有見過我!”

    周琰笑呵呵道︰“她們要是知道你今日的這番苦心,一定會喜歡你的。”

    周元曦︰“……”

    朝廷的大臣們挑選的姑娘不愧是個個都是才女,送去考卷的宮女太監們不過是在他們家里吃了一盞茶,她們就把詩都做好了,太監宮女們又把考卷帶了回來。

    周元曦已經睡了。

    周琰窩在房里,把這些詩都看了一遍,彩雲彩月怕她熬壞了眼楮,都不希望她再繼續看下去了。

    “姑娘,已經三更了,仔細熬壞了眼楮,明日再看吧,你都盯著這詩好些時候了。”彩雲擔憂的說。

    周琰沒說話。

    彩月嘆了口氣,有點了一盞燈︰“再加一盞燈吧,太暗了對眼楮不好。”

    周琰皺了皺眉頭,然後用左手捉了毛筆,在紙上寫了兩個字︰元曦。

    彩雲嚇得手一抖,沒敢說話。

    周琰低沉著聲音問︰“你們說,字,你們能認出是我的字麼?”

    彩雲彩月兩個狠狠的搖頭︰“不認得,同姑娘平日里寫的字都不一樣。”

    周琰呢喃了一句︰“你們兩個一直跟著我,都看不出來,更何況是別的人。”

    “姑娘,你要干什麼?”彩雲受了刺激了,話都說不利索了,總感覺周琰要搞點什麼事情!

    周琰把那四十首詩里寫的最差的一首撿起來,然後放在火爐里點了。

    “姑娘你……”彩雲瑟瑟發抖的看著她,“姑娘你瘋了嗎!這是聖旨!”

    周琰淡淡道︰“這不算,我想試一試。”

    可憐兩個侍女已經嚇蒙了,周琰入宮做女官,她們兩個也就跟著周琰留在了宮里,小憐和小青兩個因為太小了,周琰不放心這麼小的孩子在宮里,就放她們回去了。彩雲彩月陪著周琰在宮里過了這麼些年。陪她從七品的司記到從四品班主任大人,從沒見周琰干過這種事情。

    “姑娘,這少了一份怎麼辦!”兩個侍女弱弱的看著周琰。

    周琰看了一眼門外,宮里沒有什麼妃嬪和孩子,空余的宮室多,周琰有一處獨立的居所,除了白天要陪王伴駕,晚上她這里安靜的很,沒有人打擾。

    周琰默不作聲的從袖子里抽出來一份嶄新的帛面,同原先的那些一模一樣︰“宮女裁剪的時候,我特意讓尚衣局的崔女官過來的,她性子急,又不仔細,丟了一份她只當自己記錯了,又加了一份。”

    彩雲︰“……”

    彩月︰“……”

    周琰嘆了口氣道︰“我做這事兒,也不瞞你們,若是陛下看出來了,我肯定是要被掃地出門,日後咱們三個就得出宮了,你們若是不想離宮,我明日一早便同陛下說,讓他給你們換個別的差事,早早同我分開。”

    彩雲彩月被她嚇了一跳︰“不……不會吧,這麼點小事,陛下就要讓姑娘出宮?平日里姑娘不知道做了多少出格的事情呢。”

    周琰道︰“這不一樣。”

    彩雲彩月低下了頭︰“姑娘去哪里,我們都跟著姑娘。”

    周琰溫聲笑了笑︰“我這些年積攢了不少錢,日後出宮了,咱們也能過得好,嬤嬤如今在宮外頤養天年,咱們正好去陪陪她。”

    她說著右手提筆在一筆一劃在精致的帛面上寫了一首詩︰

    宜煙宜雨又宜風,拂水藏村復間松。

    移得蕭騷從遠寺,洗來疏淨見前峰。

    侵階蘚拆春芽迸,繞徑莎微夏蔭濃。

    誣賴杏花多意緒,數枝穿翠好相容。

    等墨跡干了,她就把詩混在了一起。
Back to Top